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與酒的秘密:"大師"王林以"官場魔術"報復揭秘者
2019年08月15日21:18

  原標題:[等深線]蛇與酒的秘密:王林大師以“官場魔術”報復揭秘者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郝成 宜春報導

  相比春晚中的劉謙,大師王林的魔術曾擁有更虔誠的觀眾。他用空盆變蛇、空杯來酒換來的,是官員和商人們的頂禮膜拜,鮮有人懷疑。

  魔幻之外,王林於官場的影響力巔峰,出現在2005年。那之前一年,他依仗弟子、時任宜春市委書記宋晨光,得以在幕後坐鎮指揮第五屆全國農運會。也是在彼時,一位官員偶爾發現了其蛇與酒的秘密,並在酒桌上成為最早的“揭秘者”。

  揭秘者的命運就此改變,王林大師在威脅之後,借為宋晨光測算舉報人的機會,對這位官員進行打擊報復。而宋晨光,這位自認被鬼魂附身、常有荒誕行徑的原江西省政協副主席、宜春市委書記,甘為道具,為當時的宜春官場呈現了一場令人詫異、影響深遠的“演出”。

  王林在涉刑案被查期間病死,宋晨光因貪腐被判死緩。但蛇與酒對當地生態的汙染,仍需要通過揭秘、反思來實現修復。

  不久前,一場江西多方參與的聽證會上,人們共同還原了事情全過程。

  總統套房裡的尖叫

  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錦秀山莊,市委、市政府四星級接待基地。

  當高大的“沙漠王子”越野車駛入院內,人們便知道王林大師來了。服務員立即上前,把車上那個特大的箱子抬上樓,放進558總統套房——只要王林在宜春,多數會住進這個總統套間。

  這是2005年,宜春許多人都已知道,一年前,王林為宋晨光在這裏坐鎮卜卦、觀天相、把脈指揮第五屆全國農民運動會。時任宜春市委書記宋晨光要求,無論是代表團住哪個房間,還是整體程序怎麼進行,大小細節,每個方案,都要送到558房間由王林大師審核過才行。

  宋晨光拜見王林大師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宋晨光拜見王林大師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至此,即使新來的服務員,也深知王林才是宜春最大的人物。宋晨光,更像是一個虔誠的跟班。王林入住後,大家都格外小心,不敢有些許造次。但意外還是突然出現,一天上午,一個女人的尖叫聲從558總統套房傳來。

  錦秀山莊的幾個管理中層迅速趕到:門開著,一名女服務員嚇癱在門外,無法言語,小便失禁。大家走進房內,發現有個大箱子已被打開,裡面是一個裝著20多條蛇的鐵絲籠子,旁邊有一個故意做舊的不鏽鋼大盆、各種玻璃酒杯、白酒等。

  原來,女服務員在打掃558總統套房時,聽到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大箱子裡傳出,而當天箱子恰好未上鎖,於是她好奇地掀開查看,結果,被箱子裡的一大堆蛇嚇倒。

  此時,恰巧參核部隊轉業幹部、宜春市委副秘書長、市委市政府接待處處長聶小洪聽到尖叫,也趕到558套房查看。

  到現場看過後,聶小洪讓大家立即回到工作崗位,不要對外面講起此事。之所以如此,除了想要為官場保留一個“娛樂節目”,或許還有另一重原因——宋晨光是一個非常迷信王林大師的人。

  2002年,宋晨光從省建設廳調到宜春後不久,便精神恍惚,萎靡不振,有時甚至在市委常委會上低頭入睡。宋告訴聶小洪,他感覺自己已經“鬼魂附身”,要求他想方設法找一個大師驅鬼。聶經多方打聽,在宜春市袁州區三陽鎮找到了“驅鬼女大師”吳群英。

  在宋晨光家,50多歲的女大師吳群英手托羅盤,四處查看。隨後,吳群英讓宋晨光脫去上衣,坐在床上,吳群英用小杯子裝米,又用手帕蓋住裝米的杯子,對著宋晨光頭部和胸部轉圈,口裡唸唸有詞,隨後打開手帕,只見杯里的米都豎了起來(應屬靜電所致——記者注),且中間一道溝壑,便驚呼:“不得了!不得了!”

