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核國中 只有中國在堅持這個承諾
2019年08月19日07:34

  原標題:擁核國中,只有中國在堅持這個承諾

  美媒稱,近日美國民主黨辯論期間的一個重要問題立即引發了關於美國核戰略長期政策的分歧。當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傑克·塔珀向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提問:“為什麼美國要用這種政策來束縛自己?”問題中提到的這項政策是“不率先使用核武器”承諾。

  據美國《國家利益》網站近日報導,儘管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私下裡曾考慮過這一承諾,但他決定不正式批準這項承諾。美國一直保留著“率先使用核武器”的選項,即保留了華盛頓在任何時候——甚至無正當理由的情況下——發射核武器的能力。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3年6月19日,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德國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演講。他宣佈將和盟友共同努力促進美國和俄羅斯削減戰略核武器。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3年6月19日,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德國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演講。他宣佈將和盟友共同努力促進美國和俄羅斯削減戰略核武器。

  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的曆史學榮譽教授勞倫斯·威特納說:“我認為‘率先使用核武器’選項有兩個根本問題。其一是在無核國家中,它會為這些國家發展核武器提供動機。因為美國可以率先攻擊它們,所以最好的威懾似乎就是發展屬於自己的核武器。”

  他說:“其二,它鼓勵這些有核國家率先採取行動。所以在危機情況下,或者在對抗中,(它們)會擔心失去自己的核資產。這讓他們有了先發製人的動機,從這個意義上說,雙方都可能陷入一場他們不希望或者不在計劃中的核戰爭。”

  而在1994年至1997年期間擔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威廉·佩里認為,當前的核政策是冷戰時期毫無益處的遺留問題。佩里表示:“在冷戰初期,我們面臨敵軍入侵歐洲的前景,當時沒有常規部隊來阻止他們。我們當時的計劃是,在遭遇常規襲擊時率先使用我方的核武器,因為我們不認為北約的常規武裝力量足以阻止敵軍。但從那以後,這個問題消失了,而我們仍然堅持這一政策。我認為人們沒有對其進行認真反思,其實今天我們已經不需要這樣做了。”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7年3月27日,美國紐約,《核武器禁止條約》第一次談判在聯合國總部召開。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7年3月27日,美國紐約,《核武器禁止條約》第一次談判在聯合國總部召開。

  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計劃網站的專欄作家康恩·哈利南也認為,反對“不率先使用核武器”承諾的主要動機是尊重傳統思維。他說:“我認為防務界有一部分人一直認為,美國需要擁有能使用核武器的權利,任何附加的其他東西都束縛了總統的手腳。”

  威特納還說,個人原因也可能影響到政策變化。雖然一些人可能發自內心地不同意這一戰略調整,但“其他人可能是想在強大機構里保住自己的職位,或者(不希望)站出來面對他們所認為的輿論,或是不想挑戰五角大樓”。

  上述三位專家都認為,承諾“不率先使用核武器”不僅僅是一種象徵性姿態,其他國家還會把它解讀為這是核不擴散的一個真誠開端。他說:“我認為,如果美國發表‘不率先使用’核武器的聲明,那麼我們會認真對待這一聲明。它不是象徵性的。如果我們發表了這樣的聲明,我們就會通過改變我們的軍力態勢和政策來支持這一承諾。”

▲當地時間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出席印度第73個獨立日慶祝活動併發表講話。
▲當地時間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出席印度第73個獨立日慶祝活動併發表講話。

  報導稱,在目前的幾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中,只有兩個國家——中國和印度——支持“不率先使用”核武器承諾。而在莫迪政府執政期間,印度已經開始放棄這一承諾。

  雖然佩里並不認為這一承諾會在初選早期受到太多關注,但他相信在美國大選期間這個問題會得到認真討論。他說:“民主黨候選人——不管是誰——將指出這個重要問題,並明確表示如果他或者她當選總統,這將是他們計劃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應該有助於將他們與特朗普區分開來。

  本月6日和9日分別是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74週年紀念日。美國對日本的核打擊——這是唯一一次在戰爭中使用核武器——導致數十萬平民喪生。哈利南補充說:“和今天的核武器相比,他們在廣島投下的核彈基本上相當於一枚手榴彈。”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6年5月27日,在日本廣島原子彈爆炸遺址前,日本民眾手舉“廢除核武器”“撤走美軍基地”等標語牌,並高呼“反對奧巴馬訪問廣島”等口號。 (新華社)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6年5月27日,在日本廣島原子彈爆炸遺址前,日本民眾手舉“廢除核武器”“撤走美軍基地”等標語牌,並高呼“反對奧巴馬訪問廣島”等口號。 (新華社)

  他說:“我認為正如許多人所說的那樣,人類生存面臨著兩大威脅。一個是氣候變化,另一個是核戰爭。當然,自1945年以來一直高懸在人類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還在繼續。”

  三位專家都表示,核戰爭的威脅不可低估。

  佩里說:“我認為,如今(今年或者明年)發生核災難的危險比冷戰時期最黑暗的那幾年還要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