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美國式資本主義迎來轉折點(5)
2019年08月22日00:13

原標題:日媒:美國式資本主義迎來轉折點(5)

【延伸閱讀】美媒列出考驗美國十大謎題:資本主義扼殺民主

中新網2月10日電 據美國媒體10日報導,美刊近日列出10個挑戰美國的待解謎題,居首位的是“資本主義是確保自由市場競爭還是扼殺民主”。

《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列出10個疑問最大、最令人灰心、代價也最高的謎題。報導稱,人類(尤其是投資者)甚至不願承認它們的存在,更不用說設法解決了。請問自己有哪些謎題需要去破解:

1. 資本主義是確保自由市場競爭……還是扼殺民主?

為什麼民主在逐漸消亡?沒錯,民主的幻象還活在我們的曆史書和政客的說辭中,操縱著9500萬投資者的思維。宣傳機器還在轉動,但美國人1776年以來為之鬥爭和獻身的民主正在走向死亡。美國掌握在超級富豪的手中。忘掉選民選入華盛頓的537名政客吧。他們是由超級富豪組成的精英階層(通過他們的說客來控製美國)的傀儡。大家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2. 永恒增長會造就強勁的經濟……還是會拖累國內生產總值(GDP)?

資產管理公司GMO的創始人傑里米格蘭瑟姆(Jeremy Grantham)警告稱:GDP增速高達3.4%的繁榮局面曾持續了一個世紀,之後美國GDP增速“較20世紀60年代的峰值下降了逾1.5%,並較過去30年平均值下降近1%”,因為不平等狀況加劇。更糟糕的是,“未來美國GDP年增幅可能僅能達到1.4%左右”。美國能夠逆轉這一趨勢嗎?

3. 樂觀主義成就了你的美國夢……還是成了你最大的敵人?

對互聯網業以及次債的下注令華爾街損失了逾10萬億美元。金融服務公司Motley Fool的摩根樠澤爾(Morgan Housel)說:“在每次泡沫中,投資者都會截取曆史數據來建立模型,讓模型顯示他們想看的東西:低風險和高回報。”是的,“當你想要相信某種東西時,你會採取必要行動來說服自己這是真的。比如忽略擋道的曆史數據”。你的大腦是否在誤導你?

4. 石油夠用200年……還是世界會在50年內毀滅?

石油巨頭宣稱,全球有“1.4萬億桶石油,足夠使用至少200年”。另外還有“2.7×1015立方英呎(合7.6×1013立方米)天然氣,可持續使用120年……4860億噸煤炭,可用逾450年”。石油能用200年。這太可怕了,石油可是有毒的,會在50年內把人類殺死。《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的環保人士比爾麥吉本(Bill McKibben)說:“我們擁有的有據可查的油氣和煤炭儲量是氣候科學家認為的安全燃燒量的五倍。”但誰說得對呢?

5. 全球變暖問題將得到解決……還是人類缺乏政治意願?

全球氣候變暖帶著60萬億美元的價碼。但在這項任務中,政界卻缺乏行動的意願。為什麼呢?多數美國人在心理上都是“櫥櫃里的資本家”。行為科學家發現,當人類在今天的錢包和為明天而保護環境之間進行選擇時,大腦會傾向於短期的自我利益。人類是今天的資本家,是明天的環保人士。但一旦拖延就會為時過晚。怎樣才能增強政治意願呢?

6. 矽谷的創新將拯救我們……還是創新步伐太小,速度太慢?

矽谷正在與六大致命阻力以及美國人頭腦中根深蒂固的文化、政治和意識形態傾向展開一場必輸無疑的鬥爭。創新能使美國不致在零增長的經濟環境中淪為二流超級大國嗎?樂觀主義者的答案是肯定的。經濟學家羅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的答案則是否定的,他在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發表的工作報告中提出了挑戰性觀點:“美國經濟增長結束了嗎?”矽谷的創新速度還不夠快,無法解決真正的大問題。有沒有人能解決呢?

7. 華爾街的股票投資建議會讓所有人更富有……還是只造福前1%的最富有人群?

先鋒集團(Vanguard)的傑克娠格爾(Jack Bogle)是低費率指數型基金之父,他說,“投資者賺得的是剔除所有費用之後的收益”,他還說,“就像在賭場賭博一樣,在莊荷捲走他們的份額之前這是一種零和博弈”,之後則成為失敗者的遊戲。因此,跑贏股市和債市在剔除費用之前是一種零和博弈,在此之後則是失敗者的遊戲。經紀機構永遠是贏家,他們會捲走你三分之一的錢。為什麼要任由他們這樣做呢?

