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賽制把聯邦杯(FedEx Cup)引向何方:巡迴錦標賽還能稱賽事嗎?
2019年08月22日15:07

聯邦快遞杯領先者Justin-托馬斯
聯邦快遞杯領先者Justin-托馬斯

  香港時間8月22日,Justin-托馬斯擁有2杆領先,甚至巡迴錦標賽還沒有開始。

  如果你覺得很難理解,不妨考慮一下,某個人這個星期沒有打出72洞最低杆,仍舊可能取勝。

  還記得嗎,這樣一個大規模的改變旨在讓聯邦快遞杯最終戰更好理解。

  美巡賽歷史上第一次階梯式開局——Justin-托馬斯開始時為低於標準杆10杆,最底層的5位選手為平標準杆——星期四將在東湖全面展開,屆時30位打到季後賽最後一階段的參賽選手將追逐高爾夫歷史上最大筆獎金:1500萬美元。

  “我能預見星期天到來的時候會出現一種情況,有機會通吃一切的選手或許多達15人,”馬克羅伊星期三說,“這是激動人心的,也很不同。可是與此同時,你出去的時候,也要努力打出一些好的高爾夫,而不是周圍看別的選手都在做什麼,要信任到一週結束的時候,事情會扯平。”

  之所以要改變賽制,背後的想法在於明朗化聯邦快遞杯,星期天只有一個冠軍出現。

  過去兩年,一個球員贏得巡迴錦標賽,另外一個贏得按照積分計算的聯邦快遞杯,去年這樣的情況最為尷尬,因為Justin-羅斯贏得聯邦快遞杯,但是所有人都只在意穿著紅色球衫的泰格-Tiger Woods領先2杆迎來五年以來第一勝。

  “我的銀行經理不會介意,”Justin-羅斯說。

  聯邦快遞杯的一個功能沒有改變:旨在給予那些擁有最好賽季,以及在積分四倍計算的季後賽中發揮良好的選手優勢。

  現在,優勢變為了紅字數。

  Justin-托馬斯上個星期贏得BMW錦標賽,成為了聯邦快遞杯排名第一位的選手。星期四他開局的時候,成績已經為低於標準杆10杆。帕泰利克-坎特利排名第二,開始時的成績為低於標準杆8杆,接著是布魯克斯-科普卡7杆,帕泰利克-瑞德6杆,馬克羅伊5杆。

  積分排名下一組五位選手低於標準杆4杆,以此類推,3杆、2杆、1杆以及平標準杆。

  球場上、網絡上以及電視上的領先榜只會顯示紅字數,而不顯示每一天打出的杆數。

  “聯邦快遞杯不是一場賽事,而巡迴錦標賽現在專為聯邦快遞杯設計,”美巡賽總裁傑伊-莫納漢(Jay Monahan)說,“當你做準備的時候,你必須要注意到它之前已經進行了45站比賽。”

  如果沒有別的,新的賽制消滅了讓布賴森-德尚博(Bryson DeChambeau)感到頭痛的算術,也就是一個選手要排名多少,賺到多少積分才能取勝。舉例而言,Justin-羅斯去年是二號種子,他在最後一個洞抓到小鳥,獲得了3人並列第四,他獲得足夠多積分可以贏得總冠軍。達斯汀-莊臣為四號種子,排名第三。如果他獲得兩人並列第二,將贏得總冠軍。

  使用今年的賽制,Justin-羅斯將以一杆優勢戰勝Tiger Woods,因為作為二號種子,他一開局就領先Tiger Woods6杆。

  現在是時候看一下這樣一個系統是否能很好運轉了。

  “我想這很做作,”帕泰利克-坎特利說,“製造一個從來沒有人見過的賽制是怪誕的。我想我們失去巡迴錦標賽很丟臉。我沒有經曆過,沒有人經曆過。我要到打完了這一週才來做最後的評判。”

  無論是誰,一週結束時紅字數最多,都將贏得聯邦快遞杯,同時也視為贏得巡迴錦標賽。與此同時,美巡賽會保留傳統的杆數——以分配世界積分。

  “對我們這些追趕者而言,第一天是重要的,”積分排名17位的Justin-羅斯起始杆為低於標準杆2杆,“你不可以割讓更多杆數了。”

  這種賽制最讓人好奇的是多少選手理論上有機會取勝。

  馬克羅伊2010年在驚恐山穀實現美巡賽首勝。星期五,他在16號洞射下老鷹,壓線晉級。他在週末打出66-62,從落後9杆追趕上去奪冠。

  “那僅僅是兩輪,”馬克羅伊說,“額外還要多兩輪,你真的可以無拘無束去打。這裏有許多流動性。”

  歷史上有很多選手壓線晉級,然後從36洞落後很遠殺上來奪冠。2010年加拿大公開賽,卡爾-佩特森(Carl Pettersson)在週末打出60-67,從落後9杆成功逆襲。布拉德-法克森(Brad Faxon)2005年在哈特福德落後12杆,可是週末65-61,也成功逆轉。

  週末有可能非常狂野。又或者Justin-托馬斯開局打出一雙64杆,然後一騎絕塵。

  他本人保持著簡單的想法。

  “我必須要像打普通賽事那樣,假裝每個人都從零開始,你必須要打出72洞最低杆數,”Justin-托馬斯說,“因為我知道我做到那一點,我應該會OK。”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