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上市後首份財報顯示虧損加劇 流量故事能撐多久?
2019年08月15日12:41

  賣一杯虧兩杯,瑞幸咖啡上市後首份財報顯示虧損加劇!股價應聲暴跌,流量故事還能撐多久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對於近期買入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資者而言,今天瑞幸咖啡的味道是“苦”的。因為對標星巴克、阻擊喜茶的瘋狂策略,瑞幸咖啡上市後的首份財報看起來不太幸運。

  8月14日晚間,瑞幸咖啡發佈了上市後的首份財報。財報顯示,瑞幸咖啡虧損進一步加劇擴大,第二季度總營收為9.09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同期的1.215億元增長648.2%;同時淨虧損6.813億元,上年同期淨虧損為3.33億元人民幣。

  受此影響,瑞幸咖啡股價應聲下跌,跌幅一度超過17%,截至收盤,瑞幸咖啡大跌16.74%,報收20.44美元,市值跌去70億人民幣。

  財報虧損擴大股價暴跌17%

  8月14日晚間,瑞幸咖啡發佈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二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業績報告,這也是瑞幸咖啡美股上市後發佈的首份財報。

  財報顯示,瑞幸咖啡虧損進一步加劇擴大,瑞幸第二季度總營收為9.09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同期的1.215億元增長648.2%;同時淨虧損6.813億元,上年同期淨虧損為3.33億元人民幣。

  根據財報披露的信息,瑞幸咖啡二季度的產品營收為8.70億元人民幣(合1.267億美元),占總營收的95.7%,較去年同期的1.090億元人民幣增長698.4%,主要受由交易客戶數量顯著增加、有效銷售價格提高和銷售產品數量推動。其他營收(主要包括送貨費)為3910萬元人民幣(合570萬美元),占季度淨營收總額的4.3%,而去年同期為1250萬元人民幣,占總營收的10.3%。

  在產品總營收中,新做飲品淨營收6.592億元人民幣,占總營收的72.5%,而去年同期為1.005億元人民幣,占總營收的82.7%;其他產品的淨營收2.108億元人民幣(合3070萬美元),占總營收的23.2%,而去年同期為840萬元人民幣,占總營收的7.0%。

  受上市後首份財報業績不利的影響,瑞幸咖啡8月15日淩晨在美股市場應聲下跌,跌幅一度超過17%,截至收盤,瑞幸咖啡大跌16.74%,報收20.44美元,整整跌去了70億人民幣的市值。

  值得提一提的是,就在這份虧損擴大的財報公佈前一週,瑞幸咖啡獲得了一個機構增持的利好消息支撐。知名對衝基金Point72增持了瑞幸超過1600萬股,Point72資產管理公司是一隻家族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規模在110億美元。這使得瑞幸咖啡在8月8日和8月9日連續兩天強勢走高,累計上漲了12%。

  每一杯咖啡都在虧錢

  根據瑞幸咖啡公佈的財報,以及此前披露的信息顯示,瑞幸咖啡每賣出一杯咖啡都在虧錢。

  根據瑞幸今年提交的招股說明書,2018年,瑞幸淨收入8.4億元,淨虧損16.2億元;而截止2019年3月31日,瑞幸第一季度淨收入為4.8億元,淨虧損5.5億元,相當於日均虧損600萬元,2018年瑞幸共賣出9000萬杯飲品,單杯收入為9.34元,按淨虧損計算,單杯虧損17.99元。簡單來說,瑞幸2018年相當於賣一杯虧兩杯。

  而今,按照瑞幸咖啡第二季度虧損兩倍於去年同期的水平,可以簡單測算出,瑞幸咖啡每一杯咖啡的虧損仍在擴大當中。

  瑞幸的商業競爭模式實際上就是持續的燒錢,以擴張門店、奪取用戶,尤其是來自星巴克的用戶。這一切的基礎來自於瑞幸咖啡的機構投資者,使得瑞幸得以在該模式下持續投入,在申請IPO之前,瑞幸已經獲得了多輪投資,投資方主要包括神州租車董事局主席陸正耀、BlackRock、愉悅資本、君聯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中金公司等著名個人和機構投資者。

  想取代星巴克的瑞幸咖啡,其商業模式到底好不好呢?雖然國內一大批投資者直呼看不懂,但對標星巴克貌似是一個不錯的故事,來自星巴克故鄉的機構投資者,已經對瑞幸咖啡的生意經表達了興趣。在今年四月份,瑞幸提交IPO申請書的前4天,全球最大的資管公司貝萊德突擊入股瑞幸咖啡,領投1.25億美元,使其投後估值達到29億美元。

  成本下降,三季度能否實現盈虧平衡?

