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宰賢:婚後得憂鬱症,沒做過虧心的事 VS 具惠善:他說我胸不性感,生日還和其他女人慶生
2019年08月22日08:11

具惠善和安宰賢婚變第5日,從18日深夜具惠善IG上指控安宰賢變心要離婚開始,直到21日加碼指責男方醉酒與多個女生撩騷,安宰賢始終保持沉默,最終於21日晚打破沉默,發佈了首個個人官方聲明。

安宰賢在聲明中表示:「結婚後一年零四個月來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療,並服用抑鬱症藥物。 作為丈夫,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從沒有做過虧心的事情,我也想保護我的家庭。 她在經過長時間的對話之後,歪曲了彼此達成的協議,給他人造成了傷害,並且一直只講述被她自己扭曲的那部分內容。 看到這樣的她,我只覺得自己沒有繼續維持婚姻生活的信心。」

隨後,具惠善也發文反駁安宰賢,稱:「我先得憂鬱症,那家醫院還是我介紹他去的。 」至於她所說安宰賢酒醉狀態與多名女生聯絡,她文內也明確指出是「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到的。 」安宰賢不僅無視自己辛苦為他準備的生日餐,更出言諷刺她身形不性感,胸也不性感。

安宰賢聲明全文:

因為我個人的事引起非議,非常抱歉。 我很愛具惠善,很尊敬她,所以結了婚。 因為我倆都是公眾人物,所以真心希望能夠安靜地結束這一切,因此哪怕是突然公開,我也想一直保持沉默。 但事情的前因後果都沒有,只公開了片面的部分,扭曲了事實,給周圍的人帶來了損失,再加上被指責酒醉中與很多女性聯繫的懷疑和陷害,我再也無法保持沉默,所以寫了這篇文章。

雖然因為互相喜歡而開始的過去三年的婚姻生活也很幸福,但對我來說這段時間讓我精神疲憊。 我們嘗試著改善我們的關係,但要拉近兩者之間的距離並不容易。 最終沒能統一意見的我們在協定下決定分居,為了讓五隻動物和她的生活更舒適,我選擇離開家。 後來一直保持聯繫,終於在7月30日和具惠善達成了離婚協定。

我支付了具惠善要求的離婚協定金。 具惠善出示的明細表中包括了對家務的日薪,結婚當時她捐贈的捐款等。 我決定完全遵從這些意見。 但這絕不是因為我有婚姻破裂的歸責理由,而是我想從經濟上為愛過的妻子做一點補償。 但幾天后,具惠善以第一次協商的金額不足為由,要求一起生活的公寓擁有權。 之後我也向所屬公司告知了離婚的事實,8月8日和代表開了會,也對這段婚姻做出過挽留和勸解。

但我對離婚的看法並沒有改變,8月9日晚上,她在分居中我一個人居住的公寓裡對門衛大叔謊稱丟了鑰匙,要了一把備用鑰匙。 還告訴我說「這不是私闖,她是老婆」。 然後翻著我的手機開始錄音,對於當時正在睡覺的我,這種行為太突然,太可怕了。 在看我的手機短信的時候,代表問了與兩個人見面後說法不一樣的部分(我說沒有要求過房子,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要求的理由)是對此的回復的資訊, 我沒有罵過具惠善。 那天晚上,我覺得再維持婚姻生活對雙方都是一種傷害,我再次堅定了離婚的念頭。

過了幾天,她告訴我她想要離婚「已經找了律師,會送來協定書和媒體發佈內容,並計畫於28日向法院提出申請,讓我也找律師」。還有,因為我必須申請貸款,房子也要賣掉,我只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公司。 這並不是為了公司介入我們個人的事情,而是作為簽約的所屬演員,為了共用今後發生的情況。

我結婚後一年零四個月來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療,還服用了抗抑鬱藥物。 作為丈夫,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從沒有做過虧心的事情,我想守護我的家庭。 她在經過長時間的對話之後,曲解了彼此達成的協議,給他人造成了傷害,並且一直只說自己扭曲的那部分內容。 看到這樣的她,我只覺得自己沒有繼續維持婚姻生活的信心。

因為我們個人的事情而受到損失的公司,節目播放當天受到損失的《我家的熊孩子》的相關人士,以及我的電視劇拍攝現場的相關人士們,向你們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沒有臉面見大家,只懷有想要道歉的想法。 還有,我也向因為這件事情而受傷的妻子道歉,但我也確實很難理解她。 都是因為我的不足,沒能整理好我的私事而發生的事情,我真心地向大家道歉,對不起。

具惠善聲明全文: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 看到安宰賢寫的內容,有些話我也只能寫在這裡了。 我想解釋一下關於收到協定金的內容。 協定金額中所謂的捐款,指的是代替婚禮捐贈的所有金額,因為全部以具惠善的費用結算,所以要求返還一半的金額。 現在安宰賢所住的房子的所有裝修費用都是我自己掏的,100%的家務活也是具惠善幹的,所以我才收每天3萬韓元三年的勞動費,並不是要收離婚協定金。 養的小狗先去了天堂,我先患上了憂鬱症,給丈夫介紹了我曾去的精神科。 漸漸地精神好多了,丈夫喜歡喝酒,我親眼看到親耳聽見他喝醉了酒和其他女人通電話。 雖然有人勸我克制自己,但這只是頻繁爭吵的原因,他們之間的親密對話已經成為了我無法了解的領域。 丈夫生日那天說想吃拌牛肉,我淩晨就準備好了,然後他只吃了一兩勺,看著出去和外人一起開生日派對的丈夫,感覺那個人,真是心也遠去了啊。 但我還是非常感謝生了他的婆婆,我想現在婆婆家還沒有空調所以我給婆婆家裝了,也給購置了洗衣機和雪櫃(冰箱),當然那天也吵架了。 分居時居住的商住兩用房原本不是用於分居,是為了尊重他說的「我想集中在演戲上面」,所以得到了我的允許之後擁有的空間,所以我有權去那裡。

除此之外,提到的向他要房子的事情,從他沒有和我分居的時候開始,他已經幾乎沒有回家過了,既然是我一個人住的話,還不如我向他要了。 然後我就知道了,如果離婚的話,他就會給我龍仁的房子。 從那時候開始,離婚之歌就已經響起。 當我問起他「我做錯了什麼? 」他的回答是,覺得我不夠性感,覺得我有一對不性感的乳頭,所以一定要離婚。 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時候,他會大聲地播放內容有關倦怠期到來的男性的廣播然後睡著,我就是住在家裡的幽靈,你曾經那麼愛過的那個女人變成了僵屍。

「圖:安宰賢、具惠善I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