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完死人錢又謀活人財?福壽園生前契約均價6000
2019年08月19日19:59

  賺完死人錢又謀活人財?福壽園生前契約均價6000 業內:無執法部門

  來源: 時間財經

  誰來監管?

  “殯葬第一股”從來都不缺少話題,這次是生前契約。

  近日,福壽園國際集團(下稱 福壽園)公佈2019年中期業績,總收入約9.12億元,同比增加15.5%;公司擁有人應占溢利及全面收入總額2.97億元,同比增加約13.3%。

  公司重點新拓展的業務以生前契約為重頭戲,有意參考美國殯葬業龍頭SCI的業務模式。目前,福壽園已在11個省級區域的19座城市銷售生前契約服務,在2019年上半年共簽訂合約1449份,同比增長60.6%。

  福壽園分管生前契約業務的負責人、總裁助理趙宇對時間財經表示,公司為生前契約這項業務定位很高,是戰略重點,也為其在董事會設立了生前事業委員會來推廣戰略落地,這也是公司業務層面唯一設立的委員會。

  生前契約是什麼合約?數量為何如此之低,增長速度卻又為何如此之快?這又能為福壽園帶來什麼樣的業績增長?而賣墓地高達“十萬一穴”的福壽園為何大力發展這項業務?這是賺完死人錢,又謀活人財嗎?再者,對於這項國內新興業務,監管如何?

  時間財經查閱福壽園旗下公眾號“福壽家生命社區”發現,“生前契約”是一個涵蓋從臨終關懷、殯葬服務、到紀念及死亡教育等流程內容的個性化服務產品,不包括墓地服務。

  趙宇表示,生前契約實質是服務合約,目前已經投入了將近1億元,目的是為了提前鎖定客戶。契約具體業務流程包括“殮殯奠煉祭”,即入殮、殯儀、祭奠、火化、祭掃,不包括墓地服務。契約主要是年齡層40-50歲的人來為自己父母買。最便宜的不到一千元,貴的有幾萬到十多萬元,全國均價6000元左右。但是因為這個業務在中國是新興業務,目前是虧錢,上海生前契約售價占到市價三分之一左右。2018年上海簽約數最高,其次是合肥。

  時間財經從多位業內人士反饋得知,關於生前契約,目前有兩個問題存在衝突點。第一,價格是否透明。福壽園認為殯葬業價格不透明,而殯葬業資深人士認為價格都已經要求公示,殯儀館價格透明,其它可能會不透明,需要市場局監管。也有部分業內人士認為,殯葬服務價格是相對透明。第二,生前契約監管層面,目前並沒有執法部門,如果出了問題,涉及的是《合同法》。

  時間財經就此反複致電福壽園分管生前契約的負責人,截至發稿電話並未接通。

  談“殯”色變?

  2016年,福壽園開始試點生前契約服務。2017年擴大試點,簽約量1174份,增長超200%,2018年簽約量2485份,增長111.7%。2019年上半年,福壽園將殯儀生前契約作為重要戰略支點繼續予以推廣,期間內共簽訂1449份合約,較去年同期增長60.6%(去年同期:902份合約)。

  同時,該服務的網上銷售平台也已經搭建完畢,後期安排“在線購買”或將很快上線,給產品帶來更多增長潛力。

  時間財經觀察到,生前契約雖然增長數量很快,但是契約簽訂數量絕對數值不高。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生前契約的存在,甚至即使一些看好生前契約前景的個人也在猶豫。

  一個40歲左右從事賣墓碑生意的人告訴時間財經,這個契約沒聽說過,他們這邊一般是70歲以上的老人來買墓碑,沒有年輕人來買。年輕人在打拚事業,工作地點也可能換,沒必要買墓碑。“這個生前契約讓我現在買,我肯定不買。”

  不過,也有人很讚成。一位從事殯葬業二十多年的人對時間財經表示,殯葬行業目前已經白熱化了。生前契約這項業務長期比較看好,估計15年能發展起來,會經曆一個從“蝌蚪”到“青蛙”的過程。“但是因為我有子女,就不會買這個契約。”這種一般是孤寡老人、丁克家族、單身人士可能會買。短期來看,他會有一些瓶頸,比如說首當其衝,這項業務是對中國人傳統觀念的衝擊。其次,他認為6000元的均價對三四線城市算貴的。

