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Autopilot再調價 粉絲為馬斯克情懷"填坑"?
2019年08月18日17:51

  特斯拉Autopilot再調價,粉絲一直在為馬斯克情懷“填坑“?

  馬斯克求仁得仁,“馴服”了消費者,全力支撐著特斯拉Autopilot的營銷把戲。

  8月16日,是特斯拉全自動駕駛軟件包恢復原價的日子。

  事實上,本次調價行為早在預期之中。5-7月間,特斯拉兩次下調全自動駕駛軟件包升級價格,最終降至3000美元。在“促銷”過程中,這家汽車製造商時刻提醒著消費者,該套件價格會在16日重新提價。

  反反複複的調價無非是為了說服Autopilot車主進行升級。對於這種營銷把戲,特斯拉也毫不避諱,耿直地表示是在為全自動駕駛功能的上線“攢材料”——蒐集儘可能多的閉環數據量,通過眾包的形式無限訓練車輛。然而,這種做法卻招來了寶馬方面的指責。

  特斯拉的幸運在於,其背後端坐著無限多的忠實擁躉,前仆後繼地“報名”成為Autopilot實驗室中的“小白鼠”。2018年9月,特斯拉正式推出V9.0後的短短20幾天內,Autopilot就收到了數千萬英里的實際路測數據。

  如今,特斯拉被視作極客們的勳章,馬斯克的粉絲基礎也成了Autopilot的“發動機”。

  隨漲隨跌的價格

  2019年以來,特斯拉屢次拿Autopilot開刀。

  3月初,特斯拉全系車型迎來了大幅降價,最高降幅達34萬元。與此同時,為了安撫老車主,馬斯克決定向其提供半價購買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原價4000美元)及全自動駕駛軟件包(原價7000美元)的機會。

  他還給消費者算了一筆賬:這次降價最多能給用戶節省6000美元。為了鼓勵消費,特斯拉當時承諾用戶說,如果在車輛交付之前訂購自動駕駛軟件,價格還會更低。隨後,或許是考慮到軟件正式升級前隨意變動價格帶來的負面影響,馬斯克又在3月18日將Autopilot調回了原價。

  同期,面向中國車主,特斯拉也針對性地送了波福利:Model 3全系車型將限時免費升級為增強版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特斯拉官方是這麼說的:

Model 3中國區Autopilot選裝包已改為標配,相當於為您節省¥46,300,已下定車主亦享受此項優惠

  從那時起, 特斯拉就準備通過操控價格的手段激勵消費者購入自動駕駛軟件包。

  到了8月7日,特斯拉再度出招。特斯拉中國方面表示,目前選配了增強版自動駕駛功能的Model S和Model X車主,可以半價升級全自動駕駛功能。對此,公司中國區相關負責人也進行了回應:除了配合當地銷售政策之外,此次調價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更多的消費者使用更多自動駕駛功能。

  數據量站C位

  而這一切都是在為馬斯克的“完全自動駕駛”野心鋪路。

  在降價活動推出當天,有特斯拉車主就接到了推送:“尊敬的特斯拉用戶,您的車輛配置了增強版自動輔助駕駛功能,現升級至全自動駕駛能力僅需人民幣2.78萬元(原價5.6萬元)。”一位特斯拉體驗店銷售人員解釋道:“現在確實可以選配全自動駕駛功能了,用戶登錄自己的特斯拉賬戶就可以購買,但這些功能何時能使用還不知道。”

  按照馬斯克此前公開承諾,以上全自動駕駛功能理論上將在明年年底前實現。似乎是希望為這個“deadline”增強說服力,馬斯克終於掏出了手裡的一張“王牌”——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項目“Dojo”。

  業內人士認為,這個特斯拉努力研發的項目,將大概率改變自動駕駛領域的遊戲規則。關於Dojo,馬斯克曾在4月舉辦的特斯拉自動駕駛日期間簡單披露了一些信息:“那是一台超級強大的訓練電腦,目標是能夠接收大量數據並在視頻級別進行培訓,並使用Dojo程序或Dojo計算機對大量視頻進行無監督的大規模訓練。”

  照此說法,Dojo擁有自主處理視頻,標記可視化數據的能力,這能使系統在路況更加複雜的場景中更快地訓練深度學習網絡。要知道,在自動駕駛領域,數據標註這項工作一度交由人工完成,且大部分神經網絡系統都需要通過圖像幀處理進行訓練。

