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貝爾的膨脹與退縮:起伏中誰在套現
2019年08月15日22:50

  原標題:拉夏貝爾的膨脹與退縮:起伏中誰在套現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還有一個多月,拉夏貝爾(603157,SH)就登陸A股兩週年了。但在這個時間段上,公司卻迎來了實控人邢加興“爆倉”的“王炸”。

  從技校學徒到直銷女裝的“大佬”,邢加興延續了早期閩派商人草莽擴張打法,甚至比前輩們更加激進。拉夏貝爾成立幾年後,邢加興毅然摒棄了曾鞏固其發家的加盟模式,並在幾年間擴張到近萬家直營店的經營規模。

  只開直營、多即是好?從幾百家到幾千家到近萬家店,伴隨著女裝市場的發展和變遷,曾讓拉夏貝爾引以為傲的萬家直營規模終成了公司最大的拖累。今年上半年,5億元左右的虧損和2000餘家門店關停,眼前的拉夏貝爾不得不重新審視戰略並回到加盟的老路上。

  而在拉夏貝爾的膨脹與退縮背後,圍繞著它的資本故事亦耐人尋味。十餘年間,拉夏貝爾背後的明星資本進進出出,合力將拉夏貝爾締造成國內第一個“A+H股”女裝品牌。

  如今,拉夏貝爾A股上市不滿兩年,如果不是“意外”爆倉,外界也很難注意到,邢加興在股價高位已經完成“質押式套現”。而曾長期戰略投資拉夏貝爾的君聯資本,也早在拉夏貝爾H股上市後套現離場。

  從白手起家到“爆倉”危機

  8月最為燥熱,就像為熊熊烈火澆上一桶油,讓人的內心更為狂躁不安。手中股權正處於“爆倉”危機中的邢加興,不知當下心情是否也如熏風中的樹葉,焦灼而不安。

  無論是成為企業家的驕傲,還是如今的危機,邢加興創造拉夏貝爾時恐怕都無法預知。

  1972年,福建市南平市浦城,邢加興在這裏出生。廣為流傳的創業故事是,21歲那年的邢加興自作主張,擅自用母親給的幾百元錢去報了一家服裝培訓班。

  為什麼會選擇服裝?外人無法窺視邢加興的行為動機,但邢加興顯然跟對了大勢。

  距他出生地300多公裡外的泉州、石獅,在上世紀80年代成為中國最火熱的服裝市場。

  邢加興的服裝生意,也是一出閩派服裝經濟微觀史的縮影。上世紀90年代初,邢加興只做代理服裝售賣,但到了1998年,邢加興有了更遠大的目標,一個說法是,他帶著東拚西湊的50萬元註冊資金和兩名設計師,創立了如今的拉夏貝爾。

  隨之而來的是九死一生的競爭和蒙眼狂奔的擴張。“那時基本就要關門倒閉了,後來通過擴張加盟商拿錢過來,依靠著代理費,公司在2000年左右慢慢就做起來了。”早期跟著邢加興一起創業的老鄭(化名)對記者說。

  從“發不出工資”的困頓中走出來後,拉夏貝爾很快走向輝煌時刻。

  和他的老鄉們一樣,拉夏貝爾的上市讓白手起家的邢加興財富暴增。上市後的3年時間內無法減持股票,而不斷擴張的野心並未改變,此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權質押)成為邢加興的套現方式。

  2017年11月28日,拉夏貝爾在A股上市的第三個月,邢加興就在海通證券完成了第一筆股權質押融資。12月初,邢加興又進行了一筆股權質押。

  在拉夏貝爾上市後不到半年時間,邢加興的質押股數已過半。2018年下半年開始,邢加興又進行了4次質押,如此,拉夏貝爾的3年限售期還沒過,邢加興的質押股數已接近100%。

