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Disco,全世界只有中國有
2019年08月19日10:56

原標題:老年Disco,全世界只有中國有

《樂隊的夏天》第一季雖已完結,但其影響正在持續發酵。近日,《樂隊的夏天》專業樂評人王碩與和“壞蛋調頻”創始人儲智勇一起攜新書《如何假裝懂音樂》做客春風習習三里屯店。他們和張有待一起,暢談流行樂的社會史和音樂欣賞的方法。

撰文 | 新京報特約記者 寇淮禹

《樂隊的夏天》第一季雖然已經完結,但節目帶來的影響不僅遠未消散,而且正在持續發酵。京城各處Live House的演出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銷售一空,節目組安排的樂隊全國巡演方才開始,而備受矚目的新褲子樂隊,其主唱彭磊的自傳體漫畫《北海怪獸》短期內加印到近兩萬冊。而對於一些向來並不關注中國的原創音樂和樂隊的人來說,《樂隊的夏天》才剛剛開始:他們從頭追看起這檔節目,發現了一個此前對他們來說陌生而遙遠的音樂世界。

8月4日,《樂隊的夏天》專業樂評人、音樂播客“壞蛋調頻”主理人王碩和“壞蛋調頻”創始人儲智勇來到春風習習三里屯店,借二人的新書《如何假裝懂音樂》發佈之機,和中國最具影響力的DJ張有待一起,以《樂隊的夏天》為引子,暢談流行樂的社會史和音樂的欣賞方法。

《如何假裝懂音樂》,作者:王碩 / 儲智勇,版本:聯合讀創|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19年7月

Funk源自黑人對自己身份的認同

“你們最喜歡《樂隊的夏天》里的哪支樂隊?”王碩問到場的觀眾。有人高呼新褲子,有人喊道Click #15。王碩問喊Click #15的那個男孩兒:“Click #15是什麼風格?”“Funky!”男孩兒答道。

“那麼你知道什麼叫Funk嗎?我們請有待老師講講,他第一次聽Funk是什麼時候。”王碩說。

張有待是業界公認的中國最具影響力的DJ,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一直到今天,由他主理的多檔電台節目,為不止一代人打開了自己的音樂世界。王碩就直言自己20多年前聽到張有待在New Rock Magazine

(《新音樂雜誌》)

里說他的節目不會放Spice Girls

(辣妹組合)

,也沒有Backstreet Boys

(Backstreet Boys)

的歌時,心有慼慼焉。

“因為當時班里的人都聽這些東西,但這些感動不了我。因為我沒有Spice Girls,然後我看看Backstreet Boys那幾個人,哎呀,他們長得好精神啊,我怎麼長得這麼難看呢?”而儲智勇直到現在,都還保有收聽張有待在Easy F.M.91.5的《爵士春秋》和《搖滾戰國》節目的習慣,“只要晚上10點到11點那個時段我還在開車,還在路上,我肯定會聽。”

張有待最早聽Funk,是在聽Prince的Purple Rain的時候。“如果你要想假裝聽懂音樂,那你就聽Prince的Purple Rain這張專輯,因為裡面有Rock&Roll,有Funk,有Jazz,有電子,有House,什麼音樂類型都有。”

“Funk這個詞,在英文裡面是‘有味兒’的意思,就是味道特別重。你們知道黑人身上味兒特重吧。Funk的鼻祖叫James Brown,是一個黑人,他說I’m black and I’m proud

(我是黑人,我自豪)

,這體現了黑人在20世紀60年代的時候的一種自我認知,也就是重新認識自己的社會地位,爭取民權。所以他們對自己的膚色或是身上的味道,有一種自豪感。Funk這種音樂的根源在非洲,一開始是比較黑人化的音樂,只在一個小範圍內流行。而Prince把Funk這種音樂類型發揚光大,讓更多的人開始接受它。整個八十年代的流行音樂可以說都是Funk的變種,但是大部分流行的Funk音樂都失去了Funk最原始的東西,但Prince一直在保持這個原始的東西不變的基礎上,把它再玩得更多樣化。”

談到最早接觸Funk,儲智勇說是在他大學玩兒樂隊的時候。那會兒他們的學長有過一個樂隊,名字叫做“通過努力走入上流社會”;這支樂隊的音樂有一部分就是Funk風格。“我聽到他們說Funk這個詞,就問他們什麼是Funk,然後他們就給我彈了一段經典的Funk掃弦,讓我感受切身。後來我聽到‘誘導社’之後,加深了對Funk的理解。Funk給我的感覺,就像那時候

