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姓鴻溝難越 印度嶽父難忍“逆婚”之恥雇兇殺婿
2019年08月21日09:21

  原標題:種姓鴻溝難跨越,印度一嶽父難忍“逆婚”之恥雇兇殺死女婿

  在婚禮後不到一個月,印度一新娘的父親僱傭殺手砍死自己23歲的女婿,只因新郎是“不可接觸”的達利特人,“逆婚”(低種姓男子娶高種姓女子)對整個家族而言是無法接受的恥辱。

  1947年印度獨立後隨即廢除種姓製度,但這傳統的等級製度仍陰魂不散,成為一種心照不宣的禁忌與禁錮。

  據《華盛頓郵報》8月19日報導,23歲的普拉納伊·佩魯馬拉(Pranay Perumalla)是達利特人,也就是被傳統的上等種姓者稱為“不可接觸”的“賤民”,而21歲的阿姆魯塔·瓦爾希尼(Amrutha Varshini)則是上等種姓者。有錢有勢的阿姆魯塔家族認為這對新人的結合是無法接受的恥辱。據法庭文件,阿姆魯塔的父親馬魯蒂·拉奧(T。 Maruthi Rao)因對此感到非常憤怒,最後決定僱傭殺手殺害自己的女婿。

  在去年8月普拉納伊和阿姆魯塔婚禮的視頻中,普拉納伊身穿深藍色西裝緊緊握住新娘阿姆魯塔的手時,他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們為對方掛上花環,親戚們在他們頭頂撒下代表祝福的拉瓦(炒熟的大米)。

  但在這一歡慶時刻,危險已悄悄臨近。不到一個月後的一個晴朗下午,這對夫婦走出一家診所時,一陌生男子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右手拿著一把大屠刀,朝普拉納伊的頭部和頸部砍了兩刀,普拉納伊當場斃命。

  今年9月,雇兇殺死自己女婿的老丈人將出庭受審。

  “賤民”依然“不可接觸”

  《華盛頓郵報》報導指出,雖然印度社會正在發生變化,但對阿姆魯塔和普拉納伊這樣的夫婦來說,或許變化的速度還不夠迅速。儘管印度已經讓數百萬人擺脫了貧困,提高了教育水平,成為了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但種姓製度的影響仍然無處不在。阿姆魯塔和普拉納伊的婚姻對這由來已久的歧視與等級製度發出了嚴肅挑戰。

  201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印度不同種姓之間的婚姻僅占5.8%,而這一比例在過去40年幾乎沒有變化。這項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統計學家特里迪普·雷(Tridip Ray)稱,研究結果讓他們感到意外,他們原本以為會看到更多不同種姓間的結合。但不幸的是,這並沒有發生。

  現實情況是,無視種姓製度的“越界”在印度有時會導致暴力。自今年6月下旬以來,印度古吉拉特邦、泰米爾納德邦、中央邦和安得拉邦都有報導稱,來自不同種姓階層的夫婦被人殺害。印度執政黨一名政客的女兒近日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視頻,稱在違背家人意願嫁給達利特男子後,她不得不尋求保護,防止被自己的父親傷害。

  印度著名曆史學家、種姓和性別問題專家烏瑪·查克拉瓦蒂(Uma Chakravarti)認為,這種暴力報復行為是藉著維護“傳統與榮譽的名義進行的”。她指出,這背後的動機遠不止出於傳統與榮譽的考量,如果女性可以自由選擇結婚對象比如一個達特利人,這“就會破壞整個體系的穩定”,但正是這個體系讓不平等始終籠罩著印度社會。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阿姆魯塔現在和普拉納伊的父母一起居住。阿姆魯塔說普拉納伊的父母現在就和她的親生父母一樣,“我父親導致了他的死亡,但他們知道我們有多相愛”。她和普拉納伊的遺腹子如今已經6個月大了。

  普拉納伊家坐落在達利特社區的邊緣,代表著普拉納伊的父親巴拉斯瓦米(Balaswamy)通過辛勤工作換來的中產階級穩定生活。過去30年,巴拉斯瓦米在印度人壽保險公司(Life 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India)工作。阿姆魯塔從小居住的房子距離這裏不過5分鍾的車程,但那幢房子更大,她的父親是個富裕的房地產開發商。

  達利特人約占印度人口的17%,處於印度種姓製度的最底層。經過幾個世紀的抗爭和平權運動,他們現在進入了政治、高等教育和商業領域。

  然而普拉納伊和阿姆魯塔的故事證明,這種程度的社會流動性並不意味著達利特人擁有跨種姓婚姻自由。他們繼續做著印度最受輕視、最危險的工作,仍在就業市場上面臨歧視,在土地擁有權方面面臨巨大障礙。印度全國達利特人權運動秘書長保羅·迪瓦卡爾(Paul Divakar)說,印度給予了公民一人一票的選舉權,但並沒有賦予每個人同樣的價值。

