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現“醫生偷用自己精子人工授精” 美多州擬立法
2019年08月23日10:39

  原標題:頻現“醫生偷用自己精子人工授精”,美多個州擬立法追責

  伊芙·威利(Eve Wiley)從小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納卡多奇斯市長大,16歲時她得知自己的出世是人工授精的結果。當年,伊芙的母親——現年65歲的瑪果·威廉斯(Margo Williams)因丈夫無法生育而向金·麥克莫瑞斯醫生(Dr。 Kim McMorries)求助,希望他能幫忙找到一個精子捐獻者。麥克莫瑞斯醫生告訴威廉斯,他在加州的一家精子銀行找到了捐獻者,威廉斯因此得以生下伊芙。

  今年32歲的伊芙住在達拉斯,是一位全職母親。2017年和2018年,和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一樣,伊芙也做了一次DNA鑒定。結果顯示,她的“生理父親”並不是加州的某位精子捐獻者,而是麥克莫瑞斯醫生。鑒定結果使得伊芙非常震驚。她說:“對基因的認知是人類生命的基礎,但當這一認知被篡改或清除,將對人(的心理)產生毀滅性的打擊。“麥克莫瑞斯醫生的律師和下屬稱他不願意對此事做出回應。

  “醫生爸爸”屢見不鮮

  據《紐約時報》報導,隨著越來越多人選擇做DNA鑒定,人們越來越頻繁地發現生育專家在幾十年前用自己的精子進行人工授精的事例。美國三個州已經針對這種行為出台了法律,例如得州就將這種行為列入性騷擾的範疇。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喬迪·馬德拉(Dr。 Jody Madeira)研究了美國國內外20多起案例,事發地包括美國的康涅狄格州、佛蒙特州、愛達荷州、猶他州和內華達州,更有英國、南非、德國和荷蘭。

  據荷蘭捐助兒童基金會(Dutch Donor Child Foundation),DNA鑒定結果顯示,在鹿特丹郊外擁有一家診所的生育專家簡·卡巴亞特醫生(Dr。 Jan Karbaat)是56個孩子的父親。荷蘭政府在2009年關閉了他的診所,他也於2017年去世,時年89歲。卡巴亞特醫生家的律師表示不願做出回應,並且強調這都是陳年舊事了。“三十年前人們看事情的方式和現在有很大不同,卡巴亞特醫生完全可以作為一個匿名的精子捐獻者,我們也不會知道他是誰,因為當時並沒有精子捐獻的登記製度。”

  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內科與外科醫生學院(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吊銷了渥太華一名生育專家——80歲的諾曼·巴文(Norman Barwin)的行醫執照,並譴責了他有意錯誤配置精子(包括他自己的精子)的行為。該學院發現巴文用自己的精子為11位女性進行了人工授精,許多孩子也表示自己並不是當初選定的精子的產物。該學院認為巴文的行為難以置信、極不負責。“他的行為將會對他的病患和她們的家庭造成不可磨滅的消極影響。”該學院法律總顧問卡洛林·希爾弗(Carolyn Silver)表示。

  德福·福克斯(Dov Fox)是聖迭戈大學(University of San Diego)的生命倫理學家,著有《出生的權利和錯誤》(Birth Rights and Wrongs)一書。“過去,因為認為人工授精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所以女性比較信任生育醫生。”他在談到“醫生爸爸”時說道:“用一個詞來形容:噁心;用兩個詞來形容:震驚、可恥。做這種事的醫生數量並不是幾顆‘老鼠屎’,而像是一個大型的地下詐騙團夥,技術含量低又全無道德可言。”

  法律封堵“生育騙局”

  同樣使用自己的精子進行大量人工授精活動的唐納德·克萊醫生(Dr。 Donald Cline)被吊銷行醫執照並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但印第安納州法院表示,正是因為該州沒有針對這種行為的法律,所以無法給克萊定更重的罪。

  今年5月,印第安納州通過了一項法律,將錯誤配置精子定為重罪,並給予受害者起訴涉事醫生的權利,受害者可以避開訴訟時效的限製。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大多數的受害者都已經成年了。如今,其他州也開始出台新的法律,保證婦女和孩子向“醫生父親”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在發現這一騙局之後,伊芙要求得州也出台相應的法律,她與得州立法者商討如何整治這一可恥的混亂產業。今年6月,得州通過了新的法律,這一法律比印第安納州和加州的法律更加全面。如果醫生使用了匿名的精子、卵細胞或胚胎,將會把這種行為列入性騷擾的範疇。

  “這是一個駭人聽聞的騙局,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人工授精被非法使用。”得州的共和黨眾議員、新法律的支持者斯蒂芬妮·克里克(Stephanie Klick)說道,“我們不能讓悲劇再次上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