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SNEAKER:Michael Lau 的球鞋和藝術世界
2019年08月19日07:41

  劉建文,米高劉,Michael Lau,一個對於大多數球鞋愛好者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如果你試圖從網上搜索他的相關資料,得到的大部分都是中國香港“玩具教父”、“Figure教父”的結果。或許這樣的頭銜已經足夠有份量,但還不足以概括他的精彩而豐富的——

  “花園人”生

  1970年出生的 Michael Lau 是典型的香港本土創作人,沒有接受過國外教育,也沒有異國的生活經驗,但長期受到西方文化的浸染。從小就喜歡畫畫的他,之後也順利地進入了香港大一藝術設計學院學習。憑藉在小型日本廣告公司 NEW&S 的實習和工作經歷,以及自己多年來作品的積累,Michael Lau 在畢業後的第一年(1993)就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了第一個個人畫展 “Michael Lau Exhibition 1”。

  雖然並未能通過畫展獲得豐厚的收益,但 Michael Lau 的創作天賦有目共睹,也因此結識了被譽為“張國榮禦用攝影師”的夏永康。雖然雙方的創作形式不同,但對藝術的感知確是相通的,夏永康不僅鼓勵他把自己的愛好變成真正的藝術來發展,還為他提供了更多在大眾面前曝光的機會。1996年,Michael Lau 的第二個畫展 “Michael Lau Exhibition 2 – Water Garden” 成功舉辦。展覽中作品多以滑板愛好者在公園滑行為主題,結合街頭文化構造出一種自由的世界觀,這也成為他日後創作的精神內核。

  “Anodize” 亞龍大《Action Figures》

  至此,被譽為“Figure教父”的 Michael Lau 還未與玩偶發生太多交集。時間來到香港回歸之年,偏愛重金屬搖滾樂的 Michael Lau 認識了香港地下樂隊 “Anodize” 亞龍大的專輯製作人 Prodip,後者力邀他為亞龍大的第三張專輯《Action Figures(人形玩偶)》設計唱片封面。Michael Lau 以樂隊5位成員黃貫其(黃貫中的弟弟)、亞華、Gary、Jimmy 以及 Davy 的形象製作了5個傳神的12寸人形玩偶。這不僅為他的商業設計之路奠定了基礎,也是他著迷於設計人形玩偶的開始。

  《Gardener》第一張手稿(1998)

  1998年,離開 NEW&S 的 Michael Lau 開始為香港潮流雜誌《東Touch》供稿。他以自己身邊的人物為原型,結合喜愛的街頭文化和運動,創作了四格漫畫連載《Gardener》。在收穫好評後,同年的香港玩具展,Michael Lau 將《Gardener》中的人物以12寸人形玩偶實體化,配合豐富的服飾配件進行販售。此舉也正式開啟了 Michael Lau 的“花園人生”。

  《Gardener》系列中有一共有多少個玩偶?我也不能給你一個準確的數字,但其中的每一個人物都非常值得玩味。

  001 Maxx

  001號,也就是漫畫版《Gardener》的主角,18歲的 Maxx,他的身份是一個熱愛滑板、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藝術家的小設計工作室的設計助理。這是不是聽著有些耳熟,因為 Maxx 就是 Michael Lau 在自己作品中的投影。他賦予 Maxx 的性格就是“下定決心做某事,就會拚盡全力達到”,這或許也寄託了對自己的期許。

  096 Michael Lau

  值得一提的是,在之後的096號“花園人”中,出現了具象版的 Michael Lau 本人。他的簡介也很簡單——Artist,這似乎是 Michael Lau 在某種程度上完成夢想後的一種自我表達。

  除此以外,Michael Lau 現實生活中的朋友和偶像也被他製成了各個“玩偶”——

  049號,“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左);

  074號,好友、CLOT 和 CMD 聯合創始人 DJ Tommy(中);

  076號,塗鴉大師 Futura(右);

