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當年讓人恨到咬牙的他!能完成自我救贖麼
2019年08月19日15:13

侯活
侯活

  自2012-13賽季以後,我就再沒想過“侯活”這三個字還能洛杉磯湖人聯繫到一塊了。

  當年他頭頂重返榮耀的光環,手握紫金光輝的大旗,從奧蘭多一路飛奔到洛杉磯,與高比、加素、慈世平以及拿殊,組成了讓球迷失聲高潮到喊出“我奶奶帶著這這支湖人都能奪冠”的銀河戰艦。

  那會兒,他還只有26歲,就像剛剛在這個夏天加盟湖人的安東尼-戴維斯一樣,是所有人眼中,要從高比手中接過大旗,扛起球隊下一個十年的門面人物。

  可誰也沒想到,那一樁本該將高比送上六冠王座的交易,卻成了壓垮紫金時代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那個賽季,侯活場均僅能貢獻17.1分,是他當時近7個賽季的得分最低值,加上球隊傷病不斷,隊內的矛盾與衝突日益升級,導致磨合不順,戰績低迷,直至高比跟腱斷裂,整支球隊便徹底失掉了自己魂魄。

  別說奪冠了,失去了高比的洛杉磯湖人,甚至沒有能力在季後賽中贏下任何一場比賽。

  “是侯活親手毀掉了高比跟湖人的未來”,幾乎所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湖人球迷,都是這麼認為的。

  所以,在當我聽到記者曝出“湖人跟侯活互相有意”這樣的消息時,也是覺得頗具魔幻色彩。

  哪怕是經常被球員、球迷掛在嘴邊的“生意就是生意”,也很難讓我相信這二者之間的裂痕跟傷口,可以真的在一夜之間被徹底撫平。

  在我看法里,能讓湖人和侯活不計前嫌,坐下來重新商討聯手的,是他們渴望立刻獲勝的心——只要你能夠幫助球隊贏下比賽,新的記憶就能迅速取代一切的過往。

  卡辛斯遭遇了前十字韌帶撕裂,那張原本被握在湖人手中的彩票提前開獎了,票面上赫然寫著“謝謝參與”的字樣,這很遺憾。沒了卡辛斯,意味著湖人不僅失去了通過低薪挖掘高額戰力的可能,也代表著他們在五號位上的資源儲備出現了明顯的短缺。

  在湖人眼下的陣容里,純粹的五號位,就只剩麥基了。

  麥基是個優缺點都極為明顯的球員,移速和彈速出眾,早拆下順吃餅能力一流,但擋拆質量糟糕,防守智商有限,更多的得依靠天賦去彌補自己在防守選位上過失。是把能用的好刀,但也得處處留心才能避免傷著自己。

  這樣的球員,作為輪換,打上10-15分鐘,是能出奇效的,可要是拔高到唯一內線支柱這個級別,就很難讓人感到放心了。

  如此一來,一字眉出現在五號位的時間會被增加,不是不行,但這會增加他受傷的風險,這是湖人萬萬不能接受的事。古斯馬也說自己會做好出擔任球隊五號位的準備,但這似乎也不像是個好的選擇。

  以上賽季為例,當古斯馬打5時,湖人的前場籃板率19.9%,只比5%的中鋒位做的更好,對手在籃下的投籃命中高達65.3%,也僅僅強過了31%的同位置球員。為數不多能讓人滿意的地方是,當古斯馬在擔任球隊中鋒時,他們可以打很快,每百回合能多拿6.6分,這點超過了96%的C。

  但從整體出發,這幾點都很難算得上球隊計劃的最優解。

  所以,湖人需要盡快地找到一個合適的五號位,來填補這個位置上的空缺。而在這份還寫著諾阿、尼利、法尼特和戈達的備選名單里,侯活無疑會是那個最佳選擇。

  法尼特有活力,但功能與麥基類似,且防守拙計,諾阿倒還有幾成功力,但進攻太過薄弱,而尼利和戈達早已是廉頗老矣,很難再撐起球隊的禁區了。以他們作為參照物,侯活反倒是像極了什麼都會的內線百寶箱,鮮有可比性。

  健康的侯活,是能為球隊提供正向積極的影響的。

  以最近的夏洛特黃蜂時期為例,他的在場與否,能為球隊的進攻效率帶去百回合4.7分的差值,超過近8成的中鋒球員,有效命中率上升3.5個百分點,前場籃板率增加2.6%。

  他的價值之所以會出現崩潰式的下跌,主要來自兩點——運動能力的下滑所導致的防守統治力下降,以及“高背打占比”和“低得分產出”所形成的強烈反差。

  在當今這個時代,中鋒是否還一定需要具備低位單擼能力,已是很難說清的一件事了。對於多數球隊來講,有一個能夠提供高質量擋拆,且具備出色終結能力的中鋒球員,就已經夠用。中鋒在功能上的單一化,看上去像是時代背景下的大勢所趨。

  但侯活在打法上的改變卻是很細微的。

  以湖人時期為例,背身單打這一項占到了侯活整體進攻的44.5%,場均要單擼8個回合,卻只能換來5.9分的回報,每回合0.746分的取分效率,只超過了37%的球員,極為低效。

  到了火箭時期,背身單打的占比一度接近5成,之後逐漸開始出現下調,但也照舊把控著他所有進攻選擇中的頭把交椅,只是在效率上,始終低於聯盟的平均水準線。

  是侯活不擅長擋拆麼?顯然不是。他一直都是這個聯盟里擋拆質量最高的中鋒球員之一,在擋拆助攻這一項上,常年位列前茅。

  所以,在認真招攬侯活之前,湖人首先需要確定的一個問題是,他是否已經準備好放下身段,徹頭徹尾成為一名放棄主動進攻戲份,專職髒活累活的角色球員?

  而這點,似乎也已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查拉尼亞的報導是這麼寫的:“侯活想成為湖人的一員,他對能和勒邦、AD搭檔的前景感到興奮,也願意去做球隊要求他做的任何事,搶籃板,封籃,防守,並接受一切他需要在一支爭冠球隊所承擔的角色。他想為曾經在湖人的那個賽季做一次自我救贖。”

  顯然,侯活已經很難成為一支球隊的救世主了,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已不再具有價值。倘若能以一份底薪的代價將魔獸重新帶回到洛杉磯,以用作擋拆,搶板,防守以及禁區內的攪局者,那這終究還是可以稱得上是個極佳的選擇的。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