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書展·新書|陳子善《說徐誌摩》:還原一個真實的徐誌摩
2019年08月21日10:17

原標題:上海書展·新書|陳子善《說徐誌摩》:還原一個真實的徐誌摩

20年前,一部由黃磊、周迅、劉若英等主演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在空前走紅,該劇生動演繹了徐誌摩與三個女人之間糾結輾轉、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時至今日,人們只要一提起徐誌摩,就繞不開他的情愛經曆,離不開“情種”和“風流才子”的刻板形象。徐誌摩的文名幾乎全為他的風流韻事所掩蓋。

對於鋪天蓋地的感情流言,陳子善並不認可,他認為:“有些事情曆史上還沒有弄清楚,就以訛傳訛,對徐誌摩的形象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所以我想盡我所能地做一些考證、整理工作,讓大家見到一個真實、可靠的徐誌摩。”

8月19日,《說徐誌摩》新書籤售與對談會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說徐誌摩》作者、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研究員陳子善、上海圖書館研究館員張偉、作家兼文藝評論家簡平與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周立民一起來到活動現場,與觀眾分享了他們眼中的徐誌摩。

8月19日,《說徐誌摩》新書籤售與對談會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說徐誌摩》是陳子善三十年來關於徐誌摩的文字結集,起訖時間為1988年至2018年。

《說徐誌摩》

全書分為五個部分:第一部分評述已經出版的徐誌摩作品集,尤其是梳理《愛眉小紮》的各種版本;第二部分探討徐誌摩的手稿和集外詩文、日記等;第三部分發掘徐誌摩與國際筆會中國分會、平社的因緣;第四部分考證徐誌摩與魯迅、林徽因等同時代作家的關係;第五部分回顧不同曆史時期對徐誌摩的紀念和研究,包括相關的人和事,最後還附錄了關於陸小曼的四篇短文。

全書既有散文、論文又有對話、隨筆,形式駁雜,體裁多樣,雖然格式並不統一,但都做了必要的校訂、補充與改寫。

陳子善長期從事中國現代文學史研究,曾經參與《魯迅文集》的註釋工作。他對中國現代作家的研究從魯迅起步,之後轉向鬱達夫、周作人、梁實秋、張愛玲等。在研究鬱達夫的過程中,陳子善對鬱達夫的中學同窗、好友徐誌摩產生了很大興趣,於是正式開始有關徐誌摩生平及作品的發掘、整理和研究工作。

徐誌摩

這本書雖然是由學者身份的陳子善撰寫,但並不難讀,張偉告訴現場讀者,“這本書裡面的文章長長短短,非常好看,光是題目就足夠吸引人,非常有趣,比如像《魯迅見過徐誌摩嗎》、《林徽因沒有愛過徐誌摩嗎》等篇章。”

張偉還指出,《說徐誌摩》一書特別提到了陳子善在日本澀澤榮一紀念館發現的“徐誌摩陪同泰戈爾訪日”的影像資料。在此之前,文學史家一直對徐誌摩1924年6月陪同泰戈爾訪日瞭解甚少,只知道他寫下了《留別日本》、《沙揚娜拉十八首》等詩作,和由他翻譯的《國際關係》《科學的位置》等數篇泰戈爾的在日演講。這段影像資料的發現,不僅填補了徐誌摩訪日活動的一個空白,也是迄今所見唯一倖存於世的徐誌摩真身影像,因此彌足珍貴。

簡平談到他在看過這本書之後最大的感觸是“徐誌摩不只是一個詩人,還是一個文學家,一個全才。”

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許多作家都在某一方面、某一體裁上有所擅長,但徐誌摩不然,他幾乎在小說、詩歌、散文、雜文、隨筆、戲劇等所有文學體裁上都有涉獵。

人們記住了徐誌摩的詩歌,記住了膾炙人口的《再別康橋》,卻忘卻了徐誌摩那感情充沛、真摯動人的散文作品。梁實秋曾評價徐誌摩的散文:“誌摩的文字無論扯得離題多遠,他的文章總是用心的寫的。文章是要用心寫,要聚精會神的寫才成……看他的《自剖》和《巴黎的鱗爪》,選詞造詞,無懈可擊。誌摩的散文有自覺的藝術。”

簡平評價道:“徐誌摩在詩歌和散文上是兩座山峰。”

除此之外,通過梳理徐誌摩與平社之間的關係,考證徐誌摩在國際筆會中國分會的創辦中發揮的作用,發現徐誌摩為策劃、促成克賴斯勒小提琴演奏會所做出的努力,讀者可以認識到,徐誌摩同樣也是一位兼具才華與眼光的社會活動家。

時至今日,人們已不能在延安中路923號四明村看到徐誌摩一絲一毫的生活痕跡,因為原址已被拆遷,目前只在弄堂門口掛牌顯示。但九十多年前,那裡曾是徐誌摩和陸小曼婚後的“愛巢”,誕生了諸如《愛眉小紮》、《眉軒瑣語》和《小曼日記》等名篇佳作。1923年3月,泰戈爾來到上海時也曾住在那裡。

“正因如此,對於上海人來說,徐誌摩、鬱達夫就是如同街坊鄰居一般的存在,我們應該去主動瞭解他們。”周立民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