8. 行為經濟學讓我們更理性……還是更愚蠢?

普林斯頓大學的心理學家丹尼爾慍蕓曼(Daniel Kahneman)因戳穿華爾街的“理性投資者”謊言而贏得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如今情況更糟糕了,神經經濟學家也加入了華爾街的僱員隊伍。芝加哥大學教授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在他的名著《行為金融學發展II》(Advances in Behavioral Finance II)一書中稱,華爾街“需要非理性、無知透頂……願意持有定價過高資產的投資者”。華爾街是內部人士的印鈔機,他們不想要有見識的理性投資者,他們要讓我們蒙在鼓裡。為什麼不終止這一切呢?

9. 金融掃盲計劃能幫助普通人……還是只能讓華爾街受益?

華爾街熱衷搞金融掃盲計劃,他們可以操縱內容,對你進行洗腦。這些計劃對90%的美國人都沒什麼用處,可以說是輸家的遊戲。你的大腦不是理性的,你不可能為大腦重新布線或重新編程。但華爾街可以,他們用你非理性的一面來對付你,每年從9500萬美國人口袋里吸走千億美元。為何不予以抵製呢?

10. 下一代人會更好……還是他們已經放棄了?

《時代》雜誌警告稱:“你們不是最偉大的新一代。千禧一代並未試圖繼承建設成就,他們是在毫無建樹的世界里長大的。”人們互不信任。老人統治世界,他們陷在上個世紀中無法自拔。缺少道德領導,沒有信任,資本主義為這一切雪上加霜。你在繼承一個巨大的亂局,但你卻否認現實,保持疏離。統治世界的老傢伙們做的每件事都在妨礙你的未來。為什麼不振作起來呢?醒醒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www.cankaoxiaoxi.com >>

(2014-02-10 09:24:00)

報導介紹,法國經濟學者雅克·阿塔利在展望2030年的著作中,預測了世界人口“99%感到極為憤怒”的時代將到來。預言稱如果財富的過度集中和環境負荷沒有踩下刹車,人們的憤怒將爆發,美國企業也日趨難以忽視這種趨勢。

報導稱,2020年美國將迎來總統選舉。在野黨民主黨的候選人之一伊麗莎白·沃倫2018年提出了明確倡導反資本主義的政策,向選民發出呼籲。美國企業高層應該能感受到吹向自己的逆風的強勁。

此次的商業圓桌會議的宣言並未納入提高工資和環保等具體舉措,實際效果無法衡量。或許有觀點帶著偏見認為,這是感到股價上升已達極限的經營者在改變目標。

即使包括這種因素在內,企業經營者自身宣佈改弦易轍的意義也十分重大。此外,不容忽視的一點是,追求長期投資的股東也發出了聲音,要求管理層推進廣泛意識到利害相關方的經營。

報導介紹,歐洲在改變方面走在前頭。英國修改了上市企業的《公司治理準則》,要求作為利害相關方在經營中納入員工的聲音。自1月以後開始的結算期開始適用。

報導稱,日本截至目前的企業治理改革反而追求了鍾擺轉向重視股東的方向。日本存在重視員工、合作夥伴和社會的企業文化的基礎,另一方面,這也是出於對利潤水平持續低迷、無法擺脫長達30年的股價低迷的反思。

報導認為,稱得上雙方相去甚遠的鍾擺看起來從美國轉向日本一方、又從日本轉向美國一方。

報導稱,上述宣言的標題是“為所有美國人服務的經濟”。在企業與社會保持協調的同時實現持續增長的資本主義應該是什麼樣?即使在此前的延長線上奮勇前進,如果無法找到答案,也將是各自摸索道路。這種色彩正在進一步加強。

資料圖片。新華社

【延伸閱讀】英媒:巴菲特如何破壞美國資本主義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9月12日刊發作者羅賓·哈丁的文章《巴菲特如何破壞美國資本主義》稱,無論你如何仰慕巴菲特,他的影響力也有陰暗面。他以避免競爭為核心的主張正在向整個美國經濟體傳播;同時他也不開辦企業或投資新思想,而這些才是美國需要的。

