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優扳回一局:回應五大質疑 股票複牌後一度拉升15%
2019年08月16日18:05

  原標題:澳優扳回一局:回應五大質疑 股票複牌後一度拉升15%

  8月16日上午,澳優乳業(01717.HK)針對Blue Orca Capital(“殺人鯨資本”)指控財務作假一事做出回應,稱相關指控毫無根據,同時公司股票在上午9點恢復交易。

  澳優股票複牌後大幅拉升,中午12點每股漲1.47港元,漲幅達14.9%。截止下午15點40分,每股漲1.33港元,漲幅13.67%,公司總市值回升至178億港元。

  此前一天,“殺人鯨”資本突然發佈沽空報告,稱“對澳優的市盈率打上25%的企業治理折扣”,並列出虛報銷售數據、宣傳誤導、低報人工費用、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等五大質疑。

  受此影響,澳優乳業股價在8月15日開市後從小幅上漲急轉直下,暴跌20.11%。隨後,澳優在當日上午11點17分對其股票進行緊急停牌,停牌前股價報9.73港元/股,總市值156.45億港元,不足兩小時澳優市值瞬間蒸發近41億港元。

  記者注意到,這份長達41頁的做空報告,圖文並茂而且還被翻譯成簡體中文,顯然這次“殺人鯨”是有備而來,但澳優也針對“殺人鯨”的五大質疑一一作了回應,而且底氣十足。

  回應五大質疑

  “殺人鯨”在報告中指出,澳優在2016和2017年僅有三家主要進口代理商:湖南華一、長沙邦榮、河北澳華。而這三家代理商數據與“殺人鯨”旗下Panjiva提供的中國海關數據不符,並以此估算出澳優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將其在中國的嬰幼兒配方奶粉銷售量虛報了64%和44%。

  對此,澳優馬上反駁,公司財務報告關於嬰幼兒奶粉產品進口數據均為真實及正確,皆可由中國海關發出的官方文件來支持。同時澳優指出,“殺人鯨”所聲稱的估計進口值是進口代理商的裝運數目而非實際進口值,有關估計為扣除澳優存貨水平而不是在中國地區存貨得出,而且未計入進口嬰幼兒奶粉產品送達長沙工廠後澳優所產生之間接成本及所進行的增值過程,也未計入向本地進口商採購來自新西蘭的進口基粉。

  而對於“殺人鯨”指佳貝艾特羊奶粉在中國和歐美地區宣傳不一致,涉嫌誤導中國消費者的問題,澳優解釋稱,自佳貝艾特推出以來,核心賣點為其嬰幼兒配方羊奶粉含有100%純羊乳蛋白。“根據北京大學進行的臨床試驗及其他科學家進行的其他研究,配方羊奶粉已獲證實為更易消化及相比配方牛奶粉之過敏反應較低。此外,羊奶含有之αS1-酪蛋白水平較牛奶更低,其已獲證實為嬰幼兒過敏之主要來源。因此,根據若干相關研究報告,配方羊奶粉在理論上含有較低致敏性。”

  目前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並無規定奶粉產品須指明乳糖之動物性來源。乳糖僅為一種碳水化合物及能量來源,而非蛋白質。“不論其來源(如羊奶、牛奶或母乳),其於功能及分子方面均為相同。”澳優方面表示。

  此外,針對沽空報告指出的“澳優旗下子公司Ausnutria,B.V.2017年員工人數占澳優全職工人數40%,但該公司2017年工資、薪金和退休金成本就占了澳優披露的該年全公司合併人工費用的94-96%。”

  澳優方面表示,AusnutriaB.V。的員工成本將僅分別占集團截至2016年、2017年度總員工成本的約57.6%和52.9%。有關事項純粹為披露事宜,並無引致低報實際員工成本,亦無對澳優整體財務表現造成任何影響。

  “殺人鯨”指出,澳優聲稱其擁有雲養邦香港60%的股權,今年7月,澳優以2.36億元(主要通過增發股票)從澳優高管處收購雲養邦香港賸餘40%股權。但香港公司註冊處記錄顯示,2018年5月23日至2019年5月23日,雲養邦香港不是由澳優持有,而是由公司首席財務官王煒華100%持有。因此,他們認為澳優在對雲養邦香港的所有權上說謊,且7月收購少數股東權益的交易是非法行為。

