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鳥負債30億退市在即 鞋業巨頭們普遍風光不再?
2019年08月20日18:43

  原標題:富貴鳥負債30億退市在即,發生了什麼,鞋業巨頭們普遍風光不再?

  負債三十億,富貴鳥退市在即 。

  2019年8月12日,富貴鳥發佈公告稱,聯交所於8月9日向公司發出函件,告知公司股票最後上市日期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將於2019年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而就此前,7月31日,富貴鳥還發出公告稱,公司正在破產重整,將根據破產重整的進度安排複牌計劃。

  從一代鞋業巨頭到破產退市的下場,富貴鳥到底經曆了什麼?

  上市六年停牌三年富貴鳥為何折翼?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5年,2012年成為全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閑鞋產品製造商、第六大品牌鞋產品製造商,2013年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整合成為集鞋服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現代化企業。

  在2015年之前,專注主業的富貴鳥的業績還是較為可圈可點的。2011年至2014年,雖然2014年業績增速有所放緩,但整體而言,富貴鳥營業額和淨利潤的表現都較為迅猛:營業額分別為16.51億元、19.32億元、22.94億元、23.22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53億元、3.23億元、4.43億元、4.51億元。

  富貴鳥業績的下坡路從2015年開始,那一年,富貴鳥全年淨利3.9億元,同比減少13.09%。

  到了2016年,富貴鳥淨利潤減少至1.6億。同時富貴鳥的零售門店數量又大幅削減,新開零售門店263家,關閉976家,線下門店銷售渠道遭受極大挑戰。

  2016年9月1日,富貴鳥宣佈停牌,彼時給出的理由是“需要額外時間完成編製供載入中期業績的若干資料”,同時,相關董事會會議延期舉行,而這一停就停了近三年。

  到2017年上半年,富貴鳥淨虧損1088.73萬元,而業績暴跌至4.12億元,同比減少48.09%。此後,富貴鳥再未更新過業績。2018年,據央視財經報導,富貴鳥已有四個車間已經全部停工,且有三億多元的庫存無處銷售。

  在2015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使得發展迅猛的富貴鳥開始初現疲態?

  首先是整個鞋服行業的增速放緩。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鞋服的零售額增速放緩。富貴鳥也曾在2015年財報中解釋稱,鞋服行業受宏觀經濟景氣度及鞋服行業自身發展週期的影響,仍處於築底階段。品牌一方面面臨電商分流,線上銷售擠壓線下,另一方面也面臨國際國內各大品牌的競爭。

  其次是面臨主業下行的情況,富貴鳥為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將眼光放在了金融領域上。相比利潤低、投資回收期較長的鞋業,金融領域顯然投資收益高且快。富貴鳥開始嚐試投資金融領域的小額信貸P2P公司,然而這一入局便是其後期面臨生存壓力的開始。

  2015年5月,富貴鳥以1000萬美元戰略投資了深圳中融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旗下的線上P2P平台共贏社,此後的10月,富貴鳥又入股了叮咚錢包,成為其大股東。不過,由於富貴鳥並沒有豐富的投資經驗,且投資金額較大,盲目投資給其帶來的是資金鏈斷裂,業績加速下滑。據此前報導,共贏社自2017年4月24日開始,平台就一直停運了;而叮咚錢包“到期不退款”的消息後來也鋪天蓋地而傳開來。

  為了補充公司資金,富貴鳥開始對外發債,這也再一次加重了公司的生存危機。據悉,富貴鳥於2015年至2016年先後發行了三隻債券,分別為14富貴鳥、16富貴鳥SCP001以及16富貴01,總計約25億元。截至目前,“16富貴01”以及“14富貴鳥”兩隻債券都已實質違約,涉及本金高達21億元。

  去年2月,富貴鳥債權受託管理人——國泰君安稱,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解事項,截至去年2月28日,富貴鳥至少存在49.09億元的資產金額可能無法收回,其中貨幣資金1.65億元、應收賬款2億元、存貨2億元、其他應收款42.29億元、固定資產1.15億元。而包括上述2只違約債券,富貴鳥還有銀行借貸約5億元,其他經營性負債約3億元,債務總額約30億元。

  去年7月26日,國泰證券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富貴鳥重整,但是今年5月9日,富貴鳥提出的重整計劃草案未獲債券人通過。此前市面上有消息稱,富貴鳥曾試圖“以鞋抵債”,即100元的債可以換得1.63元購物券和1.11元現金,債權人在取得購物代金券三年內可持券按票面金額到指定直營門店消費提貨,但後來該方案又因債權清償率極低而被迫放棄。畢竟,投資人持有1萬元的債券,只能換來111元和一雙價值163元的皮鞋。