  102號,喜歡倒立的 maharishi 創始人 Hardy Blechman(左);

  108號,名字被改為 “Zex” 的攝影師 Terry Richardson(右);

  109號,名字被改為 “Hope” 的美國前總統 Barack Obama;

  Michael Lau 那雙神奇的手不僅為每一個人形玩偶創造了極具辨識度的外觀,還賦予了他們靈魂,雖然數量眾多,但你在欣賞的時候絕不會感到無聊或者厭倦,因為總有令你感覺驚喜和值得玩味的細節湧現。

  那些鞋,那些人

  對於 SNEAKERHEAD 來說,每一雙球鞋也是一個玩偶,甚至是一件藝術品。那麼,如果讓擅長做人形玩偶的 Michael Lau 來設計球鞋呢?

  當然,我指的當然不是 Michael Lau 和 Nike 於2010年聯手推出的 Mr.Shoe 玩偶。這些帶著帽子、長著眼睛和 Swoosh 腳的半人形小鞋雖然可愛,但更多地是和 BE@RBRICK 一樣有換殼炒賣概念的嫌疑。

  Fiberops x Michael Lau x Nike ACG Air Wildwood(2003)

  很多人以為那雙經典的木紋 Dunk SB Low 是 Michael Lau 與 Nike 的首次合作,其實不然。早在2003年,由日本設計師 Tatsushi Kagaya 和美國設計師 Alyasha Owerka-Moore 聯合創辦的香港時尚品牌 Fiberops,就找到了當時已經成名的 Michael Lau,以 ACG Air Wildwood 為藍本,製作了這對限量60雙的球鞋。

  除了左右腳的後跟處分別有 Michael Lau 簽名和 Fiberops Logo 外,這雙球鞋也配上了一個特殊玩偶。毫無意外的,這個小頭巨身、還帶著紋身的馬賽克臉玩偶也穿上了這雙聯名鞋款。至此,Michael Lau 親手設計的球鞋必須配上一個相關玩偶的“習慣”也就此開始。

  Michael Lau x Nike Dunk SB Low “Woodgrain”(2006)

  大多數人對於 Michael Lau 和 Nike 的聯名合作一直都停留在這一雙 Dunk SB Low 上。2006年,為慶祝 Nike 香港中環旗艦店開業,Michael Lau 以自己喜愛的滑板為靈感設計了這雙真正的“滑板鞋”。

  介於柔軟和硬挺之間的特殊木紋材質包裹住整個鞋面、後跟以及鞋舌,後跟外側處四個點則取自滑板的螺絲孔。

  除了材質以外,這雙 Dunk Low SB 比較特別的兩點在於,它很罕見的在鞋帶孔的最上方少掉了兩個孔(常規 Dunk Low SB 最上方有4個空),並且鞋頭上的氣孔是淩亂且沒有規則的(常規 Dunk Low SB 是整齊對稱的)。

  搭配原木製作的鞋盒,以及盒上細膩的刻字。這雙鞋就是一件極具收藏價值的藝術品。

  與鞋配套的是一個棕色的6寸 NY FAT Gardener 玩偶。此外,這個玩偶還配備了噴漆罐和可脫卸的T恤供收藏者把玩。

  除市售版本外,這雙鞋還擁有更為限量的 F&F 親友限定版本和 Sample 版本。後兩個版本的 Dunk Low SB 的中底也用了木紋材質包裹,讓整雙鞋木質化的更為徹底。

  並且親友限定版的鞋盒用榫卯結構還原了 Nike 早期經典的橙色鞋盒,打開盒蓋,反面還有 NY FAT Gardener 玩偶的塗鴉暗紋。

  這雙鞋不僅拉開了 Michael Lau 和 Nike SB 長期合作的序幕,也是他和 Nike SB 部門創始人 Sandy Bodecker 友誼開始的見證。

