銳參考 | 民主黨明年派誰挑戰特朗普?很多選民還沒拿定主意……
2019年08月24日08:42

原標題:銳參考 | 民主黨明年派誰挑戰特朗普?很多選民還沒拿定主意……

參考消息網8月23日報導(文/徐劍梅)綜合美國媒體20日報導,美國前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長朱利安·卡斯特羅在最新一項民調中獲得2%以上的支持率,成為有資格參加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預選第三次辯論的第十人。

第三次預選辯論定於9月12日在得克薩斯州休斯敦舉行。從三辯開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提高了入場辯論的門檻——捐助者總人數達到13萬人,並在4項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認可的民調中每項都至少獲得2%的支持率。

候選人格局走向“溫和-作揖”局面

在卡斯特羅之前,前副總統喬·拜登,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伯尼·桑德斯、卡馬拉·哈里斯、科里·布克和埃米·克洛布徹,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彼特·布蒂吉格、前得克薩斯州眾議員貝托·奧羅克和華裔科技企業家楊安澤都已拿到入場券。夏威夷聯邦眾議員圖爾西·加巴德、新澤西州聯邦參議員基爾斯滕·吉利布蘭德、億萬富翁湯姆·斯蒂爾部分達標,仍有可能在8月28日最後期限前過線。

20日發佈的CNN/SSRS民調顯示,民主黨競選人的支持率大體回歸預選一辯前的情況。拜登以29%的支持率重拾兩位數百分點的領先優勢。他在5月底的支持率為32%,預選一辯後即6月底為22%。桑德斯和沃倫分別穩定在15%和14%。哈里斯5月底時為8%,6月預選一辯中在打破種族隔離的校車投票記錄上巧懟拜登,6月底支持率急升至17%,但二辯表現平淡,現在又跌至5%。布蒂吉格的支持率亦為5%。其餘競選人所獲支持率均在5%以下。

迄今為止,拜登、桑德斯、沃倫、哈里斯、布蒂吉格5人較為穩定地構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預選的第一陣營。從年齡上,涵蓋了老中青三代——拜登、桑德斯和沃倫均超過70歲;哈里斯54歲;布蒂吉格生於1982年,僅37歲,最年輕,也是唯一的八零後。從立場上,溫和派和進步派可以說旗鼓相當,進步派力量稍強。5人中,拜登和布蒂吉格明確屬於民主黨溫和派;桑德斯和沃倫明確屬於民主黨左翼,哈里斯是美國曆史上第二位當選聯邦參議員的黑人女性,稍偏左,遊移於溫和派與左翼自由派之間。這種格局,實際上已“顛覆”民主黨過去以溫和派為主流的局面。經過2016年大選桑德斯崛起的洗禮和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社會主義和進步主義左翼不僅進入民主黨主流,如今更進一步與溫和派分庭抗禮,在更大程度上影響甚至不時主導著民主黨的議題設置。

選民焦慮:誰能代表民主黨擊敗特朗普?

除溫和-左翼之爭和代際之爭,在目前階段,民主黨預選還呈現一個特點,就是缺乏足夠強勢的競選人,多數民主黨選民仍在觀望中、比較中,對誰能代表民主黨擊敗特朗普心懷疑慮。儘管福克斯新聞網的最新民調中,拜登、桑德斯、沃倫、哈里斯都被認為有能力在大選中擊敗特朗普,引發特朗普的不滿並攻擊福克斯“變了”。但且拋開特朗普與福克斯新聞網的關係波動,實際上兩黨和熟悉美國競選情況的人士都瞭解,選舉形勢千變萬化,早期民調與最終結果往往相去甚遠,何況自2000年大選小布殊和戈爾難解難分,誰贏誰輸需要聯邦最高法院干預時起,除2004年小布殊競選連任勝利之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普選票數就少於民主黨候選人,至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對決創下了接近300萬張普選票的落差。單憑全國民調中民意支持率,難以準確判斷選舉形勢,這是民主黨在上次大選中付出高昂代價得到的教訓。

民主黨選民的觀望原因不難理解:領先的競選人各有相當突出的短板,如拜登憑多年來政治積累,以能在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佛羅里達州這3個關鍵搖擺州擊敗特朗普,是對陣特朗普最佳人選來爭取支持,但他迄今未能提出“向前看”的改革願景,對年輕選民和左翼選民缺乏號召力,連月來在競選活動中頻繁出現小失誤,如把小馬丁·路德·金1968年遇刺說成發生在上世紀70年代後期,把英國兩位女首相——戴卓爾夫人與剛下台的特雷莎·梅搞混,說“可憐的孩子”和“白人孩子”一樣聰明,還把2018年2月佛羅里達州帕克蘭市校園槍擊案誤為發生在他擔任副總統任內。事情都不大,但加深了部分選民對他年齡的疑慮。

