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18區成癮君子天堂,政府反毒計劃被吐槽是建“吸毒屋”
2019年08月19日21:20

原標題:巴黎18區成癮君子天堂,政府反毒計劃被吐槽是建“吸毒屋”

伍迪·艾倫鏡頭下的巴黎是蜜糖色的,手臂下夾著法棍的婦女,塞納河邊並肩絮語的戀人,埃菲爾鐵塔下嬉戲的孩子,科爾·波特在小酒館里彈鋼琴,菲茲傑拉德眉飛色舞地高談闊論,而海明威則坐在角落里喝朗姆酒。可惜“黃金時代”早已一去不複返,現在的巴黎18區擠滿了癮君子,佈滿灰塵的地面上散落著生鏽的刀片、摔碎的煙管,空氣中飄著尿液和垃圾的酸臭味。

巴黎北部3區深受毒品困擾,《紐約時報》18日的一篇報導認為,從拉科爾林(La Collin)這塊不過5英畝的荒地,就可窺一斑而知全豹。當地居民抱怨吸毒者的大量聚集讓生活變得難以忍受;店家則稱顧客都被嚇跑了,收入大幅下降;唯一仍在蓬勃發展的只有霹靂可卡因(crack cocaine,又稱快客可卡因、快克古科堿、克拉克可卡因,因製備時會發出爆裂聲而得名——編注)市場。

淪為“地獄”的旅遊勝地

拉科爾林位於巴黎18區,聖心教堂、蒙馬特山莊和小丘廣場吸引了無數遊客,但這裏同時也運營著法國最大的霹靂可卡因露天市場。據《紐約時報》報導,拉科爾林24小時提供霹靂可卡因,每天都有數百人來這裏花15歐元(約117元人民幣)買一塊嚐嚐。路邊幾十名吸毒者與同樣無家可歸的移民住在臨時帳篷里。警方每週二會進行掃蕩,將這些臨時搭建的貧民窟拆除,但幾個小時後又會故態複萌。

有些吸毒者在公共廁所里賣淫,鬥毆事件每天都會發生,有時是毒販用建築電纜互相毆打,有時是吸毒者用小刀片爭奪小塊的可卡因。

27歲的查理·魯維(Charly Roué)每天至少要來光顧3次。他會先去旅遊景點附近的咖啡店向路人乞討幾十歐元,再來買可卡因。魯維說很多吸毒者都把拉科爾林比作“地獄”,“住在附近的人也要忍受我們帶來的混亂,他們肯定也覺著這是地獄”。魯維從14歲開始就斷斷續續地吸毒。

“你可以忘記伍迪·艾倫的巴黎了”,一名過去幾年都在拉科爾林巡邏的警官說,“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到那個巴黎的影子了”。

不屬於巴黎的18區

18區的區長埃里克·勒瓊德(Eric Lejoindre)稱,當局正在努力“將城市與郊區聯合起來”,但他也指出“根據目前我們觀察到的情況,很多人不認為我們屬於巴黎”。

18區的新任警長埃瑪紐埃爾·奧斯特(Emmanuelle Oster)表示,自去年11月上任以來,她就一直把打擊毒品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在今年上半年,已有300多名毒販被捕,這比2018年全年的人數還多。

《紐約時報》稱,巴黎約有5000至8500名吸食霹靂可卡因的人,但長期以來這一直是個隱藏的問題。奧斯特表示,“我們現在不能再容忍這個問題繼續盤踞在21世紀的巴黎了”。而拉科爾林的援助組織則指責大量警察的出現加劇了緊張局勢。

據Charonne援助組織的社工稱,拉科爾林的許多女性吸毒者都是被迫賣淫,自今年初以來,至少有已經6名吸毒者死亡。“我們鼓勵他們來我們的辦公室,這樣他們就能休息一會兒”,社工伊夫·布伊萊(Yves Bouillet)說,“但他們說我們的辦公室太遠了”。

許多當地居民表示,他們已經適應了,他們會無視吸毒者,遠離他們可能帶來的不安全。他們不希望這個社區僅僅被貼上“霹靂可卡因問題”的標籤。他們指出,商業活動仍在繼續,在此久居的居民仍然會在咖啡館里與老朋友見面,不受周圍非法交易的影響。

34歲的無家可歸者尼穆德·辛格(Nivmud Singh)說,“這裏到處都是霹靂可卡因,你逃不過去的”。他2016年從印度來到這裏。

政府擬建立合法吸毒休息中心

作為反毒品三年計劃的一部分,政府官員決定要在今年秋天之前建立一個“休息與健康中心”,吸毒者或將被允許在該中心合法地吸食霹靂可卡因。該計劃有900萬歐元的預算,曾為Charonne等援助組織提供資金,並為吸毒者提供了幾十種臨時住房方案。

官員們認為,隨著索邦大學(Sorbonne University)未來的校園建設和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修建的新基礎設施,這個社區將變得更好、更安全。

然而,部門居民對這些官員的決定感到憤怒。

“在我們遭受過一切後,這些官員現在希望在這裏建一個吸毒屋讓這些癮君子留下來,”在當地一家咖啡館工作的服務員圖非克·阿烏希施(Toufik Aouchiche)說, “他們問過我們的看法嗎?”他工作的咖啡館常常受到吸毒者的攻擊。

魯維表示自己不打算使用該中心,“停止吸食霹靂可卡因的唯一方式就是離開巴黎,我們都應該遠離拉科爾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