  負債30億,富貴鳥富貴不再,現在還面臨破產退市的困局。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回顧富貴鳥的發展曆程,實在令人唏噓感歎。

  無獨有偶,皮鞋業巨頭們風光不再

  但富貴鳥折翼不是一個孤例,它退市的背後折射著整個皮鞋行業的不景氣,各大巨頭普遍面臨困境。

  從皮鞋行業整體上看,近幾年以來,中國皮鞋產量增速下滑,皮鞋行業整體銷售收入增速放緩。

  根據中國皮革協會統計數據,2013-2017年,中國皮鞋產量波動下降,從2013年的49.3億雙下降至2017年的44.8億雙,2017皮鞋產量較2016年同期下降3.03%。2013-2017年全國規上皮革主體行業銷售收入增速逐年放緩。2017年全國規上皮革主體行業實現銷售收入13673.50億元,同比下降2.0%。

  而從各個皮鞋業巨頭如百麗、達芙妮、千百度的市場表現上看,大都風光不再,面臨困境。

  比如全世界最大的女鞋零售商,在全球有2萬多家門店,被稱為“鞋王”的百麗在2014至2016年間,業績便直線下滑,營收增長明顯放緩,同比僅增8.74%、1.95%、2.21%,盈利也從2015財年開始負增長。而百麗最終被高瓴資本和鼎暉投資用68億美元收購,於2017年7月退市。

  而曾在中國的市場占有率接近20%的達芙妮,從2014年至2018年已經連續四年虧損,累計虧損29.26億港元,市值也縮水超九成,股價從2015年初的近3港元下滑至目前的0.3港元左右,與最高值170億港元相比,如今市值僅有5億港元左右,是頂峰時市值的2.94%。面對日益惡化的經營環境,達芙妮嚐試“斷臂求生”,通過加速關閉虧損店舖,以提升整體經營效益。2018年年報顯示,達芙妮門店僅剩2648間,與2017年相比同比下降26.2%。

  而千百度2018年由盈轉虧,全年虧損3.87億元,是此前盈警預虧8000萬元的近5倍,目前該公司市值亦僅剩約6.4億港元。

  發展運動鞋業務或成新轉機

  從目前服飾的發展潮流上看,舒適對於衣著、時尚來說越來越重要。運動鞋等運動休閑風已經登堂入室:運動鞋代替了皮鞋和高跟鞋,能直接和西裝和裙裝搭配;幾乎所有奢侈品品牌都推出了運動鞋。

  而根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NPD,2017年女性運動鞋在美國的銷售額增長了37%,與此同時,高跟鞋銷售額下降了11%。而在國內,來自阿里電商渠道的數據也顯示著這種變化:若從2018年6月到2019年5月的12個月來看,阿里全網運動鞋銷售額則已高達384億元。而沒有及時跟隨運動休閑的潮流被認為是百麗、達芙妮等傳統女鞋大公司衰退的原因之一。

  而藉著運動休閑潮流這股東風,中國運動鞋服企業顯然呈現一幅欣欣向榮的態勢。單從股票走勢來看,2015年至今,安踏、李寧、特步的股價都是呈上漲之勢。在業績方面,2018年,安踏實現營業收入241億元,同比增長44%。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達41億元,同比增長32.9%。安踏不僅連續5年保持兩位數的增長,而且創造了安踏曆史上最好的業績。

  目前,安踏的市值為1651.8億港元,而特步市值為143.7億港元,李寧市值為505.2億港元。雖然運動鞋服的公司市值相差較大,但幾乎都超越了傳統皮鞋企業的市值。

  而如今百麗和達芙妮也想要加速發展運動鞋服的業務。

  百麗已在試圖通過拆分體育業務,再度衝刺IPO。今年7月,百麗旗下運動業務板塊滔搏國際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招股書顯示,滔搏國際2017年至2019年(截至2月28日止年度)的年度利潤分別高達13.17億元、14.36億元、22.00億元。而靠著銷售耐克、阿迪達斯等國際運動品牌,滔搏運動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運動用品零售商。2018財年,它的銷售額達325.6億元,遠遠超過安踏的241億元。

  今年4月,達芙妮國際董秘處負責人向媒體表示,近年達芙妮已經在向運動休閑市場延伸,正在加大對產品研發的投入,推出更具時尚感的運動休閑鞋等品類。但令人唏噓的是,十年前為了專注發展女鞋,達芙妮曾放棄了運動鞋服品牌的代理,這之中,就包括Nike和Adida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