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盈利模式惹爭議 上市能否贏得好綵頭?
2019年08月18日16:28

  WeWork正在為首次公開募股做準備。週三,該公司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IPO申請,預計將從IPO中獲得35億美元。

  我看到過一篇有趣的文章,將WeWork比作蘋果(Apple)。公平地說,兩家公司都用自己的產品打破了現狀。蘋果讓世界重新定義了移動設備,而WeWork正在改變世界對辦公室的看法。

  蘋果和WeWork都非常注重用戶體驗,兩家公司都將自己定位為各自領域的高端選擇。蘋果和WeWork都讓他們現有的競爭對手改變了他們的方式。WeWork首席執行官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展現了個人魅力和遠見,這是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給蘋果帶來的無形資產。

  然而,將一隻10歲的虧損獨角獸與蘋果(Apple)進行比較可能還為時過早。當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推出iPhone時,蘋果已經有超過30年的經驗和iPod和Mac等創新產品可供展示。

  01 蘋果和WeWork:不僅僅是硬件

  這篇文章的作者Dror Poleg認為,兩家公司本質上都在硬件之上構建了無縫軟件、服務和其他功能。對於蘋果的iPhone,硬件的定義很明確。對於WeWork公司來說,硬件是將其轉變為共享和私人辦公空間的不動產。

  WeWork的社區就像iphone上的iOS軟件。然而,蘋果本質上是在與Google的Android競爭雙頭壟斷,而與WeWork的“軟件”競爭的障礙很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WeWork的軟件比蘋果的更容易複製。

  僅在WeWork最大的市場美國,就有超過1000家靈活辦公場所在2018年開業,其中大部分是新建的。這給尋找社區的人們留下了很多選擇。

  02 成本結構差異

  這兩家公司的另一個不同點是硬件的成本結構。雖然蘋果將硬件生產外包出去,而且大部分硬件成本是可變的,但WeWork公司的硬件成本是長期固定成本。

  WeWork長期租賃物業來重新設計,然後在短期內出售私人辦公室和共享辦公桌。2018年4月,WeWork的未來租賃承諾額為180億美元。隨著我們的工作重心轉向擁有房產,這種模式可能會發生變化,變得更加資本密集。

  蘋果和WeWork正面臨著截然不同的融資問題。擁有超過2,000億美元的現金和有價證券,蘋果面臨的難題是如何配置現金。另一方面,在軟銀(SoftBank)削減投資承諾後,WeWork正尋求從任何可能的地方籌集資金。

  除了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收益,我們公司還希望根據IPO的成功籌集債務。由於預計到2026年,WeWork公司將需要196億美元的資金,因此沒有太多選擇。

  03 蘋果是盈利的,而WeWork不是

  蘋果仍然是盈利機器。在截至6月30日的這個季度,該公司的EBITDA為145億美元(占總收入的27%),淨利潤為100億美元(占18.6%)。甚至在2007年推出iPhone之前,該公司就已經獲得了可觀的利潤,儘管利潤率較低。2007財年,蘋果的EBITDA為47億美元(占銷售額的19.1%),淨利潤為35億美元(占14.2%)。

  另一方面,WeWork正在與虧損作鬥爭。這家We公司的運營虧損幾乎與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持平。WeWork每賺到一美元的收入,就要在運營上花費近兩美元。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的運營虧損增加了一倍多,達到13.7億美元。

  預計這家WeWork公司未來幾年都不會盈利,這使得它比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兄弟公司優步(Uber)更具可比性。僅在第二季度,優步的運營就損失了50多億美元。

  當優步上市時,它將自己比作亞馬遜(Amazon),這是優步試圖說服市場忽略其損失的一次失敗嚐試。亞馬遜在亞馬遜網絡服務上有一棵搖錢樹,亞馬遜網絡服務為其電子商務業務提供了資金。這種比較無法刺激市場。

  04 對我們公司來說,正確比較的標準是什麼?

  我認為,WeWork應該把目光從Meat (BYND)和Slack (WORK)以外的領域,作為其IPO的比較對象。和WeWork一樣,Beyond Meat and Slack創造了一個新的細分市場。Beyond Meat和Slack都有一個轟動的公開亮相,這也是WeWork希望複製的。然而,由於市場已經在討論對We公司的估值折扣,這是一條艱難的道路。

  至於領域比較,IWG Plc。是WeWork最接近的競爭對手。IWG的估值為45億美元這一事實並沒有幫助,因為IWG是一家盈利的全球競爭對手,收入高於WeWork。

  來源:美股研究社 本文作者:MAYUR SONTAKKE, CFA, FR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