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示範區能給香港青年帶來什麼?
2019年08月21日18:29

  原標題:深圳先行示範區能給香港青年帶來什麼

  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 《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 (以下簡稱《意見》),與香港一水之隔的深圳要分三步躋身“全球標杆城市”。

  在這份4000多字的《意見》里,有18處文字與香港有關,多處提法為“粵港澳”,另一些則直接提及“香港”或“深港”。

  諸多專家認為,這是深圳的利好,也是香港的利好,更是香港青年的利好。

  兄弟爬山 各自用力

  針對有人把深圳先行示範區解讀為替代香港的“B計劃”,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說,香港的優勢在相當長時間內具有不可替代性,不可簡單將《意見》解讀為“深圳是香港的備胎”。

  8月20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媒體表示:

  “如果深圳能有一個先行示範區,對香港肯定是有好處的。”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11個城市,深圳和香港距離最近,回歸以來,已成立了深港高層合作的機製。 “我們是非常好的夥伴。”

  李曉兵將這種發展視為 “兄弟爬山,各自用力”。 他告訴記者,《意見》的出台應與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結合起來看。“國家的決策機製是連貫的,《意見》絕不是短期謀劃,也不會因為香港目前的局面而打亂節奏。”

  根據公開資料,這一計劃在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審議通過,而其醞釀階段則可追溯到2017年。 “《意見》的出台不能簡單理解為是針對目前香港的局勢。”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葉海波說。

  香港在回歸之後的20年里,始終保持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航運中心的地位,同時作為亞洲和區域經濟中心城市,連續多年被國際機構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和最具競爭力的地區。

  香港是內地最大的外來直接投資來源地和境外融資平台,也是內地最大的境外投資目的地和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

  “幫助香港發現新的空間”

  諸多受訪專家認為,《意見》對香港有重要影響,李曉兵用 “香港產業界很大的震動” 來形容。

  香港科技大學教職員協會主席、創業中心主管蕭觀明認為,這會 “幫助香港發現新的空間”。

  林鄭月娥在會見媒體時說, 《意見》將促進深圳和香港優勢互補。

  “深圳年齡小,有活力,如華為、騰訊等高科技企業,撐起了中國創新發展的一面旗幟。”李曉兵說,同時,港澳特區在人力資源、國際渠道、製度平台、社會活力、文化輻射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綜合優勢,具備與內地聯動發展成為引領世界產業發展方向和宜居、宜業、宜遊的高品質生活區域的基礎條件。

  葉海波告訴記者, 香港和深圳有競爭關係,但絕不是也不應該是對立的關係,《意見》的出台,恰恰體現了對香港有效製度和發展經驗的認可。

  “改革開放以來,深圳的發展就是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等特殊地位和兩製紅利的充分利用和肯定。”葉海波說。

  如果說40年來引進香港的資金、技術、管理理念,為深圳成為先行示範區打下了基礎,如今管理者可能更多著眼於“軟實力”。

  未來深圳向香港“取經”,將不僅僅限於資本的充分利用。

  葉海波認為, 一個更開放、更持續高質量發展、製度和法治與香港更為對接、人員等要素流通更便捷的深圳,於香港而言是福音。

  這不僅意味著香港發展的空間擴展,也意味著香港法治製度中有效的部分在國家腹地被接納和強化。這也為香港與內地交流的強化、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創造條件。

  這是深圳的紅利 也是香港的紅利

  《意見》中對深圳的定位頗多,例如“創新創業創意之都”“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粵港澳大灣區大數據中心”等,同時提出,“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

  “這是深圳的紅利,也是香港的紅利。” 葉海波說。

  2017年香港居民到訪內地最主要的目的地是深圳,占比達68.4%,平均每日旅客人次達21.88萬。

  《意見》提到,加快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探索協同開發模式,創新科技管理機製,促進人員、資金、技術和信息等要素高效便捷流動……推進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

  在香港科技大學工作的蕭觀明告訴記者,香港的年輕人有一部分不願意來內地工作。有人因為認知上的偏見,有人因為諸如醫療養老等生活上的不便利,更多的則是因為兩地製度差異帶來的心理成本和交易成本的增加。 當兩地法治化環境進一步接軌以後,情況將會有所改善。

  過去一段時間,有一系列政策吸引香港青年來內地工作,比如:

  取消港澳台人員在內地就業許可,簡化行政手續;

  在深圳,港澳籍學生與非深圳戶籍學生一樣,可以按積分製入讀深圳市內公立學校;

  港澳台居民可在深圳限購一套住宅類房產。

  近幾年,港深人才互動交流越來越多。

  香港大學醫院在深圳設立分院,香港中文大學在深圳建設分校區。國家層面也在重視賦予港澳居民的內地市民待遇,比如去年港澳居民就可以憑藉內地居住證享受大部分城市公共服務。

  “香港一些有創業念頭的年輕人,接受程度高,心態開放,願意來內地的動力強一點。”蕭觀明說。

  香港視野機器人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研究員岑棓琛記得,在2011年創業時,內地是主要市場。他做森林防火機器人,第一個客戶在濟南。“早期沒有資格參與政府投標,只能找代理商,也享受不到科創企業的稅收優惠。”用了兩三年時間,他才知道在內地創立分公司,得到國家高新企業的認證,就可以解決問題。

  如今,大灣區的一系列政策再次將難度調低。岑棓琛舉例,香港樓價高企,一些工程師可能願意來深圳置業,他們也看好深圳房價的升值空間。

  王萬里是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執行所長,他說: 深圳必須向香港好好學習如何彙聚國際人才,向香港的年輕人開放更多到深圳就業的機會和條件。

  王萬里建議,可以組織企業單位去香港宣傳、招錄需要的青年人才,或者到香港舉辦集中的工作招聘會,製作有針對性的“政策懶人包”,把內地的工作機會推介給香港的年輕人。

  “深圳和香港雖然行政區劃不同,但文化同宗同源,未來深港若能形成生長圈、共贏的城市體,那將是最理想的狀態。” 葉海波說。

  來源:《中國青年報》(2019年08月21日 01版 記者 楊傑 王林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