  邢加興為何如此缺錢?“公司實際控製人股票質押系其個人融資行為,非公司行為,公司不方便代表實控人回覆其融資金額和資金用途去向。”拉夏貝爾這麼回覆道。

  曾有人歸納閩派服裝商的特點,其中有一條就是“愛拚敢贏”。邢加興身上有閩派服裝商人的優點,但他的打法卻更為激進。

  在福建所有的服飾上市公司之中,只有兩家公司控股股東的質押比例接近100%。一家是貴人鳥(603555,SH),另外一家就是拉夏貝爾。它們的“老大哥”七匹狼(002029,SZ)和九牧王(601566,SH),控股股東在股權質押上則盡顯謹慎。

  2017年是拉夏貝爾股價的高點。上市不到一個月,拉夏貝爾的股價就翻了超一倍多。

  此時的邢加興通過質押,獲得了多少現金?

  截至2017年12月7日,邢加興累計質押股數為7500萬股。彼時,拉夏貝爾股價已經跌至16元/股左右。

  “一般次新股的折扣率都比較低,大致在三四折。”一不願具名的上市公司董秘和券商人士都告訴記者。即便按照三折來算,邢加興通過股權質押獲得的資金也超過3億元。

  而這之後不到一年時間,危機就來了。2018年的8月,拉夏貝爾股價打破了長達近一年的均衡價格,跌破15元/股左右的“箱底”,且至今再未回頭。

  若滿足不了維持最低資產價值的需要,股票質押方就面臨強平風險。今年8月6日,拉夏貝爾一度創造了上市來的最低價4.96元/股,遠遠跌破了發行價格。

  上市公司股東發生“平倉”危機,某些情況下被業內人士視作“質押式減持”。當然,“如果以質押為名減持,最後拍拍屁股走人,這就是耍無賴。”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教授評價道。

  當然,邢加興很可能不是這麼計劃的。董登新強調,很難區分質押人是否主觀上想通過質押實施減持。

  拉夏貝爾有關人士也明確表示:邢加興質押的股份均為公司有限售條件股份,不涉及通過質押完成減持的行為,“目前邢加興正在積極尋求化解股份質押違約風險的措施,計劃通過補充擔保物、追加保證金或提前贖回質押股份等措施解決質押違約問題”。從對標“ZARA”到撤店轉型

  在邢加興的“爆倉”危機之外,是拉夏貝爾直營女裝帝國的動搖。

  如果說拉夏貝爾多年前製定的多品牌並舉、全直營模式,是擴張企業的商業策略,那麼如今瘋狂關店並重整渠道,則更像是一場被迫的自救。

  張麗是北京某核心商圈一家拉夏貝爾的導購員,她所在的這家銷售網點,正是拉夏貝爾旗下典型的品牌集合店:超200平方米的經營面積、七八個子品牌、十餘位著裝一致的年輕導購員,這樣一間門店曾讓拉夏貝爾在該商場的女裝區格外引人注目。

  邢加興此前曾公開表達過開設這種大集合店的用意,“我們會把店面當成是一個廣告招牌,我們把店裝得更漂亮、更吸引人,開更多的店。”

  但這與張麗當下的感受卻並不相符。自她2018年初入職以來,便明顯感受到門店經營情況一天不如一天。張麗回憶道,起初,店裡的顧客來來往往,也稱得上絡繹不絕。但從今年初開始,明顯感覺到生意一天天變差,不僅是她負責的子品牌,整個門店的月銷售額都在快速走低。

  張麗以為是整個女裝市場都不景氣,但時間長了,她卻未見其他品牌也如拉夏貝爾這般迅速關店。

  2017年末,拉夏貝爾全國門店數量曾達到9448家的峰值。而在次年的2018年,公司門店數量收縮為9269家。也同樣是在2018年,拉夏貝爾的淨利潤在連續3年下滑後出現首次虧損,虧損金額接近2億元(此外,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虧損1.6億元)。