在拜登之後,是兩位左翼老將。桑德斯延續2016年競選風格,不斷向左走,強調貧富差距和“99%”的訴求,專注左翼和年輕選民,但這部分票倉被他在“參議院的老朋友”沃倫切割,與上次大選相比有“再鼓而衰”的跡象。沃倫是頭兩次預選辯論的“贏家”,民調中已超過桑德斯位居第二,但她能否在一定程度上“勒住”其進步主義路線,吸引溫和派選民,攸關其競選前景,很多人對她是否已經向左走得太遠心存疑慮。此外,她在競選中時而流露的“教授”作派令一些選民產生距離感。在爭取白人藍領方面,她明顯落後於拜登和桑德斯。

至於選情滑坡的“女版奧巴馬”哈里斯,美媒認為她的突出問題是缺乏核心支持群體,在民調細分的各選民群體中支持率均未超過10%。有民主黨選情專家說,她將自己定位為“進步與溫和”,儘管支持者相信她有能力同時“點燃”民主黨進步左翼和溫和派選民,但批評者卻認為她讓很多民主黨選民感到“不真實”,對她為什麼競選總統感到困惑。布蒂吉格的選情已停滯一段時間,民調顯示,他受到非裔選民的冷淡。在21日的一場競選活動中,一位非裔牧師在台上直言,布蒂吉格的競選活動現場需要出現更多非裔面孔,引發台下笑聲。

楊安澤在民主黨預選一辯中表現較差,創了發言時間最短(不足三分鍾)記錄,但“不打領帶”和“麥克風被關”在社交媒體上成功製造了話題,提高了關注度。之後,他放下其他競選事宜,全力以赴準備二辯,在二辯中的表現大為改觀,給《紐約時報》、CNN等自由派媒體留下深刻印象。6月至今,雖然分析人士普遍不看好他的競選前景,但他與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關係大為改善,頻繁接受美國主流媒體報導,獲得了更高的曝光度,特斯拉老闆馬斯克也公開表示支持他的競選。很多美國人喜愛大膽超前而有創意的想法,也很看重對自己的主張以自然輕鬆而非劍拔弩張方式的表達。民主黨預選二辯後,《紐約時報》一位專欄作家專門撰文評論楊安澤,毫不掩飾對他表達自己觀點的風格和能力的欣賞,雖然認為他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幾率幾乎是零,但強調“美國需要楊安澤”,期望他能夠在預選中堅持更長時間,在民主黨贏得白宮後有機會出任政府部長。

溫和或中間派最有可能

總之,如《國會山》記者喬納森·伊斯利的分析文章,民主黨競選人目前獲得的選民支持度都頗為疲軟。文章援引民調專家指出,民主黨對希拉里的失利感到震驚,“害怕提名錯誤的人選”,他們在比較競選人對陣特朗普可能的優勢和劣勢,不願把目光局限在特定人選上。8月中旬的薩福克大學-《波士頓環球報》在新罕布殊爾州的民調結果顯示,該州78%的民主黨選民稱他們要麼還沒拿定主意,要麼可能會改變自己的投票選擇。皮尤研究中心的全國民調表明,63%的民主黨選民表示自己雖支持某位競選人,但其他競選人中,也有幾位讓他們“感到興奮”。

民主黨捐贈記錄也表明,很多小額捐贈者向不止一名民主黨競選人捐款。公共政策民調所主任湯姆·詹森說,很多支持拜登的民主黨選民都表示樂意為其他人投票。預選辯論開始後,這些“拜登選民”能更多地瞭解其他競選人,他們的開放態度使拜登的領跑地位顯得脆弱。民主黨民調專家克里斯·科菲尼斯說,民主黨選民對誰能擊敗特朗普意見分歧,有人認為溫和派或中間派候選人最有可能性,有人認為民主黨需要左翼候選人發掘“進步票倉”,還有很多民主黨選民沒有拿定主意。

記者個人的初淺觀察,從目前情況推測,2020年最終決出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及其選擇的副總統搭檔,有很大可能是溫和派+左翼自由派的組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