文章作者稱,自己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是沃倫·巴菲特——史上最偉大的投資家。他的成就是傑出的。市場難以駕馭,但巴菲特卻一次次打敗它,僅僅憑藉他的智慧與魅力賺取了750億美元的身家。

巴菲特主義讓美國痛苦

現年87歲的巴菲特對美國的商業和金融發揮著巨大影響力,這種影響力通常是正面的。他告誡人們注意金融衍生品的危險,並教導公眾長期投資於低成本的指數基金。

文章稱,但無論你如何仰慕巴菲特,他的影響力也有陰暗面,因為無數投資類圖書推崇的巴菲特主義的核心是避免競爭,並讓實體經濟中的資本投資最小化。

文章稱,近期的大量研究顯示,競爭減少、利潤提高和投資疲軟這些因素正讓美國陷入痛苦。

一些經濟學家繪製的圖表顯示了企業加價的上升,從1980年的18%,上升到今天的67%。企業加價是同利潤空間有關的一個指標。在布魯金斯學會上週發佈的一篇論文中,經濟學家揭示了投資相對盈利率一直下降的情況。這些趨勢並非巴菲特所引發。然而,這些趨勢對他的財富至關重要。

巴菲特非常坦誠地承認,他希望減少競爭。他稱之為“加寬護城河”。他在2007年說:“我不想要一個會被競爭者輕易圍攻的企業。我想要一個周圍環繞著一條護城河的企業,而有價值的城堡就矗立在中間。”

文章稱,他告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管理人員每年加寬他們的“護城河”。因此,巴菲特對優良管理的定義非常明確。如果你有高效的競爭對手,你就做錯了。

巴菲特最受稱讚的收購案之一是對時思糖果公司的收購。1972年,他花2500萬美元買下這家企業。巴菲特每年都提高價格。該企業的品牌非常強勢,儘管銷售增長很少,利潤卻增長有力,幾乎不需要任何資本投資。巴菲特去年說:“理想的企業就是不花資本卻依然增長的企業。”

文章稱,無疑,他的話對投資者來說是正確的。對一個經濟體來說,它創造了這樣的模式:低投資產生高利潤。在愛麗絲·施羅德為巴菲特撰寫的傳記《滾雪球》中,商業夥伴查理·芒格的話真是一語中的:“芒格總是取笑巴菲特說,他的管理技巧就是從一個企業取出所有資金並提高價格。”

如果巴菲特以他的聰明才智發現了一些的確不同尋常的企業,並以便宜的價格買下它們,這沒有問題。但他的追隨者正在將他的方法向整個經濟體傳播。

應更多推崇實體經濟

文章稱,如今,巴菲特理財有兩種主要途徑。一方面,他在投資實物資產,儘管只有在電力和鐵路等受到監管的行業,回報才在較大程度上受到保障。另一方面,他正同巴西私募股權企業3G資本公司合作,而3G資本公司在大幅削減成本,並提高漢堡王與食品企業卡夫亨氏的利潤。

現在,卡夫亨氏的營運利潤率為23%,它在有形資本方面取得了巨大的回報。在一個競爭性市場中,這種高利潤應該會為競爭對手提供一個機會,以進行投資和竊取市場份額。

相反,聯合利華公司和雀巢公司等卡夫亨氏的競爭對手卻受到了來自所有者的壓力。它們的所有者是一些指數基金,以及像巴菲特那樣的人。這些所有者要求它們也實現那種超高利潤。如果對手們也進行縮減,而不是投資和競爭,那麼卡夫亨氏可能會縮減更多。一種巴菲特均衡正在形成之中。

文章稱,要明確的是,這不是導致美國出現投資減少、利潤增加的唯一原因。對這種情況也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做好反壟斷會有幫助,但最近有關全面修改競爭政策的一些建議站不住腳。雖然把缺乏競爭同機構基金間相互持股相聯繫的研究很有趣,但它沒有抓住3G資本等私募股權運營商的現實意義。

文章稱,我們可以決定要崇拜誰。巴菲特在獲取壟斷利潤方面出類拔萃,但他不開辦企業或投資新思想。美國有很多創辦企業和投資新思想的企業家。埃隆·馬斯克正在投資兩個極具風險又充滿競爭的行業:汽車和太空。就連受到很多批評的科克兄弟也將他們大部分財富建立在對實體經濟的投資上。頌揚這類企業吧。這種企業才是美國需要的。

(2017-09-15 09:46:51)

【延伸閱讀】美媒列出考驗美國十大謎題:資本主義扼殺民主

中新網2月10日電 據美國媒體10日報導,美刊近日列出10個挑戰美國的待解謎題,居首位的是“資本主義是確保自由市場競爭還是扼殺民主”。

《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列出10個疑問最大、最令人灰心、代價也最高的謎題。報導稱,人類(尤其是投資者)甚至不願承認它們的存在,更不用說設法解決了。請問自己有哪些謎題需要去破解:

1. 資本主義是確保自由市場競爭……還是扼殺民主?