  雖然Dojo項目要等到明年年初才會正式亮相,但 就其目前公佈的運行原理來看,Autopilot能夠蒐集到的閉環數據量將毫無疑問地扮演起C位角色。

  所謂閉環數據,可以理解為在自動駕駛狀態激活的情況下,由Autopilot系統駕駛車輛行駛時產生的數據。這就要求用戶必須確認開啟相關功能。

  閉環數據的價值在於,研發人員可以通過相關數據採集,瞭解到測試過程中系統的實際處理情況。如果其並不符合安全預期,在標註後可以針對性地進行感知決策的邏輯判斷優化。這可以簡單理解為一個檢測的過程。後續再借助不斷測試對於未覆蓋場景完成分類,那些出現較少且處理不好的場景歸為corner case,而系統完全處理不了,需要報警讓人類駕駛員來接管的場景則歸為badcase。

  這就解釋了為何特斯拉頻頻向中國車主著力“推銷”Autopilot安裝包。 在中國獨有的複雜路況下,團隊試圖借助降價的機會,蒐集儘可能多的本土道路閉環數據。畢竟在自動駕駛業界,素有“得中國者得天下”的論調。

  用戶“支撐”的數據量

  特斯拉的小算盤在於,將這套增強型自動駕駛輔助系統“拱手相送”之後,用戶能夠“心甘情願”地通過眾包的形式無限訓練車輛。

  這也是自動駕駛市場中,特斯拉與其他玩家的競爭差異所在。常規路線是,企業通過測試車隊無限跑圈積累里程,以Waymo為首的絕大多數科技公司及主機廠位在其列。而 特斯拉則最大程度上發揮一個汽車製造商的優勢,通過Autopilo來收集用戶車輛的行駛里程,進而對自動駕駛軟件進行升級改造。

  得益於此,特斯拉電動汽車在Autopillot模式下積攢的行駛里程數據持續穩步上升。

  2018年11月28日,特斯拉通過官方推文宣佈,特斯拉電動汽車全球保有量達50萬台,其中車主使用Autopilot輔助功能(即“在開啟Autopilot的狀態下”)完成了10億英里的行程,是公司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當然,以上數字中並非全部里程均使用了完全自動駕駛功能,而是由幾部分構成:半自動駕駛和完全自動駕駛、真實駕駛和虛擬駕駛、高速公路場景和複雜城市環境。

  雖然現階段Autopilot從功能上來看專用於高速公路駕駛,但這10億英里中包含了沒有裝備Autopilot硬件、以及裝備有Autopilot硬件但沒有購買該服務的汽車。因此全球特斯拉車輛無論在何種道路或天氣條件下行駛,其產生的實際道路數據均能被團隊收集使用,並進行算法反饋,不斷訓練自動駕駛汽車的駕駛行為。

  公開數據顯示, 截至今年7月5日,特斯拉Autopilot全球累計行駛里程已經超過了15.5億英里。 對比來看,去年11月,“路測大牛”Waymo的路測里程達到1000萬英里,而至今年2月,該數據或超過1243萬英里(約2000萬公里)。傳統車企基本未公佈自動駕駛路測數據量。

  有意思的是, 在這一數字大幅增長的過程中,特斯拉車主功不可沒。

  2018年9月特斯拉正式推出V9.0後的短短20幾天內,Autopilot就收到了數千萬英里的實際路測數據。彼時,公司為此也特意向用戶表達了感謝:“裝配有‘增強版自動輔助駕駛’的特斯拉車主已經駕駛數千萬英里來支持Navigate on Autopilot的驗證工作,使我們能夠根據實際駕駛情況來收集相關數據。”

  特斯拉也坦言,一旦遭到媒體負面報導,就會檢測到客戶車隊的Autopilot使用率出現下降。

  為“小白鼠”們上道保險

  對於特斯拉這種做法,寶馬前CEO Harald Kruger毫不客氣地指出:“特斯拉用軟件應用行業的思維來測試未完成的無人駕駛功能,試圖通過推出一款完成度僅70%—80%的自動駕駛功能讓消費者幫助其完成開發測試,這是置消費者的生命安全於不顧。”

  可實際上, 特斯拉將車主當作“小白鼠”的策略也並沒有貫徹得這麼徹底。

  Navigate on Autopilot功能首先會以影子模式(shadow-mode)運作,以此收集大量真實數據驗證系統性能。特斯拉還強調,旗下車輛處於“影子模式”中時,Autopilot的新功能將在系統後台運行,不對駕駛行為進行任何干預。

