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殺人鯨指責“五宗罪” 澳優否認 專家稱和輝山不同
2019年08月16日14:04

原標題:遭殺人鯨指責“五宗罪” 澳優否認 專家稱和輝山不同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沽空機構“殺人鯨”BlueOrcaCapital在沽空報告中如此描述澳優,遭到了澳優乳業的強烈反駁。8月16日早,澳優發公告否認沽空機構指控。當天,澳優複牌高開近6%,截至發稿,澳優股價漲15.72%,報11.26港元/股,最新市值為181.06億港元。

8月15日早盤,做空機構BlueOrcaCapital(殺人鯨資本)發佈萬字報告直指澳優乳業財務造假,稱其誇大營業收入、隱藏成本,並且通過未披露關聯方交易讓高管們得以隱秘地謀取私利,因此對其市盈率打上25%的企業治理折扣,每股只值5.78港元。當日,澳優乳業股價盤中跳水超20%,並於12:41發佈公告宣佈停牌,停牌時股價為9.73港元/股。

8月15日下午,澳優發佈澄清公告,強烈否認該沽空機構報告所載的指控,並認為該等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8月16日,澳優再次發佈澄清公告,逐一回應殺人鯨研究報告中列舉的五大指控。

澳優的回應是否站得住腳?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沽空機構很多數據比較牽強,澳優的回應基本上“回擊”了殺人鯨。

罪責一:澳優嬰幼兒配方奶粉在內地的銷售額虛報52%

澳優:好多數目沒算進去

該機構認為海關數據顯示,澳優嬰幼兒配方奶粉在內地的銷售額虛報52%。殺人鯨稱,澳優聲稱其在內地銷售的所有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都是從其位於歐洲、新西蘭和澳州的自有工廠或者第三方供應商處進口的。然而,公開的海關數據顯示,澳優進口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數量遠低於其聲稱的數量。在2016和2017年這兩年期間,澳優虛報了52%的內地配方奶粉銷售額。

對此,澳優表示,首先,(沽空機構)有關計算僅基於估計進口值,是根據該報告中所提到的進口代理商的裝運數目而不是實際進口值得出。第二,有關估計是扣除公司相關期間的存貨水平(而非中國的存貨)而得出。第三,有關估計並未計算進口嬰幼兒奶粉產品送達長沙工廠後公司所產生的間接成本及所進行的增值過程。最後,有關估計並未計算向本地進口商採購進口基粉(主要來自新西蘭)。

罪責二:旗艦品牌佳貝艾特羊奶粉的披露誤導中國消費者

澳優:北京大學已經有相關實驗證實配方問題

殺人鯨還在報告中指出,旗艦品牌佳貝艾特羊奶粉的披露誤導中國消費者,有引起中國消費者抵製的風險。佳貝艾特中國官網上的文章宣傳乳糖不耐受或對牛奶蛋白過敏的嬰兒可以使用其配方羊奶粉作為替代品。與之截然不同的是,佳貝艾特在其美國和歐洲網站上卻明確警告父母,乳糖不耐受或對牛奶蛋白過敏的孩子不應該使用佳貝艾特羊奶粉。此外,佳貝艾特在主要的中國電商平台上虛假宣傳其配方羊奶粉中的乳糖來自羊奶,然而卻在歐洲和美國市場承認其羊奶粉中的乳糖其實來自牛奶。

對此,澳優回應稱,自推出以來,佳貝艾特的核心賣點為其嬰幼兒配方羊奶粉含有100%純羊乳蛋白。根據北京大學進行的臨床試驗及其他科學家進行的其他研究,配方羊奶粉已獲證實:更易消化以及相比配方牛奶粉的過敏反應較低。

此外,羊奶含有的αS1-酪蛋白水平較牛奶更低,其已獲證實為嬰幼兒過敏的主要來源。因此,根據若干相關研究報告,配方羊奶粉在理論上含有較低致敏性。

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並沒有規定奶粉產品需要指明乳糖的動物性來源。應注意乳糖僅為一種碳水化合物及能量來源,而非蛋白質。公司瞭解到,不論其來源(如羊奶、牛奶或母乳),其功能及分子方面均為相同。

罪責三:60%的員工無償工作?澳優低報人工費用,盈利水平造假

澳優:披露差異所致

殺人鯨認為,澳優披露其2017年的工資、薪金、退休金和人工相關費用為人民幣4.84億。澳優絕大多數的嬰幼兒配方奶粉都是在荷蘭生產,工廠都歸在荷蘭子公司Ausnutria,B.V.旗下。Ausnutria,B.V.(和其荷蘭子公司)的員工人數隻占了澳優總員工數的40%,但是其工資、薪金和退休金成本就占了澳優披露的該年全公司合併人工費用的94-96%。澳優賸餘60%的員工不可能無償工作。

2018年法院案件顯示公司隱藏人工費用,澳優很可能通過由經銷商支付工資來將員工(以及相關成本)隱藏在財務報表之外。

對此,澳優回應表示,主要由於公司的綜合財務報表與荷蘭附屬公司的綜合財務報表的若干開支披露差異所致。澳優強調,有關事項純粹為披露事宜。其並未低報實際員工成本,也並未對公司的整體財務表現造成任何影響。

罪責四:雲養邦並非澳優子公司,而是公司高管持有,涉嫌利益輸送

澳優:公司高管僅為代名人股東

殺人鯨在報告中指出,澳優的NutritionCare產品主要是通過雲養邦(香港)有限公司(“雲養邦香港”)在中國市場進行營銷和分銷。

澳優聲稱其擁有雲養邦香港60%的股權,並且從2016年以來一直將該所謂的子公司並表。2019年7月,澳優宣佈以人民幣2.36億(主要通過增發股票)從澳優高管處收購雲養邦香港賸餘40%的股權。

