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媒質疑艾傑臣歸化:有歸屬感嗎 國腳還得配翻譯
2019年08月19日17:49

亞足聯官網報導截屏。
亞足聯官網報導截屏。

  澎湃新聞記者 桑治承良

  來源:澎湃新聞

  中國足球的歷史在今天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雖然足協尚未公佈國足具體陣容,但據亞足聯19日報導,繼6月國足和菲律賓熱身賽李可(尼克拉斯·延納里斯)成為首位入籍球員後,在中超聯賽效力近7個賽季的艾傑臣已經入選了國足世盃外40強賽名單。

  就此,艾傑臣脫去巴西外援的身份,開創了中國球壇「無血緣歸化」先河。

  那麼,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理解歸化球員呢?

  艾傑臣已經再次回到恒大效力。 新華社 圖

歸化,中國體育的關鍵詞

  首先,由於過去十多年中國足球青訓「欠債」太多,在衝擊2022年世界盃道路上,僅僅依靠現有球員難度實在太大。

  而如果等到2026年世界盃,屆時參賽名額擴軍到48支球隊,世界盃門票重要性就下降了,因此才想到了用歸化球員衝擊2022年世界盃。

  其實,2022年對於中國體育來說,關注度最高的應該不僅僅只有世界盃——第24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將於2月4日至2月20日在北京市和河北省張家口市聯合舉行。

  很顯然,對於2022年在家門口舉辦的冬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希望可以在成績上有所突破,因此在冬季奧運會的一些項目上,歸化就是正在進行的一環。

  2018年9月,據央視報導,中國花樣滑冰世界冠軍陳露將帶領一支花滑集訓隊備戰冬奧會,一位美籍華裔小美女被中國隊招攬,她就是16歲的朱易。

  華裔少女朱易。

  公開資料顯示,2002年出生的朱易是一位華裔。朱易跟隨父母長期在美國生活,此前就讀於洛杉磯的一所中學。 年僅16歲的她已經在花樣滑冰界展現出了自己的潛質,在今年一月的全美花樣滑冰錦標賽中,朱易以超出第二名35分的完美表現獲得了新人組的冠軍。

  再往前數,2017年6月,北京崑崙鴻星冰球球會公佈了新賽季新簽約的隊員名單,其中米基爾·譚、布蘭登·王、布蘭登·葉、科里·簡尼、格雷格·斯夸爾斯等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五名球員具有中國血統。

  根據中國冰球協會當年3月製定的「2022中國冰球行動計劃」,歸化海外華人子弟是提升中國冰球運動水平的重要舉措之一。

  作為中國冰球多支國字號球隊的共建單位——北京崑崙鴻星冰球球會也肩負著為中國冰球搜尋海外優秀華人冰球選手的重任。這是不是和中超某傢俱樂部的工作有些類似?

  儘管上述運動員未必全都能出現在2022年中國冬奧會代表團名單中,但通過尋找優秀華裔運動員增強項目整體實力,這樣的體育思路已經非常清楚。

  一部分球迷接受像李可這樣有中國血統的球員,但無法接受無血緣歸化。

歸化球員有歸屬感嗎?

  下面說回足球領域的具體情況。

  過去一年時間,外界對於歸化的爭議就一直不曾間斷,支持者認為歸化球員在國際球壇非常常見,只要能夠幫助國足攻入世界盃,使用歸化球員並沒有什麼不可。

  反對者也有自己的理由——認為中國足球不應該走歸化這條捷徑,也有人認為可以接受像李可這樣有中國血統的球員,但無法接受無血緣歸化。

  就在世盃外名單公佈前,中國足球名宿郝海東在接受採訪時也炮轟了歸化政策:

  「為什麼能極致成這樣?這個很可怕,世界冠軍了又能怎麼樣?全世界的確都歸化,但人家歸化的那個人,已經在這生活了無數年了。再有類似中東國家,他們有錢,歸化一兩個踢一踢就完了,人家無所謂,就拿錢找個樂。」

