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明察局⑬|競選經理:觀察民主黨選情的一條關鍵暗線
2019年08月19日11:59

原標題:聯邦明察局⑬|競選經理:觀察民主黨選情的一條關鍵暗線

隨著7月底第二輪電視辯論的落幕,美國民主黨初選戰場步入了快速整合階段,預計未來三個月多位參選人止步、變道的情況將會頻繁發生。而作為一場覆蓋全國且耗時一兩年的競選而言,當然不是候選人一個人的戰鬥,而是集團作戰。也正是因此,外界在分析選情時也總是會看看這些參選人競選團隊的搭建情況,尤其是作為競選操盤手和大管家的“競選經理”到底是何許人也。

目前而言,在這一輪大選週期中,被中文媒體報導最多的競選經理當屬沃倫在今年2月宣佈的人選,即現年41歲的華裔羅傑·劉(劉煒)。作為第二代移民,劉曾幾次參與約翰·克里的總統和國會參議員競選,還曾擔任過馬薩諸塞州多位民主黨籍國會議員的助理,隨後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沃倫的高級助理。

不清楚沃倫為何會直接選擇一位在馬薩諸塞州之外都罕有競選動員經驗的經理,或者只是為了迎合每次大選的多元文化傾向?事實上,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不但有首位進入主流電視辯論的華裔參選人,而且也有了首位操刀總統競選的華裔競選經理。無論結果如何,都算是個進步了。

成也競選經理,敗也競選經理

在日益碎片化的媒體和持續激增的金錢的共振之下,政治參選人再強,也不能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甚至一場龐大的競選所必須的議程設定、參選人形象包裝、募款、諮詢、民調、地推動員、催票動員等系統流程都需要有一個專門的協調者,也就是“競選經理”。而這位經理不但要深得參選人信任,而且的確需要較為豐富的經驗,至少是有一兩招參選人所急需的“必殺技”。

競選團隊本身雖然有一定基本框架,但職位設定與權力架構其實十分隨意。有的競選團隊設置了“戰略師”,有的則會安排“競選委員會主席”,這些職位有時會發揮明顯強於競選經理的操控力,但競選經理卻往往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奧巴馬在2008年之所以選擇戴維·普洛夫(David Plouffe)為自己的競選經理,最關鍵的還是普洛夫在艾奧瓦的積累。整個1990年代,普洛夫都在為艾奧瓦州當時的國會參議員湯姆·哈金服務,甚至在1992年的民主黨總統初選時最終確保了哈金在艾奧瓦初選中擊敗了當時風頭正勁的阿肯色州州長克林頓。在關鍵風向標州如此無可取代的經驗當然會讓奧巴馬視若拱璧。選舉的結果證明了奧巴馬選擇的明智:初選揭幕戰險勝,奠定了在2月份隨後三場初選中一路狂奔、最終鎖定提名的“勝勢”。

相應地,2008年的希拉里大概與如今的沃倫做法相似:她選擇了第一夫人時代的長期幕僚、出任過其兩次國會參議員競選經理的“家臣”帕蒂·索利斯·多伊爾(Patti Solis Doyle)領銜其總統競選。不過,1965年出生的多伊爾顯然不敵普洛夫的“絕招”,在2018年2月即希拉里在艾奧瓦失利後不久就被“下架”。

而希拉里的替代人選基本上就註定了她的失敗:她請出另一位長期輔佐克林頓的“家臣”:1954年出生的瑪吉·威廉姆斯(Maggie Williams)。雖然威廉姆斯具備一些全國動員經驗,但代際與觀念上的差異所導致的敗局已無法避免。

2008年時,等待奧巴馬和希拉里分出勝負的約翰·麥凱恩在團隊核心人員特別是競選經理人選上做出完全不同的傳統老派選擇,完全擁抱了共和黨的“輝煌傳統”,似乎是在刻意彰顯自己的正統性。他選擇了51歲的里克·戴維斯出任競選經理,此人在里根兩次總統競選、老布殊1992年總統競選中出任要職,還曾在1982年保羅·特雷柏(Paul Trible)的維珍尼亞州國會參議員競選中出任經理,並在1996年多爾的總統競選中擔任了副經理。雖然在2008年7月後的大選期間,更具新鮮經驗的70後史蒂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成為實際操盤者,但這種從一開始搭建團隊時就“老態龍鍾”的風格在面對奧巴馬時自然不是對手了。

