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的聰明能否疏通小米之“堵”
2019年08月21日18:04

  來源:慧悅財經

  慧悅財經訊|8月20日,小米發佈2019年Q2財報,當這家公司屬於家電行業還是互聯網行業的“鷸蚌之爭”還在持續時,小米用互聯網行業的效益“閃亮”了智能家電企業的眼睛。

  Q2財報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小米集團營業收入達到人民幣520億元,同比增長14.8%;毛利率較去年同期的12.5%增長至14.0%;經調整淨利潤較去年同期增長71.7%,達到人民幣36億元。截至2019年6月末,小米的現金總儲備已經達到人民幣511億元。

  其中,智能手機分部的收入達到320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5.0%, 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分部收入為149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44.0%。互聯網服務收入達到人民幣46億元,同比增長15.7%。

  然而,這並不是故事的全部。

  還記得小米上市前夕,雷軍曾預言:小米市值應該值上千億美元。但登錄港股後,小米從巔峰的680億美元跌落至290億美元,從來沒有觸及過千億美元的“雲巔之上”。

  儘管小米集團在工信部“全國百強互聯網企業”榜單中位列第15名,儘管雷軍對每個涉足的新領域都有“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好結果,儘管“參股不控股”的優秀併購模式給集團及其參股公司帶來了極大的自主性和競爭力,但作為世界500強中最年輕的公司,小米的隱憂正暗暗發作。

  數據不會說謊,小米“堵”住了

  2019年Q2財報顯示,小米集團旗下三大業務板塊均快速運轉、獲利豐富。

  智能手機板塊對集團總收入的貢獻最大,超過六成。2019年第二季度智能手機銷量達到3,210萬部。根據Canalys的資料,小米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名全球第四,智能手機全球出貨量的市場占有率從2018年第二季度的9.5%增加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9.7%。

  IoT與生活消費產品板塊營收增長最快。小米電視在2季度的全球出貨量為270萬台,同比增長41.1%,而前六個月穩居中國大陸市場份額的第一位,在印度也同樣保持連續五個季度銷量第一。今年以來,米家空調出貨量達到約100萬台。與此同時,小米還進軍了智能廚房電器市場。

  但是,2季度末的存貨、應收賬款、預付款等達到了266億、190億和187億的高峰,其中,應收賬款和票據較1季度末猛增183%。

  如果存貨賣不出去,如果賬款收不回來,小米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同時,小米的盈利能力各項指標雖較2018年有所好轉,但毛利率還未及行業平均值24.37%,顯示出了“這門生意不好做”。

  這些跡象表明,小米在營運上“堵”住了,而這顆大膽的“塞子”就是包括小米手機在內的智能硬件。

  小米手機或許還能“榮耀”一會兒

  目前,小米集團的業務共有四個板塊,分別是: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品、互聯網服務,以及國際市場。

  各個板塊百花齊放的背後,卻是主營業務發展前景的不確定性。

  全民山寨時期的小米手機,多少帶著科技感和現代感,一時成為3G時代“米粉”炫耀的資本。加上高性價比的加持,小米手機曾年銷6000多萬部,一度成為市場“銷冠”。

  但是一輪產業升級過後,華為、OPPO、VIVO手機調整入市,給沒有多少研發能力的小米重大打擊。小米手機成了人們口中的“組裝機”、“低端機”。今年上半年,小米手機市場占有率僅為12.3%,銷量同比下降19.3%。

  雷軍痛定思痛,將小米手機孵化成了高端小米品牌和繼續高性價比策略的RADMI(紅米)手機。

  今年2季度,小米旗下智能手機整體出貨量達3210萬部,較去年同期的3200萬部幾乎沒有增長,其中,堅守高性價比的紅米出貨量超過2100萬部,小米品牌出貨不及1110萬部。兩倍的出貨差距令紅米系列獨領風騷。