  Michael Lau x Nike Blazer Premium SB “Beijing Olympic BMX”(2008)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Sandy Bodecker 再次找到了 Michael Lau,邀請他為首次進入奧運會的 BMX 小輪車項目設計比賽專用的鞋子以及整套隊服。然而,對於大眾消費者來說,作為周邊產品推出的 Michael Lau x Nike Blazer Premium SB “Beijing Olympic BMX” 反而吸引了更多人的關注。

  這雙鞋的上充滿了與中國相關的元素——紅黃配色、太陽車線、五星打孔和 “CHINA” 刺繡,左右腳後跟組合在一起的 “BEIJING 2008 BMX” 直接點名主題。

  Sandy Bodecker 的辦公室中也存放著這個“泥盒”

  整雙鞋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那個看似雜亂,實則非常精緻的搪膠材質的“泥盒”。盒上留下的小輪車“車轍印”栩栩如生地還原了激烈的比賽現場。

  並且,這雙鞋配備的玩偶也不同 Michael Lau 往常粗獷的創作風格,顯得格外精緻。全副武裝的小輪車車手帶著他的“小狗”,其頭部造型借鑒了小輪車的支架和參賽牌。

  除了配備特殊“泥盒”的市售版外,這雙鞋依舊有數量極為稀少的金盒 F&F 親友限定版本。和市售版最大的不同之處是鞋面的黃色皮革被替換成了白色,顯得更為低調和清新。

  Michael Lau x Nike Air Force 1 Low Supreme I/O TZ “Crazysmiles”(2008)

  同樣是在2008年,為慶祝 Air Force 1 誕生25週年,Nike 聯合全球18位創意先鋒、頂級運動員、藝術家以及品牌聯名推出 “1World” 企劃,Michael Lau 就是這18人中的一位。

  這雙鞋白色的鞋身和交織的銀色車線,象徵著 “Crazy Michael” 被瘋人院高聳的圍牆和鐵絲網所困住。後跟外側的25道鐳射劃痕,一方面則展現了 Crazy Michael 在裡面的度日如年的情景,一方面代表了 Air Force 1 的25週年。此外,在這雙球鞋兩隻腳的內襯中,分別帶有 “Crazy” 和 “Smiles” 的字樣瘋狂鐳射塗鴉,與主題相輔相成。

  與這雙鞋相匹配的自然是 “Crazy Michael” 的玩偶,這也是 Michael Lau 後期將寫實風轉變為抽像風的代表作之一。當然,這雙鞋也足以證明他在跳脫開 Nike SB 的圈子,依舊在球鞋設計領域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Michael Lau x Nike SB Zoom Stefan Janoski “Woodgrain”(2009)

  相比於 Dunk Low SB 和 Blazer SB,這雙 Nike SB Zoom Stefan Janoski 修長的鞋型,優雅的設計,倒是更和平日裡看似溫文爾雅(實則內心是非常 Crazy)的 Michael Lau 非常匹配。為紀念 《Gardener》系列十週年,Michael Lau 邀請 Sandy 為其在洛杉磯舉辦的十週年展覽推出一雙限量鞋款。

  這雙鞋的鞋面再次使用了 Michael Lau 擅長的木紋材質,鞋舌和後跟外側都有專屬紀念印記,而另外一個圖案則代表了 Michael Lau 本人的肖像。

  這雙鞋配備的玩偶是12寸的 NY Fat,比之前 Dunk Low 的那個要大,且顏色是隨機選擇的(這雙正好是粉色)。

  同樣,這雙鞋依舊由 F&F 親友限定版本,亮面的木紋鞋面被替換為常規的帆布面,上面的木紋則換成了在 Janoski 上常見的數字迷彩木紋圖案,非常低調。

  同年,Michael Lau 為 Sandy Bodecker(左)和他的兒子(右)分別推出了 Gardener 系列玩偶,編號分別為107和107.5。而 Sandy 穿著的正是他們於2006年初次合作時穿著那件黑色T恤,而腳上穿的則是此次發售的 Michael Lau x Nike SB Zoom Stefan Janoski “Woodgrain”。