4年之後,需要謀求連任的奧巴馬自然沒有了鎖定艾奧瓦之類風向標的困擾,他要做的就是鞏固粉絲,特別是要確保仍舊篤信“奧巴馬變革”的那些人最好別醒。於是,他啟用了在2008年競選中曾擔任幕僚長、後來又被任命為白宮辦公室副主任的吉姆·梅西納(Jim Messina)。

當年43歲的西部人梅西納因為24歲時操盤蒙大拿州第二大城米蘇拉市市長選舉而名聲大振,很快就成為了蒙大拿州國會參議員麥克斯·鮑卡斯(Max Baucus)的高級助手,並在這位與奧巴馬私交甚篤的參議員2012年連任選舉中出任競選經理。隨後,梅西納作為職業競選經理足跡遍佈到全美多個州。與對某個特定地區或選民群體極度熟悉的普洛夫相比,梅西納更為擅長的是在不同地區、針對不同選民複製同樣的動員魔法。從政治學和新聞傳播學的專業背景出發,梅西納巧妙地運用了大數據、鎖定了核心選民的核心訴求,將奧巴馬的連任之旅打造成了一場“社會運動”。

面對著確定對手奧巴馬的大數據運動,羅姆尼至少在競選團隊組建上做出了符合當時潮流的正確選擇。在2008年總統競選經理、其長期顧問貝斯·邁爾斯(Beth Myers)的力薦下,羅姆尼選擇了比梅西納還年輕6歲的馬特·羅茲(Matt Rhoades)。與戴維斯類似,羅茲也在前次共和黨總統競選中扮演過關鍵角色:2000年時,羅茲參與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佛羅里達州重新計票時的分析工作,而在2004年大選中,羅茲直接成為小布殊競選團隊分管對手研究的主管。

羅茲的這兩段經曆都是針對性很強地滿足了羅姆尼的切實需求。前者顯然是搖擺州和拉美裔選民,後者則是因為羅姆尼所面對的是一場擠入了將近12位參選人的共和黨初選,如何研究對手、擊敗對手是贏得初選的關鍵所在。事實證明,正是有了這位研究對手的專家,羅姆尼才可以在2012年初選之前的半年中先後扛住了佩里、凱恩、金里奇以及桑托勒姆等四位對手的民調反超,最終穩住提名。不過,羅茲的對抗性對陣梅西納的運動性時也會顯得相對單一,而且羅茲的經驗其實是幫助在任者或者最具實力者捍衛優勢,而非去挑戰在任者。

影響4年前大選成敗的競選策略

“家臣”的失敗和梅西納的成功,促使2016年的希拉里放手一搏。於是,1979年出生的羅比·穆克(Robby Mook)被邀請加盟由“家臣”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擔任主席的競選團隊,成為實際運作美國總統大選競選的首位同性戀人士。

早在25歲就參與了霍華德·迪安總統競選的穆克在2008年希拉里總統初選時曾負責內華達、印第安納以及俄亥俄三州的選情動員。隨後,他又在2008年新罕布殊爾州國會參議員選舉、2012年民主黨國會眾議院選舉以及2013年維珍尼亞州州長選舉中從事競選規劃、或直接出任競選經理。

當然,最後的結果,大家都已經很清楚了,穆克在選舉後期完全依靠大數據分析而徹底忽視中西部的錯誤決策被認為是希拉里惜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從更遠或者更高一些的站位看,穆克的失算在於僅僅有數據,但數據只會幫助政治人物鎖定可能的關鍵群體,如何定義關鍵群體、或者如何搞定已鎖定的關鍵群體,則需要理念的硬核。當年的奧巴馬有,八年後卻轉到了特朗普那邊。

特朗普在總統競選中兩度調整團隊、更換競選經理的情況,不但罕見,而且還很令人玩味。一開始選擇科里·萊萬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大概率可以解釋為對政治的無知。特朗普覺得憑自己可以做好一切,那就安排一個對自己絕對忠誠、絲毫不會有任何二心的小年輕當競選經理吧。因此可以理解為什麼萊萬多夫斯基的最大信條就是“讓特朗普做特朗普”。但後續競選勢能的乏力、萊萬多夫斯基個人的糾紛特別是競選團隊的內鬥,最終導致特朗普重複了麥凱恩式的選擇,經驗豐富的馬納福特在2016年4月才正式接手。

不過特朗普要的顯然不是一場共和黨傳統條條框框的競選,他需要的是萊萬多夫斯基的“讓特朗普做特朗普”,同時還要有一場奧巴馬式的運動。於是,2016年8月,媒體高手班農和民調高手凱利安妮·康威(Kellyanne Conway)就聯手登場了。與穆克的單一技術流比較的話,康威等人提供了數據思維,而班農提供了方向。就像很多人在苛責穆克的錯誤一樣,不少觀點也大加讚賞2016年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大數據主管布拉德·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在最後一刻建議繼續猛攻“鐵鏽帶”的絕對明智。但試想,如果沒有班農將特朗普的那些“本土主義”放大,進而持續煽動、吸引藍領中下層的話,帕斯卡爾還會在技術層面作出那樣的建議呢?即便做出建議,又怎麼才能實現呢?