  雖然瑞幸虧損持續擴大,但用戶規模卻大幅度增加。

  截至二季度末,瑞幸咖啡交易客戶累計從290萬增加到2280萬。季度平均月交易客戶數為620萬,較去年同期的120萬增長了410.6%。用戶數的快速增長帶來銷售額的提升,財報顯示,瑞幸的季度平均月銷售總額為2760萬件,較去年同期的400萬件增長了589.7%。截止第二季度末,瑞幸咖啡在全國共有2963家門店,較去年同期的624家門店增長374.8%。

  在財報業績交流會上,瑞幸咖啡CEO錢治亞表示,品牌是瑞幸咖啡非常重要的資產,持續培養品牌的知名度、影響力和持續教育消費者咖啡的消費觀念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二季度瑞幸咖啡借助IPO的機會對廣告進行大力度的投放,導致二季度市場費用支出比較大。

  “2019年一季度是4370萬的營銷費用,到二季度是2.4個億,去年的二季度是一個億。”錢治亞指出,營銷費用的增長不是為了買流量,而是花在品牌上,以及整個的口碑和新產品的推出上。瑞幸咖啡在傳媒上投資了1.4億,日常的KOL和口碑的營銷投資大概是450萬,LBS費用(流量)大概是700萬,核心的重點在於這些投資是借助IPO所做的品牌強化,並沒有增加買流量的支出。

  錢治亞表示,由於規模效益、議價能力的提高,以及技術帶來的運營效率提升和更高的門店銷售杯量,公司已大幅減少了門店運營損失在淨收入的占比。瑞幸咖啡的目標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達到盈虧平衡點,到2019年底,瑞幸咖啡將成為中國門店數量最多的咖啡連鎖企業。成本方面,從2018年二季度到2019年二季度,每杯成本從28元降為現在為11.1元。未來增加配送廚房,增加自取門店,爭取未來在配送上降低成本,配送補貼現在是0.8元。獲客成本從55元降為48元。

  佈局茶飲阻擊喜茶佈局咖啡?

  儘管瑞幸公司在咖啡市場上正與星巴克激烈交火,且處於持續虧損中,但在第二季度,瑞幸公司還在擴大對茶飲的佈局,也就是介入喜茶的領域。CEO錢治亞在瑞幸的二季度業績交流會上強調,第二季度新客戶的增長有一部分是來自茶飲產品,第三季度將繼續加大對茶飲的投入,包括在營銷費用的投入上。

  瑞幸公司此前曾宣佈將在全國40個城市近3000家門店推出10餘款小鹿茶產品,進軍新茶飲市場。但有市場人士認為,瑞幸進軍茶飲,可能是為了阻擊喜茶公司進軍咖啡市場。

  隨著中國城市化的快速推進,以及中產階級的崛起,咖啡市場規模迅速放大。根據CBNData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的咖啡消費市場規模在700億元人民幣左右,約占全球市場的0.5%。中國咖啡消費年增長率在15%左右,預計2020年中國咖啡市場銷售規模將達3000億元人民幣,2025年有望突破一萬億元。這就為咖啡市場引來了更多的參與者,包括跨界公司。

  在今年3月份,喜茶公司正式推出多款咖啡產品。一個月後,進軍咖啡市場的喜茶又宣佈完成四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由美團點評旗下產業基金龍珠資本投資。而到了今年七八月份,媒體又傳出喜茶即將完成又一輪新融資,由騰訊、紅杉領投,估值達90億人民幣,儘管這並未得到喜茶公司的證實。但不管怎麼樣,這對剛剛上市的瑞幸都不是個好消息——持續虧損投入的背景下尚未能撼動星巴克,而今,萬一喜茶在資本助力下,繼續搶食咖啡市場又該如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