  除此之外,Nike SB Zoom Stefan Janoski 這款鞋對於 Michael Lau 而言,也凝結了一段家庭、友情、事業的佳話。2008年,Michael Lau 向 Sandy Bodecker 發出請求,讓他幫忙給自己的妻子定製一雙全白配色的婚鞋,而他選擇的鞋型正是這雙。鞋舌處的 “12-22-2008” 是 Michael Lau 的結婚日期,此外還有他名字的專屬印記。

  在今天的活動上,Michael Lau 特意帶來了這雙罕見且意義重大的球鞋,他的妻子也特意換上了這雙球鞋,算是對已故的 Sandy Bodecker(2018年10月3日因咽喉癌症去世,享年66歲)懷念與致敬。

  Michael Lau x Nike SB Blazer Low “Salvator Michael”

  時隔十年,Michael Lau 藉著他的第六次個人展覽 “Michael Lau Exhibition VI:Collect Them All!” 登陸上海之際,再次聯手久違的 Nike SB,發售了這雙 Michael Lau x Nike SB Blazer Low “Salvator Michael”。

  如果你之前還要把 Michael Lau 的球鞋比作藝術品,那麼這次他直接帶來了一幅被槍釘封住的“藝術品”。鞋面上畫著的正是他於2018年創作的油畫作品——《Salvator Michael》。而且,就如那雙 Nike Dunk Low SB “Paris” 一樣,這雙鞋的鞋面是根據畫作的不同位置隨機分佈的,每個人拿到的鞋面都不會是一模一樣的。

  而 Salvator Michael 則達芬奇最貴畫作《Salvator Mundi》。後者於2017年的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上以4.50312億美元落錘。

  同樣,這雙鞋也是 Michael Lau 在向故友 Sandy Bodecker 致敬,鞋盒上的 “Tritube to Sandy Bodecker” 直抒胸臆,而隨套裝附贈的T恤,則印上了上文提到的 Sandy 的107號 Gardener 人形玩偶。

  今天的發售活動現場,Michael Lau 穿上了一雙純白版本的 Nike SB Blazer Low。沒有了油畫鞋面讓整雙鞋更為清爽,也突出了後跟上銀色的 “Remember the Silver Man(Sandy 的昵稱)” 字樣。

  擁有幾乎所有 Michael Lau 和 Nike 聯名產品的北京收藏家鄔邢佳還透露給我們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十年前,在慶祝《Gardener》十週年而出版的一本書中,Sandy 在對 Michael 的祝福中寫道:“I value his talent and his friendship and look forward to the next 10 years of Gardeners!!” 而這個十年之約,卻不能善終。

  從玩偶到藝術

  從那幅 Michael Lau 為 Air Jordan 30週年紀念活動創作的《Jordan 本色之牆》拍出110萬港元天價開始,如果你仔細觀察他近幾年的展覽和作品,已經很明顯地減少了玩偶的創作,而轉向自己最初喜愛的繪畫和全新嘗試的雕塑創作。

  其實,早在2017年,Michael Lau 藉著和 Carhartt WIP 合作的機會,推出 “GARDENER SAYS WORK IS OVER!” 企劃,正式宣告了《Gardener》系列的終結。

  而在這個企劃中,Michael Lau 同時發佈了《Gardener》玩偶中的最後一個角色—— Work Maxx。上文中我們特意標註了 Maxx 的年齡,是因為所有《Gardener》玩偶中會出現各個年齡段、各種不同著重風格以及不同性格的 Maxx。而這個帶著冷帽,穿著工裝服,背著帆布袋的 Work Maxx 顯然是那個已經步入中年的 Maxx。歷經近20年的時間,雖然已經長出了鬍子,但眉宇間的桀驁不馴依舊掛在臉上。

  或許,Michael Lau 想告訴大家,自己的內心還是那個 Crazy Michael!

  特別鳴謝:鄔邢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