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馬爾轉會困局,放大巴薩財政亞健康狀態
2019年08月17日14:26

原標題:內馬爾轉會困局,放大巴薩財政亞健康狀態

博斯曼法案的紅利已逐漸耗盡,職業足球環境的亞健康狀態逐漸在加重。

歐洲聯賽漸次拉開序幕,但轉會市場的大戲尚未劇終,男主角內馬爾情歸何處,依舊撲朔迷離。這樣的劇情,讓身價過億的阿紮爾和格里茲曼黯然失色。

兩年前,巴西人的2.22億歐元轉會費將世界足壇轉會費紀錄一下翻了一倍,堪稱驚世駭俗,如今他又和前任巴塞羅那藕斷絲連,被一些巴黎球迷斥為“球隊史上最糟糕球員”。這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盛大的鬧劇。當初執意要走,如今又暗通款曲,當真是無法離開彼此?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來聊聊從內馬爾迷局中透露出的另一個重要訊息:“博斯曼法案”開創的時代,確實已到了需要認真反省的時刻。轉會市場曆來是職業足球的風口。不提博斯曼,就無法理解內馬爾。

一切要從1995年說起,那年歐盟法院出台了一則以原告博斯曼命名的法案,原本普通的勞務糾紛最終演變成了一場法國大革命式的巨變,法案中的一項條款一夜之間就將職業足球從古典時代拋進了現代。“合同到期的球員,可在歐盟範圍內自由流動。”一言以蔽之,國籍和轉會費的藩籬,被拆除了。

在博斯曼法案之前,即使球員合同到期,也需要一筆可觀的轉會費才可以離開,俱樂部佔據轉會市場絕對話語權。博斯曼法案極大地釋放了球員的個人自由,從此歐洲職業足球進入個體自由狂歡的現代主義時期。球員成為了轉會市場的主角,他們的流轉速度大大加快,整個足球工業飛速運轉。那是職業足球的鍍金年代,人人都有了“歐洲足球夢”。

職業球員的工資和轉會費也隨之暴漲,紀錄被不斷刷新,從阿蘭·希勒的1500萬英鎊一直到現在內馬爾的2.22億歐元。然而,隨著改革紅利一起而來的還有諸多問題。薪資結構紊亂、俱樂部入不敷出、馬太效應凸顯,還有就是“個人的無限膨脹”。

從作為“普羅米修斯”的博斯曼到“無限膨脹”的內馬爾,歐洲職業足球彷彿走過了一個轟轟烈烈的大時代。如今,博斯曼法案的紅利已逐漸耗盡,職業足球環境的亞健康狀態逐漸在加重,早在多年前,歐足聯就出台了財政公平法案,但收效甚微。又一次站在十字路口的歐足聯需要新的改革來突破迷局,再一次推動職業足球的良性發展。像NBA、NFL等這些美國體育聯盟的調控措施都值得歐足聯參考,比如工資帽與收入掛鉤、對薪資漲幅比例的限製、球齡對巨額薪資的限製等等。

這個時候,當我們回過頭去看“內馬爾和巴塞羅那是否彼此需要”的問題,答案也就很明顯了。

梅西缺勤,巴薩開局被畢爾巴鄂一記悶棍擊倒,加上蘇亞雷斯受傷、庫蒂尼奧被拜仁借走,加泰羅尼亞巨人需要內馬爾來挺起複蘇的脊樑?從戰術上來講,如果巴西人回歸自然如虎添翼,梅西也不至於柴米油鹽一肩挑。但是,錢呢?他們不僅需要滿足大巴黎的坐地起價,還要考慮內馬爾及其團隊高估的市場和球場價值,畢竟,格里茲曼這兩個夏天反反複複的糾纏,加上庫蒂尼奧、登貝萊的投資失敗,已經讓他們元氣大傷,再也沒有資本在轉會市場攻城掠地。

所以,儘管內馬爾和巴薩彼此吸引,但囊中羞澀的現實極有可能會讓這出“回馬槍”無疾而終。作為近來球員和俱樂部亞健康狀態的典型,我看他們都需要靜一靜了。

□牛東平(專欄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