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亞洲金融危機中的謊言 楊再平講述銀行業故事
2019年08月19日08:04

原標題:戳破亞洲金融危機中的謊言 楊再平講述銀行業故事

新中國成立的70年,也是金融業不斷髮展的70年,可謂“踏平坎坷成大道、鬥罷艱險又出發”的70年。從新中國成立初期治理上海通貨膨脹的金融大戰,到建設多機構多功能銀行業體系,再到反擊外媒造謠我銀行“技術上破產”,中國金融業一直堅定前行。2017年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公佈報告,總結了2011年以來中國取得的五大成就,肯定了中國在探索宏觀審慎政策框架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彈指70年,目前我國已建立起由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臉識別技術、人工智能等組成的最新金融科技,在發展金融科技和共享經濟方面,中國遠遠走在前列,並且已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方面。

體會

一張大錢見證新中國成立初期金融戰

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一個夜晚,在陰暗潮濕的祖屋裡,我爸從老舊衣櫃里翻出一張據說是國民黨時期的破舊鈔票,面值很大,模糊記憶是5萬,就一直惦記著,我們家還有那麼大一張錢呢!

後來讀史方知:解放前夕,國民黨發行金圓券,至1949年6月發行量增至130萬億,比10個月前最初發行時增加24萬倍。與之相應的是,一石大米的價格要4億多金圓券。由於貶值太快,早上的物價到了晚上就已大幅改變,市民及商人為了避免損失,都不想持有鈔票,交易後或發薪後所取得的金圓券,都會盡快換成外幣或實物,或乾脆拒收金圓券。

1949年5月人民解放軍進占上海後,投機商們憑藉他們掌握的足以擾亂金融物價的經濟實力,用黃金、銀元、美鈔把人民幣排斥在上海市場之外。軍管會頒布外彙管理辦法後,投機分子就把投機的重點集中在銀元上面。在他們的操縱下,銀元價格在短短10多天的時間內上漲近2倍,銀元暴漲帶動整個物價的上漲。同年6月10日,新生革命政權多管齊下,人民幣終於在上海站穩了腳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猖狂的銀元風波就被平息下去。到了年底,上海與全國物價迅速穩定下來。

對於這段曆史,國外一些經濟學家曾讚歎不已,據說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弗里德曼就曾表示,“誰能解釋新中國在成立初期治理通貨膨脹的成就,就足以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見證

銀行體系從“1”到“1+4+N”

2006年5月,我作為中國銀監會工作人員被派往彙豐集團倫敦總部做工作訪問半年,其間曾到其法國分行考察。接待我們的法方同行帶我們到他的辦公室小坐,讓我們好奇的是,他的辦公室牆壁上貼著一幅中國大躍進年代的宣傳畫,更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東道主突然問我們一個奇怪的問題:“你們國家現在不止一家銀行了吧?”

事實上,在改革開放前,中國銀行體系還真就一家銀行,也就是人民銀行,獨此1家。1978年1月,人民銀行與財政部分設,由此拉開了中國銀行業改革開放的序幕。接著是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人民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相繼恢復、分設、獨立、誕生,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職能,同時允許外國金融機構在中國設立代表處和設立分行,多機構多功能銀行業體系逐步形成。

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數達到4588家,保險類金融機構總數414個,證券類金融機構總數470個,形成了以中央銀行為核心,以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和股份製商業銀行為主體的,政策性銀行、非銀行金融機構和外資金融機構並存的金融機構體系。

親曆

從“技術上破產”到“穩健金融體系”

上世紀90年代末,我在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期間,正遇亞洲金融危機爆發。美國《商業週刊》以及英國《經濟學家》等國外媒體,連篇累牘發表報導評論,稱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技術上”已破產。其中有篇標題為“亞洲最壞的銀行”的封面文章,配以漫畫:一青花大罐,老百姓從危橋走近往里扔錢,錢都從罐子底部破損處流出。還有篇標題為“紅色警報”的封面文章,配以漫畫:消防戰士提著消防桶從天安門城樓前跑步經過。

針對銀行業風險的積聚和高危狀態,1997年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啟動了新一輪中國銀行業改革開放。因為中國銀行業在2008年之前實施並完成了一系列重大改革發展,因而與美歐銀行業在嚴重危機中遭受重創並至今仍深陷危機難以自拔的狀況形成鮮明對照,中國金融業不僅倖免於危機,而且“風景這邊獨好”: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曾降至0.98%,多項經營指標位居世界銀行業前列。2017年12月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公佈了中國“金融部門評估規劃”(FSAP)更新評估核心成果報告,其中最核心的《中國金融體系穩定評估報告》總結了2011年以來中國取得的五大成就,肯定了中國在探索宏觀審慎政策框架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整體而言,中國屬於穩健金融體系。

參與

銀行服務從“簡單粗放”向“多樣精細”改進

1992年9月,我作為武漢大學派往加拿大的高級訪問學者,到那不久,接待人員帶我們去銀行辦理銀行賬戶,領了一本嶄新的個人支票。此後到哪買東西,不用現金,簽發支票即可。這讓此前在國內從未見過個人支票的我感到很新奇,也多少有點自卑。

2018年9月10日,在亞金協·東京金融高峰論壇上,曾在摩根士丹利任董事總經理的日本眾議員小田原潔在演講中說:“人工智能、無人機、自動駕駛、人臉識別技術、金融科技和共享經濟正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熱門話題。這些技術大多由美國、歐洲和日本開發,但在實際應用方面,中國遠遠走在前列,並已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方面。”

在2007年至2016年擔任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期間,我親曆並主抓了銀行業服務改進。這些年來,中國銀行業的服務從簡單粗放到多樣精細的改進有目共睹。服務對象日益惠及更廣大社會民眾及大中小多層次經濟實體的創業發展。銀行卡日益成為服務人們日常生活及生產經營活動的“隨身帶”,憑藉安全、高效、便利、快捷等特點,已經逐漸取代現金、支票等,成為最重要的電子支付工具,同時正日益發展成為信貸、理財、現金管理的工具。此外,由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臉識別技術、人工智能等組成的最新金融科技方興未艾,如前文引述日本眾議員小田原潔先生所說的,在這方面,“中國遠遠走在前列,並且已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方面。”

感悟

對人民幣“走出去”充滿信心

2014年4月26日,時任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的我會見瑞士銀行家協會高級管理人員。對方將其協會中文會刊送給我們,封面標題是《瑞士金融中心已向人民幣張開雙臂》。這讓我對人民幣“走出去”的國際化前景更加充滿信心。

2009年,人民幣國際化正式起航。2016年10月,IMF執行委員會決定將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加入SDR後,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顯著提高。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全球外彙儲備規模增至2027.90億美元,同比增加793.17億美元,在外彙儲備中的占比由2017年的1.23%上升至1.89%。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2018年二季度上升至4.91的曆史新高,一度超過英鎊和日元,位列全球第三大國際貨幣。

從發展趨勢看,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GDP占全球15%以上,貿易占全球11%以上,國際淨投資頭寸也占全球11%以上,但人民幣作為國際結算貨幣的份額僅占1.6%,在全球外彙交易總量中僅占2%左右,在全球外彙儲備占比剛過1%,這種不對稱、不平衡,是人民幣進一步“走出去”成為國際化程度較高貨幣的根本動能。

□楊再平(中國金融學會副秘書長、廣西大學中國-東盟金融研究院首席專家、中國銀行業協會原副會長)

編輯 徐超 校對 範錦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