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新聯動讓我們看到了戰術競技的無限可能
2019年08月19日14:18

  玩家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天,自己居然在一款競技遊戲里,被一群“豬”和“鳥”包圍了。

  8月16日,戰術競技手遊《和平精英》與《Angry Birds》展開聯動,帶來了大量逗趣道具和新鮮玩法,給嚴肅的競技遊戲增添了一絲難得的歡快氛圍。一時間,“槍打出頭鳥”、“精緻的豬豬女孩”等梗圖大量傳播,玩家中間掀起了一陣“逐漸鳥化”的狂歡。

  在微博平台,用戶們討論最多的也不再是 “剛槍”、“伏地魔”、“盒子精”,而變成了“抽書包”、“抽降落傘”和“曬人品”,大量的玩家分享的截圖都出現了《Angry Birds》的經典形象,搗蛋豬、胖紅、飛鏢黃、無敵神鷹等卡通角色,毫無違和感的出現在了這個寫實風格的戰術競技遊戲里。

  除了社交平台的走紅之外,就在同一天,《Angry Birds2》大電影全球熱播,甚至還帶動同名遊戲拿到了推薦位。雖說IP合作是業內司空見慣的聯動方式,但這兩個畫風和玩法差異巨大的頂級IP聯手,仍讓人頗為好奇。

  如虎添翼,雙贏的IP互相增值

  IP合作對於遊戲而言,能夠借助合作雙方影響力在短期內實現流量爆發,帶來大量新增粉絲的同時塑造品牌。不過,近幾年來玩家口味愈發刁鑽,遊戲選擇IP的標準也越來越高,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流於表面的IP合作已經很難帶來令人滿意的聯動效果。

  而《和平精英》和《Angry Birds》均屬業內一線IP,雖然兩款遊戲分別屬於中重度和輕度休閑遊戲品類,屬性差異巨大,但如果從兩者的影響力和所處地位來看,實際上有著尋常人難以發現的相似之處。

App Store推薦截圖
App Store推薦截圖

  《和平精英》是騰訊2019年最重量級的產品之一,光子工作室群為此投入了超過300人的團隊,使用業內頂級的Unreal Engine4打造,在遊戲場景、角色、射擊手感以及玩法多元化方面都在聽取玩家反饋的基礎上持續精心打磨。

  自今年5月8日公測之後迅速拿下了雙榜冠軍,《和平精英》發佈一個多月就被蘋果App Store三次Today推薦,發佈一個多月就達到了5000萬DAU的記錄,迅速成為了戰術競技品類的領頭羊,證明了市場和用戶對於這款戰術競技手遊的認可。

  《Angry Birds》則是擁有十年曆史的IP,從最初休閑玩法的遊戲,到漫畫、動畫、大電影,它早已經不再局限於手遊行業,系列產品所塑造的多個“賤萌”形象被全球用戶接受,本次與《和平精英》聯動的胖紅、搗蛋豬等角色也都是全球範圍內家喻戶曉的形象。

  維基百科顯示,2016年的《Angry Birds》第一部大電影票房超過了3.5億美元,成為票房收入最高的遊戲改編動畫電影,而且在遊戲改編電影票房排行第四,屬於業內少有的遊戲改編電影的成功者。換言之,《Angry Birds》既是不少玩家的遊戲啟蒙,也是遊戲IP化探索的先行者,具有重要的標誌意義。

  而《和平精英》的不少玩家也都曾玩過《Angry Birds》,比如聯動推出之後,不少用戶在微博表示,“小時候喜歡的角色全部都湊齊了,感動到cry”。對於《和平精英》這樣寫實風格的“硬核”遊戲來說,選擇與其玩法定位反差較大的休閑IP合作,反而可以給用戶帶來真正具有新鮮感的內容,帶給玩家持續參與遊戲的動力。

  此外,《Angry Birds》遊戲玩家幾乎覆蓋全年齡段,而且在中國也有相當大的用戶量,無論是IP地位還是用戶認同感,兩者合作雙贏隱隱已成必然。

  突破次元壁,大不同化作源源新意

  優秀的遊戲不僅是遊戲,更是一種文化符號,承載著玩家的情感認同。成功的產品發展到一定階段,也必然負擔更多來自用戶的期望,這一階段,遊戲不只是要打磨好內容,同時也需要樹立好品牌。因此,IP聯動不能只流於表面,還要深入交融,做到真真正正地引發玩家共鳴,產生無可替代的情感寄託。

  從遊戲的玩法屬性上來說,《和平精英》為代表的戰術競技之所以迅速席捲市場,主要得益於其高度自由的戰術策略選擇。戰術競技允許玩家在遊戲里飆車、剛槍,當Sniper或者伏地魔。如果運氣和意識足夠好,心態又很佛系,甚至可以不開一槍生存到最後。

  所以,這款遊戲雖然操作上偏中重度,但實際上玩家群覆蓋多種類型,就連筆者這樣的“手殘黨”也同樣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樂趣。

