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智庫:還插手香港?英國自己可能都快解體了
2019年08月19日11:26

  原標題:還插手香港?英國自己可能都快解體了……

  來源:瞭望智庫

  從倫敦坐火車一路北上,三四個時後就會穿越哈德良長城。這條由石頭和泥土構築、橫貫大不列顛島北部的防禦工事是當年入侵的羅馬皇帝下令所建,用來抵禦蘇格蘭高地上桀驁不馴的蠻族入侵。

  這條當年73英里長、3至5米高的石牆如今已殘破,只剩下幾段,卻成為“象徵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心理分界線”。每當蘇格蘭獨立的浪潮捲土重來,一條“心理上的哈德良長城”就會悄悄在一些英國人心裡重建。

  正式併入英國300多年來,人口占英國的百分之八,經濟總量占英國近一成的蘇格蘭最痛恨的就是無法平等地分享英國的政治權力。從曾經的蘇格蘭騎士威廉·華萊士到如今的蘇格蘭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民族主義思潮激盪起蘇格蘭一次次抵抗運動。蘇格蘭人與英格蘭征服者的恩怨情仇剪不斷理還亂,他們曾因利益走到一起,也曾因利益涇渭分明。

  如今,英國希望通過“脫歐”擺脫歐盟的束縛,追求獨立的蘇格蘭人卻看到擺脫英國束縛的機會。“脫歐”可能成為再次引爆蘇格蘭獨立這枚定時炸彈的導火索,帶來聯合王國解體的風險。

  文 | 桂濤 瞭望智庫駐倫敦研究員

圖為英國新首相約翰遜和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
圖為英國新首相約翰遜和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

  1

  “為分裂大不列顛而奮鬥”的女人

  眾所周知,約翰遜一直對蘇格蘭不滿,曾多次在專欄文章中貶損蘇格蘭人,甚至稱不能讓蘇格蘭人成為英國首相,他也因此受到輿論批評,被打上“仇蘇派”的標籤。

  然而,“仇蘇派”新首相上任後隨即擺出“親蘇”姿態,在就任首相後的第一次演講中高調宣佈將促使英國各地區團結。他上任後不久就到訪蘇格蘭,並宣佈一項對蘇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高達3億英鎊的投資計劃。

  約翰遜在訪問期間發表的聲明中說,只有各地區緊密聯合,英國才能更強大、更安全、更繁榮,並稱要確保自己作為首相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能促進和加強英國各地區的聯合——“世界上最成功的政治與經濟聯合”。

  雖然約翰遜成為首相後積極調整對蘇格蘭的態度,努力維護英國國內團結,但他“硬脫歐”的強硬立場卻可能讓他的努力打了水漂。

  約翰遜當選英國執政黨保守黨領導人、從而繼任首相正是因為他高舉“脫歐”大旗,凝聚了黨內、國內一批要求盡快退出歐盟的“脫歐派”。約翰遜上任後隨即組建強硬的“脫歐內閣”,將多名強硬的“脫歐派”人士攬入其中。他在“脫歐”問題上做出“破釜沉舟”的姿態,多次強調英國必須在10月31日的新期限前完成“脫歐”,即使這樣做的代價是“無協議脫歐”。

  而“無協議脫歐”卻被與歐盟關繫緊密、在2016年“脫歐”公投中更支持“留歐”的蘇格蘭視為“不可能的選項”。蘇格蘭保守黨領袖魯斯·戴維森就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支持“無協議脫歐”。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蘇格蘭民族黨黨魁斯特金也致函約翰遜,稱“無協議脫歐”將損害蘇格蘭經濟,稱這將導致10萬人失業,並“使經濟陷入衰退”。

  這個被英國一些媒體稱為“為分裂大不列顛而奮鬥”的女人與新首相爭鋒相對:“蘇格蘭人民沒有投票給保守黨政府,他們沒有投票給這位新首相,他們沒有投票給英國脫歐,他們自然也沒有投票給約翰遜正在計劃的災難性的‘無協議脫歐’。”斯特金威脅,她將繼續為推動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做準備。