  就像在《種姓與印度教社會》一書中描述的那樣,印度既有現代文明生活,又有中世紀的愚昧和落後。一方面是發達的資產階級民主政治體製,國家總理違法亦可遭逮捕問罪;另一方面,大批“賤民”的權利乃至生命卻得不到保障,經常有“不可接觸者”被活活燒死。一些富有的印度人穿著製作考究的西裝,生活方式完全西方化了,而農村下層人除了腰間纏一塊舊布外幾乎一絲不掛。在距摩天大樓群不遠的地方,就住著幾乎仍處於原始狀態的部落。

  禁忌之戀引來的謀殺

  《華盛頓郵報》的報導稱,在阿姆魯塔剛開始上高中時,她的父母就告訴她不要和來自較低種姓的女孩交朋友,尤其是達利特人。阿姆魯塔家族是Arya Vysya人,屬於Komati種姓,這個種姓的人多從事商業貿易。

  9年級的阿姆魯塔和一群朋友去看電影時,印度種姓製度的複雜性尚未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她認出了普拉納伊,他們在學校里見過,他比她大一歲,活潑好動。之後他們就開始給對方發短信,打電話。

  當父親發現後,阿姆魯塔說,他第一次打了她,但這不是最後一次。父親拿走了她的手機和筆記本電腦,把她送去了另一所學校。在接下來的六年里,阿姆魯塔和普拉納伊只匆匆見過幾面。

  對阿姆魯塔的父親來說,他唯一的女兒的婚姻成為了困擾。“我甚至可以把你嫁給一個上等種姓的乞丐,”阿姆魯塔記得他曾這樣說過,“但我不希望你嫁給低種姓的人,不管他是誰”。

  當普拉納伊開始在大學里攻讀工程學位,阿姆魯塔開始學習時尚行業時,她開始擔心父母會把她嫁給別人。於是她告訴普拉納伊,她決定和他私奔。

  2018年1月30日,趁著母親午睡時,阿姆魯塔拿起了自己提前收拾好的包。裡面有一件她生日時收到的米色連衣裙、學位證書和身份證。她偷偷走下樓梯,來到大街上,普拉納伊正在那裡等著她。

  阿姆魯塔和普拉納伊膽顫心驚,但他們已經有了計劃。他們想去澳州,這樣也許就能實現普拉納伊的夢想,開時裝工作室,或者甚至是奶牛場也行。他們提交了護照申請,參加了英語水平測試。

  他們一開始在海得拉巴的一座寺廟中舉辦儀式時,只有幾個朋友出席了。大約五個月後,阿姆魯塔發現自己懷孕了,於是他們推遲了離開的時間,決定先舉行一場更大的婚禮來慶祝他們的婚姻。

  2018年8月17日,幾百人出席了他們的第二場婚禮,但阿姆魯塔的父母並未出現。法庭文件顯示,她的父親在那時已經開始策劃謀殺普拉納伊。就在一個月前,他決定支付15萬美元謀殺自己的女婿,通過當地一位政治人物作為中間人找到了殺手。文件稱,57歲的拉奧還將兩人婚禮請柬上的照片發給了殺手,方便殺手辨認出普拉納伊。

  2018年9月14日,阿姆魯塔、普拉納伊和他的母親普雷馬拉塔(Premalatha)在見完產科醫生後走出了醫院。閉路攝像頭顯示,這對夫婦看起來很放鬆,他們聊著天朝大街走去。但就在這時兇手出現了,他砍了普拉納伊兩刀。視頻顯示,阿姆魯塔驚慌失措地將雙手舉過頭頂,跑回醫院尋求幫助。

  在阿姆魯塔暈倒前,她打電話給自己的父親,質問他,“有人襲擊了普拉納伊,你做了什麼?”

  對血案兩極分化的反應

  《華盛頓郵報》稱,這起謀殺在米里雅魯達地區引起了截然不同的反應。普拉納伊死後,數百人來到他的家中表示支持和安慰,其中大多數是達利特人。他們商量為這個年輕人立一個小雕像以示紀念。

  但另外一些人則站在了阿姆魯塔父親拉奧的一邊。位於納爾貢達附近的雅利安維賽協會名譽會長布帕提·拉賈(Bhupathi Raju)說:“謀殺發生的原因是他們在九年級就開始戀愛了,而他被殺的原因是他們的愛情沒有得到認可。”布帕提·拉賈還成立了一個“家長保護協會”,在拉奧入獄期間召集了幾百人去看望他。

  當地律師希亞姆·奇魯庫里(Shyam Sunder Chilukuri)也成立了類似的組織,他認為這次事件的源頭是低種姓男子試圖通過恐嚇女孩來娶她為妻,而其他有錢人的女兒也可能陷入同樣的陷阱,被這些“惡棍”以愛的名義囚禁。奇魯庫里說他成立這個組織並不是為了支持阿姆魯塔的父親。

  目前拉奧已經獲得保釋,預計將在9月出庭受審。

  納爾貢達區警長A.V。蘭格納特(A.V。 Ranganath)稱,在拉奧和兇手之間充當中間人的政客,無意中激活了手機的自動通話錄音功能,這些錄音在法庭上會“很有幫助”。

  普拉納伊53歲的父親巴拉斯瓦米說,他們一家希望看到拉奧受到懲罰,以防今後再發生類似的謀殺案件。巴拉斯瓦米說話時抱起了自己的孫子,充滿慈愛地親了親他的小臉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