為什麼民主在逐漸消亡?沒錯,民主的幻象還活在我們的曆史書和政客的說辭中,操縱著9500萬投資者的思維。宣傳機器還在轉動,但美國人1776年以來為之鬥爭和獻身的民主正在走向死亡。美國掌握在超級富豪的手中。忘掉選民選入華盛頓的537名政客吧。他們是由超級富豪組成的精英階層(通過他們的說客來控製美國)的傀儡。大家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2. 永恒增長會造就強勁的經濟……還是會拖累國內生產總值(GDP)?

資產管理公司GMO的創始人傑里米格蘭瑟姆(Jeremy Grantham)警告稱:GDP增速高達3.4%的繁榮局面曾持續了一個世紀,之後美國GDP增速“較20世紀60年代的峰值下降了逾1.5%,並較過去30年平均值下降近1%”,因為不平等狀況加劇。更糟糕的是,“未來美國GDP年增幅可能僅能達到1.4%左右”。美國能夠逆轉這一趨勢嗎?

3. 樂觀主義成就了你的美國夢……還是成了你最大的敵人?

對互聯網業以及次債的下注令華爾街損失了逾10萬億美元。金融服務公司Motley Fool的摩根樠澤爾(Morgan Housel)說:“在每次泡沫中,投資者都會截取曆史數據來建立模型,讓模型顯示他們想看的東西:低風險和高回報。”是的,“當你想要相信某種東西時,你會採取必要行動來說服自己這是真的。比如忽略擋道的曆史數據”。你的大腦是否在誤導你?

4. 石油夠用200年……還是世界會在50年內毀滅?

石油巨頭宣稱,全球有“1.4萬億桶石油,足夠使用至少200年”。另外還有“2.7×1015立方英呎(合7.6×1013立方米)天然氣,可持續使用120年……4860億噸煤炭,可用逾450年”。石油能用200年。這太可怕了,石油可是有毒的,會在50年內把人類殺死。《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的環保人士比爾麥吉本(Bill McKibben)說:“我們擁有的有據可查的油氣和煤炭儲量是氣候科學家認為的安全燃燒量的五倍。”但誰說得對呢?

5. 全球變暖問題將得到解決……還是人類缺乏政治意願?

全球氣候變暖帶著60萬億美元的價碼。但在這項任務中,政界卻缺乏行動的意願。為什麼呢?多數美國人在心理上都是“櫥櫃里的資本家”。行為科學家發現,當人類在今天的錢包和為明天而保護環境之間進行選擇時,大腦會傾向於短期的自我利益。人類是今天的資本家,是明天的環保人士。但一旦拖延就會為時過晚。怎樣才能增強政治意願呢?

6. 矽谷的創新將拯救我們……還是創新步伐太小,速度太慢?

矽谷正在與六大致命阻力以及美國人頭腦中根深蒂固的文化、政治和意識形態傾向展開一場必輸無疑的鬥爭。創新能使美國不致在零增長的經濟環境中淪為二流超級大國嗎?樂觀主義者的答案是肯定的。經濟學家羅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的答案則是否定的,他在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發表的工作報告中提出了挑戰性觀點:“美國經濟增長結束了嗎?”矽谷的創新速度還不夠快,無法解決真正的大問題。有沒有人能解決呢?

7. 華爾街的股票投資建議會讓所有人更富有……還是只造福前1%的最富有人群?

先鋒集團(Vanguard)的傑克娠格爾(Jack Bogle)是低費率指數型基金之父,他說,“投資者賺得的是剔除所有費用之後的收益”,他還說,“就像在賭場賭博一樣,在莊荷捲走他們的份額之前這是一種零和博弈”,之後則成為失敗者的遊戲。因此,跑贏股市和債市在剔除費用之前是一種零和博弈,在此之後則是失敗者的遊戲。經紀機構永遠是贏家,他們會捲走你三分之一的錢。為什麼要任由他們這樣做呢?

