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證券淨利營收雙升 踩雷東方園林股權質押
2019年08月23日07:18

  原標題:中信證券發半年報 淨利營收雙升 踩雷東方園林股權質押

  中信證券上半年總營收與淨利潤兩指標再次坐穩券商頭把交椅。

  8月22日晚間,中信證券發佈2019年半年報。據財報信息顯示,2019年1-6月期間,中信證券上半年累計實現總營收397.76億元,同比上漲10.96%;實現歸母淨利潤64.46億元,同比增長15.82%。截至報告期末,中信證券總資產7238.66億元,與報告期初相比,增長10.83%。

  淨利、營收雙增 頭把交椅穩坐

  根據中信證券半年報披露,上半年間,中信證券總營收與淨利潤雙雙同比正增長,根據目前已發佈的券商業績中報、業績快報等信息來看,中信證券上半年總營收與淨利潤兩指標再次坐穩券商頭把交椅。

  具體來看,經紀業務上半年收入46.37億元,較上年同期的46.62億元略有下滑,同比下滑6.97%;投行業務收入18.94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8.88億元同比增長0.32%;此外,實現資管業務收入7.29億元,較上年同期的9.68億元下滑24.69%;融資融券利息收入22.40億元,較上年同期26.22億元同比下滑14.57%。

  據中信證券半年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投行業務完成A股主承銷項目36單,主承銷金額人民幣1228.69億元(含資產類定向增發),市場份額20.13%,排名市場第一。其中,IPO主承銷項目10單,主承銷金額人民幣160.29億元;再融資主承銷項目26單,主承銷金額人民幣1068.40億元。

  2019年上半年,國內證券市場整體活躍度較2018年同期提升,上證綜指漲幅19.45%,中小板綜 指漲幅19.99%,創業板綜指漲幅20.94%。 中信證券稱,2019年上半年,公司持續做大客戶市場,個人客戶累計超850萬戶, 一般法人機構客戶3.6萬戶,託管客戶資產合計超過人民幣5萬億元,代理股票基金交易總額人民幣8.2萬億元。

  對於中信證券上半年業績表現,申萬宏源分析師評論稱,中信證券行業龍頭地位穩固,機構業務突出。中信證券的資產規模和盈利規模均穩居行業首位,各業務排名均穩居行業前三,並且均體現出公司機構化發展的優勢。經紀業務市場份額排名行業第二,其中機構客戶資產占比過半,領先同業;主動類資管業務中機構客戶的委外業務占比較高;投行、衍生品業務均排名行業前二,為未來機構交易業務的長期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合適時機收購廣州證券,綜合實力進一步增強。

  天風證券預計,中信證券2019年的歸母淨利潤為147億元,同比正增長。分析師指出,中信證券是證券行業龍頭,將受益於資本市場的發展:目前國家對資本市場的定位仍處於曆史高位,科創板將於7月22日舉行首批公司上市儀式,中信證券在項目儲備、資本金上具備競爭優勢。《股權規定》推動券商分類管理,龍頭集中與差異化發展是行業趨勢。對內對外平等開放,這是一攬子改革舉措中逐步落地的一個,未來應該可以看到關於業務層面上更多的政策紅俐落地。

  記者關注到,自2019年起,機構對中信證券的評級多定位為“推薦”、“買入”或“增持”等,僅一家未署名的機構對中信證券評級顯示為“中性”。

  21起訴訟、仲裁 踩雷兩融交易、股權質押

  在半年報中,新京報記者關注到,中信證券上半年間共涉及21起訴訟、仲裁事項。其中,共4起訴訟涉及股權、債券質押,5起融資融券交易糾紛。

  其中, 2018年3月,中信證券因程少博與公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違約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 簡稱“山東高院”)申請強製執行,要求程少博、朱立新支付欠付本金人民幣1.25億元,以及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債權實現費用等,山東高院於2018年3月12日受理本案。

  隨後的2018年11月16日,興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源控股集團”)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違約,公司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請強製執行,要求其償還欠付本金人民幣1.71億元,以及相應的利息、違約金、債權實現費用等。

  此外,中信證券還踩雷東方園林的何巧女案。據悉,2018年4月13日,公司與何巧女、唐凱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及所附《交易協議書》,何巧女以其所持有的39,700,000股東方園林流通股股票(證券代碼:002310)質押給中信證券, 向公司融入初始交易金額人民幣2.96億元。

  據悉,中信證券目前已對上述多起訴訟、仲裁案件進行計提減值準備。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信證券本報告期內股票質押回購項目計提減值23.51億元,較上年末的19.66億元增長3.85億元。

  清倉減持 中信建投不姓“中信”

  6月25日,中信建投公告披露,中信證券計劃通過競價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1.53億股,即不超過中信建投總股本的2%;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3.06億股,即不超過中信建投總股本的4%。通過大宗方式減持的,減持期間為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27日。