  進入2019年,拉夏貝爾的經營頹勢並沒有逆轉的跡象,反而愈演愈烈。據拉夏貝爾發佈的上半年業績預告,公司2019年上半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5.4億元~-4.4億元,公司扣非淨利潤則預計為-5.9億元至-4.9億元,較2018年上半年下降約418.5%~364.5%。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境內線下經營網點較2018年底淨減少2400餘個。

  關店已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張麗和她同事們閑暇之餘交流的主要話題:下一個關誰?大家都很緊張。

  就這樣,邢加興曾經“店越多越好管理”的論調,逐漸被“店越多效益越差”的質疑所覆蓋。拉夏貝爾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經營策略,轉型迫在眉睫。

  在不久前拉夏貝爾的年度股東大會上,公司曾表示,在嚴峻的形勢面前,公司加快轉型調整步伐,積極應對內外部環境的變化。

  邢加興似乎開始放下全面直營的思路。近日,拉夏貝爾方面回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多品牌、直營為主”的業務模式給公司帶來越來越大的挑戰,公司面臨人工、租金等運營成本日益增加的巨大壓力。所以公司正在加快渠道轉型調整進程,調整渠道結構佈局。

  但對於這一轉型策略,一些業內人士卻並未能給出樂觀的預期。

  服行業獨立分析師、上海良棲品牌總經理程偉雄直言,直營都做不好,怎麼能讓投資者放心參與聯營和加盟呢,這是偽命題。

  在程偉雄看來,盤活拉夏貝爾關鍵還是需要解決單店是否都能盈利的問題。不能盈利,則關停並轉就是常態。不能帶來現金流的品牌留在那裡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聚焦做好能帶來現金流量的品牌。

  一個月前,張麗所在門店中的男裝品牌匆匆結束營業。張麗雖不瞭解這背後的轉型策略,但她清楚的是,自己所負責的品牌並未見什麼起色。

  守著門可羅雀的巨大店面,張麗日常的工作之一隻是整理服裝庫存。

  資本加持下的擴張隱患

  與張麗不同的是,老鄭曾見證了拉夏貝爾的輝煌曆史,而最讓他印象深刻的事,或許一是公司的高速擴張,二則是隨後那場轟轟烈烈的渠道變革。

  2013年,老鄭正式告別打拚了十餘載的拉夏貝爾。“代理不讓弄了,我這個負責搞加盟的人也就不幹了。”老鄭這樣說道。

  雖依靠加盟模式起家,但早期的邢加興對這種經營模式卻不置可否。經銷商代理製雖然擴張得很快,但廠家利潤薄。少女裝市場競爭激烈,經銷商的日子亦不好過。受到ZARA快時尚模式的啟發,成立幾年後,拉夏貝爾便逐漸弱化了經銷商加盟。

  2002年,上海港彙廣場,拉夏貝爾在這裏開設了一家超過200平方米的大店。“直營+快時尚”的大店模式,在邢加興的腦海中初現模樣。

  5年後,拉夏貝爾首次迎來了兩家外部股東——無錫市新寶聯投資有限公司、南京金露服裝有限公司。初嚐資本助力甜頭的拉夏貝爾,在這一階段的擴張還顯得有些保守。

  不過,開店這件事情,在2010年發生了戲劇化的轉變。這一年,君聯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君聯資本,曾用名“北京聯想投資顧問有限公司”)旗下管理的四期基金成立子公司GOOD FACTOR,以近億元的資金注入拉夏貝爾,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5%。

  對於渠道的改革也在這一階段完成。2013年,老鄭離職前夕,拉夏貝爾也已砍掉了全國幾乎所有的加盟商,全面轉變為直營模式。

  但邢加興想不到的是,後來公司那成百上千的網點,卻成為了日後一些人指責拉夏貝爾激進擴張的伏筆。

  在拉夏貝爾風頭正盛的2015年,程偉雄曾質疑:“拉夏貝爾女裝理應好好梳理幾千家店舖,是不是都符合品牌定位的需要?渠道的擴張策略是否需要反思?產品開發能否滿足渠道需要?”