8. 行為經濟學讓我們更理性……還是更愚蠢?

普林斯頓大學的心理學家丹尼爾慍蕓曼(Daniel Kahneman)因戳穿華爾街的“理性投資者”謊言而贏得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如今情況更糟糕了,神經經濟學家也加入了華爾街的僱員隊伍。芝加哥大學教授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在他的名著《行為金融學發展II》(Advances in Behavioral Finance II)一書中稱,華爾街“需要非理性、無知透頂……願意持有定價過高資產的投資者”。華爾街是內部人士的印鈔機,他們不想要有見識的理性投資者,他們要讓我們蒙在鼓裡。為什麼不終止這一切呢?

9. 金融掃盲計劃能幫助普通人……還是只能讓華爾街受益?

華爾街熱衷搞金融掃盲計劃,他們可以操縱內容,對你進行洗腦。這些計劃對90%的美國人都沒什麼用處,可以說是輸家的遊戲。你的大腦不是理性的,你不可能為大腦重新布線或重新編程。但華爾街可以,他們用你非理性的一面來對付你,每年從9500萬美國人口袋里吸走千億美元。為何不予以抵製呢?

10. 下一代人會更好……還是他們已經放棄了?

《時代》雜誌警告稱:“你們不是最偉大的新一代。千禧一代並未試圖繼承建設成就,他們是在毫無建樹的世界里長大的。”人們互不信任。老人統治世界,他們陷在上個世紀中無法自拔。缺少道德領導,沒有信任,資本主義為這一切雪上加霜。你在繼承一個巨大的亂局,但你卻否認現實,保持疏離。統治世界的老傢伙們做的每件事都在妨礙你的未來。為什麼不振作起來呢?醒醒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www.cankaoxiaoxi.com >>

(2014-02-10 09:24:00)

【延伸閱讀】美學者文章:美式資本主義需要重大改革

參考消息網7月24日報導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7月12日發表題為《關於資本主義,美國需要瞭解些什麼》的文章,作者為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教授克萊爾·布朗和該校可持續共享繁榮政策指數研究協調員西蒙·塞爾斯特倫。文章稱,美國資本主義製度需要進行重大改革,以應對氣候危機和不可接受的嚴重不平等。專家表示,進步資本主義可以極大地幫助減少財富掠奪,創造更可持續的公平經濟。

自由市場也須製訂規則

文章稱,參加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的候選人所提出的一系列經濟政策經常要麼被稱為自由市場,要麼被說成是“社會主義”。這些標籤經常讓美國公眾感到困惑。

資本主義經濟中的政府面臨兩個基本選擇。首先,政府既可以為共同利益製訂市場規則,也可以在“自由市場”的幌子下將這項任務委託給大企業。其次,政府可以設計全民社會計劃,旨在減少不平等和保護環境,或縮小計劃規模來減少政府在這些領域的開支。

文章指出,政府的選擇極大地影響了不平等現象、溫室氣體排放和整體福祉。因此,要正確評估民主黨候選人的經濟政策,我們必須瞭解他們關於構建市場以及創立或擴大社會計劃的建議。

文章稱,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承認市場需要規則才能運作。特朗普沒有讓政府製訂規則,而是傾向於讓跨國公司決定如何經營自己的市場。然而,在大科技公司和其他許多日益集中的行業中,放鬆管製並沒有加強競爭,反而讓大公司得以做出對自己有利的安排。

亟須構建“進步資本主義”

文章稱,美國資本主義製度需要進行重大改革,以應對氣候危機和不可接受的嚴重不平等。歐洲國家已經證明,政府規劃、繁榮經濟和自由可以攜手共進。

有些人正在探索前進的方向。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施蒂格利茨表示,進步資本主義可以極大地幫助減少財富掠奪,創造更可持續的公平經濟。

文章認為,參加美國總統競選的所有候選人都應該提出自己的經濟計劃,以便選民評估這些替代方案將如何影響自己的生活質量。人們需要瞭解,他們是否能夠獲得醫保、高等教育和兒童保育,以及可靠的就業機會,從而獲得體面的薪酬,有時間與家人、朋友和社區一起過上和諧的生活。

現在,美國需要選出能夠創建這個新製度的總統和國會。

(2019-07-24 09:30:43)