  此間觀察人士預計,約翰遜執政期間,蘇格蘭民族黨借“反對硬脫歐”議題推動的“蘇格蘭二次獨立公投”的政治舉措將駛入快車道。

  2

  蘇格蘭獨立的機會又來了

  英國作為世界上最早的民族國家之一,近年來卻深受民族分離主義的困擾,其中以“蘇格蘭獨立”呼聲最高,也最常回潮。

  1066年,征服者威廉率領的軍隊入侵英格蘭,並在幾年後攻占蘇格蘭,蘇格蘭王國開始了臣服者的命運。

  13世紀末,綽號為“蘇格蘭人之錘”的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再次攻占蘇格蘭,並搶走蘇格蘭國王加冕時使用的“命運之石”,送回倫敦。不久後,26歲的蘇格蘭青年威廉·華萊士(電影《勇敢的心》中主角的原型)在一次口角後帶人殺死新到任的英格蘭治安官,並率領蘇格蘭人開始了第一次獨立戰爭。那之後,蘇格蘭與英格蘭之間的故事就始終圍繞“征服”“反抗”“猜忌”等關鍵詞講述。

  事實上,即使是在17世紀初詹姆斯六世統治時期,英格蘭與蘇格蘭也只是擁有同一個君主的兩個獨立王國。

  直到1707年,蘇格蘭在利益的驅使下終於同意與英格蘭聯合,結成大不列顛王國。這一結盟,對英格蘭的意義在於聯合蘇格蘭、共同對抗歐陸強敵法國;而對當時經濟遭遇危機、經曆了“七年饑荒”的蘇格蘭而言,選擇合併可以獲得與英格蘭及其海外殖民地貿易的平等機會,分享“日不落帝國”帶來的巨額利潤。刀槍未能實現的統一,在利益的驅動下實現了。

  19世紀下半葉以來,蘇格蘭自治與獨立的呼聲開始越叫越響。蘇格蘭在與英格蘭合併後卻始終保留自己的宗教、教育、法律和地方政府等在內的市民社會自治系統,也為民族認同的留存提供了基礎。

  1928年,由蘇格蘭幾個重要民族團體合併而成的蘇格蘭民族黨成立,成為蘇格蘭獨立最重要的組織力量。在該黨製定的章程中,其政黨目標是“在不列顛民族團體中,為擁有獨立民族地位的蘇格蘭建立自治政府,同時重建蘇格蘭的國民生活。”

  2007年,以“蘇獨”為目標的蘇格蘭民族黨第一次在蘇格蘭議會選舉中成為第一大黨,隨後即公佈了名為《選擇蘇格蘭的未來》的獨立白皮書,計劃進行獨立公投。

  2014年9月,蘇格蘭曾就是否脫離英國獨立舉行公投,雖然最終以55%反對、45%支持的結果選擇留在英國,但“脫英獨立”的呼聲從未消退。

  在2014年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時,民族黨層提出這是蘇格蘭“一代才有一次”的機會。但是,僅兩年後蘇格蘭民族黨等來又一次機會——英國“脫歐”——英國決定“脫歐”,而經濟上深度依賴歐盟的蘇格蘭則以62%的比例選擇“留歐”。

  在蘇格蘭民族黨的推動下,蘇格蘭“二次公投”的法案已於2017年被蘇格蘭議會批準,但沒有得到英國政府的同意。英國政府認為,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果已清楚表明,大部分蘇格蘭人不希望進行二次獨立公投,二次公投將導致國家分裂,經濟發展不確定性增多。

  雖然,斯特金目前已經對“蘇獨時間表”做出調整,承諾不會在英國“脫歐”進程完成前舉行獨立公投。但不可否認的是,約翰遜的上台和“無協議脫歐”可能性的不斷增加為“蘇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3

  能“將不同民族拴在一起的東西”還在嗎?

  要形成穩定的多民族國家,就要看能否形成能“將不同民族拴在一起的東西”。

  英國前首相、蘇格蘭人白高敦在獨立公投前出版的《蘇格蘭與英國應共享未來》一書中寫道,這種東西在美國是“憲法愛國主義”,而在英國則一直是大不列顛殖民帝國崛起的利益與榮耀,是英國的醫療、養老金和最低工資體繫帶來的統一的社會經濟權利,也是兩次世界大戰中共同作戰的經曆,是它們將蘇格蘭與英格蘭在過去300年間拴在一起。

  約翰遜承諾英國“脫歐”後對包括蘇格蘭在內的各地區進行投資,對民生相關領域進行扶持,這能否對衝蘇格蘭人對“脫歐”特別是“無協議脫歐”的不滿、將兩個民族“拴在一起”呢?