  聶小洪趕忙問:“什麼不得了?你別嚇領導!”吳群英說:“全是鬼啊!”宋晨光驚問:“什麼鬼?”吳群英大師答“都是斷頭鬼!”宋晨光“啊”的一聲,他恍然大悟般回憶起一段往事:對越自衛反擊戰後,他曾在越南邊境一個山洞里見到很多無頭屍體。

  吳群英恐怕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算得如此精準,隨口又說“是啊,還有許多外國鬼”,兩人一唱一和里,落實了“有鬼”這一判斷。隨後,吳群英用羅盤測過床鋪後,將床的一頭移動了七八度,使其不再靠牆,並畫了一張鬼符,放在宋的床墊下面。吳群英還在一張白紙上寫上“宋晨光”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火燒成灰,令其就冷水喝下。

  吳群英還附贈了一條陞官秘籍:“陞官一定要破財。”她要宋晨光打造一些金瓜子,圍著住處,不得回頭,向後拋撒這些金瓜子。在吳群英指導下,完成上述四項舉措後,宋晨光宛如換了一個人,精神十足,對聶說:“確實好了許多!”

  身為560萬人的地級市宜春市委書記,宋晨光迷信的程度,令人震驚。據宜春市奉新縣一位原縣委領導回憶:一次,宋晨光乘車從宜春到高安市考察時,途中發生車禍,被撞得頭破血流,但他爬下車後,並沒有急著撥打高安市領導的電話,或撥打110、120,而是躺在地上撥通了王林大師的電話。

  而王林算出,宋不能就近到高安市醫院救助,必須到鄰縣奉新縣才能逢凶化吉。於是,宋晨光捨近求遠,跑到距高安幾十公裡外的奉新縣醫院搶救。包紮好後,王林趕到,在奉新縣委大樓觀察發現,附近山上有兩個山洞。王林便告訴宋晨光,這兩個山洞有邪氣,將會吞噬宋晨光的洪福,必須立即堵掉。於是,宋晨光命令該縣組織力量堵掉了這兩個山洞。

  “蛇與酒”的官場秘密

  蛇與酒的秘密,在女服務員的尖叫之後,開始加速向聶小洪聚集:山莊經理告訴他,王林空盆變蛇過程中,每次負責拿盆來的,都是餐飲部某服務員,是王林的老鄉,萍鄉人,王林每次給她200元;酒吧里,王林意念搬物、空杯變酒環節也有固定的托……

  眾多信息彙聚後,王林的所謂神蹟,就再也不是秘密了。在空盆變蛇環節,王林當著眾人的面脫去上衣、外褲,只穿褲頭,以示自己並未藏任何東西,接著他會假裝隨便喊一名服務員,去找一個空盆來,但實際這名服務員是被安排的托。

  拿來的,也一定是那個事先用特製隔層裝了蛇的盆。王林點燃一張紙放入盆中,趁機按下裡面的機關按鈕,等蛇掉出,再按按鈕令盆底複原,此後便佯裝發功,揭盆,蛇出,大師抓蛇亂甩,引圍觀者驚叫不已。

 變蛇表演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變蛇表演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至於空杯來酒,則必須用5個透明玻璃酒杯,其中一個酒杯裝滿白酒(必須全滿),杯口用特製的薄膜封住,兩米外看不出有白酒。然後在展示空杯環節,將杯子向下倒,以示杯中無酒。然後王林用手帕蓋住酒杯,並順勢將其中有酒的那個杯子上的薄膜撤掉,倒退幾步,發功,揭手帕。把有酒的那個杯子的酒,分到幾個杯子裡,遞給看客品嚐,眾人紛紛稱奇。

  整個過程,除了依賴特製的道具和固定的“托”,操作者的眼疾手快也很重要,而王林過去幾十年的表演功底,保證了這一點。也因此,相比於“驅鬼”的吳群英,王林在宋晨光那裡,擁有更高的地位。

  宋晨光對王林大師的言聽計從,體現在方方面面。比如2004年第五屆農運會結束後,王林大師命令酒店人員,在國家領導人走後,其住過的房間不許任何人進入,這個房間要留給宋晨光去住一天,沾沾“大官官氣”,以助其早日陞官。

  於是,送走國家領導人後,宋晨光匆匆趕回,進入國家領導人入住過的那間套房,24小時未出門。按照王林大師指導,他在房內吃喝拉撒,把首長用過的東西都要用一遍。期間,任何人送任何東西,外邊的人不得踏入房門半步,宋也半步不出,雙方都開門伸手接送。

  甚至,宋晨光還會把擬報送省里的幹部任免名單,拿給王林過目審核。2006年上半年,宜春市委關於調整10個縣市區領導班子人員名單,宋晨光就首先呈報王林大師把關。

  王林則匆匆翻看後大驚失色地說,名單上擬任高安市委書記的陳某某,出生為1964年,屬龍,你宋晨光書記出生於1952年,也屬龍,都是龍,但陳是1964年的龍屬於“天龍”,你宋書記是1952年的龍屬於“地龍”,讓陳某某在你宋書記家鄉高安主政,勢必“天龍壓地龍”,輕則丟官,重則坐牢!

