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賢齊這次太入戲,對張家輝楊紫“下狠手”丨大咖聊角色
2019年08月16日17:27

原標題:任賢齊這次太入戲,對張家輝楊紫“下狠手”丨大咖聊角色

動作懸疑片《沉默的證人》今日上映,任賢齊在片中飾演反派匪首,雖然戴著面具卻從聲音和肢體動作中透露出凶狠。新京報記者專訪任賢齊,他對角色有著自己的獨到見解:“戲裡面我是一個有反社會人格的人,但我認為我做的事沒有錯……我也是個狠角色。”

平安夜、停屍房、多方利益關係,驚心動魄的搏命取證,由荷李活導演雷尼·哈林執導,任賢齊、張家輝、楊紫主演的電影《沉默的證人》今日上映。在2.8攝氏度的密閉空間里,用碎玻璃、槍戰、火光、爆炸,展現出了“大逃殺”的極端險境。

在《沉默的證人》中,任賢齊飾演反派匪首Santa,雖然戴著面具卻從聲音和肢體動作中透露出凶狠。這也是任賢齊與張家輝在《大事件》之後時隔15年再次合作,任賢齊開玩笑說,沒想到一見面就是“打到頭破血流”。

片場用真槍配空包彈,和張家輝對打是真踢

《沉默的證人》導演雷尼·哈林是執導動作片出身,尤其擅長在密閉空間拍攝困獸鬥、對把握緊張的氣氛同時又有娛樂的效果、還有觀影的節奏有自己獨到的鏡頭語言。為了配合實現導演的想法,任賢齊說:“每一個角色大家都拚了。”片中任賢齊面對張家輝和楊紫的角色是沒有打鬥經驗的法醫和實習生,因此在打鬥的過程當中導演要求不能套招,只能憑藉本能的打和隨手拿起身邊的東西砸。整個拍攝過程任賢齊每天都是腰酸背痛,肌腱幾乎踢斷,被火藥炸到腦袋暈眩。

片中有不少戲份的設定是突發情況,不能提前進行綵排。任賢齊說:“我們有一場戲是衝進餐廳,要準備幹掉他們,但到處都找不到人。所以我們的綵排不能太瞭解各個角度跟位置,大家要真的在搜尋,真的想拿槍打他們。片中我們用的還是真槍,只是裝了空包彈而已,雖然沒有彈頭,但是還是有槍火可能傷到人,所以心理壓力會很大。”

片中任賢齊和張家輝、楊紫有多場激烈打鬥戲。

從剛接到戲起,任賢齊就開始鍛鍊,為動作戲份做準備。但實際拍攝中,還是沒有想到有這麼累和真實。在片場,飾演對手戲的張家輝不斷的要任賢齊再踢用力一點,繃著勁兒直到導演喊完哢才喊疼。

片中任賢齊掐楊紫脖子的鏡頭很“凶殘”且真實。

尤其讓任賢齊感動的是首次飾演打女、被他親切叫做妹妹的楊紫。拍攝時楊紫的戲服很薄,不能穿盔甲或者護墊,所以很多時候都是硬扛。有一個鏡頭是任賢齊需要掐著楊紫的脖子來威脅張家輝。這個鏡頭必須要讓家輝看到,還要體現出時間上的壓力。任賢齊講起來這段還是滿臉的心疼:“我捏著她的時候,感覺她整個臉的血管都快爆開了,但她還是說沒事沒事。她真的很努力很拚。”

戴著面具飾演悍匪,在“屍體”里掏子彈很噁心

任賢齊飾演的悍匪Santa不僅凶悍毒辣,還面臨著內心的善惡抉擇,怎麼去理解這個角色的內心,任賢齊花費的時間比動作訓練還要久。“在緊張刺激的動作畫面之外,如果沒有一個故事去推動的話,電影就很空洞。戲裡面我是一個有反社會人格的人,但我認為我做的事沒有錯,我只是把那些黑錢收為己有,只是一發不可收拾,我必須要殺更多的人去擺平這件事。所以我拍戲的時候也蠻痛苦,不斷的說服我自己,去分析我跟其他角色之間的互動,包括跟我的同夥,跟家輝跟楊紫的角色。因為電影是跳場次拍的,每次拍攝我就要告訴自己我前面在幹什麼,我後面還會幹什麼,當下我要做什麼。”

片中任賢齊需要戴著聖誕老人的面具表演,觀眾完全看不到表情和眼神,加上本身悍匪的動作和台詞都不多,無疑增加了表演的難度。任賢齊很喜歡面具這個設計,覺得戴面具增加了觀眾對未知的恐懼,也淡化了大家對他慣有的溫和印象。任賢齊開玩笑說:“要不是考慮到大家可能會不知道是誰演的,我就全程都戴著面具了。”

任賢齊飾演戴著聖誕老人面具的悍匪。

戲里有很多屍體解剖的過程,任賢齊需要在不讓畫面太血腥的前提下,體現出自己與張家輝的“內心攻防戰”。任賢齊說:“有一個鏡頭是我要把手伸進屍體裡面掏子彈,我們請了一個專業的法醫來指導,在那一場用的是豬的腸子肺心,然後擺到相應的位置,還要按照專業的解剖手法來操作。但是整個過程還是覺得非常噁心和恐怖。那場戲是我跟張家輝的心理攻防戰,他說子彈在屍體裡頭但我就是不幫你拿。片中他是專業法醫,我的角色就需要告訴他,不是只有你整天跟屍體打交道,我也是個狠角色,我們要去壓迫對方的心理防線。我覺得這種心理較量的戲演起來很過癮。”

香港導演很多沒有劇本,

荷李活導演計算精準到每個分鏡

任賢齊說,以前拍香港電影的時候,很多導演都是沒有劇本的,現場過來告訴你要做什麼,所以必須要進個角色,用你的本能跟反應去發揮。但荷李活導演是把所有的分鏡都計算得很精準,演員進入他的世界,和他一起討論,讓每個環節都扣得很緊。他很擅長分析觀眾的觀感和心理,比如雖然密閉空間能營造緊張的氛圍,但如果從頭到尾都在密閉空間裡面感受不到外景和陽光,會讓觀影的觀眾不舒服,因此如何抓住節奏增加室外的戲份,就顯得非常重要。

結束拍攝在製作主題曲的時候,任賢齊還和楊紫、歐陽靖參加了主題曲錄音。因為整部電影是動作戲,在音樂節奏上也要很強烈剽悍,所以用了rap說唱。“我自己看完之後,作為這裡面的角色我們都覺得完全對味,所以我相信我們會有好看的電影,也有好聽的主題曲。”

新京報記者 李妍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