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去過此地,卻留下一地“差評”
2019年08月21日03:37

原標題:沒有去過此地,卻留下一地“差評”

  十幾秒的短視頻,一度將山東濰坊壽光的開鎖店店主小馬釘在了恥辱柱上。

  “敢收子弟兵的錢,我要讓你火火!”8月13日下午的一則視頻中,拍攝者對著小馬大喊。颱風那天剛從壽光過境,洪災後的積水裡,一輛消防救援車陷入排水溝,小半截車身傾斜入水。車內消防員忙於轉移救災用的電子設備,不慎將鑰匙反鎖在車內。小馬接電話趕來,開鎖完工後收了300元錢。消防員爽快結賬。

  圍觀的村民們嘀咕,“跟消防員收什麼錢?不用給!”有人掏出手機錄像,質問小馬,他沒當回事,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僅用了半天,小馬就“火”了。某權威媒體公眾號轉發了視頻,評論區清一色指責小馬,“這種公司該取締”;小馬也被罵上了微博熱搜。有人說,壽光開鎖均價50~80元,這是漫天要價!

  8月13日晚,小馬徹底落敗:壽光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以“未明碼標價”為由,開出了5000元的頂格罰單。

  小馬這時已改口:“我被罰,不冤。”他將300元退給了消防員,在自家店前掛出了白紙黑字的巨大道歉信,說自己願為救災車輛、受災群眾、60歲以上老人全部免費開鎖,只求原諒。不過他的店已被人圍住,不敢開張。一小時內他接了二三百個謾罵電話,不得不關機。

  “龍捲風”般的場景不難用傳播學解釋。網上身份隱匿,表態沒有負擔;聳人聽聞的內容經官微、大V發酵,議題便被炒熱;一旦抱有某種態度的人群成為多數,反對者迫於壓力,不敢表態,看似統一的“民意”便來勢洶洶,威力巨大。

  有的民意贏了,對了,被社會整體認可,我們總說它弘揚了正義;有的錯了,我們便說它荒唐,予以批判。

  危險之處在於,民意的產生者,包括我們中的每一個人,可能更容易記住那些成功的案例,沉醉其中,沾沾自喜;一起闖下的禍,卻總被稀釋完拋在腦後,不再看或刪了便罷。這讓我們愈發堅信自己所想,更有信心“審判”他人。

  8月16日,一度在小馬身上大獲全勝的人們受到了挑戰。終於有採訪到當事人的報導,稱當天壽光積水堵塞,小馬開車繞了40分鍾趕到現場,赤腳蹚水,踩著碎石開的鎖。小馬說,車鎖遠比門鎖難開,車半側入水,而且高檔越野車開鎖確實要四五百元。他把錢退給消防員,對方覺得這錢本就該收,反倒同情起小馬。

  一度站到道德高地上的人群開始“潰敗”。另一批人的表態聲大起來,“慷他人之慨”,非蠢既壞。

  與其說是公共討論,這更像一場“賭博”。一方非輸即贏;黑與白之間需要探討的地帶,反而鮮少被關注。

  對話題討論,最先決的條件是對事件本身有了客觀全面的報導、披露。現在的新聞太快了,也太短了。十幾秒的短視頻,在以前可能僅僅是個新聞線索,記者要調查,然後報導。如今的媒體和用戶可能都沒了耐心。於是對碎片化新聞表態,便寄託於未經斟酌的主觀感受。

  很多人同樣未曾在意,能簡單區分輸和贏,對與錯的話題,往往都已達成了社會的絕對共識,當今的主要體現形式是法律。我們指責、唾棄貪汙腐敗、坑蒙拐騙的人很少出錯,因為它們在法典里寫得明白。

  而法律之外的道德,同樣被網民拿來約束人。問題是,你堅信不疑的“道德”,只要尚未形成法律,就代表它仍未取得社會公認,很可能也壓根兒沒有必要。富人是否必須在災難時捐錢,年輕人是否一定要給老人讓座,吵了這麼多年,沒有定論。

  與他人討論你認為對、但其他人未必認為對的問題,正確姿勢可能是“溝通”,而非“爭吵”“叫罵”。小馬的事情被長篇報導後,仍有意見在交鋒。有人說,當時全城大水,消防員很辛苦,小馬不識大體,不懂奉獻,“以後救災別救你家!”立刻有人反駁,消防員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小馬依法納稅,哪都不虧欠。

  看到這兩種言論,我們每個人都會下意識站向一邊。這沒有問題。需要知道的是,抱有相左意見的人也是一同生活在這片土地的同胞,他們不是外星人,不是無法溝通的另一物種,他們同樣真誠。這意味著,我們可以不讚同收費,但不能“怒斥”收費的小馬就是“無賴、奸商”;我們也可以支持收費,但不應嘲笑另一方是“傻子、蠢貨”。

  小馬尤為不幸,同時陷入了兩個陷阱——這件事在早期只有模糊的信息,人們因而容易爭吵,但對於小馬個人,原本還應有最後一道“防火牆”,即我們對社會問題,至少是政府、機關、團體,可以討論更多、更熱烈,那是輿論對公權天然的監督權力;但對於個人,公眾關注本應克製、縮緊。

  遺憾的是,很多年來,這種規則並不常常被輿論場遵守。早在2006年,吉林農民劉福成為救重病女兒,向當時的6位國內富豪寫信求助。著名傳播學學者陳力丹在事後分析時指出,媒體報導並將6位富豪具名後,人們沉浸於富人們掏錢與否的狂歡,社會救助體系缺失等“硬問題”卻被刻意迴避了。

  與尚可保持沉默的富豪相比,小馬是更倒霉的人。這起事件中,很多人曾能幫他至少“不輸”:網友們的評論克製些;全面的報導早一點;甚至消防隊公開站出,為他說句話。不幸的是,都沒有。

  於是小馬輸了,賠了錢,店可能開不下去;接著是市場監管局,又一次遭反噬的民意質疑;最早轉發視頻的媒體收穫了流量,代價是留言區如今被罵聲攻陷;甚至連消防隊可能都輸了。有網友說:我是開鎖的。下次有這種事喊我,我寧肯找藉口不去!

  最紮眼的是一則點評軟件上,很多人一度翻到小馬的店,因這事給出差評。現在,輿論反轉,很多人又去評價下反擊,但已無人回覆。人們糾纏著奔向下一個熱點,留下小馬家打滿“差評”的店舖。

程盟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21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