【延伸閱讀】西媒文章:資本主義比看上去更接近終點

參考消息網7月9日報導 西班牙《起義報》網站7月5日發表題為《資本主義的終結:比看上去更接近終點?》的文章,作者為西班牙ICADE商學院歐洲企業管理學研究生弗朗西斯科·何塞·布斯托斯·塞拉諾。文章稱,資本主義帶來了財富和進步,但它有一個弱點,即“資本過剩”,這在某種程度上就像是“死於成功”。

通過回顧資本主義的發展史,西班牙經濟學家拉蒙·塔馬梅斯教授描述了資本主義如何憑藉極強的適應能力,在各種危機中倖存下來。但是,如果我們分析最近20年來發生的事情,可以得出不同的結論:資本主義比看上去更接近它的終點。

“資本過剩”引發系統危機

文章稱,資本主義的弱點就是所謂的“資本過剩”。當經濟產生的儲蓄超出投資機會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也就是說,產生的資本已無法促進經濟增長,而只會對其有害。

這種情況發生在經濟大增長階段之後。此時,雖然產生了大量資本,但經濟增長出現停滯,因為這是投資機會減少的時期。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這些“賸餘資本”會將房地產投資、企業投資(例如股票市場)和債券投資當做避風港,但並不尋求獲得與其投資成比例的回報,而只是產生金融泡沫,因為這些投資的目標是通過投機和非生產方式實現增值。

除了房地產投資和股票投資所產生的金融泡沫之外,還會產生債務泡沫,因為即使知道收回借出資金的可能性很小,“賸餘資本”也會放出貸款。簡而言之,這種“賸餘資本”不必考慮實際生產力。

文章指出,這種情況在1873年的長期衰退、1929年的大蕭條和2008年的大衰退中都出現過,並引發了系統性危機。當金融資產被高估,銀行放出的貸款無法收回之時,這些危機就爆發了。

在傑伊·庫克金融公司破產之後,1873年出現了大恐慌。這場金融危機的爆發是由於北太平洋鐵路建設中的“賸餘資本”過度投資而未產生預期回報。這些“賸餘資本”是在美國內戰之後到這次危機之前的高增長階段產生的。

據悉,1929年的大蕭條是資本過剩引發系統性危機的一個突出例子。美國先是經曆了所謂的“幸福的20年代”高增長時期。這種增長意味著“賸餘資本”的產生,推動了股票市場的高估,導致1929年的崩盤。這是美國股市曆史上最具破壞性的暴跌。在這場金融災難之後,一場大蕭條對所有領域產生了影響。各國之間爆發了關稅戰,德國發生惡性通貨膨脹,再加上其他因素,一同為獨裁政權上台創造了機會,並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房地產市場製造金融泡沫

文章稱,自二戰以來,我們經曆了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經濟增長時期之一。這同樣產生了大量“賸餘資本”。

在1997至2001年,當互聯網泡沫產生時,出現了資本過剩的第一個症狀。所謂的新經濟企業的股票市值出現了投機性增長。但投資沒有產生預期的回報,引發了金融泡沫的破裂。

鑒於經濟停滯的可能性,貨幣當局大幅降低利率,導致這種“賸餘資本”將互聯網泡沫向股票市場和房地產投資轉移。

簡而言之,在多年繁榮中產生的資本,沒有投資項目可以棲身。互聯網公司取得了成功,但新技術公司並非資本密集型企業,因此它們不是資本的理想目標。

房地產資產的泡沫不斷擴大。直到2008年,隨著次級抵押貸款危機和雷曼兄弟公司的倒閉,危機爆發了。

正如之前所說,過剩的資本會產生債務,產生難以償還的貸款。這是次級抵押貸款發生的事情。次級抵押貸款是信貸鏈中最薄弱的環節。幾乎是很普通的違約,便引發了金融恐慌。如果商業銀行無法兌付其存款人的資金,後者將從商業銀行以及其他銀行提取儲蓄。這導致了金融體系的崩潰。虛擬貨幣於2009年誕生並非巧合,似乎是為應對國際金融體系可能破產的一種替代方案。

文章指出,雷曼兄弟公司破產了,但雷曼兄弟公司是一家投資銀行,而不是商業銀行,失去存款的存款人是大投資者,所以這不會影響普通民眾,也不會造成巨大的金融恐慌。

資本主義或將“死於成功”

這些年來,本·伯南克曾擔任美聯儲主席多年,他是研究1929年大蕭條的專家。在形勢類似1929年大蕭條的時期,他當選美聯儲主席絕非巧合。最終,他成功地避免了當年美國所犯錯誤的再次發生。

文章稱,尋求合作,而不是各國之間的對抗。這就是世界各國央行採取協調行動的方式,這種行動體現在降低利率和向金融體系注入前所未見的大量流動性。這使得金融體系暫時沒有崩潰。

但這種貨幣政策隨著時間的推移顯得不可持續。這是一個臨時解決方案,一個補丁,而且主要想法是恢復貨幣的正常狀態。

目前的情況如何?經濟增長可以治癒一切,這是央行行長們的希望。

但是,如果在零利率時期依然會發生違約,那麼還有什麼辦法呢?