(Click #15的)

Ricky講的,綿延不絕,特別講究律動。” 儲智勇說。

活動現場。前排左起:王碩、張有待、儲智勇。

“剛才那個男孩兒說Click #15的音樂類型是Funky,但其實Funky是形容詞,作為音樂類型就是Funk。”張有待說。“但這些東西呢,在最開始聽音樂的時候不要過度去瞭解。我主持電台節目,被聽眾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怎麼來界定一種音樂類型。‘我怎麼聽出這是Funk,這是Jazz,這是Blues?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名詞解釋,什麼是Funk?”

“但我覺得大家一開始聽音樂的時候不要先去追求知道這些名詞,而應該先聽音樂;當你聽一種類型的音樂聽得多了,再聽到同類的音樂時,腦海中自然就會浮現出那個名詞。”張有待說。

老年Disco,全世界只有中國有

除了Click #15,現場呼聲最高的樂隊還有新褲子,而新褲子樂隊一開始的風格是朋克,王碩就此問起張有待有關聽朋克的經曆。

張有待說,1988年左右,好像是劉效鬆的老婆Eva從西班牙帶來一盤錄像帶,叫《Punk十年》,記錄了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朋克音樂。“那盤錄像帶徹底改變了我當時對音樂的認知。”張有待按照錄像帶的指引,一支一支樂隊去找,“帶子裡提到的Post-Punk和New Wave的樂隊都是我喜歡的”,比如Joy Division、New Order、The Cars等等。“我覺得其實新褲子有一段時間是非常接近The Cars的。”

而說起新褲子樂隊另一時期的風格Disco,張有待也和大家分享了他關於Disco的記憶。

“1977年、1978年的時候,因為Saturday Night Fever

(《週末狂熱夜》)

這部電影,Disco音樂一下子紅遍全球——當然不包括中國,我最早聽到的應該是Boney M。那時候聽Boney M的音樂,就像聽鄧麗君一樣,得小聲聽,因為Disco音樂是不健康的,尤其Boney M有一首歌在那時是禁歌,叫Bahama Mama。成方圓老師把這首歌翻唱了一個中文版,後來有一次電台里播這首歌的時候,一位外籍人士寫信到電台說,這是一首黃色歌曲,你為什麼要播?!為什麼是黃色歌曲呢?因為歌里唱的是一個富商有幾個女兒,他要把女兒嫁給有錢人,這種思想在當時看來是不健康的,這首歌也就成了禁歌。”

年輕人跳Disco也是被禁止的,張有待說。那時大家去北海公園,有穿喇叭褲、戴蛤蟆鏡的年輕人,扛著個上海收錄機,放劉文正或是Boney M的歌,大家跳起舞,然後就會有戴紅箍、舉小紅旗的人出現,喊:“停!停!”

“Disco在中國被廣泛地允許和接受是一直要到老年Disco的出現,你去世界其他地方說‘老年Disco’,大家的反應都是‘什麼?老年Disco?!’只有中國有老年Disco,而且年輕人跳Disco是不健康的,老年人跳Disco是健康的。為什麼呢?因為Disco代表的就是性,而年輕人的性是不健康的,老年人的性是健康的,所以要聽懂音樂先要瞭解性。”張有待調侃道。

現場的話題由此再度轉向如何欣賞音樂。“我們的書叫《如何假裝懂音樂》,這裏‘假裝’不是讓大家裝X,假裝其實是一種瞭解的過程。”王碩總結道,“就像剛才有待老師說的,其實你不一定非得知道到底什麼是Funk才能去聽Funk,而是你聽著聽著就知道了什麼是Funk。”

張有待則感歎如今是一個便捷的時代:“你聽音樂,突然遇到一個風格是你特別喜歡的,你就會去把這一類的音樂都找來聽,我覺得這是我們那個時候很難做到的,而現在則太容易了。尤其你看這本書的時候,無論是哪個樂隊,或是哪張專輯、哪首歌,你立刻就可以從網上找來聽,我覺得這是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的幸福,我們那時候要找歌來聽可真不容易。”

作者丨新京報特約記者 寇淮禹

編輯丨徐悅東

校對丨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