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金融危機告訴了全球什麼?
2019年08月15日02:05

  原標題:阿根廷金融危機告訴了全球什麼?

  來源:證券時報

  作者:莫開偉

  8月12日,阿根廷上演“股債彙三殺”驚險劇,股市和彙率更遭遇猛烈拋售,主要股指SPMERVAL收盤下跌38%,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彙率跌幅高達37%,刷新曆史紀錄。

  阿根廷上演的這曲金融市場崩盤戲,除了總統初選結果對代表民粹主義的政黨有利、有可能促使阿根廷預算再一次膨脹、影響IMF對其經營援助、引發民眾對市場恐慌這一直接誘因之外,也與國際因素存在一定關係,主要是新興市場國家外部傳染也起到了一定負面影響,比如土耳其3月底上演的“股債彙三殺”對全球新興金融市場國家的金融穩定帶來較大的影響;緊接著土耳其之後,巴西、阿根廷等國家亦不能倖免。事實上早在2018年4月阿根廷已爆發過危機,遭遇“股債彙三殺”,所以此次不過是上一次“股債彙三殺”戲曲的再次上演。

  阿根廷上演“股債彙三殺”的根源到底在哪?不少新興市場國家為何難以逃脫“股債彙三殺”的宿命?縱觀阿根廷2018年4月與此次阿根廷“股債彙三殺”的原因,雖然表像有所差異,這次是總統初選結果引發,上次是通過央行加息來阻止人民拋售比索,以抑製比索和彙率跌勢。但這種表現背後的根源卻是驚人的高度一致。

  從阿根廷金融經濟背景看,根本因素在於阿根廷經濟水平持續下滑,高通脹率、高失業率、高外債,據相關機構披露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國內貨幣貶值率、失業率超過10%,7月通脹率高達55.8%,外債占GDP比重超過了50%;阿根廷從2013年來外債餘額開始快速增長,逐漸超過外彙儲備。較高的外債水平易引發國際投資者對阿根廷政府主權債務償還能力的擔憂,加速了資本外流,從而形成了資金加速流出和本幣貶值的惡性循環。顯然,過高的外債占比,非常容易受國際金融市場的衝擊,並導致市場情緒化。最為嚴重的是,自從上世紀90年代選擇了美國推薦的經濟模式,並將比索與美元強行掛鉤之後,阿根廷民失去主導本國貨幣走向的決定權,也是阿根廷金融經濟很難再走出“股債彙三殺”陰影。

  最為嚴重的是,由於阿根廷推行比索與美元強化掛鉤單一彙率機製,容易受到美元波動的影響,2018年的“股債彙三殺”與此次危機如出一轍,加之國內經濟體量小,無法擺脫美元的操縱和影響,美元稍有風吹草動,便不能倖免。同時,阿根廷資本項目基本開放,經常項目的長期逆差加之薄弱的外彙儲備和高額外債,導致其國際收支非常脆弱,只能不斷借新債還舊債。美聯儲加息後,資本外流趨勢無法避免,貨幣彙率承受貶值壓力。對於新興國家,尤其貨幣與美元掛鉤,債務也是美元為主的情況下,傳導速度會非常快。加之國內經濟形勢不斷惡化,出口受阻,上述因素疊加影響下,有限的外彙儲備無法償還到期債務,不可避免地導致危機爆發。

  此外,高福利加重了財政赤字及債務負擔,也是誘發國內經濟金融衰退及危機爆發的一個重要因素。

  由此,阿根廷出現“股債彙三殺”給全球新興市場國家再次上了生動的一課,也給予了有效的金融啟示:一是擺脫金融經濟危機,最好不要過度依賴單一彙率機製,不宜將彙率過高地綁定某一國家的單一彙率機製上,必須實施與多種貨幣掛鉤的彙率機製,以保持足夠的彙率機製彈性。二是資本項目開放必鬚根據自身金融抗風險能力及國家對金融安全的掌控性,堅持循序漸進的開放政策,不能把決定自身金融生死大權交給他人。三是掌握適當的外債規模,量力而行,外債規模必須與經濟發展水平、外彙儲備、國家償還外債能力相一致。四是根據自身財政收支能力,統籌安排國家各項福利政策,不能搞盲目攀比西方國家高福利政策那一套,以便減輕國家財政負擔,為消除金融隱患夯實堅實基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