文章認為,其中一個解決方案可能是全球債務重組。我們可以想像這個操作的複雜性,同時要考慮到債權人永遠不想放棄他們收回貸款的權利。

另一種可能性是維持當前的貨幣政策,相互指責,並指望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恢復貨幣常態,而不會在金融市場出現任何新的裂縫。

文章最後說,資本主義帶來了這種財富和進步,但它有一個弱點,即“資本過剩”,這在某種程度上就像是“死於成功”。很難想像一個與資本主義截然不同的經濟體系,但我們必定會轉向一種新的資本主義模式。

(2019-07-09 13:36:00)

【延伸閱讀】外媒文章:“疲勞症”困擾全球資本主義

參考消息網6月24日報導 墨西哥《每日報》網站6月12日發表題為《日本的實驗:資本主義的疲勞》的文章稱,6月9日,為期兩天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日本福岡閉幕。日本無疑是召開此類會議的絕佳場地,畢竟日本可以被列為發達資本主義經濟的最佳實驗室。如果說持續了近30年的日本實驗有何經驗可談的話,那就是資本主義的疲勞正導致其停滯。

文章稱,30年前,日本的房地產市場崩潰了。此前房屋和土地價格一直在飆升,但在20世紀80年代末泡沫破裂後,日本經濟陷入通貨緊縮危機。整個90年代都在討論“失去的十年”,但經濟停滯的局面已經維持了30年。為了扭轉局面,日本當局已經嚐試了從稅收激勵到非常規貨幣政策的一系列措施。事實上,日本是第一個在貨幣政策中引入量化寬鬆政策的國家。儘管安倍晉三曾試圖將凱恩斯主義宏觀經濟政策與典型的新自由主義措施相結合,但收效甚微,日本經濟始終低迷不振。

文章指出,發達資本主義經濟中已經開始出現類似的情況。福岡G20財長會議公報指出,指標表明,到今年年底世界經濟增長可能趨於穩定。“穩定”是個“漂亮”的詞。在擺脫危機的情況下,穩定可能是個好消息。而在目前的背景下,以負面意義解釋它更為恰當:擴張正在放緩,暴風雨可能會引發經濟衰退。

德國的出口量已經下降,2018年經濟增長率(1.5%)是2013年以來的最低值,預計2019年增長率僅為0.6%。經濟停滯顯然已成定局。

據報導,自2009年開始複蘇以來,美國經濟保持了創紀錄的積極擴張態勢。但這樣的週期不會永遠持續下去,現在這一擴張期即將結束的跡象不斷顯現。美聯儲已經推翻了利率正常化計劃,以應對經濟放緩。

文章稱,強化與中國的貿易戰無助於改善美國經濟前景。與中國的關稅戰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要糾正貿易不平衡。華盛頓(而不僅僅是特朗普)希望使對手屈服,迫使其放棄工業、科學和技術發展戰略。但這是無法得逞的,因此貿易戰或將愈演愈烈,從而嚴重擾亂世界經濟。

文章認為,實際上,發達資本主義經濟的一個典型特徵就是人口老齡化,除了在社會保障融資方面帶來宏觀經濟問題外,還會導致增長緩慢。當勞動力擴張非常緩慢時,經濟很難快速增長。上世紀70年代,美國勞動力增長率為2.6%,而今天這個數字勉強能達到0.2%。移民流動是維持發達資本主義經濟增長率的關鍵。就今天人們正在針對移民潮採取的攻擊政策而言,明天經濟放緩似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文章指出,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狂熱之後,世界資本主義經濟可能會進入類似過去30年日本的軌道。後果將是非常嚴重的,因為這意味著資本主義繼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承諾將不會實現。大部分人對政壇的失望情緒將不斷增加。

(2019-06-24 15:07:0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