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優早間逐條反駁殺人鯨做空指控 複牌大漲15%
2019年08月16日09:56

  作者/新浪財經 徐雯

  新浪財經訊 8月16日消息,近日,澳優乳業遭遇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的質疑,該機構公佈了一份長達41頁的中英文做空報告,指責澳優存在虛報銷售額、盈利造假等五大問題。早間,澳優針對這份指控逐條進行了反駁,並宣佈複牌。

  早間,澳優股份開盤股價即上揚,截至發稿,股價回升15.72%至11.26港元。

  昨天,澳優因殺人鯨這份結論為“不值得投資”的沽空報告臨時停牌。當天,澳優盤中最高下跌超過兩成,截至澳優停牌時,澳優股價為9.73港元,下跌了20.11%。

  今日早間,澳優股份發佈了一份較詳細的公告,針對殺人鯨所指的五大問題,逐一進行了否認和反駁。

  根據殺人鯨的報告,澳優主要存在以下五大問題,海關數據顯示,澳優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在中國區的銷售額虛報52%;核心產品、羊奶粉佳貝艾特存在誤導性披露;低報人工費用增加公司盈利;通過子公司雲養邦進行虛假交易和利益輸送;前任或者現任高管控製但未披露關聯方分銷商。

  新浪財經對澳優這份公告做了總結:針對虛報銷售額一事,澳優認為,殺人鯨資本對澳優進口產品的數量計算方式有誤;針對低報人力費用問題,公司指出這是由於披露差異所致;針對涉嫌虛假宣傳一事,澳優表示,相關研究證明羊奶粉的確低敏,不過羊奶粉和牛奶粉的功能和分子是相同的,今後會加強客服的培訓;另外,公司調查稱並無高管控製的關聯方分銷商。

  乳業專家宋亮認為,澳優的業績包括營收數據應該是經得起推敲的,不過,遭遇做空本身也體現出澳優在規範管理方面的確存在瑕疵。

  “本次做空事件會影響資本市場對澳優的信心,短期內股價恢復比較困難,但對實際的銷售應該並不造成巨大影響。澳優對於羊奶粉的宣傳的確存在一些誇大,這是瑕疵,需要看未來消費者是否對宣傳方式買賬。”他說。

  具體來看,對於殺人鯨資本的第一項指控,即涉嫌虛報銷售額進口嬰幼兒配方奶粉數量遠低於其聲稱的數量,且誇大了收入及利潤。澳優稱,公司所有有關嬰幼兒奶粉產品的進口數據均真實及正確,並指出,這些數據可以參照中國海關的官方文件。

  “本公司嬰幼兒奶粉產品之所有進口數據均有文件支持。”澳優認為,殺人鯨所採用的收入計算標準不對,其所聲稱的澳優誇大收入是完全不正確及毫無根據的。

  澳優的理由是:1、殺人鯨資本所計算的進口值,根據的是進口代理商的裝運數目而非實際進口值;2、沒有計算存貨;3、沒有計算進口嬰幼兒奶粉產品送達長沙工廠後,公司所產生的間接成本和增值過程等;4、最後,沒有計算向本地進口商採購的進口基粉(主要來自新西蘭)。

  第二,針對殺人鯨資本所指控的低報人力費用、增加公司盈利的問題,澳優表示公司的綜合財務報表,採納的是國際財務報告準則,荷蘭附屬公司(即Ausnutria B.V.及其附屬公司)的綜合財務報表採納的是荷蘭公認會計準則,若干開支(包括但不限於臨時人員費用、社會保障費用及其他開支(包括差旅費用、膳食及其他津貼))存在披露差異所致。

  “該等開支根據荷蘭公認會計準則於Ausnutria B.V.之綜合財務報表內披露為員工成本之一部分,惟該等開支根據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以作披露目的於本公司之綜合財務報表內並無計入員工成本之一部分。倘Ausnutria B.V.之財務報表不包括披露該等開支,Ausnutria B.V.之員工成本將僅分別占本集團截至二零一六年及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總員工成本約57.6%及52.9%。”根據澳優的說法,有關事項純粹為披露事宜,公司並沒有低報實際員工成本來增加收益,殺人鯨資本的指控完全不實及毫無根據,有關公司財務業績的結論完全錯誤。

  另外,殺人鯨資本還指控澳優旗下的佳貝艾特嬰幼兒配方羊奶粉誤導消費者。

  澳優對此表示,佳貝艾特的核心賣點是羊奶粉,含有100%純羊乳蛋白。根據若干相關研究報告,配方羊奶粉在理論上含有較低致敏性。公司拿出的根據是北京大學的臨床試驗及其他科學家進行的其他研究,稱配方羊奶粉已獲證實為更易消化,相比配方牛奶粉來說,過敏反應較低。此外,羊奶含有αS1-酪蛋白水平較牛奶更低,其已獲證實為嬰幼兒過敏之主要來源。

  當然,目前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並無規定奶粉產品須指明乳糖的動物性來源。澳優也承認,不論羊奶、牛奶還是母乳, 功能及分子方面均相同。並承諾,對於電商客戶服務代表的回覆準確度,未來公司會加強產品知識的培訓。

  殺人鯨的另一指控是,2019年7月澳優收購雲養邦(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養邦”))40%股權是知情人士中飽私囊的虛假交易和利益輸送。

  對此,澳優回應認為,有關指控毫無根據,王只是待持股份。根據澳優提供的時間線,2019年7月,公司發佈了受否雲養邦的公告,2016年5月23日,即雲養邦註冊成立之時,公司與王先生訂立信託協議,委任他持有雲養邦全部股權。根據信託安排,財產授予人即為各自股權之實益擁有人。2019年7月3日,按照所有財產授予人的要求,王分別將雲養邦60%、30%及 10%股權分別轉讓。 簡而言之,王僅為待持,不是實益擁有人。

  殺人鯨的報告還提及,“對價為人民幣2.36億⋯意味著雲養邦香港的估值為人民幣5.91億,為該公司披露的2018年利潤的65倍。有關指控具有誤導成分。”澳優表示,賣方A及賣方B合共僅收取首期人民幣56.4百萬元。剩下人民幣180.0百萬元須待雲養邦於未來三個財政年度達成明確之收入目標後,方可作實。“收購事項之實際估值應計及有關利潤保證。”

  至於殺人鯨所稱,澳優存在被現任或前任高管控製的未披露的分銷商,澳優公司直言,有關指控毫無根據。

  澳優做了以下反駁:1、該報告所提及的三家分銷商並非關連人士。儘管公司與若干分銷商擁有間接少數股東權益,他們並不視為關聯方或本公司與該分銷商之間的交易金額不重大,毋鬚根據相關會計準則作出披露。2、本公司董事、最高行政人員或高級管理層沒有從這三家分銷商獲益。3、有時為了市場營銷便利且並非使用法律條款的情況下,部分分銷商可能聲稱其為公司的附屬公司或分支機構。此類聲明並非旨在建立或確認法律關係。為支持分銷商的市場營銷工作,允許分銷商使用品牌名稱“澳優”、其標識等。4、存在有個別僱員離開公司,隨後加入分銷商的情況。這在業內很常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