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證人》 為何文不對題
2019年08月20日08:03

原標題:《沉默的證人》 為何文不對題

這個暑期檔有好幾部港片上映,《掃毒2》《使徒行者2》和《沉默的證人》,都是港式警匪片,鐵打的那幾個男主角,翻炒一些招牌菜。但剛需食客漸漸老去,新生代食客有新要求,港式警匪片也要不斷摸索轉變,這幾部港片都是這種訴求下的產物,其中則以《沉默的證人》為最。

《沉默的證人》文不對題,這個片名自帶了一定刑偵和法律的元素,加之張家輝演的是法醫,觀影前還以為是那種“屍體吐露真相”的高智商電影,倒是很討新生代食客的好。但事實上,電影完全和這方面沒關係,“沉默的證人”身體里的子彈才是對抗雙方的焦點。你甚至可以將這部電影看作是同空間多場景調度的舞台劇,在每一個場景里,敵我雙方為了爭搶“子彈”,不斷地進行著“捉迷藏”的遊戲,找到了,打一場,再躲,再找,再打。這一命名的尷尬,也暗示了港式警匪片在轉變中的猶豫。

《沉默的證人》還是一部密閉空間電影,這類電影最考驗敘事和人性挖掘能力。理論上在密閉空間中,“動作戲”並不是最重要的,狹窄的空間里怎麼展開動作?但港式警匪片無法捨棄這些“看家本領”,加上導演又是雷尼·哈林,是拍過《虎膽龍威2》《絕嶺雄風》《特工狂花》的荷李活老牌動作片導演,不讓他打?就乾脆別請他了。於是,電影中就有很多不太必要的動作和爆炸,除了結尾莫名炸掉法醫中心,中間還給張家輝“腦補”了一段他衝出去報警,車毀人亡的場景。

當然,《沉默的證人》屬於工業流水線電影,這種電影不能細想,導演也用了很多反轉和打鬥戲不讓你細想,看的時候投入即可,也挺緊張刺激的,但一細想到處是BUG。比如那個“沉默的證人”明明就是這三歹徒(其實是黑警)殺的,可在海邊扔子彈的時候,為何歹徒兄弟之一卻問,那女的長得怎麼樣漂不漂亮,另一個還說,沒看不知道啊。

我估計,觀眾最大的意外應該是女主角楊紫,她在電影里居然不是花瓶,智勇雙全,而且很能打,這可完全超出了香港警匪片的角色配置,以前的內地小花徐靜蕾、張靜初、楊冪都沒有過這個待遇,這或許是內地影視業話語權增加的一個表徵。

不過,仔細想想,楊紫的“能打”對劇情發展並無多少裨益。第一次,她倒是第一個爬出了柵欄,但又被逼回來了(歹徒稱若不回來張家輝就得死);第二次,她和歹徒搏鬥,還開槍“打死”了歹徒兄弟,但就在她以為大獲全勝地回到張家輝和任賢齊的“拍攝片場”時,歹徒兄弟再次出現——原來他們穿了防彈衣;第三次,張家輝把關鍵證據(屍體身體里的子彈)給她,結果她出門摔了一跤就給丟了……

她有時候甚至是“豬隊友”,說起來,金叔之死她也要負大部分責任,當著歹徒面逞匹夫之勇,聲稱自己是警校畢業的,非常厲害,這種樂觀主義影響了金叔,金叔也自我吹噓起來,結果被精神高度緊張的歹徒開槍打死。(歹徒也分得清主角配角,電影開場時總是挑配角開槍)

楊紫的“能打”純粹是表演性的,功能性不足,於劇情是無效的。不過,楊紫在此片中,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表現要比《親愛的,熱愛的》要豐富得多,對於粉絲而言倒是一個大驚喜。 馬 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