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邊人遠去 52歲王喜獨守愛巢
2019年08月15日14:06

能成為密友總帶著愛,王喜與同性密友明仔一起走過十五年,15年二人公開出櫃,對於明仔,王喜至死不渝。16年明仔患重病,王喜一力承擔每月六位數的巨額醫藥費兼四出找名醫,又撲水陪醫病,而明仔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已面頰凹陷蒼白、體形暴瘦,外出散步亦需攙扶。沒有明仔的日子,王喜花了一段長時間去過渡,這三年他獨守旺角勝利道愛巢,日前本刊記者見他買化寶爐及冥鏹回家,連日來都一個人出入,一個人用餐。對於枕邊人的遠去,他只苦笑不願回應,眼淚在心裡流。

撰文:東方新地 圖片:新傳媒圖片、IG

52歲王喜獨守愛巢

52歲的王喜,曾經有過一段非常真摯的愛情,02年被發現與同性密友明仔同居於勝 利道愛巢,他一時指明仔是堂弟,一時又稱呼他做表弟,明仔經常跟在王喜身邊,陪伴 工作又一齊去健身室操肌,關係撲朔迷離。直至15年尾,王喜在fb 上載一張疑似搭住明 仔膊頭的照片並留言:「這樣,我們就可以走到白頭。」同性關係明朗化,王喜公開對明仔 許下愛的盟誓,網友紛紛留言祝福讚好,以為他們從此不再受世俗眼光牽絆,可以放任 地愛,可惜天意弄人,16年傳出年約三十多歲的明仔患重病,而王喜對他不離不棄,負 起全力照顧的責任。

上周日(4日),王喜外出買了一個化寶爐及一大堆冥鏹回家,相信是用作拜祭先人之用。身穿已褪色印有警察logo背心的他,身形發福,似乎已日久失修。

三年前最後露面

為了醫明仔的病,王喜花了不少積蓄為他四出尋名醫,還盡可能留港工作,方便照 顧對方,堅持自己一個人孭起頭家,16年7月明仔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已身患重病,面頰凹 陷蒼白、體形暴瘦,身輕如薄紙,爆肌男驚變火柴人,見者心酸,更有指王喜為撲巨額 醫藥費,乜都肯做,更由幕前轉戰幕後,搞選秀節目、辦遊學團,務求能極速吸金。王喜早年曾在訪問中發表對愛情看法:「兩個人一齊有愛,關係就可以持續,現時婚 姻制度太有目的,一對新人對住親友講承諾,真正嘅愛唔係講而係行動出來,對方會不 論你有冇斷手斷腳,都會同你一齊,古語有云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就 會咁話:『你有萬呎豪宅,都唔及一個願意喺間只有一百呎套房,都願意等你返屋企嘅 人。』瞓喺我旁邊係邊個,我唔會話你知!」

與明仔風雨同路十五年,二人表現恩愛,曾被影到穿三角泳褲在沙灘展現雄風。

王喜對明仔一時稱為「表弟」一時稱「堂弟」,二人有影皆雙,明仔更兼負貼身助手的工作。

15年出櫃

早年對感情絕口不提的王喜,隨住社會對同性關係漸漸開放及接受,15年尾在 fb貼出手搭著明仔膊頭的照片並留言「這樣我們就可以走到白頭」。

02年王喜跟同樣愛操肌的明仔於旺角同居, 但好景不常,16年三十餘歲的明仔患上重 病,王喜對患重病的明仔不離不棄,幾乎每 日都陪明仔出外,照顧得無微不至。

連續兩日著同一件警察陳年背心的王喜,這日又外出去超市買大量日用品及糧食,返家後未見他再外出。

獨自承受痛苦

對於明仔患病暴瘦,王喜曾經公開承認是親人有病,拒出埠工作:「屋企有人唔舒服,七月先去完塞班島,再要去法國18日,本來搵我做導演,但始終去得太耐,萬一中途有咩事,就算收到電話都趕唔切返港。大家有心,多謝關心。」已年過半百的王喜,從來不重視物質,他與明仔在旺角愛巢生活了十五年,面對密友患重病,他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守護對方,不過最後亦要獨自面對現實。

