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遊學名校熱:三刷雅思難入牛津 豪擲8萬不眨眼
2019年08月23日01:32

  原標題:海外遊學“名校熱”:三刷雅思難入牛津,豪擲8萬“不眨眼”

  海外遊學,不僅能增加見識,也能對自己的未來有更加清晰的定位。因此受到了越來越多大學生的追捧。但要申請國際一流的大學,卻難上加難。有人考數次雅思而未圓夢,也有人遊學歸來後,選擇在國內讀研。

  陳浩(化名)是廣東一所大學高級翻譯學院的英語“大神”,他今年的海外遊學“牛津夢”,折戟於雅思考試的不如意。

  “其實已經很努力了。”陳浩談起這件事仍然黯然神傷,“我考了三次,其他三項都達到了雅思考試7分的要求,但就是寫作差了0.5分。”

  最終,他選擇了一所美國大學,進行了為期20天的海外遊學。

  和陳浩一樣,許靜(化名)也將海外遊學的目標瞄準牛津大學,不同的是她成功了。“為了達到這個語言成績,我刷了幾次雅思考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目前,在進行海外遊學的大學生心中,已經劃定了一條清晰的“鄙視鏈”:世界最頂尖學府——世界前二十大學——世界前五十大學——普通大學,甚至有人放話“非世界排名前二十不去”。

  而圍繞這條“鄙視鏈”的,是不同的雅思成績要求,不同的價格,以及隱藏的要求——是否需要中介。

  最終,大學生們為海外遊學付出上萬元乃至近十萬元,以圓自己心中的“名校夢”。

  學校名氣越大越難申請

  “我從小就有‘康橋夢’,一直想去世界頂尖名校學習。只是我跟中介商量過,自知以我的績點和學校背景,研究生是無法申請到世界頂尖名校的理想專業。因此我想借此機會來圓我的夢,同時去體驗一下名校的學習氛圍,為我的研究生學習做準備。”許靜談起前往牛津大學遊學的原因時,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和許靜一樣,擁有世界名校夢的中國大學生比比皆是,由此形成了對頂尖名校名額的激烈爭奪。

  據瞭解,這類熱門遊學項目除了要求雅思四項考試全部在7分以上,同時,基本上“非中介不可得”,也就是不通過中介,自己非常難辦成這個項目。

  “學校的手續辦理異常繁雜,我在準備過程中耗費的時間比實際去那邊的學習時間還多;去之前的需要自己在學校官網進行申請和線下辦理、交送給海外院校的資料(需要自己寫文書和準備推薦信),雖然中介會有提醒和協助,但很多事情還是得自己親自去弄。”許靜說,“這個項目收費4萬(包括學費、住宿、保險),還有約1萬5的中介費用,各種開銷加起來接近8萬元。”

  不過,許靜覺得非常值得。“此次遊學不僅圓了我兒時的夢想,也讓我充分感受到了世界頂尖名校的學術氛圍,充分利用了優質的師資與學校設備,上百個圖書館和經常性的‘座無虛席’可以很好地激發我的學習動力。”

  和牛津大學相比,前往加拿大排名第一的多倫多大學遊學,就要“冷清”得多,儘管2019軟科世界大學學術排名中,多倫多大學也高居第24位。

  “感覺有錢就行了,對我們在學校的專業成績和英語成績好像都沒有特別高的要求,基本都能入選”。2018年,文欣(化名)前往多倫多大學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遊學,“我主要是想去體驗不同文化和學習氛圍,順便旅遊,開拓一下自己的眼界。”

  據瞭解,她的全部花費大約在4萬-5萬元,包括項目費用兩萬元,住宿費九千元,暑期往返機票約為八千,簽證材料及遞交等各種費用約為兩千,其餘還有一些衣食行等花銷。

  這一費用和去牛津大學相比,有非常明顯的差距,但還不是最便宜的。

  林科(化名)是一位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大二學生,他剛剛前往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進行遊學。“這是本校學院和對方學院的合作項目,學費和住宿費加起來一共兩萬七,報銷60%。加上我個人消費,全部花費大約一萬四左右。”