  僅僅時隔一年,這一觀點某種程度上便得到了印證。

  2016年開始,公司陷入了增店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局面。直到今年,邢加興的爆倉危機和關店風波爆發,業內也開始了對拉夏貝爾模式的反思。

  程偉雄對此表示,全直營+多品牌的商業模式最終使得拉夏貝爾包袱加大,店多、品牌多、庫存多、減價多等四大問題導致經營業績頻頻下滑。

  股價起伏中的資本套現

  投資機構的助推一度讓拉夏貝爾在早期發展中如虎添翼,卻也讓拉夏貝爾更加熟稔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

  邢加興曾在君聯資本注資後對外透露稱,融資以後投資人對公司也有要求,一是實現良性增長,二是去公開資本市場融資。

  而全面直營模式的變革,或許一定程度上也是拉夏貝爾在為衝擊資本市場做準備。

  老鄭對記者表示:“公司當年把加盟代理的業務砍了,也是為了做規模、包裝上市。機構也來投錢,很容易就做起來了。”

  然而,拉夏貝爾的上市路不僅幾經波折,還見證了拉夏貝爾的由盛轉衰。

  2012年,拉夏貝爾首次衝擊A股,卻不料當年A股IPO閘門關閉。僅時隔一年多,拉夏貝爾便在上市難度偏小、流程簡單的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2014年10月,拉夏貝爾在港交所掛牌上市。

  在登陸港股之前,拉夏貝爾仍然對資本有著極強的吸引力。2013年5月,公司曾獲得了來自高盛集團旗下寬街博華【曾用名北京高盛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一筆3億元的投資。至今為止,這筆投資仍是高盛對中國服裝企業為數不多的幾次投入之一。

  不過,自登陸港股以來,拉夏貝爾的股價表現卻一直不佳,尤其從2016年開始便長期處於破髮狀態。

  在這種背景下,拉夏貝爾重新燃起衝擊A股市場的野心。2015年,拉夏貝爾發起第二次衝A,但卻不了了之。直到兩年後的2017年,拉夏貝爾才成功。

  6年間,3次衝擊A股終於如願。但拉夏貝爾的業績卻已在2016年開始走向下滑軌道。此時,曾在拉夏貝爾擴張中扮演重角色的君聯資本也已減持撤離。

  自2016年5月,君聯資本旗下的GOOD FACTOR陸續將所持的拉夏貝爾流通H股股票對外進行出售。這一時期,拉夏貝爾的港股股價已經進入下滑軌道,至2017年4月末,GOOD FACTOR將其持有的公司H股全部對外出售。

  和以往的高調不同,對於君聯資本的退出原因,雙方並未有過公開回應。君聯資本和拉夏貝爾長達7年之久的情緣也就此終結。

  君聯資本之後,今年1月,拉夏貝爾港股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上海融高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鯤行投資分別對拉夏貝爾減持481.41萬股和70.60萬股。

  現在看來,君聯資本的退出似乎是一次正確的選擇,正是在其空倉拉夏貝爾後,公司的業績頹勢開始一發不可收拾。

  A股方面,自去年6月以來,拉夏貝爾的股價便進入了下行軌道。

  截至8月15日收盤,拉夏貝爾的股價僅為5.26元/股,不足2017年10月股價高位的四分之一。

  與君聯資本不同,由於尚在限售期,寬街博華持有的拉夏貝爾1800餘萬A股股份,目前還和拉夏貝爾的命運糾纏在一起。

  面對業績下滑、股價下跌、爆倉危機,邢加興如今過得如何?

  不久前,老鄭從朋友那裡聽聞,邢加興近來的日子不太好過,也有人告訴老鄭,拉夏貝爾開始重新拓展加盟渠道。老鄭歎息道:“希望他們能度過這次難關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