  「咱們呢?中華民族、龍的傳人要有文化自信源遠流長,要屹立於世界文化之林。但是為了哪屆世界盃,哪塊金牌,歸化點人弄上,那你是一直歸化呢?還是只歸化這一回?」

  日本的歸化球員拉莫斯,曾引領日本足球學習巴西風格的技術發展潮流。

郝海東的觀點有一定道理。說起歸化球員,近鄰日本就有大家熟悉的巴西球員拉莫斯,1977年到日本踢球的他在1988年申請日本國籍,最終於1990年代表日本參加了亞運會。

  當時拉莫斯在日本踢球超過了10年,入籍前他在1984年就和日本女友成婚,也學會了日語——可以說,拉莫斯和日本球員已經沒什麼兩樣。

  中東國家使用歸化球員最明顯的例子是卡塔爾。10年前卡塔爾走的是僱傭軍路線,中國球迷熟悉的烏拉圭前鋒施巴斯坦就是其中代表。

  但這些年卡塔爾已經改變了歸化模式,作為移民國家,卡塔爾從一些非洲外來務工人員後裔中尋找好的苗子,從小選入足球學院進行培養,典型就是今年亞洲盃冠軍隊最佳射手阿勒莫茲·阿里。

  而在冬季項目上,南韓此前歸化的運動員邁克·泰斯特伍德就透露,他需要通過南韓奧委會的面試和一個以南韓歷史為中心的筆試。

  很顯然,在歸化運動員方面,歸屬感是一個被很看重的問題。至於艾傑臣如今的中文水平和對中國的歷史文化認知程度,沒有明確的答案。

  不過埃神已經在中國居住了7年,在廣州和上海都曾居住,和目前國足隊友的配合完全不用擔心。

  埃神已經在中國居住了7年。

國足今後要配幾個翻譯?

  「希望歸化只是短期內的應急,長遠來說,中國足球還是要靠自己,也就是大力發展青訓,培養更多優秀的年輕球員。」談及歸化,多位不願具名的圈內人士在和澎湃新聞記者交流過程中,都表達著相同的觀點。

  事實上,最近幾年對於青訓的支持力度可謂是不遺餘力。基層反饋的情況來看,2005年以後出生的孩子,踢球人口已經比起現在有了很大增長,因此只要持續發展青訓,業內人士認為未來10年中國足球整體水平會有一個提升。

  對於現在的歸化戰略,已知信息是像艾傑臣、李可甚至是後續可能出現的高拉特、布朗寧,這些球員都是中軸線上的關鍵球員。

  布朗寧或許也能代表國足出戰。

  「如果這些位置長期被外援把持,甚至一旦將來歸化對像是比這些球員水平還高的外援,那麼在青訓層面,是不是會出現讓孩子不要去踢中軸線這樣的關鍵位置?這會不會衝擊青訓培養的模式和思路?這些問題還需要觀察。」一位青訓人士表示。

  而就現在國家隊層面而言,歸化球員和本土球員之間的融合,也會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話題。

  一旦國足順利通過40強賽,等到12強賽期間,球隊更衣室就有出現漢語、英語、葡語、意大利語四大語系球員,這是國足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況。

球迷甚至笑言,除了教練納比要配翻譯,國足今後還是一人配一個快速翻譯機。

  高拉特也在歸化之列。

  而對於本土球員來說,為國效力是最高的榮譽,物質上只有象徵性的集訓津貼;歸化球員就不一樣了,他們歸化的前提條件是獲得了一份大幅度加薪的長期合約。

  這種差異性所帶來的微妙心態變化,在贏波的時候不會有問題,但一旦球隊面臨困境,更衣室是否會有矛盾,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這些「副作用」,都需要中國足球未雨綢繆。但既然已經邁出了歸化的步伐,就排除萬難,全力衝向202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