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寶掀移動支付爭奪戰 但戰火遠不止支付
2019年08月16日08:43

  新浪科技 張澤宇

  15年前,因為一部跨洋的相機,支付寶誕生了第一筆交易,不過那時還只是作為網購的擔保,只是一個交易工具。

  而如今,移動支付早已被國外青年們選為中國“新四大發明”,雖然評選非官方也不正規,但對於許多人來說,“碼”上支付已經成為了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在我們習以為常的背後,一場由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主導的移動支付爭奪戰正在發生,不僅從線上延伸至線下,還將觸角伸至更多領域。

  “造節”

  與電商的雙十一和618類似,為了更好推廣移動支付,也開始了“造節”,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早已不只是支付那麼簡單。

  2015年,微信首次啟動8月8日“無現金日”,以鼓勵金等方式補貼微信用戶,培育用戶移動支付習慣。彼時,根據易觀數據,支付寶佔據超過70%的市場份額,而財付通僅佔比16%,牢牢佔據市場的支付寶當時並沒有選擇跟進。

  不過從數據上看,微信支付帶來的衝擊日益強烈。騰訊微信支付副總經理黃麗透露,第一年“無現金日”只有8 萬線下商家參與,2016年就已經達到了70 萬。到了第三年,也不再只有8號一天,而是將時間延伸至一個星期。

  與此同時,微信支付市場份額也直追支付寶。易觀數據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騰訊金融整體市場份額已經來到39.35%,支付寶則降至53.73%。

  數據上微信支付已經迫近,支付寶才在同樣的時間範圍內推出了“無現金城市周”,同樣通過鼓勵金等形式吸引用戶感受移動支付。

2017年微信支付與支付寶的宣傳海報
2017年微信支付與支付寶的宣傳海報

  二者相加的聲量直接驚動了央行,要求“任何單位和個人在推廣非現金支付工具時,不得炒作‘無現金’概念。”從此之後,8.8的爭奪則不再將重點放在支付層面,而是更加強調智慧智能。

  “原來我們覺得,這個市場已經接近尾聲,甚至已經到了飽和的狀態,但是沒想到2019年還有大幅度的增長,遠遠超出了我們的認知。”騰訊公司微信事業群副總裁耿誌軍這樣形容如今的移動支付市場。

  今年8.8日,支付寶微信依舊相約在戰場上。支付寶主打刷臉支付以及給餓了麼口碑帶貨,而微信支付打出智慧生活的標籤,儘管消費者仍然享受著滿減甚至面單等優惠,但對於這兩家公司來說,造節的意義早已不只是支付。

  刷臉支付搶位戰

  新技術對於支付領域也產生了顛覆式的影響,為了追求支付的便捷性,掃一下臉就能付錢的模式開始出現在日常生活中普及。

  早在2015年,馬雲就曾在德國展示了支付寶的刷臉技術,並在展示的時候稱“互聯網何等之神奇”,但這項技術真正應用到人們生活之中則來到了兩年之後。

馬雲展示刷臉技術
馬雲展示刷臉技術

  2017年9月,支付寶宣佈在肯德基KPro餐廳上線刷臉支付應用。支付寶方面表示,這也是刷臉支付在全球範圍內首次商用試點。同年11 月,騰訊在全球合作夥伴大會推出智慧零售解決方案,並迅速在線下店落地,打響了二者在刷臉支付領域的爭奪戰。

  一方面是通過合作夥伴推廣線下落地,另一方面為了更好向中小商家普及,戰火也延伸至硬件產品。去年12月,支付寶推出人工收銀的刷臉機具蜻蜓,不到一年時間已在全國300多個城市落地。今年3月,騰訊公司微信事業群副總裁耿誌軍表示,將推出一款名為青蛙Pro的刷臉支付產品。

  為了吸引客戶,微信支付打出了免費申領的模式,支付後關注公眾號的功能也更有利於商家積累用戶或會員數,而支付寶的“蜻蜓”最開始售價達2688元,但會通過激勵金等形式鼓勵商家使用,甚至還能讓商家賺到錢。

  “整個行業趨勢向好,今年將會是未來願景實現的前站。”支付寶對此充滿信心,不僅要投入技術,還要用重金來“砸”出市場,宣佈將在未來三年投入30億對刷臉技術全面開放及商業合作進行支援。阿里巴巴合夥人彭翼捷甚至表示,“未來幾年,刷臉支付很可能會像二維碼支付一樣普及。”

  “手機支付平均需要11步,刷臉支付只需1步就可以完成。”儘管在業內專家看來,刷臉支付將大大提升收銀效率,但對於用戶來說未必如此。

  在一間同時擁有傳統收銀台和刷臉自助收款的便利店中,新浪科技發現儘管傳統收銀台需要排隊,但絕大多數消費者仍然會選擇此種結賬方式。一位消費者表示,在她看來自助收款的效率並不高,而且她也擔心會出現問題。

  掘金智慧城市

  始於支付,不止於支付。支付寶和微信的戰爭早已延伸至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讓辦事不再複雜。

