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集團危局:合作方起訴追債 實控人名下已無銀行存款
2019年08月22日07:25

原標題:台海集團危局:合作方起訴追債 實控人名下已無銀行存款

7月,台海集團與四家投資機構分別簽署了《投資意向書》,投資方擬對台海集團進行戰略投資。四家投資機構擬戰略投資金額合計50億元。業內人士稱,國內核電產業鏈受政策影響很大。目前,核電重啟政策已塵埃落定,整個核電產業鏈有望激活。

民營核電設備龍頭企業台海核電風波不寧。

8月20日,因未及時披露失信信息、分紅延期,台海核電遭深交所下發監管函,這已是台海核電最近三個月收到的第五封監管函。

今年4月新京報獨家報導台海核電未披露的失信信息後,台海核電及其背後的台海集團資金問題引發市場關注。台海集團、台海核電陷入多起法律糾紛,遭到合作方起訴追債。近日,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法院日前作出的一份執行裁定書顯示,台海集團、台海核電以及台海集團實控人王雪欣名下暫無銀行存款、不動產、車輛、證券等財產可供執行。

資金緊張背景下,台海集團和台海核電亦展開自救。7月,由煙台市政府牽頭,台海集團獲得四家機構總額50億元的戰略投資。

就上述問題,新京報記者8月20日向台海集團發去郵件採訪,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覆。8月21日,台海核電證券事務代表回覆新京報記者稱,公司分紅已經完成,公司和台海集團解決資金問題的措施、融資戰投等情況均有公告,至於台海核電涉及的法律訴訟,證代表示需與公司法務溝通後再回覆。

2017年8月,中國國際能源峰會暨展覽會在北京舉行,圖為台海核電展台。圖/視覺中國

失信事宜延遲披露,台海核電收監管函

8月20日,因延遲披露公司失信事宜,深交所向台海核電下發監管函。

監管函顯示,2019年3月25日,台海核電、台海核電全資子公司煙台台海瑪努爾核電設備有限公司、公司實際控製人兼董事長及控股股東煙台市台海集團有限公司被上海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4月18日,上述失信信息從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站的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刪除。台海核電直至6月4日才對該重大事項進行披露。

此番失信最早由新京報報導。4月11日,新京報報導,台海核電已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彼時,台海核電相關人士在電話中告訴新京報記者,事件是與平安有關,“集團通知我們,已經處理完了”。

深交所在8月20日監管函中表示,公司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該所《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11月修訂)》的有關規定。請台海核電董事會重視上述問題,吸取教訓,在2019年8月23日前及時提出整改措施並對外披露,杜絕上述問題的再次發生。

失信事件直接關乎企業資金鏈。

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台海核電目前存在法律訴訟,法院曾裁定凍結其部分銀行存款。

今年4月,山東省煙台市萊山區人民法院就青島川新實業有限公司與台海核電買賣合同糾紛一案,裁定凍結被申請人台海核電銀行存款652.55萬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財產。

青島川新實業有限公司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台海核電曾拖欠公司滾動貨款600餘萬元一年未還,在法院下達判決後已於兩個月前還清。至於為何欠款,該工作人員表示台海核電方面的說法是公司資金周轉困難。

早前的今年3月,山東省煙台市萊山區人民法院應山東成龍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申請,凍結被申請人煙台市瑪努爾石化裝備有限公司、煙台台海瑪努爾核電設備有限公司銀行存款55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財產。

企查查顯示,涉訴的煙台台海瑪努爾核電設備有限公司(下稱“煙台台海核電”)的全資控股股東為台海核電,台海核電年報顯示,煙台台海核電為其一級子公司,2018年實現淨利潤3.97億元。

台海集團陷資金困境,名下無財產可供執行

作為台海核電控股股東,台海集團目前資金狀況亦不樂觀。

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的(2019)滬0115執6921號執行裁定書顯示,經查明,被執行人煙台台海瑪努爾核電設備有限公司、煙台瑪努爾高溫合金有限公司、煙台市台海集團有限公司、王雪欣名下暫無銀行存款、不動產、車輛、證券等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也未能提供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法院已依法對被執行人採取了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及限製高消費等製裁措施。

法院表示,此次執行程序終結後,被執行人仍負有繼續履行生傚法律文書的義務。申請人如發現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可向法院申請恢復執行。

