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迷戀大IP的韓國,是如何製造出高分漫改劇的?
2019年08月18日11:34

原標題:不迷戀大IP的韓國,是如何製造出高分漫改劇的?

熟悉韓劇的觀眾對於“漫改劇”這一類型並不陌生。

基於漫畫進行改編的電視劇,近年來在韓劇中的占比越來越高:單單去年,漫改劇的數量就達6部之多,其中《金秘書為何那樣》《我的ID是江南美人》兩部漫改劇甚至成為去年夏天的螢屏雙雄,喜提高收視和高口碑。今年8月底,奈飛即將上線的韓劇《喜歡的話請響鈴》也是漫改作品,相比我們討論過的日本漫改劇和國產漫改劇,韓國漫改劇又有著什麼樣的特點呢?>>>國產漫改總讓人尷尬,是因為改編的膽子太大嗎?

《喜歡的話請響鈴》

原創乏力,漫改劇迎來第二春

本世紀初,韓國的漫改劇就曾掀起一波小高潮,彼時包括《浪漫滿屋》《宮》《茶母》在內的知名漫改劇均引發了觀眾的熱烈反響,《浪漫滿屋》甚至締造過最高47%的收視率。但此後,由於跟風者眾以及原創劇本的崛起,雖然不乏《錢的戰爭》《鄰家花美男》等優秀作品,但韓國漫改劇始終處於小打小鬧的狀態。至2014年根據同名網漫改編的《未生》的橫空出世至如今全面開花,漫改劇似乎迎來了第二春。

相較於原創劇本,漫改劇對於製作團隊來說有兩大優勢,其一在於被製作團隊挑中的漫畫已經經曆過市場的洗禮、接受過讀者的審視,因而在故事框架與人物設定上比原創劇本更為成熟。其二在於漫改劇先天擁有觀眾基礎——只需借助前期宣傳,便可吸引漫畫粉絲打開電視機。

雖然韓國漫改劇的火爆,背後對應的是原創劇本日漸乏力的現實,但漫改劇能成為“爆款”,靠的可遠遠不止單純的漫畫文本與觀眾基礎,漫改劇樣有著自己的殺手鐧。

題材垂直,始終與市場匹配

如果仔細觀察韓國漫改劇的類型特點,會發現這類劇集的題材高度垂直,基本聚焦於極致的浪漫愛情或現實的社會生活中,換句話說,我們熟悉的“少女漫”與“職場漫”是被高頻改編的類型。

近些年來的漫改劇更是有將這兩類題材融合,形成“愛情+生活”設定的趨勢,如《奶酪陷阱》《我的ID是江南美人》等劇,在講述主角的愛情故事外,同樣用了不少筆墨描繪當代年輕人的生活狀態與都市與校園文化等等。

《奶酪陷阱》

原因不難理解:一方面,漫畫因為不受限於製作技術與人物形象的桎梏而先天帶有虛幻屬性,因而更適合表達“幻想設定”,即使是社會題材,也必然有著某些體現作者腦洞的設定與情節;而由真人出演的電視劇,本身卻更適合表現現實生活內容。

不僅如此,螢屏前的觀眾對於低門檻的愛情題材以及更能引發共情的社會題材的接受度更高,因而即使是漫改劇,首先考慮的也還是觀眾娛樂休閑的觀劇需求以及劇集在市場中可能的受歡迎程度,從這一角度來看,漫改劇本身偏愛某些垂直題材也無可厚非。

不迷戀大IP,只選擇潛力股

韓國漫畫市場成熟,優質漫畫數量多儲備足,製作團隊擁有足夠大的選擇空間。但與諸如《快把我哥帶走》《鎮魂街》等國內漫改劇經常選擇粉絲基礎強大人氣高的大IP不同的是,韓國漫改劇在劇本方面其實是“風險偏好型”的——即並不迷戀高流量和大IP,而是更多地看漫畫本身的質量。

像《未生》這樣本身擁有網紅體質的漫畫能被劇組選中的現象實屬少數(實際上《未生》本身的質量同樣過硬),製作團隊還是偏愛那些尚未被廣大讀者發現的漫畫“潛力股”,因而也常常出現電視劇爆紅後帶動原著漫畫暢銷的有趣現象。

《未生》口碑非常好

這種做法原本是源自製作團隊對於成本收益率的考量,但也產生了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效果:它提高了漫改劇的內容質量,激發了漫改內容的創新性。從這點來說,這種劇本決策方式同樣給予明珠蒙塵的漫畫家們以展現實力的機會,為構建一個良性循環的內容生態環境做出了貢獻。

平衡還原度與創新性,力求出圈

對於漫改劇來說,原作黨是必須要爭取的,因為其是作為收視基礎存在的“起手”;但這部分二次元讀者畢竟數量有限,且與主流螢屏觀眾交集不大,因而在吸引原作黨注意力的同時,能否出圈並觸達更多受眾,是漫改劇能否火爆的一大關鍵因素。

也就是說,優秀的漫改劇一定是能平衡漫畫的還原度與電視劇的創新性的,即既要在劇情、選角等方面與原作儘量貼合,也要基於電視劇的表現形式與技術手段,做出適當的創新改變。像是去年的熱門劇《金秘書為何那樣》以及即將上映的《喜歡的話請響鈴》,都以高度相似原作的人物形象成功還原了漫畫精髓。在改編創新方面,諸如《我的ID是江南美人》對於校園生活的刻畫就比漫畫更加真實與生動,做到了“忠於原作但不拘泥於原作”的較高水準。

在肯定韓國漫改劇成功之道的同時,我們也應當注意到其“吃老本兒”的危機——當下韓國的漫改劇更多地形成了某種路徑依賴,雖然不乏《王國》這樣的曆史題材漫改佳作,但更多的漫改劇落入了高度相似的題材與劇情的窠臼,使得不少觀眾直呼審美疲勞。從這點來說,國內的製作團隊應該、也必須時刻關注韓國漫改劇的發展與變化,在取其精華的同時以鄰為鑒,不斷致力於國產漫改劇的革故鼎新。

□沈持盈(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