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韓四年來的政局變動影響著日韓之爭
2019年08月16日16:51

  原標題:日韓之爭只因曆史問題難解?美日韓四年來的政局變動才是關鍵

  因為日本“敲打”韓國,這兩個美國在東亞的盟友最近又“掐”了起來。不過,這次不是因為已經難以形成新聞熱點的“曆史問題”,而是“經貿問題”。日本為什麼突然“敲打”韓國?為什麼選擇現在這個時機和這些商品?日本最終試圖產生什麼“效果”或達到什麼目的?分析上述問題,是筆者撰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日本選擇了一個能讓美國閉嘴的理由

  日本“敲打”韓國,當然不是興之所至。所以,我們首先應該分析時機和事由。之前日本政府宣佈,從7月4日起,對出口韓國的光刻膠、氟化氫、氟聚酰亞胺三種化學物質採取管控措施。若有日企想對韓國出口相關商品,必須經過日本有關部門審查,並取得許可證後方可出口。隨後,又將韓國從安全保障出口管理的“白名單國家”中移除。

  筆者認為,韓國之所以挨這一記“悶棍”,還是得怪韓國政府過於實誠,幹了一件“自討苦吃”的事,被日本抓住了“把柄”。韓國政府宣佈,過去4年間,韓國查處了156起將半導體原材料出口伊朗、敘利亞案件。韓國產業通商部強調,“公佈這些數據是為了證明韓國在加強管理”。

  將從日本進口的半導體材料,轉手賣給了伊朗、敘利亞是一些商人作為中間商賺差價的行為。但這些半導體材料,可用以製造武器,屬於軍民兩用物資,犯了“大忌”。韓國產業通商部雖然聲明韓國對上述行為加強管理,但卻授人以柄,成為日本認定韓國政府管理不嚴的證據,並進而限製半導體材料出口韓國。

  日本以將半導體材料賣給伊朗和敘利亞,影響日本國家安全為由,對韓國進行製裁,主要當然不是因為韓國自己的“交代”,而是想以此堵住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嘴。安倍身邊的智囊當然清楚,要想讓美國在日韓之爭中理解日本的立場,就必須拿出能讓美國認同的理由。指控韓國違反美國製裁伊朗的禁令,美國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果然,7月中旬,特朗普親口透露,韓國總統文在寅要求美國居間調停。但日本如此“理直氣壯”,他能說什麼?只能說“希望雙方改善關係”這種正確的廢話。實際上,韓國聲稱要廢棄8月下旬必須更新的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也是為了讓美國出面調停。因為,協定若被廢棄,將影響日美韓安保合作,進而影響美國所謂的印太戰略。因此,特朗普不得不表態:“如果日韓雙方均提出這一要求,我或許將出面干預”。問題是,日本怎麼可能主動提出請美國調停要求?

  損人亦自損,日本圖什麼?

  日本首先從上述半導體相關材料開刀,是因為對韓國的產業結構和目前的經濟形勢,洞若觀火。光刻膠、氟化氫、氟聚酰亞胺,既是韓國產業鏈中的要件,也是韓國產業鏈中的“軟”件。韓國貿易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韓國光刻膠和氟聚酰亞胺對日本的進口依賴都占到90%以上,氟化氫對日本的進口依賴也有43.9%。

  亞當·斯密的國際分工論和大衛·李嘉圖的比較優勢理論的“害人”之處,就是使韓國對日本形成了“路徑依賴”,在短時期內根本無法找到替代品。何況這三類物質不僅在世界市場上也有相當高的占有率,更是對作為韓國支柱產業的半導體產業須臾不可或缺。

  韓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具有“東亞模式”的共同特徵:出口導向。在韓國的出口商品中,半導體占比最大,而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近期卻彷彿在一起“減肥”。三星電子2019年第二季度業績報告顯示,利潤同比銳減56.3%。更令韓國企業界擔憂的是,同樣作為韓國支柱產業的化工和汽車工業,也對日本有較高依賴性。

  日本在韓國經濟不太景氣時“雪上加霜”,對其支柱產業採取“釜底抽薪”式的做法,並不是“無本獲利”。目前韓國掀起抵製運動,也使日本也遭受經濟損失。

  那麼,日本究竟要達到什麼目的?不少分析指出,這是對韓國在勞工賠償問題上的做法進行報復。對這種分析,筆者並不完全認同。況且僅僅將日韓之間的矛盾歸結為曆史,不進行深入具體的分析,其實並沒有意義。因為,這屬於常識。日本這是對韓國經濟的“命門”下手,迫使韓國“服軟”。