  值得思考的是,現在並非蘇格蘭曆史上經濟最差的時候,但卻是民族黨支持率最高、蘇格蘭獨立呼聲最大、國家認同感最缺失的時候。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嚴重依賴重工業的蘇格蘭陷入發展停滯期,失業率一度曾高達25%,那時,蘇格蘭的工商階層不僅沒有響應民族主義者的分離訴求,反而更注重與英格蘭保持密切關係。1935年,蘇格蘭民族黨成立後首次參加英國大選,卻遭遇“民族團體參與選舉政治依賴最大的挫敗”。經濟蕭條與政治動盪的艱難時期,似乎並沒有為政體討論留下空間。

  在上世紀70年代戴卓爾夫人主政英國期間,英國開始大規模去工業化,大力壓縮和調整傳統工業,主要依靠國營重工業支撐的蘇格蘭經濟更是首當其衝,民族黨乘機借助“北海石油”議題進一步發展,但那時的政治議題主要是“分權”而非“獨立”。

  蘇格蘭議會1999年根據蘇格蘭全民公投結果正式建立。有人認為,這是蘇格蘭獨立運動的里程碑,也是近年來蘇格蘭獨立浪潮澎湃翻湧的重要原因。當時,除外交、國防、稅收、貨幣等依然保留在倫敦議會的權力外,其他非保留的權力都下放給蘇格蘭議會。

  庫叔曾走訪蘇格蘭城市鄧迪,她是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中選擇“脫英獨立”票比例最高的城市。鄧迪市議會議長、蘇格蘭民族黨人約翰·亞曆山大告訴記者,獨立將帶給那些對蘇格蘭現狀不滿的人們以改變的希望。

  亞曆山大認為,雖然獨立並非解決蘇格蘭所有問題的萬靈藥,但卻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第一步。他強調,蘇格蘭需要真正適合自己的經濟與社會政策,而不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統治。以房屋政策為例:鄧迪人更希望多建社會保障房和廉租房,而威斯敏斯特的政策則是多建商用房,讓市場解決住房問題,蘇格蘭總人口只有500萬,而光倫敦就1000萬人,誰的聲音更大顯而易見。

  在鄧迪,為就業與住房奔命的年輕人是在獨立公投中選擇“獨立”的比例最高的人群,而最不願獨立的則是拿著英國政府統一發放退休金的老年群體,這一選票構成和蘇格蘭當年的選擇整體一致。

  延伸閱讀:

  約翰遜政府能不能做到“百日維新”?

  文 | 鄧茜 瞭望智庫國際觀察員

  1

  最會“刷存在”的政客

  約翰遜現年55歲,雖然在媒體曝光的“人設”一向“放蕩不羈愛自由”,外表不修邊幅,行事恣意落拓,但他實際上是一名典型的英國上流社會世家子弟,往上數算得上英王喬治二世的後裔,父親是保守黨政治家,母親是藝術家,出生在美國紐約,有英美雙重國籍,後為仕途放棄美國國籍,可以說是“一枚”標準的上流精英。他畢業於盛產政治精英的英國名校伊頓公學和牛津大學,學生時代就已建立起了廣泛的政治人脈,為從政奠定了基礎。他在從政之後非常惹眼,頻頻“上頭條”,是因為他很會為自己“刷存在”。

  相信不少關注英國政治新聞的人都會對他那一頭“躁動”的金色亂髮印象深刻,還有不少人覺得他神似美國總統特朗普。從外表到舉止,他都表現出特立獨行的作風,這與同時期的英國政客形成鮮明對比,存在感很強。在出任倫敦市長的八年時間,他做了不少“惠民工程”,在普通民眾中為自己拉了不少好感度。他著力改善倫敦公共交通,升級了公交系統,紅色雙層公交車如今已成為倫敦城市的一大標誌。他極力推廣自行車出行,現在倫敦街頭的共享單車被稱為“鮑里斯單車”,他本人背著背包騎車上下班的圖片經常出現在媒體版面上。為了宣傳倫敦奧運會,他常常親身參加各種運動,2012年8月在倫敦東部Victoria公園出席奧運助威活動,不料在空中滑降時被“卡”在半空成為媒體爭相轉載的“熱料”。除此之外,他跌入泥潭、拔河摔倒……即便有些舉止略顯笨拙可笑,但因此大大拉近了與普通民眾的距離,不少人覺得他不同於以往代表精英階層的保守黨成員,更加接地氣,像普通人一樣會出錯、會出醜。如同他那頭亮色的金髮,約翰遜的形象就像在傳統沉悶的政治氣氛中的一抹亮色,為“審美疲勞”的民眾增加了新鮮感與談資。