  也就是說,推出“影子模式”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用以收集車輛新功能在真實路況環境下實時運行的數據。在驗證工作收尾後,公司會把Navigate on Autopilot作為測試功能率先向美國用戶推送,在得到各地監管部門批準後,再向其他地區推送相關更新。

  在正式推出“影子模式”之前,特斯拉為了保障Autopilot功能上線後的實際效果,還在北美髮起了一個“早期測試項目(Early Access Program)”,主要成員來自特斯拉內部員工及核心粉絲車主。

  早期測試項目成員的主要工作,就是在Autopilot團隊完成各項功能編碼後,接收新版軟件推送在實車上驗證功能的可靠性。在此期間,特斯拉會收集所有實際工況中暴露的問題,統一進行修復,然後再向全球範圍內的車主進行正式推送。

  重重保險加持下, 馬斯克並未將“小白鼠”的言論放在心上。

  2018年9月,這位“矽谷鐵甲奇俠”首次進行了“小白鼠”公開招募工作,尋求100-200名誌願者加入特斯拉Autopilot內部測試項目。

  到了2019年初,馬斯克再次向員工發送了內部郵件,表示正在尋找更多內部員工參與自動駕駛系統Autopilot的第三代硬件(Hardware 3)的測試工作,並要求每位參與者提供數百小時的駕駛反饋。作為回報,所有訂購的員工和客戶都將免費升級到特斯拉的第三代硬件(原價8000美元)。

  而正是這個特斯拉神經網絡計算機中的關鍵硬件,成為特斯拉能否擁有全自動駕駛能力的鑰匙。

  也是從那時起,馬斯克開始明目張膽地為完全自動駕駛蒐集用戶數據。

  “求仁得仁”馬斯克

  即便如此,用戶對於Autopilot也依舊甘之如飴,對馬斯克的營銷把戲照單全收。

  一方面, 從特斯拉每季度公佈的Autopilot數據來看,系統安全性並沒有想像中可怕。

  據悉,在2019年第二季度內,用戶使用Autopilot進行駕駛時,每行駛327萬英里,就會發生一起車輛事故;駕駛沒有配備Autopilot但配備了主動安全功能的汽車時,每行駛219萬英里,會發生一起事故;而駕駛既沒有配備Autopilot也沒有配備主動安全功能的汽車時,每行駛141萬英里,便會發生一起事故。

  同時從全美範圍來看,NHTSA最新數據顯示,美國車輛每行駛49.8萬英里就會發生一起事故。相比之下,特斯拉Autopilot的可靠性似乎要高得多。

  另一方面, 馬斯克“填坑”式的軟件更新方式,讓用戶對Autopilot功能完善時刻抱有期待。

  特斯拉每次的功能發佈,都核彈般地砸向業界,由媒體等業內人士之口逐步映射到用戶層面,激起一波波狂歡。雖然總逃不過“跳票”的情況,但其在汽車技術上的出色表現又給了消費者十足的信心,爭搶著成為最先吃到“螃蟹”的那個人。

  而最重要的, 特斯拉給用戶創造的全新體驗,引發了近乎盲目的“馬斯克崇拜”。

  對於特斯拉這一品牌,消費者方面最直觀的印象就是“集很多高科技於一身的電動車”,擁有一台特斯拉基本成了“擠入前沿技術領域”的徽章。

  也有業內人士發聲稱,特斯拉Autopilot獨領風騷:“AP 2.0真正體現了特斯拉麵對技術能力強大的Tier 1,把技術話語權全面收回手中,同時站在頂級Tier 1的肩膀上完成超越的野心和魄力。”

  更有代表性的是,作為特斯拉的友商、馬斯克的死忠,李想在微博上全程更新著特斯拉Model X 90D的用車感受。雖然指出對AutoPilot 2.0過度承諾的不滿,但在評測長文中,李想也坦言AutoPilot 2.0的高級輔助駕駛是其熱愛特斯拉的重要原因之一。

  “很多時候,我已經不知道沒了輔助駕駛我該怎麼開了。偶爾開車去很遠的地方還是會開奔馳S,可我多麼希望AP可以出現在一輛可以跑長途的車上。環線堵車,晚上回家犯困,打開即可,這套高級輔助駕駛太重要了。這是用了再也回不去的功能。”

  李想表示,特斯拉“毛病超多,但是每天只願意開它”。

  馬斯克絕對是幸運的。如此豐厚的粉絲基礎全力推進著Autopilot的數據驗證工作,時至今日,已經到了與特斯拉技術本身相互成全的地步。

  本文來源:車雲 作者 潘梓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