向來臉容飽滿的明仔,臉頰凹陷起角,頸筋及手筋暴現,鬆身風褸下亦難掩單薄身軀,行步路都要王喜攙扶。

據知王喜是個報喜不報憂的人,當明仔發現患重病,王喜衣不解帶在病榻前照顧,維持了一段長時間,知情者透露:「當明仔發現身體唔妥去醫院檢查,病情已經好嚴重,阿喜不停鼓勵明仔唔好放棄,全程陪住明仔接受治療,住醫院期間,日日探病又煲湯同煮飯,出院後阿喜照顧晒明仔起居飲食,阿喜咁多年都唔鍾意應酬,向來唔多同圈中人來往,為咗醫好明仔,佢親自去搵圈中人搭路搵名醫,中西醫神醫乜都去試,阿喜信佛,搵師傅念經放生,希望明仔可以好番,可惜事與願違,16年尾到依家,再冇人見過明仔出現,王喜亦唔想再提起。」

明仔體形突然激瘦體重急跌,更要長戴口罩免感染細菌,王喜拒絕出埠工作,16年7月被本刊記者影到陪住明仔外出醫肚。

三年宅男生活

愛在社交網分享生活點滴的王喜,在枕邊人遠去後收埋自己療傷,在16年12月至17年5月,有半年時間絕跡幕前及社交網。翻看近三年王喜的社交網,明仔不在身邊,他的人生好似失去了焦點,生活變得孤單乏味,一日三餐自己下廚,外出自拍無聊生活,字裡行間更加完全感受到他的寂寞,他不止一次寫上「#有人等我回去的地方#叫做家#尋下一個家」。

上周四(8日),王喜離開旺角寓所,經過附近藥房與老闆閒聊了幾句。

長戴定情戒
這日王喜外出仍戴住與明仔的定情戒,見到記者笑面迎人,極力掩飾心中的哀傷。

以前愛操肌的王喜,現在更變得不修邊幅,經常背心短褲街坊裝出街,日前他外出買了一個化寶爐及一些冥鏹回家準備拜祭,除了出街買餸及醫肚,他幾乎所有時間都宅在家中。上周四(8日 ,王喜離開寓所到旺角地鐵站,本刊記者上前採訪他,見他左手無名指仍戴住與明仔的定情戒,但見記者拍攝他即用右手遮住,一聽到記者提及明仔,王喜只苦笑說:「唔講喇!唔講喇!」看來重情重義的他仍未完全接受明仔已遠去。

拒答明仔去向

王喜刻意用右手遮住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一聽到記者提及「明仔」,他笑住邊走邊說:「唔講喇!唔講喇!」

愛的誓言

據知明仔於15年發現患病,16年病情轉為嚴重,而當時王喜除了公開關係,更在社交網發表過不少愛的宣言。

同居生活成追憶

王喜自02年和明仔一起,獨力肩負一家之主責任,有傳他不讓明仔出外工作,二人本來同居於何文田,更被影到在家中露台先後現身,後來王喜在內地工作機會多亦搵得多,立即升呢住加多利山豪宅,其後為了有穩定居所,向來愛租樓住的王喜,當年擲二百萬購入勝利道單位做愛巢。

再不慶生

摯愛的遠去令王喜不再為自己慶生,不過上月52歲生日的他許下生日願望,為香港打氣。

孤單過活

近年王喜再度活躍於社交網,不過所放的照片幾乎都是自拍照,盡顯其單身寡佬生活。

王喜亦不時上載自己一人前的清茶淡飯,每每都會強調自己是一個人的午餐及晚餐。

沒有了另一半,王喜曾在社交網表達哀愁、無奈,又表示要尋下一個家。今年初,陪伴廿四年的愛貓亦離他而去,令王喜更加悲痛。

與雲同行

王喜近年與陳志雲合作無間,曾有指因王喜撐陳志雲,二人關係密切而一度令明仔呷醋,不過事實證明王喜對明仔一心一意。王喜曾任香港開電視創作總監,與陳志雲一齊演出,去年在舞台劇《慾望街車》中,更與陳志雲chit chat又上演一幕結婚戲,二人在公在私都好合拍。

在王喜最艱難的日子,幸有當年《烈火雄心》「南山三虎」好兄弟錢嘉樂與鄭敬基的關心與問候,日前三人更出來敍舊。

延伸閱讀:

【香港小姐2019】10強誕生 大熱黃嘉雯蔡嘉欣成功入圍

黃子恆自爆病毒纏身險死 網民:係咪生x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