  約翰遜的特立獨行或許來源於他的好鬥本性,或許來源於曾經的成長環境,也或許與他曾經在媒體供職有關。據報導,他的家人曾透露,他從小的夢想就是成為“世界之王”。家中孩子眾多,他曾說要努力表現贏得“競爭”。在《泰晤士報》《旁觀者》週刊供職時,他常常言辭犀利,嘴炮連天,引發爭議,即便是從政後也未見收斂。2013年在擔任倫敦市長時,他在一次演講中表示,經濟不平等是好事情,一些人無法成功是因為資質太低,經濟平等是不可能的。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之後,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歐盟試圖建立一個超級國家,這種做法和德國納粹頭目阿道夫·希特勒一般無二,不可能成功。另外,他的私生活也受到詬病,曾爆出婚外情醜聞,在此次選舉之前還因與小女友半夜大吵而上了全英媒體頭條。這些都導致約翰遜在英國充滿爭議,喜歡他的人覺得他有才有趣接地氣,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荒唐可笑不靠譜。

  但無論如何,約翰遜的所作所為都為他積累了大量人氣和政治影響力,2001年他競選成為保守黨地方議員開啟從政之路,2008年他拿下被工黨長期把持的倫敦市長一職並連任八年。2016年他被特雷莎·梅任命為外交大臣直到政見相左於兩年後辭職。

  2

  疑似“機會主義”可能導致政策搖擺

  此次約翰遜在黨內競選中勝出主要原因在於他一貫表現出的“強脫派”氣質,但他在很多問題上的表態都曾出現過立場搖擺甚至前後矛盾,對待歐盟態度也曾多次變化,被媒體批評為“機會主義”。過於隨性、不夠嚴謹的“人設”給約翰遜很大的行動空間,但也招致大量質疑。“脫歐”本來就讓英國社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而約翰遜本人的政策方向也將是不確定性之一。因此約翰遜能否帶領英國擺脫“脫歐”僵局,順利推進談判進程,為英國爭取到最優協議,目前尚難判斷。

  24日,約翰遜作為首相在唐寧街10號門前進行了首次全國講話,他承諾將在實現脫歐的過程中承擔“個人責任”,為“脫歐”帶來一個新的更好的協議,最大程度利用好“脫歐”帶來的機遇,同時讓英國能夠以自由貿易和互相支持為基礎,和歐洲其他地區發展出全新的、令人激動的夥伴關係。沒有“如果”,沒有“但是”,英國要在今年脫歐日10月31日前退出歐盟。

  約翰遜曾多次強調英國必須按期實現“脫歐”,即使代價是“無協議脫歐”。輿論認為,約翰遜在“脫歐”問題上態度強硬,凝聚了保守黨內一批“脫歐派”的支持,這是他勝選的重要原因。不過,英國國內對約翰遜即使無協議也要按期“脫歐”的主張反對聲很大。反對者認為,這樣做無異於把英國經濟推向災難。除了保守黨內仍有大量的“軟脫派”反對“無協議脫歐”,英國議會下院18日投票通過一份修正案,明確反對新首相繞過議會在英國未能與歐盟達成一份新“脫歐”協議的情況下強行推動“無協議脫歐”。分析人士認為,從目前情況分析,英歐雙方要在10月31日前談出一份新的“脫歐”協議難度很大。鑒於約翰遜堅持按期“脫歐”的立場,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將大幅增加。