  今年6月,中國政務服務平台同時在支付寶和微信上線,用戶可在線辦理查詢、繳費、申領證件、投訴等200多項政務服務,還與時俱進地上線了高考分數查詢、垃圾分類指南等生活服務。

  與此同時,日益全面的生活服務也帶來了新商機。憑藉上海垃圾分類立法的契機,易代扔旗下的“垃圾分類指南”支付寶小程式在過去一個月累計獲客超過380萬。創始人牛棚表示,

  “我們很難想像消費者專門為了扔一次垃圾下載一個App,而有了支付寶小程式,我可以這樣說——所有支付寶的用戶也都是我的用戶。”

  當然,對於平台來說,看重的並不僅僅是用戶,背後還有著可撬動的智慧城市萬億級別經濟。《中國智慧城市建設發展前景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智慧城市市場規模將突破10萬億元,未來五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33.38%。

  但建設智慧城市並不是一家公司就能推動去做的,為此也需要政府的推動。作為支付寶的大本營,浙江省商務廳早在2017年就宣佈與螞蟻金服合作,在全省大力推進移動支付應用,促進市場消費、城市服務和公共服務轉型升級,打造成基於信用、生活消費、商業經營等用戶雲數據的移動智慧城市。與此同時,支付寶也在逐步將能力擴充至其他省市。

  以智慧出行為例,目前支付寶在包括公交地鐵、單車、高速等在內的出行場景,服務用戶數已達4億,其中乘車碼用戶超2億,在公交地鐵場景合作城市已經超過320個。

馬化騰體驗掃碼乘公交
馬化騰體驗掃碼乘公交

  而騰訊則將“根據地”駐紮在了粵港澳大灣區,截至2019年2月末,在微信城市服務中,廣東省使用過其出入境業務服務的用戶數累計超過1300萬人,珠澳大橋收費站、廣深港高鐵已開通微信支付。

  除此之外,騰訊雲還已成功中標長沙城市超級大腦項目,這是智慧城市解決方案“WeCity未來城市”的首個落地項目。

  從掃碼點餐到智慧出行,從生活繳費到城市服務,支付寶和微信在智慧城市中你爭我奪,試圖能在未來分得更大的蛋糕。

  不過從目前來看,智慧城市的建設仍處於初級階段。彭翼捷認為,“只有一座城市的每個行業都深度運用了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技術,那麼智慧城市的成熟階段才會到來。”

  中小玩家生存戰

  市場份額佔比超過90%,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在移動支付領域一直處於兩強爭霸的情況,佔據絕對主導地位,而中小玩家則在不到10%的市場中,上演著殘酷爭奪戰。

  網易2010年就開始從支付領域入局,剛開始主要為集團內的遊戲、郵箱等業務提供金融服務,並在早期就拿到了支付牌照,對比起後期才入局的京東、滴滴等來說,起步非常早,對於“餘額寶”帶來的理財風口,網易金融也都沒有錯過。

  網易金融初期表現不錯,基金產品現金寶曾創下8分鍾售賣5億的銷售紀錄。然而,對比起騰訊的強社交屬性,以及淘寶與支付寶的契合度,缺乏強相關的網易金融 “後續乏力”,最終砍掉了理財業務,又回到了靠內部業務拉動支付的日子。

  “微信支付當年也是由於與阿里打響了經典的“補貼大戰”,耗費數十億來培養用戶習慣,這才奠定了現在的市場格局。”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網易在場景、戰略定位、產品創新、資源投入等方面都無法與兩家巨頭相比,結果也在意料之中。

  類似於網易,許多公司都有著通過金融構建業務閉環的野心,但從實際應用中來看,大部分都只停留在自家應用,鮮有消費者在其他場景使用。

  美團會在用戶支付中預設勾選美團支付,並通過優惠吸引用戶註冊使用;京東則在購物中提供白條等多種付款方式來吸引用戶,而滴滴等應用儘管擁有自己支付系統,但也基本處於“隱形”狀態……易觀報告顯示,沒有一家能在移動支付市場份額中佔比超過1%。儘管是擁有上億用戶的商業巨頭們,也無法擺脫對支付寶微信的依賴。

  不僅僅是互聯網公司,銀行卡時代稱霸的銀聯也在移動支付市場有所動作,在雲閃付App中投入巨額補貼,試圖砸下市場。截至2018年,銀聯二維碼支付交易筆數較2017年同比增長近6倍,累計註冊用戶數突破1億。市場份額方面,儘管排在所有廠商中的第四位,但仍然沒有突破1%。可見對於新入局玩家來說,撬動移動支付現有多難。

  結語

  在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來,“未來第三方移動支付的競爭格局就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強爭霸,它們各有所長,兩者的份額越來越接近。”

  支付領域爭奪日漸平穩,但支付寶和微信的野心卻遠不止於此,誰能在未來搶占先機?而中小玩家又將何去何從?或許仍需要長期大規模投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