2018年2月27日,入主橢圓辦公室一年多的特朗普就對外宣佈任命1976年出生的帕斯卡爾擔任其2020年連任競選的競選經理。這個分工其實很明確,70多歲的總統負責“搞運動”;而70後的競選經理則負責在大數據的支撐下將總統的“運動”最具效率地傳播出去、發動起來、轉化為選票。這未必是一種在2020年唯一致勝的模式,但至少是特朗普想明白的自己要贏所必須的方式。

民主黨人想清楚要怎麼贏了嗎?

那麼,民主黨人們想清楚自己要怎樣才能贏了嗎?現在還真的很難給出肯定答案。如今民調領先的拜登基本上延續了2008年希拉里的思維,提拔了2013年至今始終不離左右的高級助手格雷格·舒爾茨(Greg Schultz)出任競選經理。當然,現年37歲的舒爾茨是土生土長的俄亥俄人,還曾在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內專門負責聯絡俄亥俄州事務,也算是具有關鍵州與“鐵鏽帶”的照應,但也僅此而已。事實上,這種很簡約地直接嫁接常規班底的情況在目前2020年民主黨參選人中似乎屬於通常情況。

除了最初談到的沃倫之外,哈里斯的競選經理胡安·羅德里格茲(Juan Rodriguez)是其2016年競選國會參議員時的競選經理,不確定其在加州之外的經驗如何;克洛布徹也是如此,其競選經理Justin·布奧恩(Justin Buoen)已經曆了2006年和2012年兩次選舉;吉利布蘭德直接安排其長期的幕僚長傑斯·法斯勒(Jess Fassler)兼任競選經理;而英斯利、卡斯特羅等人也都選擇了他們的長期助手,甚至從已知的信息看,這些競選經理都未必有過競選經驗。

更有意思的安排比如,年輕市長布蒂吉格邀請了自己九年級就認識的老朋友出任經理;而楊安澤的“經理”則是完全的商業經理人,正在運作一個幫助底層年輕人更好就業的非政府組織。

相比而言,反而是不被看好的夏威夷州國會眾議員加巴德還拿出了一些“誠意”:她邀請了曾在2016年出任桑德斯總統競選團隊副經理的拉尼婭·巴特萊斯(Rania Batrice)運籌她的這次白宮衝刺。

目前看唯一重量級的競選經理是桑德斯陣營貢獻的。1979年出生的法伊茲·沙基爾(Faiz Shakir)是巴基斯坦移民,早年在佛羅里達生活,曾給佛羅里達州國會參議員鮑勃·格萊厄姆(Bob Graham)做立法助理,在2004年克里總統競選中開始小試牛刀,隨後轉入美國進步中心做政策研究。2012年,沙基爾被佩洛西看中,出任這位前議長的新媒體主管,隨後又成為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裡德身邊凡事必問的高級顧問。

過去幾年中,沙基爾加入有將近百年曆史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組織,並主導通過網絡手段在八週之內動員到22.5萬個誌願者參與推進執法與移民事務的公共項目。2016年時,沙基爾只是相對非正式地輔助桑德斯競選,當時就讓希拉里團隊的競選主席波德斯塔極度不滿乃至不安。

熟悉自由派政治好惡、熟悉主要核心政策、善於網絡與新媒體營銷,讓佩洛西、里德等資深民主黨人青睞,這高度符合桑德斯永葆政治“年輕態”的剛需;而桑德斯需要的,豈不也是拜登所需要的嗎?依照以往經驗,隨著初選的整合,競選團隊之間也會發生重構。無論桑德斯勝算如何,沙基爾們的動態正在構成觀察民主黨選情的一條關鍵暗線。不知道作為首位運作美國總統選舉的穆斯林人士,沙基爾會不會如梅西納那樣“一戰成名”,不過這的確需要相互成全。

(“聯邦明察局”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刁大明的專欄,對“聯邦”之事洞明察鑒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