  據瞭解,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的世界排名在四百多位,是個人自費遊學幾乎不會選擇的大學。但即使是該大學的公費項目,也會傾向選擇與中國國內排名靠前的大學進行合作。

  “我們暑期一個月的項目,加拿大性價比較高,在3萬-3.5萬上下,澳洲也是3萬-3.5萬,美國比較貴,在5萬-6萬。”一位海外遊學中介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但是,類似於牛津大學這類“搶手項目”,仍然非常難上。“海外遊學重點是遊,而不是學。”國金證券分析師吳勁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而一位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一些海外頂尖名校,對來遊學的生源也會控製,原因是英語不過關的話,遊學的質量也會降低,溝通交流有問題,也會影響整個遊學產品的可持續性。

  夢醒與夢圓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不同項目所提供的遊學質量差別較大。

  張俊(化名)是中國藥科大學工商管理大三學生,他於2019年7月前往英國倫敦國王學院進行遊學。“一開始是抱著倫敦之旅的想法去的,第一次單獨出國,而且也對英國文化特別好奇;但選課以後,我的課程每天都是滿課,所以我的目的就從邊玩邊學變成了真正想要學點東西,感受一下名校氛圍,體驗一下留學生的生活。”

  據瞭解,他的日程主要是早上1個小時的研討會和下午2個半小時的講座,並且每週都有作業。“總體來說是比較緊湊也比較有挑戰性的。個人覺得最困難的就是要適應不同老師的語速,每天都要提前花很多時間去看研討會的案例,所以一開始每天都感覺挺疲憊。”

  林科的主要行程則是週一至週四每天從早到晚上兩節大課,關於英美曆史、英美文學、英語演變、文學理論、電影欣賞、電影理論等等。週五到週六,項目的老師會組織大家一起去附近的景點觀光和購物。

  “週日自行安排,我通常會在宿舍休息和看書,以準備週一的課程,因為閱讀材料很多,當時基本上週日我都在狂讀材料,每週我感覺至少要花30個小時在預習閱讀,否則根本看不完,很多是17、18世紀的英語詩歌,文法用詞很陌生,讀得很痛苦,但只能硬看,不然跟不上老師的講課。”

  文欣相對感到輕鬆自如一些:“從週一到週五的九點到下午一點我都要上課,或者參加一些課程工作坊和研討會,有時下午會有誌願活動或者聚會派對,就可以放鬆一下,進行一些比較有趣的社交活動。”

  不過,她認為這個海外項目的課程內容過於枯燥簡單,可能是由於項目時間比較短又恰逢學校暑假,允許我們選的課不多,而且參加的學生的能力水平參差不齊,她認為收穫低於預期。

  而經曆了遊學,這些大學生們對未來的道路感覺更清晰了。上述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很多家長願意讓孩子去遊學,一般出於幾個目的:最直觀的就是擴大視野,接觸到國外校園的文化,豐富經曆等等。此外,一些人還為將來留學做鋪墊,提前感受下國外的教育和環境情況。”

  不過,在採訪中,大部分人都選擇在國內讀研。

  “遊學為那些有意到國外進修的同學提供了一個體驗的機會,去思考自己究竟適不適合到國外留學,我有同學在這個月中就突然覺得國外的教學方式不適合自己,就放棄了‘兩手抓’,轉而堅定自己的想法:回國以後努力考研。”張俊說,“我也已經決定國內保研。”

  而許靜去了一趟牛津大學,感覺夢圓了,同時也“夢醒了”。

  “通過這次遊學,我更加確定,名校始終還是名校,我也還是我。”許靜說。

  她表示,在研究生申請階段,本科管理專業的限製讓她無法申請頂尖名校的金融專業,只能申請到頂尖名校的其他競爭相對較小、門檻相對較低的專業。“與其為了追求名校而放棄自己的‘本心’,這不是我。我決定要學自己喜歡的專業而非盲目追求名校,並會堅定地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