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漢不代表心理強大!英媒呼籲俱樂部關注球員精神問題
2019年08月16日16:34

原標題:硬漢不代表心理強大!英媒呼籲俱樂部關注球員精神問題

參考消息網8月16日報導 英媒稱,倫敦布魯內爾大學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足球俱樂部在對待受傷球員的心理健康方面存在“缺陷和忽視”。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8月15日報導,這項研究是由英國職業足球運動員協會(PFA)推動、由女王公園巡遊者足球俱樂部心理顧問心理學家米西婭·傑維斯博士領導、並曾與英格蘭女足合作,項目採訪了來自專業球隊的75名醫療負責人,包括20個英超俱樂部中的14個。

研究顯示,英國職業足球俱樂部對長期受傷的球員在心理上的照顧義務普遍存在“不足、疏忽、甚至可能忽略”。

只有37%的俱樂部表示,他們的工作人員受過傷害心理學培訓。

報導稱,研究人員專門調查了長期受傷的足球運動員的心理支持機製,儘管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他們更有可能出現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但發現只有有限的(球員有)專家幫助。如果不做出改變,許多球員“將繼續得不到保護,容易受到受傷帶來的眾多負面心理後果的影響”。

只有37%的俱樂部表示,他們的員工接受過受傷心理方面的培訓,而大多數俱樂部表示,從未或只是偶爾對長期受傷的球員進行心理問題篩查。

研究報告中寫道,這讓球員“很容易經曆有問題的康複期、產生對未來表現的問題、受傷風險的增加、無法重返競技體育、引發或暴露心理健康問題”。報告補充道,“俱樂部對受傷球員的照顧義務是不完善的,疏忽大意的,甚至可能是直接忽略的。”

在那些相對較少的對球員進行心理檢查的俱樂部中,大多數球員都在焦慮、抑鬱和對再次受傷的恐懼中煎熬。研究甚至發現,嚴重的傷害會引發更廣泛的問題,包括自殺想法、藥物濫用或飲食失調。

雖然物理治療師通常會在長期受傷的足球運動員康複的每個階段進行治療,但在任何一個階段,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病例會尋求體育心理學家的幫助。

傑維斯博士現在希望俱樂部的管理者能夠製定一項協議,確保為長期受傷的球員提供常規的心理支持,並始終將心理健康納入俱樂部的醫療保險政策。她“震驚”地發現,有很高比例的俱樂部不包括這一項。

自從2002年開始在足球領域工作以來,傑維斯博士對這些發現“並不驚訝”,但她仍然擔心沒有辦法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目前(俱樂部)最主要的焦點是(球員)身體上的創傷,但他們應該有一個標準化的綜合支持系統,”傑維斯博士說:“為什麼要等到球員遇到問題的時候(才開始做)呢?如果球員花更少的時間在康複上,避免二次傷害,未來表現出的問題更少,心理更健康,這應該更符合俱樂部的利益。”

報導稱,研究調查中不到25%的俱樂部有一個全職的運動心理學家,不過大部分球隊有兼職體育學院心理學家。報告指出,“缺乏支持機製可能是由於缺乏對醫務人員的培訓……以及足球文化中尋求心理支持被汙名化以及不被理解。”

效力於熱刺的英格蘭後衛丹尼在2018年公開了他的膝蓋受傷是導致他患上抑鬱症的原因,當時他要求俱樂部給他介紹心理學家來“大規模”幫助他,丹尼還透露了一個有興趣購買他的俱樂部要求開會檢查他是否“不瘋了”。

研究人員還採訪了11名曾為PFA長期治療受傷球員的顧問。報告稱:“關鍵的發現是,定期向PFA諮詢師提出的精神健康問題往往是(運動員的)長期傷害的心理和行為後果。”

報導稱,職業足球運動員受傷的風險非常高,報告援引的研究顯示,職業足球運動員受傷的可能性是工業和商業領域高風險工作的1000倍。

平均每個球員每個賽季受傷1.3次,需要恢復四周或更長時間的嚴重傷病占總傷病的23%。在經曆了顯著增長的尋求心理健康服務的人群數量後,PFA諮詢師特別增加了身份的喪失、自尊的降低、對選擇的恐懼,以及與受傷有關的賭博風險等案例分析。

一位心理健康顧問將賭博形容為“流行病”,並表示,賭博者(是因為球員)“首先被視為商品,其次才是人”。另一位心理諮詢師表示,受傷後的心理支持是“一個缺失的領域”。

報導稱,研究報告敦促球員代表推動改革,“代表球員的組織應該更堅決地提出要求,俱樂部有義務讓專業心理人員參與到所有受傷球員的預防和康復工作中來。”(編譯/任韜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