  澳優方回應,公司與王煒華在2016年5月23日(即雲養邦香港之註冊成立日期)簽訂信託契據,是澳優營養品平台的管理層及投資者瞿先生委任王煒華持有雲養邦香港的全部股權。簡而言之,王煒華僅為代名人股東,從未成為雲養邦香港任何股份的實際持有人。

  而針對沽空報告說的“眾多與財務欺詐事件息息相關的高管仍然高居其位,澳優仍繼續與公司高管秘密控製的分銷商進行未披露的關聯交易”等,澳優稱“殺人鯨”所提到的三家分銷商並非關連人士。澳優與分銷商之間的業務關係和受分銷協議有相關指引規管,所有分銷商之間的條款大致相同,近年並無重大變動。

  澳優在公告中認為,該沽空報告存有事實錯誤、誤導陳述及無根據指控,可能會導致不尋常價格波動,並將保留其對殺人鯨資本及其無根據指控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殺人鯨”是何方神聖?

  對於這次為何會被“盯上”,坊間眾說紛紜,尤其是結合到當下港股市場的複雜形勢,更是想像空間無限。澳優表示,也可能是對方“蓄意打擊對公司及管理層的信心,損害公司聲譽”。

  據公開資料,2018年,37歲的Soren Aandahl離開美國知名做空機構Glaucus Research,自立門戶成立了做空基金Blue Orca Capital(藍色奧卡資本,也譯藍色逆戟鯨資本,俗稱“殺人鯨”)。由於Soren Aandahl的老東家Glaucus Research做空成功率高達80%,因此殺人鯨一誕生便頗受關注,隨後做空港股上市公司新秀麗(01910.HK)一戰成名。

  去年5月底,“殺人鯨”列舉了新秀麗估值不合理、抬高收購價虛增利潤及CEO學曆造假等六大“罪狀”。報告發佈次日,新秀麗股票下跌超10%,隨後緊急停牌,成為2018年首支被做空的港股,公司CEO鄧儒熙也於五月底引咎辭職。

  在2018年8月的第六屆香港年度Sohn投資者會議上,當被問及未來狙擊的對象會否是越來越大的上市公司,Soren Aandahl回答:“但願如此。”後來,果不其然,“殺人鯨”將目光瞄準了備受關注的拚多多。

  11月,“殺人鯨”指拚多多存在虛報收入和GMV(成交總額),並低報了人員成本和淨虧損。報告發佈後,拚多多股價盤初雖然小幅跳水,但隨後大幅拉升並漲超10%。報告發佈後三天,拚多多股價累積上漲超20%。這次,“殺人鯨”铩羽而歸。

  直到今年5月,“殺人鯨”針對香港上市公司Mega Expo(現改名“諾發集團”)發表報告,指涉黃背景的諾亞方舟通過一系列收購,借殼Mega Expo上市,其上市是一起財務欺詐騙局。導致Mega Expo股價在5月9日單日下跌29.8%,隨後停牌。5月24日複牌當天,Mega Expo股價進一步下滑22.4%。

  同月,“殺人鯨”又在投資論壇上質疑安踏公司治理及旗下FILA品牌收入不透明,預計安踏體育股價會有34%跌幅,建議沽空。消息發佈後,安踏體育當日股票下跌超12%。次日,安踏發佈報告披露相關數據並進行澄清,公告發出後安踏體育股價漲幅迅速擴大至近6%,收報48.0元/股,漲2.24%。

  據“殺人鯨”官網信息,Blue Orca Capital是一家活躍投資公司,以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海岸發現的傳奇虎鯨命名。逆戟鯨是地球上最具交流性的哺乳動物,因使用主動聲納進行導航和捕獵而聞名。“就像它的名字一樣,Blue Orca Capital並不害怕在全球金融市場尋求偉大的投資理念。”殺人鯨官網稱。

  而Soren Aandahl目前是Blue Orca Capital的首席投資官,擁有哈佛法學院法學博士學位和芝加哥大學學士學位,畢業於Phi Beta Kappa.Blue Orca Capital是總部位於得克薩斯州的首席短期激進投資者,在美國、亞洲和澳州擁有成功投資的良好記錄。

  21世紀經濟報導注意到,今年5月以來“殺人鯨”開始一反常態,對諾亞方舟和澳優的兩份沽空報告都特意準備了“簡體中文”版本,從昨日的暴跌20%到今天的反彈近14%,“殺人鯨”這個短期激進投資者在澳優這輪做空風波裡面不知道又扮演怎樣的角色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