  儘管高端機力求突破,但現在談起小米手機,人們能想起的高頻詞彙還是“性價比”和“饑餓營銷”。

  雷軍自己曾表達過類似的觀點:世界上從沒有一家手機公司能夠在銷量下降的情況下還能反彈。

  按照“雷爸爸”的說法,難以改變打法的親兒子小米手機或許還能“榮耀”一會兒。

  小米“堵”在了實體製造的上下遊

  雷軍曾經公開表示,小米整體硬件業務(包括手機及IoT和生活消費產品)的綜合淨利潤率永遠不會超過5%。如有超過的部分,將超過部分全部返還給用戶。

  小米在產品上追求極致性價比本身並不會動搖市場,但低利潤卻在動搖小米的經銷商和供應商。

  一部小米手機從生產者手裡到消費者手裡,中間僅有2%的利潤,期間除了製造成本,還有銷售成本、稅費成本、管理成本等等。有人測算過,按照小米現有利潤率,滯銷一部小米手機,需要多銷售200部手機,因為銷售一台手機僅僅賺20多元錢。

  這20多元還要由供應商、小米集團和經銷商共享。

  2018年,在《財經》新媒體記者隨機採訪的近10位經銷商中,有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因虧損等原因已不再經營小米門店。

  最新財報顯示,小米手機的平均售價從去年的952元提高至998元,財報解釋,這是由於產品組合的不斷優化。但加價或許是對經銷商和供應商“罷工”企圖的反饋罷了。

  由此可見,小米推行的所謂“高性價比”策略就是價格戰。如此爭搶市場份額的結果就是“按下葫蘆起一串瓢”,小米已經在為價格戰付出代價。而格力對小米智能硬件的評價直接就是:不用看,兩者不在一個層面。

  攤薄利潤帶來的問題在2018年的財報數據中已現出端倪。2018年末的存貨量增速較前兩年增速提高了一倍。

  從那以後,存貨和各種欠款一直居高不下。

  這個季度末,存貨、應收賬款、預付款等更是達到了266億、190億和187億的高峰,其中,應收賬款和票據較1季度末猛增183%。

  目前,雖然小米的新零售模式是電商+經銷商“兩條腿”走路,但情況基本是消費者在網上買不到低價貨,被迫轉向線下經銷商,從而以更高價格購買貨品。

  如果不及時調整,不但是智能手機,目前運作良好的互聯網電視、空調、淨水器等等實體製造都將面臨類似的窘境。

  疏通小米“堵”患,還是要靠品質和創新

  2017年,小米進軍物聯網領域的成果顯現,開發製造出了澎湃S1芯片。從此,IOT(物聯網)板塊異軍突起。

  由於早早進入該領域,小米已與阿里、百度兩位業界“大咖”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但是,物聯網研究專業人士指出,小米的AIOT戰略或許只是開個智能硬件百貨,與真正的物聯網相去甚遠。

  但即使是製造智能家電,市場也有千億。格力、海爾、聯想等眾多家電巨頭已佈局其中。未來的小米何去何從,還得看如何治“堵”。

  凡是立體世界品牌之林的企業,無一不是將質量和創新奉若至寶。遠在大洋彼岸的Apple,因為把單一產品做到極致,一度成為美股市值最大的企業;而創新路上舉步艱難的華為也在手機芯片、5G技術、鴻蒙系統的研發上投入頗多。

  如果說堅持品質是打造品牌的通途,那麼技術創新就是降低成本的天塹。

  解決小米“堵”患,不是靠所謂的“高科技”賦能,也不是靠好看的廣告和大家半懂不懂的陌生詞彙營銷,而是要靠產品品質升級和研發創新。

  埃森哲卓越績效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Mark Purdy也曾表示,企業的增長應該依賴於生產效率的提高,即技術和管理創新。

  如果在製造業領域不能堅持產品導向,那小米還是繼續做回互聯網行業的“跨界網紅”吧。

  好在雷軍對市場變化嗅覺敏銳、反應快速,小米雖然機構龐大,但調起頭來卻絲毫不顯臃腫。

  目前,小米調整戰略及營收結構,積極佈局高端市場、提高產品售價“反哺”經銷商、增加研發經費投入獲取專利……這樣的小米贏得了包括中信在內的眾多券商的青睞,他們紛紛給出“買入”甚至“強烈推薦”的評級。

  企業經營道阻且長。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雨後的小米仍會看見彩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