  正是這種不設限的開放態度,讓《和平精英》在與《Angry Birds》聯動時,既做了玩法互動,也根據《和平精英》的核心玩法設計了獨特的新內容。

  在玩法上,遊戲里在出生島還原了《Angry Birds》經典玩法,隊友可以用怒鳥道具相互投擲,還可以攻擊搗蛋豬的堡壘,偏休閑的物理彈射不僅可以緩和激烈競技之前的緊張,還讓玩家在等待登機的時間里有了更多內容,也讓遊戲體驗更加多元化。

  在遊戲內容上,《和平精英》增加了怒鳥形象的外顯服飾道具,平底鍋、降落傘、頭盔和背包等給人的印象都“煥然一新”,面對喜感的道具,不少玩家按捺不住表示“我全都要”,或者“小豬配齊”,明示要集齊全套。甚至遊戲抽道具都使用了《Angry Birds》經典玩法,滿滿的回憶殺。

  如果進一步思考,你可能還會發現,光子工作室群在合作IP選擇的時候甚至都考慮了其角色與核心玩法的契合度: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麼一句話,“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而在很多領域,新手也往往被稱為“菜鳥”。

  在內容聯動的設計上,《和平精英》並沒有簡單地植入豬鳥角色,而是通過搗蛋豬背包、胖紅降落傘、怒鳥頭盔等道具給玩家帶來迥然不同的視覺效果,讓習慣了“剛槍”的玩家們可以瞬間化身為“特種鳥”,既能和“豬隊友”組成豬鳥小隊,也能默契配合打敗“豬對手”,獲得不一樣的遊戲體驗。

  客觀上說,無論是從遊戲品類還是畫風,兩者的差異都很明顯,但賤萌的動畫風格遇到寫實風格的戰術競技,竟然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像有玩家就如此評論“怎麼這麼萌,我還挺喜歡的”,這種把遊戲趣味性融入到聯動內容的做法不由令人拍案叫絕,《和平精英》突破次元壁,也給戰術競技遊戲的跨界聯動帶來的新的思路。

  招無定式,挖掘戰術競技無限可能

  對於《和平精英》這樣爆發之後持續成功的頭部遊戲而言,未來最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絕不是另外一款產品。當然,任何一款遊戲都躲不開壽命這個話題,而讓一個成功產品最終“江郎才盡”的,往往是不斷增加的用戶需求,以及內容更新與玩家消耗速度之間的矛盾。

  IP聯動則是解決內容消耗最佳的方式之一,如果運營得當,可以讓合作雙方的IP增值,為彼此注入新鮮活力。實際聯動公佈後效果便立竿見影,有的玩家與網友交流至一半便激起手癮,大呼“不說了不說了我要去玩了”。可以發現,對於聯動遊戲而言,差異化IP合作可以創造比重複疊加更多的新鮮感,在拉新的同時召回相當一部分老玩家,提高遊戲的整體活躍度。

  因此,聯動也絕不可能是一次性或者短期的計劃,而應該是能夠在玩法和內容上不斷為遊戲輸入“新血液”的合作IP。在保持品牌活力方面,《和平精英》的重視程度在業內也屬少見。

  6月份,《和平精英》剛剛上線一個月,就已與電影《黑衣人:全球追緝》展開合作,兩個IP不僅同樣有射擊元素,還都以守護和平為理念,此次合作不僅加入了融於電影元素的時裝和“金玉無雙”槍械皮膚,還開啟了送電影票活動。

  7月30日,《和平精英》攜手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為玩家帶來了一場全新的音樂狂歡,吉普車皮膚、車載音樂以及酷炫的舞蹈動作都大幅提高了遊戲的娛樂性。實際上,包括與《Angry Birds》聯動在內,對於IP的選擇上,《和平精英》跨越了電影和綜藝等多個不同領域,也證明了《和平精英》與更多不同領域IP都有合作的潛力。

  從核心玩法到個性化內容,《和平精英》此次的IP聯動再一次拓寬了品類跨界合作的邊界,也給了玩家和市場更多的想像空間。

  結語:

  MOBA之前,人們篤定RTS已經是電競的最好答案;自走棋之前,玩家又確信MOBA已再無蛻變可能;戰術競技之前,行業又認定射擊玩法早已完善多年……

  其實,正是遊戲圈內總有這麼一群人、一批產品敢於打破常規,期待一切不可能,遊戲行業才能不斷創新、不斷髮展,誕生類似《Angry Birds》與《和平精英》這樣與眾不同,同時又深受玩家喜愛的產品。

  也恰恰是創新產品創新品類,總是承載著更多開拓未來的責任。戰術競技是行業內的年輕品類,《和平精英》又是戰術競技中的領頭羊,承擔著繼續開拓戰術競技玩法多樣性、不斷拓寬品類邊界的使命,也正是這份使命,不斷驅動《和平精英》走在全行業之前,為行業帶來無限可能。

  來源:GameLoo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