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小學生露手直播玩LOL,結果技術太好,剛火起來就被官方封殺!
2019年08月15日09:59

之所謂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有時候你從你身邊路過的一位其貌不揚的小學生可能是學霸,可能是局長之子,或者是一位電競高手。

如今隨著電子遊戲的普及,很多小孩在我們當年還在山寨FC的年紀,他們就已經是《DOTA2》《英雄聯盟》等電競遊戲的老戰士了。

牛牛:幼稚小屁孩因太火而被禁止直播

理論上只要內容不違規,任何有條件的人都可以做遊戲主播,你有人氣的話,平台還會很樂意的捧火你,畢竟平台多一個人氣主播就多一份收入。但是有個主播老老實實直播《英雄聯盟》,結果因為人氣太高而被關掉了直播。

他就是小名牛牛的《英雄聯盟》玩家,人家從幼稚園中班就開始接觸到直播了,擅長德萊文的他8歲拿到了王者段位,雖然人家年紀小,但是很多看多他直播的網友都評價他操作熟練,十分懂得團隊配合,更難得是心態穩,崩盤了也不會抓狂,要知道不少成年玩家輸慘了都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砸鍵盤罵髒話之類。

而且為了證明他沒有代打,直播的時候他是全程攝手的。

當他的直播間火起來了後沒多久就忽然被官方關閉了,雖然官方沒給出解釋,玩家間流傳比較靠譜的猜想是官方不想未成年人,特別還是小學生玩遊戲火起來,雖然不違法違規但是樹大招風,難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現實中牛牛是常州一位小學生,人家不但遊戲玩的好學習成績也是非常不錯的,經常拿三好學生獎狀。當初他開直播也是他家人同意的,顯然牛牛的家人對自己的教育十分有把握。

美國長島的維克多2歲開始就喜歡上了遊戲,而他的父親和叔叔並沒阻止他而是陪他一起玩引導他。他在4歲的時候玩《HALO》操作水平就超過了《HALO》鐵粉的叔叔,到了9歲的時候維克多就是一個有著5年電競經驗的老戰士了,他不但是美遊戲巡迴賽的正式選手,甚至擁有自己的讚助商。

根據維克多的父親透露孩子這些那年打電競賺的錢足夠他上私立大學的學費了,美國私立大學一年的學費換算成人民幣大概是20萬左右。當時9歲的維克多自己對於未來倒是還沒什麼想法,最喜歡的事不是玩遊戲而是騎自行車溜躂,他吐槽說遊戲玩多了真的有點想吐。

Thiago Lapp:13歲的他比冠軍還搶鏡

在今年的7月底《堡壘之夜》首屆世界盃比賽正式落下帷幕,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這屆比賽的單排冠軍美國少年Bugha,只有16歲的他獲得了大賽300萬美元(約人民幣2063萬元)獎金,但是有一位第五名的選手也搶走了不少冠軍的鏡頭。

這一屆《堡壘之夜》世界盃第五名是一位來自阿根廷的13歲少年Thiago Lapp,遊戲ID:King。當時他們全家五個兄弟姐妹一起來到現場為他加油,大概是感覺辜負了家人的期望吧,當被淘汰後Lapp哭著和父親擁抱在一起。

雖然只是第五名但是90萬美元(約650萬人民幣)的獎金也不少了,相對季度平均工資僅為16293比索(折合人民幣約2575元)的阿根廷家庭來說也是一筆巨大的收入了。至於還在讀書的他如何訓練的,在接受採訪的時候Lapp表示自己每天他都是在完成所有作業後才開始玩遊戲的。

喻文波12歲接觸到《英雄聯盟》只在中低端局呆了一個星期就進入了高端局,14歲被直播平台相中月入過萬。因為他風格偏穩中帶凶,英雄池深,補刀能力優秀而被IG的教練克里斯看中,克里斯當時就邀喻文波加入戰隊,不料當時喻文波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直到第二年,克里斯再次來邀約的時候喻文波才接受,然後在他17歲那年就拿到了世界冠軍。很多網友相信要不是因為大賽限製最低參賽年齡,喻文波奪冠的年紀可能會更年輕些。

Tsuyoshi:8歲幹掉自己的父親進入世界兩百強

自從80後成家立業後,國內就出現了很多父子同玩遊戲的場景。其實這樣的情況在日本早已是正常現象了,很多日本小朋友從小就是跟父親一起玩遊戲長大的,有時候父親還擔當著小孩的啟蒙教練的職責。

EVO 大賽是目前世界最高規格的格鬥大賽,今年《龍珠鬥士Z》的項目一位ID為2YoC的選手吸引了不少媒體的目光,雖然他在這個有1200名參賽選手裡他的只排到192名,但是他可是一位只有8歲的選手。

來自日本的剛(Tsuyoshi)在這次比賽上雖然以23連擊打敗了自己的父親,但是還是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輸掉了,雖說剛這樣的成績在這大賽上屬於炮灰的選手了,但是能在高手如林的大賽上擠進了200強實力也是非同小可了。

小弟嘠綠共:電競選手看似風光,其實背後也是充滿心酸的,高強度的訓練經常是弄到自己一身是病,而且還不一定能拿到好成績。經常是1%的人站在舞台上享受鮮花與掌聲,其他99%的人可能只收穫了頸椎病,腱鞘炎和靜脈血栓。

一個正驚問題:你想做一位專業的電競選手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