  不過,也不能就此對約翰遜下判斷,畢竟他是一個很懂轉圜的成熟政客,在很多重要當口都表現出極為機變的特性。作為支持“留歐”的時任首相卡梅倫的親密盟友,2016年2月約翰遜公開宣佈支持“脫歐”。媒體報導稱,約翰遜僅在公開表態前數分鍾才以短信方式通知卡梅倫。卡梅倫對此怒斥約翰遜,稱約翰遜更看重自己變成保守黨領袖的政治野心。在英國公投意外“脫歐”後,約翰遜作為“脫歐”派領軍人物,成為這次政治運動的最大贏家,當時不少人猜測他很快將取代卡梅倫登頂首相之位。但或許是顧慮當時剛剛公投“脫歐”,國內民意極度分裂,一時玩脫的英國政府絲毫沒有準備,誰上位接手的都是一個一時難以理清的爛攤子,約翰遜當即表示無意參與黨內競選。在此後特雷莎·梅執政的三年中,英國雖然尚未與歐盟就“脫歐”協議達成一致,但經過“脫歐就意味著脫歐”(Brexit means Brexit。)等觀念的“洗禮”,民意基本達成一致朝著“脫歐”的方向努力,目前要解決的是怎麼“脫”的問題。此時比三年前倉促上位明顯時機要更好一些。

  約翰遜的靈活善變也體現在此前的一些外交活動中。2016年7月成為特雷莎·梅政府外交大臣的約翰遜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在倫敦共同出席新聞發佈會時被記者問道,對他過去曾拋出的一些“毫無外交策略的言論”如何解釋、是否要道歉。約翰遜聲稱自己的話被曲解,並試圖用玩笑化解,表示如果真要道歉,他得來一次全球旅行。此前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對英國“脫歐”公投表示關切,約翰遜稱奧巴馬是“一半肯尼亞血統”的反帝國主義者。約翰遜還曾把當年的美國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希拉里·克林頓的外表說成貌似“一個精神病醫院里的虐待狂護士”。對此,約翰遜轉移話題說,英國和美國現在要共同應對的危機,“比起你們從我30年新聞從業生涯里挖出的這些不重要的意見更為重要”。

  鑒於以往種種表現,約翰遜的“脫歐”之路不僅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

  3

  首相前途與“百日維新”

  當上首相或許是一嚐夙願,但前路並非坦途。毫無疑問,約翰遜是個聰明人,但時間正在倒數。倒數的不僅是執政黨任期,還有目前談好的“脫歐”期限。

  理論上,即便未來不遭遇提前大選,不被下議院“不信任投票”投下台,以及不出現種種特殊情況,約翰遜的預設任期最晚於2022年5月結束,與保守黨作為執政黨組閣政府的任期相一致。因此,滿打滿算,約翰遜的任期也不足三年。特雷莎·梅當了3年零12天的首相,成為英國曆史上最短命的首相之一,約翰遜可能比梅的首相生涯更短暫。

  另外一個正在滴答倒數的期限是今年10月31日,這是此前梅政府與歐盟談判達成的脫歐期限。從7月24日約翰遜就職算起,距脫歐日只有99天,因此有媒體戲稱要拭目以待約翰遜政府能不能做到“百日維新”。在特雷莎·梅宣佈辭職後,約翰遜在多個場合闡明過他的“脫歐”主張:

  英國必須在10月31日之前脫離歐盟,為此不排除“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

  為了換取有利於英國的協議,不排除以其他選項代替有關北愛爾蘭與愛爾蘭邊境設置的“備份安排”,並拖延應支付給歐盟的390億英鎊巨額分手費。

  但如上所述,目前他還沒有釋放具體的政策路徑。但在此次就職的講話中,他說,“我有著最充足的信息,我們能在99天內完成這個任務”,“我們不會苦等99天,因為英國人民已經受夠了”。

  目前能夠看到的一些跡像是,在對外關繫上,約翰遜將為英國“脫歐”尋找更多歐盟以外的貿易夥伴。分析人士認為,約翰遜上台後將繼續尋求維護和加強英美“特殊關係”,他支持“無協議脫歐”的理由之一就是可以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而且特朗普對他也倍加讚賞。

  與此同時,約翰遜也很在意與新興經濟體的聯繫。擔任倫敦市長時,他很關注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並多次訪問中國。2013年10月,他與時任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一起率領商務團訪問北京、上海和香港等地,體驗高鐵和地鐵,參觀在建的新機場,還開通了個人微博賬戶。他說,英國人應該儘可能瞭解中國,英國兒童應該學習中文。他認為,自由貿易將為英國和中國都帶來繁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