台海核電2018年年報顯示,煙台瑪努爾高溫合金有限公司為台海集團控製的公司,王雪欣為該公司董事長。

目前,台海集團所持台海核電股份已被大比例質押、凍結。

台海核電7月12日的公告顯示,台海集團累計持有公司股份3.78億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43.54%,台海集團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3.42億股,占合計持股比例的90.63%;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計被司法凍結的數量為3.66億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6.81%。

和台海核電一樣,台海集團也遭到合作方起訴追債。

新京報記者獲悉,今年7月,就項樂宏與台海集團民間借貸糾紛案,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台海集團歸還原告項樂宏款項3717.95萬元。

判決書顯示,台海集團向項樂宏的借款需追溯至2014年台海核電借殼丹甫股份上市。當時,台海集團為完成和丹甫股份的重大資產重組,向項樂宏借款,並承諾按照保底收益且掛鉤丹甫公司股票價格上漲利益分成方式向項樂宏支付融資成本。在36個月限售期滿解禁後,項樂宏向台海集團催告還款,台海集團以經營困難為由拒絕還款。雙方後簽訂《和解協議》,但在歸還借款本金金額和違約金數額上仍有爭議。

近日,項樂宏代理律師告訴新京報記者,台海集團因融資向項樂宏借款,拖欠還款給出的單方面回覆也是資金困難。該律師表示,目前在法院作出判決後該案件還在履行期未屆滿,項樂宏方雖還未收到台海集團還款,但暫未提起強製執行的申請,如屆滿會立即採取行動。

自救:台海集團獲50億戰略投資

資金緊張的局面之下,台海集團正在尋求外援。

7月份,台海集團已由煙台市人民政府牽頭組織,與四家投資機構分別簽署了《投資意向書》,投資方擬對台海集團進行戰略投資。據披露,四家投資機構擬戰略投資金額合計50億元。四家機構分別為煙台源禾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桐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中俄能源合作投資基金管理(濟南)有限公司和中俄地區合作發展投資基金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台海集團此輪戰略投資方實力雄厚。其中,煙台源禾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煙台市財政局下屬投資公司;中俄地區合作發展投資基金則是由國務院批準設立,國家發改委批複基金設立方案,由國家電力投資集團、中國核工業集團等發起成立,首期一百億元,總規模一千億元人民幣。

不過,台海核電在公告中也表示,上述協議為意向性協議,付諸實施以及實施過程中均存在變動的可能性。

今年4月26日,台海核電公告稱擬向銀行申請60億元授信。

台海核電其時稱,公司生產經營情況正常,具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及償債能力,因業務發展、企業規劃的需要,取得金融機構一定的授信額度,有利於促進公司現有業務的持續穩定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12月,台海集團已完成一次增資擴股。

中核香港產業基金有限公司以15億港元的價格認繳台海集團新增註冊資本人民幣2790.69萬元。增資完成後,台海集團註冊資本將增加至人民幣5790.69萬元,中核香港產業基金將持有台海集團48.19%的股權,成為台海集團的單一最大股東方。

去年12月24日,台海核電公告稱,就與中核香港產業基金增資擴股協議,台海集團已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並表示台海核電控股股東及實際控製人均未發生變化,即控股股東仍為台海集團,實控人仍為王雪欣。

8月21日,新京報記者查閱工商信息注意到,完成上述工商變更後,中核香港產業基金在今年3月和4月即將台海集團部分股權分別出質給了民生商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和北方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出質股權數分別為1401萬股和1390萬股。

據台海核電7月15日的公告披露,目前,台海集團共收到中核香港產業基金有限公司4.5億港元資金。

一位核電央企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國內核電產業鏈受政策影響很大。台海核電遭遇困境的一個原因也在於此。目前,核電重啟政策已塵埃落定,整個核電產業鏈有望激活。從台海核電的公告來看,台海核電也在試圖主動把握住這次春風,和中核產業基金的合作除瞭解決資金問題外,也不乏戰略合作的用意。

就台海集團7月獲得的戰略投資,深交所隨即向台海核電下發關注函,要求台海核電對此次投資詳情,以及此前中核香港產業基金增資情況進行說明,包括結合台海集團目前的財務狀況、流動性情況,補充說明四家投資機構向台海集團投資的原因,說明中核香港產業基金增資款項尚未收回的原因,說明此次50億元投資是否會導致公司實控人變化等。

截至發稿,台海核電尚未回覆深交所上述關注函。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趙毅波 編輯 趙澤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