  一位地方殯葬管理處人員告訴時間財經,生前契約這項業務具有三種特性。第一,不可預期性;第二,殯葬政策風險;第三,不是特別期待具體實施。

  據民政部發佈的《2017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告》,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殯葬服務機構4132個,其中殯儀館1760個,殯葬管理機構952個,民政部門管理的公墓1420個。殯葬服務機構職工8.1萬人,其中殯儀館職工4.7萬人。火化爐6361台,火化遺體482萬具,火化率為48.9%。

  殯葬業資深人士張先生告訴時間財經,這些數據充分反映了目前中國殯葬的現狀:殯葬服務工作量巨大,而殯葬設施和人力資源短缺,供給明顯不足,難以滿足群眾對殯葬服務的需求。殯葬服務設施是提供規範殯葬服務的基礎,殯葬服務需要載體、時間、空間以及專業的人員。面對殯葬設施與服務滯後於社會發展的實際,殯葬行業供給側需要發展,供給側結構需要調整。

  儘管業內人士對殯葬服務設施有一些擔憂,福壽園對此也表示了高度關注。

  福壽園生前契約業務負責人趙宇說:“數量不是公司目前第一訴求,系統建設和標準化建設是目前第一訴求。我們已經覆蓋了全國近30個城市,如果沒有有效的系統支持,標準化的服務體系,快速放量無異自毀長城,所以,做好基本面的工作是我們目前的第一訴求。”

  殯葬業價格是否透明?

  目前,全國各地都在推行殯葬改革。

  2013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黨員幹部帶頭推動殯葬改革的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廣大黨員帶頭推動殯葬改革。

  2016年2月,民政部、國家發改委等九部委聯合發佈《關於推行節地生態安葬的指導意見》,倡導不留骨灰的安葬方式,鼓勵家庭成員合葬,提高單個墓位使用率。

  2018年1月,民政部等16個部門製定了《關於進一步推動殯葬改革促進殯葬事業發展的指導意見》。6月下旬至9月底,全國範圍重點整治公墓建設運營及殯葬服務、中介服務、喪葬用品銷售等殯葬亂象。9月,民政部公佈《殯葬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這是該條例21年來首次大修。

  今年3月21日,民政部等12部門聯合召開電視電話會議,安排部署違法違規私建“住宅式”墓地等突出問題專項摸排工作……

  殯葬改革如火如荼,殯葬價格是否透明?趙宇表示,殯葬業混亂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價格不透明,所以其大力推進生前契約。

  一位處於二線城市的地方殯葬管理處人員告知時間財經,所有的收費都是經過物價部門確定的,價格是透明的。價格不透明有物價局管理。賣生前契約的人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利用大家對殯葬行業不瞭解的心理,因為中間的人要賺錢。而在江蘇這邊殯葬行業收費都是需要開發票。

  殯葬服務業有三種價格,一是政府定價,二是政府指導價,三是市場調節價。殯葬業資深人士張先生表示,這些價格物價局和市場局都管,但以市場局為主。殯儀館價格是透明的,其它可能會不透明。

  無執法部門?

  在歐美地區,“生前契約”已有六十年左右的曆史,在日本、台灣,生前契約也非常普遍。

  不過,在中國大陸生前契約仍是一個十分新穎的產品。在這種非成熟期,這項業務面臨一系列的問題。

  據悉,生前契約是一個產品不具體的預售的銷售合同,相當於買“期房”。如果客戶簽訂了合同,這種情況下沒有執法部門管理,只能按合同法,不歸殯葬執法部門來管。如果客戶要買,也是基於信任。這個會有很大的隱患,出了事情會有扯皮。多年之後公司在不在也是一個未知數。但是如果定位是保險,就會有銀保監會管理。

  殯葬業資深人士張先生表示,生前契約目前沒有執法部門,可能會導致出現壟斷現象。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告訴時間財經,這項業務沒有執法部門說明缺乏合規和風控,兩者都需要加強。

  如果是孤寡老人,無兒無女,福壽園建議由街道辦、居委會作為見證人。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汪高峰告訴時間財經,人都不在了,也無兒無女,沒法強製履行,會有道德風險。這種協議意義不是很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