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失憶,只有一個人還記得披頭士,會發生什麼?
2019年08月16日06:32

原標題:全世界都失憶,只有一個人還記得披頭士,會發生什麼?

與《波西米亞狂想曲》《火箭人》等音樂類傳記片不同,《昨日奇蹟》並沒有對披頭士成員的個人經曆和創作曆程作更多介紹,而是講述他們的歌曲對一個小人物的影響,以此紀念披頭士和他們的音樂。這裏揭秘《昨日奇蹟》編導演與披頭士的各種“情結”以及有趣花絮。

當披頭士、可口可樂、哈利·波特被世界遺忘,會有怎樣的故事發生?今日上映的電影《昨日奇蹟》提出了這樣的設定和疑問。這是繼十年前的《貧民窟的百萬富翁》之後,英國導演丹尼·博伊爾又一部登陸中國內地的作品。《昨日奇蹟》講述懷才不遇的創作型歌手傑克在一次神秘的全球大停電中遭遇了一起奇怪的交通事故,醒來後發現自己成了世界上唯一記得披頭士樂隊的人,之後他因為演唱披頭士歌曲而一舉成名的故事。

與《波西米亞狂想曲》《火箭人》等其他音樂類傳記片不同,《昨日奇蹟》並沒有對披頭士幾位成員的個人經曆和創作曆程作出更多的介紹,而是講述他們的歌曲對一個小人物的影響,以此紀念披頭士和他們的音樂。這裏揭秘《昨日奇蹟》編導演與披頭士的各種“情結”以及有趣花絮。

導演小時候“扮演”過列儂

“這部電影代表了我們所有人對披頭士樂隊的致敬”。拍攝《昨日奇蹟》的想法來自於英國導演丹尼·博伊爾的私人回憶:“小時候我經常跟雙胞胎妹妹一起玩角色扮演的遊戲,那時候我妹妹特別喜歡保羅·麥卡特尼,所以我就會扮演約翰·列儂。我對披頭士的記憶就從這裏開始。”在“披頭士情結”的影響中,博伊爾想到了“全世界都失憶,只有一個人還記得披頭士”這個有趣的設定。而在籌備2012年倫敦奧運會開幕式時,作為開幕式導演的博伊爾就曾與壓軸表演嘉賓保羅·麥卡特尼合作。

主演希米什·帕特爾與導演丹尼·博伊爾在影片《昨日奇蹟》拍攝現場。

與聽著父母的披頭士黑膠唱片長大的丹尼·博伊爾一樣,曾創作了《真愛至上》《諾丁山》《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海盜電台》的編劇理查德·柯蒂斯也是披頭士的狂熱粉絲,只不過他這次更多是將音樂用來浪漫“調情”。“黃老闆”艾德·希蘭在片中也腦洞大開,他覺得原歌名不夠時尚打算把歌曲“嘿 裘迪Hey Jude”改成“嘿 兄弟Hey Dude”。

重新製作披頭士24首金曲

《昨日奇蹟》中充滿了披頭士的各種彩蛋,“Yesterday”、“Let It Be”、“Hey,Jude”等24首披頭士樂隊的名作也進行了再創作以求更加與電影契合。片中披頭士的音樂和歌詞串聯起了主人公傑克搞笑又勵誌的成名之路,飾演男主角傑克的希米什·帕特爾曾在採訪中說:“我們尊重歌曲的歌詞和曲調,但也加入了傑克的元素。能用自己的方式演繹這些經典。”而博伊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部電影的音樂版權已經得到了麥卡特尼和斯塔爾以及列儂和哈里森共同的“祝福”。

另外,片中男主角傑克演唱的所有歌曲都是主演希米什現場收音錄像完成的,而非預錄或假彈假唱。

希米什·帕特爾現場真聲原唱。

片中披頭士是否出鏡?

影片中傑克遇見老約翰·列儂的鏡頭給影片主要情節帶來了一些微妙的差別。這部電影其實展示了一個“披頭士不存在”的世界。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要麼約翰、保羅、喬治和林戈根本就沒有出生,要麼他們“出生”了,但“確實”存在,只是從未見過面,或者根本沒有組建過披頭士樂隊。約翰·列儂的那場戲清楚地表明,電影製作人選擇了第二種。

在夢中,傑克想像自己出現在一個深夜脫口秀節目中,主持人向傑克透露,他們找到了披頭士歌曲的真正作者,兩名男子以腰部以下畫面入鏡,這讓傑克大吃一驚。其中一名男子沒有穿鞋。這應該是保羅·麥卡特尼,他在披頭士專輯《艾比路》(Abbey Road)的封面上沒有穿鞋,這一點是出了名的。

披頭士專輯《艾比路》封面中,左數第二光腳者為麥卡特尼。

另類致敬

作為流行文化符號的披頭士,他們除了主演過影片《一夜狂歡》《救命!》、波普音樂動畫片《黃色潛水艇》和參演過40餘部影視作品之外,還經常以不同方式在各種影片和紀錄片中被致敬和“被客串”,比如:

●《阿甘正傳》1994年

片中與阿甘一起出鏡接受訪談的約翰·列儂是將他本人的影像剪輯合成,由演員喬·斯特法尼利配音。

影片《阿甘正傳》劇照。

●《我是山姆》2001年

影片以披頭士音樂為載體講述關於父愛的故事,片中女兒露西的名字就來自披頭士的《天空中戴鑽石的露西》。

●《和莎莫的500天》2009年

女主角莎莫喜歡披頭士,並說覺得《章魚花園》是披頭士最棒的歌曲。

新京報記者 李妍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