然而,香港公司註冊文件顯示,截至2018年5月23日和2019年5月23日,雲養邦香港不是由澳優持有,而是由公司首席財務官王煒華100%持有。

對此,澳優回應稱,王煒華僅為代名人股東,他從未成為他所持有的雲養邦香港的任何股份的實益擁有人。由於王煒華在收購事項公告日期不再持有雲養邦香港股份的任何法定擁有權,故收購事項公告並未提述王煒華。

罪責五:澳優曆史充滿醜聞,還有眾多未披露關聯方分銷商

澳優:曆史是曆史,現在不存在這些問題

在報告中,殺人鯨指責澳優有美優高、澳聯和美和貴陽奶品等三家未披露關聯方分銷商。澳優可以利用這些受控製的分銷商偽造收入,或者高管們以犧牲股東利益為代價,秘密斂財。

澳優稱,本公告發佈之日,董事會確認沽空報告所提述本集團的全部三家分銷商並非關連人士。儘管公司在若干分銷商擁有間接少數股東權益,但他們並不被視為關聯方或鑒於公司與該等分銷商之間的交易金額不重大,無需根據相關會計準則作出披露。

澳優並稱,為支持分銷商之市場營銷工作,集團於若干情況下容許分銷商使用品牌名稱“澳優”、其標識及其他行政工具(如電子郵件域名及通訊地址)。鑒於集團與其分銷商之間的緊密工作關係,有個別僱員離開集團並隨後加入分銷商情況。此類情況是個人職業規劃及相關僱員決定,在業內常見。

值得注意的是,澳優此前被視為小“白馬股”,從2015年8月至2019年7月,澳優乳業股價從1.8港元/股一路上漲,2019年7月3日,澳優股價達到頂峰16.64港元/股,市值達267.57億港元,是初上市時的近四倍。

在8月15日,沽空報告發佈後,澳優股價下挫20.11%,後緊急停牌。不過,在澄清公告發佈後,截至發稿,澳優股價漲15.72%,報11.26港元/股,最新市值為181.06億港元。

澳優“黑曆史”:曾被“關了”兩年半

澳優曾經有過黑曆史,而這也正是殺人鯨始終在說澳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原因。2012年3月,澳優發出停牌公告,起因是公司核數師安永發給澳優的“未解決事項”信函,核心問題是澳優提前確認了2011年12月的一筆1.23億元收入,根據新調查進展,公司承認這批等值貨物並未在2011年年底前發給分銷商,所以不應確認為當年收入。

這是一場馬拉松式的財務問題調查。根據獨立專業顧問給出的法務審閱,澳優的財務疑點至少存在6個賬目問題,除了上述提前確認收入,還包括在2011年1月至11月的賬目中,出現已售貨品、已發貨數量的會計記錄與物流公司提供的資料之間存在差異等情況。

2018年8月4日,澳優方面在公告中稱,可能與不法行為相關的職員已經離開公司,且澳優也做了其他方面的補救,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該事件引發的顧慮已妥善解決。於是,公司已經將複牌的申請遞交至港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澳優在8月13日發佈了2019年上半年財報。數據顯示,上半年澳優營業收入達到31.48億元,較2018年增長約21.9%;毛利16.39億元,同比上升36.9%;淨利潤2.6億元,同比下跌20.43%。由於業績不佳股價承壓,14日盤中澳優股價一度跌近10%。

澳優發佈最新財報後,8月14日,國金證券發佈了一份持續看好澳優的研報。整體來看,澳優下半年有望迎來更快增長,全年業績尤可期待,維持“買入”評級。

誰是殺人鯨?曾做空新秀麗和安踏

殺人鯨是什麼來頭?去年初才成立的“殺人鯨”,由GlaucusResearch聯合創始人、前首席研究員SorenAandahl創立,以港股為主戰場之一。由於Glaucus狙擊企業幾乎百發百中,因此“殺人鯨”一成立便受到關注。

2018年5月底,“殺人鯨”的首個目標指向新秀麗。其報告指出,該公司的治理和會計問題令其應較同業有所折價,而給予新秀麗的目標價僅為17.95港元,較前一日收盤有高達48%的折價。此後,新秀麗遭遇噩夢般的一年,時任首席執行官RameshTainwala引咎辭職。

此外,殺人鯨還沽空過安踏。2019年5月30日,“殺人鯨”創始人兼CIOSorenAandahl在2019Sohn香港投資論壇上,質疑安踏的企業治理及旗下品牌斐樂收入不透明,並將去年安踏的收入及純利給予約15%的折讓。消息一傳出,安踏體育盤中跳水,一度跌超12%,觸及43.5港元,創去年10月以來最大跌幅。

次日盤前,安踏體育連發兩則公告,強烈否認這一不實猜測,並披露關聯方認購新股,占總股本0.59%。隨之,其股價高開逾1.8%,此後漲幅迅速擴大至近6%,收報48.0元/股,漲2.24%。

值得注意的是,在澳優之前,還有另一家乳業被沽空,即一蹶不振的輝山。輝山乳業被做空後,股價當天暴跌85%,沉寂兩年後,輝山破產重整還沒有一個合適的方案。

朱丹蓬對記者表示,輝山更多是資金鏈出現問題,澳優從產業端、渠道端到消費端都比較優秀。因此,澳優和輝山不一樣。

新京報記者 張澤炎 編輯 徐超 校對 陸愛英

記者郵箱:zhangzeyan@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