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轉型升級“喜兔” 角力社交電商新“紀元”
2019年08月16日13:46

  作為平台經濟的一種新業態,社交電商由此站上了茁壯成長的新風口。在大潮流勢能的裹挾下,“喜兔”生逢其時。在官方發聲為社交電商背書的情況下,作為全新的社交新零售平台,它會給我們什麼驚喜?

  (1)“喜兔”攜KOL 開發新流量池

  在“意見領袖”的概念剛剛提出的時候,誰也沒想到它有朝一日會在零售界發揮作用。

  不得不說,當下的商業社會重塑了這一概念,意見領袖們對群體消費行為的影響,被營銷學的學者注意到了,他們創造了新稱呼——KOL。

  口紅一哥李佳琦的帶貨效果,或許能說明問題。

  他們影響著用戶的消費決策,為消費者搭建通向商品的路徑,同時還負責溝通用戶訴求。他們也被稱作“店主”,更進一步稱為“博主”,可以說是社交電商網絡內不可缺少的一環。

  中心化電商流量增速放緩,價格趨高已是事實。“社交電商以人的信任關係為基礎,靠用戶分享和個人信用背書聚集流量,KOL們協力構築了去中心化的高速裂變的社交網絡,在互聯網紅利消失殆盡的大背景下,能重新找到電商生機。”

  從這個目標出發,找落地路徑,老光和他的團隊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其創新的S2B2C模式與個性化商業培訓體系,全面賦能店主個體,為其提供商品、物流、IT、培訓、售後等全方位開店指導方案。

  “喜兔正在打造的人以群分的新電商模式,相較於過去搜索電商是人去找東西,現在則是把基於相同興趣愛好的人群集在一起,培養出一個KOL ,把相似的需求歸集起來,在一個生態內實現產品的銷量裂變,同時給供應端提出更多的需求,使得消費者需求可以更好被滿足,更多心儀的好物因為興趣相投的人在一起而變得豐富。”老光分析。

  在這樣的路徑下,還會鍛造什麼可能?

  老光的答案是,可以有效釋放零售邊緣力量。什麼是零售邊緣力量?

  “中國有5000萬寶媽,時間碎片化,在職場不受重視;天貓、京東等電商的發展,導致線下的導購員受到衝擊,6000萬導購員,其中1/3下崗,2/3上班時閑置時間長。他們不是傳統零售界的主力,但他們的碎片化時間完全可以被挖掘。”

  所以,在喜兔所引領的社交電商格局中,消費者、店主、平台三者在一個生態圈內共享共創共贏,得以滿足消費者的更多需求。最終,每個人都可以在零碎的時間里,發揮各自特長,引導他人進行理性消費、提高個人收入、個人生活質量,實現自身夢想。

  (2) 入局比拚,供應鏈成關鍵競爭要素

  舞台搭好,模式確立,還需要平台的資源支援,在老光看來,中國下沉市場的億萬規模沒有絕對的領導者,誰能做到“買的便宜、賣的賺錢”這一目標,誰就會脫穎而出。

  老光舉了一個例子:朋友會相信你的第一次推薦,但倘若產品不夠好,或者比別處貴,對方會喪失信任感,再也不複購。

  且這種不信任感會通過社群放大,因此社群電商的商業根本依然是服務體驗和商品體驗,這是體現平台價值的地方。

  喜兔是怎麼做的呢?

  不同於傳統電商和線下超市,它砍掉各級代理、中間環節,節約廣告費、物流費、人員成本等,將優質商品通過社群口碑傳播直達消費者。

  喜兔採用自營+品牌直供的模式,與源頭品牌、源頭工廠直接合作,店主無需囤貨、發貨,由喜兔統一採購、統一發貨、統一服務。

  日前,喜兔已正式喬遷到UDC星光時代,完成從0到1的進階。

  而8月18日,喜兔將會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舉行“世界看我,一切由你”全球戰略發佈會,屆時社交新零售平台喜兔將正式亮相。

  懷揣著讓創業更美好的願景,老光的創業之路一片光明,“我們要做就要做全球領先的創業服務平台,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只有第一才能夠創造更大的價值,我們願意為之奮鬥終生。”(趙鞠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