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製14歲以下兒童當主播 未成年人玩直播該怎麼管
2019年08月22日19:25

  原標題:限製14歲以下兒童當主播,未成年人“玩直播”該怎麼管

  報告建議,14歲以下僅可在父母同意或陪伴下玩直播。

  新京報訊(記者 許雯)網絡直播、短視頻持續火熱,不少未成年人加入“直播大軍”。日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發佈《中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研究報告》,建議限製14歲以下兒童開直播、發視頻,僅允許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況下使用。

  未成年人網絡直播亂象頻出的當下,是否應全面禁止或有條件限製未成年人做主播,再度引發熱議。

  曬孕照脫衣露體 未成年人直播亂象頻出

  近幾年來,網絡直播、短視頻越來越博得未成年人的親睞。《報告》指出,相關數據顯示,4.25億網絡直播用戶中,青少年觀看直播的比例達到45.2%。

  但網絡直播內容良莠不齊,更有未成年人涉足網絡直播,亂象頻出。去年,媒體曝光在快手、火山小視頻平台上,懷孕的未成年媽媽紮堆做網絡主播,曬孕照、驗孕棒、醫院產檢書吸引眼球。隨後,國家網信辦要求兩平台將違規網絡主播納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單,禁止其再次註冊直播賬號。

  無獨有偶。2017年,美拍直播平台被媒體曝光有小學生等未成年人脫衣、露體直播。隨後,美拍回應稱,平台確有失誤,將深刻反省並立刻開始聯合處理,並關閉所有認證為未成年人用戶的直播權限。國家網信辦責令美拍全面整改。

  報告建議限製14歲以下未成年人開直播

  《報告》指出,在如何限製未成年人使用網絡上如今已經採取了很多措施,包括實名認證、限製時間、一鍵禁玩等多種方式,儘管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舊面臨很多現實挑戰。

  《報告》認為,未成年人網絡保護不僅是限製,而是要強化引導。政策製定者要以兒童最大利益為基本原則,堵疏結合。應在保證個人信息安全的前提下為未成年人提供網絡娛樂空間。對於未成年人的網絡直播、發視頻等娛樂行為,監管重點應該是內容而不是主體,建議在立法中對此不要一律禁止,應區別對待。

  對於14週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報告》建議可允許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情況下使用相關服務。此外,平台應該將正確的價值觀導向引入算法推薦、完善技術措施,優先推薦能對未成年人的行為起到正向引領作用的優秀作品。

  關注1

  是否應全面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

  未成年人涉足網絡直播的現象,受到社會持續關注。

  今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青聯界別提交了《關於預防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提案》,建議考慮對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作出明確的禁止性規定。

  “建議禁止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的話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榜。眾多網友表示支持,認為網絡直播平台內容良莠不齊,未成年人恐被“帶歪”,而且未成年人大多缺乏個人保護意識,在直播中可能被誘導泄露姓名、學校及家庭地址等個人信息,隱私泄露也將會給未成年人帶來很多潛在風險。

  教育學者熊丙奇認為,針對網絡直播平台上未成年人主播氾濫的亂象,有必要立法明確禁止未成年人註冊網絡主播。由於未成年人缺乏自我識別、管理能力,應該禁止註冊成為網絡主播,如果有網絡直播平台聘請未成年人擔任某一視頻欄目的主播,可在監護人的同意下接受這個工作。

  也有不同觀點認為,不應“一刀切”禁止未成年人做網絡直播。有網友認為,網絡直播應該在限製內容上下功夫,而不是年齡,“需要整改的是直播內容,而不是一棒子打死一整個年齡段”。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擔心,在未成年人涉足網絡直播問題上,以堵為主的保護策略恐難奏效,應該限製使用而不是將他們隔離在網絡之外。

  關注2

  16歲還是18歲以下限製做主播?

  對限製使用網絡直播的年齡段,一直以來也有不同觀點。

  有觀點認為,禁止未成年人直播的年齡應以18歲為限。也有網友建議,應限製16歲以下未成年人開直播。

  佟麗華認為,在立法中應根據不同年齡段區別對待。對於14週歲以上的未成年人,尤其是16週歲以上以自己的勞動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的未成年人,在法律上被視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因其已具備一定的辨別能力,也需要一個展示自我的舞台,應賦予他們自主選擇使用網絡直播或播發視頻的權利。

  對於14週歲以下的兒童,因其心智發展還不夠成熟,缺乏一定的判斷力,可允許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情況下使用相關服務,企業可採取技術措施屏蔽泄露隱私的內容。

  “我們應該看到,網絡社交行為也給未成年人帶來了很多積極的影響。”在佟麗華看來,未成年人通過網絡直播、發佈視頻可以分享自己的興趣愛好,例如讀書、音樂、舞蹈、手工等,還由此找到很多有共同興趣的夥伴,也有未成年人通過這個渠道,憑藉自己的知識和本領獲取一定的收益,增強了自己的價值感和獲得感,“如果一律禁止, 他們的這些訴求又該如何得到滿足?是否又會尋找新的替代方式,引發新的問題? ”

  [背景]

  未成年人能否做主播各地規範不一

  目前,我國現有法律法規對於未成年人能否參與網絡直播並無明確規定。2016年12月起,由國家網信辦發佈的《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開始在全國施行,按照該規定網絡直播需實名認證,但並未對未成年人註冊作出限製。

  對於未成年人做網絡主播,各地規定不一。

  北京以行業自律的形式進行規範。早在2016年4月,北京市網絡文化協會攜同百度、新浪、搜狐、愛奇藝、樂視、優酷、六間房、酷我、映客、花椒等20餘家從事網絡表演(直播)的主要企業共同發佈《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公約》要求,所有主播必須實名認證,不為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註冊通道。

  2018年,湖北武漢新修訂的《武漢市未成年人保護條例》規定,視頻直播網站聘請未成年人擔任主播或者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註冊通道,應當徵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同意。

  今年1月,針對網絡直播的團體標準《網絡直播主播管理規範》中要求:直播內容如有未成年人單獨出鏡,需要提前向直播平台進行報備。報備所需的材料包含監護人身份證照片、由監護人簽署的《未成年人直播家長監護申請書》等資料。經過直播平台審核確認資料無誤後,才能進行直播。

  [聲音]

  大多數家長關注的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首先就是防沉迷,很多家長甚至政策製定者關注的是如何限製未成年人上網時間。但問題是為什麼孩子們越來越沉迷網絡?現實世界為什麼失去了吸引力?我們是否從兒童健康成長視角在思考這個問題?要看到的是,未成年人網絡保護不僅是網絡的事情,歸根結底是現實社會各種問題的集中反映。——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