  曆史問題說到底還是現實的政治外交問題

  不少分析認為,日本此舉是針對“勞工賠償問題”採取的報復措施。所謂“勞工賠償問題”,是2018年10月至11月,韓國大法院(最高法院),兩度判決日本企業對其強徵的韓國勞工給予賠償。但日方認為,根據日韓兩國1965年邦交正常化時簽署的《日韓請求權協定》,韓國勞工的請求權問題已經解決。

  “勞工賠償問題”確實是此次日本“敲打”韓國的原因之一。但必須明確,勞工賠償問題不是個案,也不是突然產生的新問題,而是涉及長期影響日韓關係的戰爭賠償問題。雙方在這個問題上的爭執而不是具體的審判結果,才是問題的核心。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日韓邦交正常化標誌的《日韓基本條約》中,沒有類似“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這樣的文字表述。

  日本認為,根據作為《日韓基本條約》附件的《日韓請求權協定》,日本已向韓國提供了總計8億美元的贈與及各類貸款。因此,日本強調,根據《舊金山對日和約》第四條(A)款的規定,兩國政府及民間的財產、權利及利益的請求權問題,已經獲得解決。由於雙方各執一詞,“賠償問題”迄今沒有解決。

  必須強調,去年12月22日,日本稱韓國海軍驅逐艦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海上自衛隊軍機長達數分鍾。日本強烈抗議,韓國防部則矢口否認,最終成了各執一詞,真相撲朔迷離的“羅生門”。但是,這一事件在日本人心理上留下的“陰影”,絕不會小於“勞工賠償問題”。

  曆史問題,說到底是現實的政治外交問題。2012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黨在大選中完勝民主黨。作為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再次成為首相。兩天后的12月18日,韓國新國家黨的樸槿惠,擊敗民主黨的文在寅,成為韓國史無前例的女總統。同屬右翼保守政黨的自民黨和新國家黨同時成為日韓兩國的執政黨,不僅意味政權交替,更意味內外政策調整。對解決“曆史問題”無疑是個契機,事實也確實如此。

  2015年日韓建交50週年之際。日本《外交藍皮書》提出,“韓國是日本最重要的鄰國……日韓關係雖存在難題,但雙方因從大局出發,共同努力,建立面向未來的關係。”樸槿惠也在慶祝建交50週年的賀詞中表示,“重要的是放下沉重的曆史包袱,懷有和解與共生的理念。”

  當年12月28日,雙方達成了“慰安婦問題協議”。根據該協議,日本在韓國成立“和解與治癒基金會”,向受害“慰安婦”支付由日本政府提供的“治癒金”。日方宣佈此協議“最終和不可逆”。樸槿惠試圖就慰安婦問題同日本達成諒解,而這與美國奧巴馬政府欲建立“美日韓軍事同盟”的“重返亞太戰略”,也有關聯。美國的施壓,使表面上對慰安婦問題持強硬立場的樸槿惠,獲得了能說服民眾的理由。

  然而,按照韓國MBC電視台的評論,“樸槿惠為了盡快解決‘慰安婦問題’,最終釀成外交慘禍”。

  2017年5月10日左翼的文在寅執政後,美國白宮的主人在當年年初已經換成了特朗普,美國“亞太戰略”也被所謂“印太戰略”取代。作為“亞太戰略”重要內容、將日韓包括在內的“強化和盟軍的合作”,似乎已成為“曆史”。以此為背景,文在寅剛走進青瓦台,便下令對“慰安婦問題協議”進行調查。韓國外交部專門設立了“慰安婦問題”協議審查專案組。12月27日,專案3組公佈了調查結果,指出該協議未充分聽取受害者意見,而且對公眾隱瞞了多條“保密內容”。整個談判過程,韓方都處於被動應答地位。於是,文在寅“順應民意”廢除了這個協議。此舉當然引起日本強烈不滿,並且也成為日本對“不遵守協議”的韓國進行報復的原因之一。

  那麼,日本是否會將雙方的貿易衝突繼續升級?筆者認為不會。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8日上午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宣佈,批準向韓國出口半導體材料光刻膠,同時強調對出口韓國的3種半導體材料,是加強管控措施,“並不是採取禁運措施”。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稱,已提出雙方在不採取新措施的狀態下,進行談判的調停方案。說到底,安倍的目的只是想“敲打”韓國,並不想“打死”韓國。筆者相信日本會“見好就收”。

  (作者馮瑋 系複旦大學曆史系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