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的托尼帕加,差不多陪我們到最後
2019年08月19日07:40

  讓我們把書往前翻。再最後回溯一次那個昔年榮光煥發橫刀立馬的GDP時代。

  還記得我們怎樣評價那個原地大風車的現馬刺助教嗎?我們幾乎把屬於人類的最好的讚譽都贈與了他。我們稱他為馬刺的靈魂,是他在二十年里一手支撐起了馬刺的攻防體系,讓每一個契合在這抹銀黑裡的靈魂都得以綻放自己的光彩;也是他在無數個僵持不下的瞬間站出來,使得每一個夜晚我們都在電視機前心安。他是我們托底的硬解法,也是帶領我們走向巔峰的全部理由。對於他,我們怎麼評價也不為過。

  那還記得我們怎麼評價那隻來自阿根廷的禿鷲嗎?他和高比是一類人。他擁有著那份屬於意大利的浪漫,還帶著從南美遠道而來的激情,但藏在骨子裡的,始終還是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本色。格雷格說過:“馬努屬於那種天生的殺手,一絲一毫的血腥之氣都會誘發其潛藏的原始衝動。很幸運,他站在我們一方的陣營里,否則,我無法想像那將是怎樣殘酷難當的慘烈。”他是閃耀在深沉底色上的那一抹炫銀,無數個夜晚里我們為他扼腕歎息;但更多的夜晚,我們為了他而拍案叫絕。他是馬刺永遠的最佳第六人,也是讓美國隊折戟奧運會的FIBA之王。

  而托尼帕加呢?必須承認,我們對他的愛,遠不及對普波域治、鄧肯和馬努那麼多。畢竟似乎他不夠馬刺?在馬刺的諸多基石里,帕加是唯一在乎名譽的那一個。

  更況且我們對他還平添了幾分苛責。早年虎撲的刺區就能經常看到討論交易帕加的帖子,時常有人指責他“除了突破之外一無是處”,而假若GDP三人被捲入交易流言,帕加又往往最像是成真的那一個。 03年夏天,馬刺展開了對傑特的猛烈追逐,普波域治希望在傑特加盟後把帕加推到得分後衛的位置上,帕加對此的表態是:“我是馬刺隊最好的控球後衛……我領導著這支球隊,我深信不疑。我僅僅21歲,未來會變得無限好。”

  11年季後賽,馬刺在首輪黑八出局,一時間幾乎所有的交易流言都在圍繞著帕加展開,而與之相反的是,鄧肯和馬努的名字何時被擺上了貨架?幾乎沒有。要不是布登霍爾澤力排眾議,怕是現在留下的就是老爺子最愛的焦誌喜了吧。我們的確對托尼帕加要求的太多,我們都期望它能夠像鄧肯和贊路比利,甚至是普波域治一樣超凡入勝,但我們忘了贊路比利NBA之前早就已經是歐洲之王,鄧肯更是能讓綠軍放下榮耀去擺爛爭奪的男人。而托尼帕加只是一個初來乍到的19歲男孩。

  更何況,得益於帕加常青的職業生涯,他始終被拿來與當時的聯盟第一控衛做對比,從威廉士到傑森傑特,再到聖保羅,帕加的職業生涯始終是被拿來當背景板的那一個,當鄧肯穩坐聯盟第一大前,贊路比利常年位列最佳第六人的時候,你也很難不對帕加產生要求,但其實他已經做的夠好了。 事實上,在聯盟的諸多靠速度吃飯的控衛里,很少有像帕加一樣能夠轉型的如此之成功的。而少數轉型成功的,又很少像帕加一樣堅守一城這麼多年。

  就像陳思說的:我並不是要通過貶低馬努去襯托帕加,我只希望當帕加的9號球衣被掛上AT&T中心的那天,他能獲得應得的掌聲和歡呼。 請讓我們最後一次為他補上他所應得的那些歡呼,那些榮耀。 謝謝你,托尼帕加;歇歇吧,法國跑車。你是一輩子的差不多先生,也是馬刺曾擁有過的最好控衛。

  本文作者:元不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