  以6月25日中信建投收盤價26.48元/股估算,中信證券減持中信建投的回籠資金將達到113億元。

  此次減持距離中信建投登陸A股僅僅過去一年時間,作為次新股,中信建投6月13日剛剛發佈部分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限售股上市流通公告,上市流通日期為2019年6月20日。也就是說,剛剛解禁不到一週時間,中信證券便披露將減持所持全部股本。

  值得關注的是,中信證券雖然將有清倉舉動,但中信股份全資擁有的海外投資控股公司鏡湖控股仍是中信建投重要股東,且將由第四大股東進位為第三大股東。

  業內人士認為,中信證券將從此次減持中信建投中獲得不菲的投資收入。

  天風證券分析師預計,中信證券處置中信建投股權,根據測算,預計處置中信建投的股權將增厚中信證券的淨資產比例為2%-3%。而處置中信建投股權後,中信證券可以釋放資本金,並提升資本金的利用效率,滿足自身業務發展需要。

  廣證收購案進入新階段

  除了減持中信建投,對於中信證券來說,對廣州證券的收購是上半年來的一件大事。新京報記者關注到,在半年報中,中信證券再次披露收購廣州證券相關事宜。

  根據中信證券披露的信息顯示,中信證券對廣州證券收購完成後,根據初步業務整合計劃,廣州證券將成為中信證券在特定區域經營特定業務子公司。初步計劃中,擬在廣東省(不含深圳)、廣西壯族自治區、海南省、雲南省和貴州省內開展業務,同時中信證券將相應變更業務範圍。

  而從各地證監局公開披露的信息顯示,自中信證券收購廣州證券的消息傳出不久,廣州證券分公司、營業部數量持續縮減中。在廣州證券2018年財報中顯示,廣州證券營業部數量達到135家,分公司35家。從營業部數量來看,在行業內大約排前20%的位置,但從中國證券業協會發佈的2018年度證券公司經營業績指標排名情況來看,廣州證券的淨利潤在倒數十位之內。

  不過,廣州證券大幅縮減東南地區以外營業部、分公司的情況也對收購預案中,中信證券所提出的改善中信證券華南地區業務佈局的目的有所印證。

  在收購預案中,中信證券明確表示,本次重組後,中信證券位於廣東省及周邊區域的人員數量將獲得顯著提升,通過充分利用廣州證券已有經營網點佈局及客戶資源實現中信證券在廣東省乃至整個華南地區業務的跨越式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中信證券收入貢獻排名前五的地區分別為浙江省、北京市、山東省、上海市和廣東省,而中信證券在這五個地區的分支機構數量分別為69家、22家、62家、24家和28家。

  而廣州證券作為廣州國資委控股的證券公司,在華南地區具有強大的客戶資源和業務基礎,截至2018年年末,廣州證券在華南地區共有營業部42家,收入貢獻占比接近90%。

  東興證券分析師認為,中信證券收購廣州證券有望年內完成,珠三角地區將成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此次公司收購廣州證券,不僅可以增強資本實力,亦可加強在珠三角地區的佈局。公司註冊地雖在深圳,但在廣東及周邊省份佈局相比 其他發達省份有一定差距。收購廣州證券後,公司將和廣州證券原大股東,現為公司重要財務投資者的越秀集團開展深度合作,集中華南地區優質資源推動公司業務擴張。

  據悉,前期越秀金控收購標的資產少數股權時,廣州證券100%股權對應估值為191. 19億元,本次交易評估值為134.6億元。相隔不到一年時間的兩次估值的巨大差距也引起了監管的注意。

  對此,越秀金控解釋稱,兩次重組作價的評估基準日不同,宏觀市場和證券行業估值發生了較大變化,廣州證券2018年度較2016年經營業績有所下滑、2018年度淨利潤出現虧損,以及廣州證券業務發展趨勢。

  據廣州證券公開的2018年財報顯示,報告期內,廣州證券母公司共實現總營收12.61億元,與上年同期的14.18億元相比下降11.07%;母公司共虧損2.60億元,與上年的1.91億元的淨利潤相比大幅下滑,下滑比例高達236.13%。截至2018年年底,廣州證券母公司資產總計434.86億元。

  據廣州證券內部人士介紹,目前廣州證券與中信證券已在進行交流調整。一位廣州證券非東南地區營業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已接到中信證券關於可以入職廣州證券的通知,但由於薪資計算方式與廣州證券略有不同,該工作人員表示還在猶豫是否入職中信證券。

  在今年6月28日中信證券的股東大會上,中信證券董事長張佑君曾就此次收購回答投資者提問。

  “我們業務已經有非常多的合作,在區域上有很多的溝通,人員已經有交流,互相介紹各自工作情況、管理理念、風控標準、經營狀態,也對未來進行了展望和預期,假想和安排”,張佑君表示,“雖然股權關繫上還沒有完成、監管審批上沒有完成,但已經有業務交流了,通過各種各樣平等、互惠互利的方式溝通,我們也看到廣州證券的同事能力非常強,對風險防控的意識、方法有自己獨到的工作特點。”

  新京報記者 張思源 陳鵬

  編輯 劉曉陽 校對 郭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