  據身邊人回憶,宋晨光聽完王林的測算後,異常吃驚,大呼“危險!”,當天即採取緊急行動,修改呈報方案,將陳某某擬調往萬載縣任縣委書記。而陳某某則在此後感到莫名其妙:早前組織已經找他談話,在高安市由市長轉任書記,且書記、市長都同時調離其他地方似乎並不符合慣例。直到後來,他才知道是王林大師導演了此事。

  過往的種種事例,都在提醒聶小洪和其他人,“王林變蛇”絕不僅僅是一個官場的“娛樂項目”——按照俗例,當上級官員嚴肅的考察、會議結束後,地方官往往抬出王林來,用其緊張刺激的“蛇與酒”表演,來去除上下級之間的距離感,讓氛圍親和起來。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不過,王林大師也有出醜的時候,一次有大領導到來,地方官請他現場表演,但因安檢太嚴,無法帶入蛇和盆,搗鼓了半天,也沒能變不出蛇來。於是,滿頭大汗的王林說了一句被坊間傳為經典的馬屁話,匆忙開溜。

  當然,也沒有哪位上級領導,會把這種把戲當真,看看足矣。有的地方官,則希望以此給上級留下點印象,並在之後輕鬆的氛圍里,討要一些政策或補貼之類。總之,這是一個早已成熟的公關手段,看透,但不需要說透。

  但宋晨光,已經在王林的蛇與酒里,太過入戲,這直接導致另一場大戲的到來,這次,已不再是蛇與酒那麼簡單。

  飯局上的揭秘者

  事實上,在內部發出“封口令”的聶小洪,卻在不久後的一場飯局中,不經意間成為一個“揭秘者”,並迅速被王林大師知曉。

  2005年年初的一天,幾位客人在觀看完王林的“神蹟”後,在飯局上嘖嘖稱奇,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們認為王林一定是神仙,就算到了未來,其功力也無法用科學解釋。聶小洪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哎呀,這就是魔術雜耍嘛。”

  沉浸在神秘世界中的客人們,立即反駁:“王林是大師,是神仙,怎麼會是魔術?!”聶小洪則再次強調那是魔術:“如果他算王大師,我也能變,那我就是聶大師了!”結果,客人們沒誰相信,激將之下,聶小洪便把全部細節,邊講邊模擬了一番,直到客人們恍然大悟:“什麼鬼大師嘛”。

  大概酒桌是最快的傳播原點,次日,聶小洪便接到王林大師打來的電話。王林劈頭蓋臉斥責:“你把我的秘密到處去亂講,到時候我讓你好看,走著瞧!”聶一時沒反應過來,覺得莫名其妙,就問啥事,王林則說,聶到處揭他的短,講他騙人。

  通話不長,王林表達了威脅,聶覺得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他至少陪同市委書記宋晨光三次光顧王林的“王府”。王林也經常來找宋幫宋測算前程、頻繁找宋批地、討要項目、推薦幹部等。

  王林每次來見宋晨光,有時也都會在聶的辦公室閑聊一陣,等待接見。有時候,宋晨光為了替換掉其辦公室牆上一些退下來了已經“失勢”領導的合影,會叫王林來辦公室假裝測算一番,然後藉機換掉宋與退下來領導的合影照片,換上宋與現任領導合影的照片,才叫符合“風水”!

  有些事,聶小洪猜測,王林不過是揣測了宋晨光的心思後,為其行為“背書”而已。比如說,宋晨光與多人通姦,王林就說他陽氣不足,要多采陰補陽,未結婚的效果更佳,因為陽氣不足,所以才會鬼魂附身。於是,宋的以權謀色行為,成了驅鬼需要的“以陰補陽”。

  基於這樣的認識,聶小洪大大低估了王林的威脅:當一個迷信的市委書記,遇到一個處處神蹟的大師,究竟能造出多大的怪異來?

  宋晨光的迷信行為,其來有自。1989年,宋晨光在任江西省政府辦公廳人事處長時,就曾親自策劃了一次“非組織”活動,他向時任省政府領導寫“效忠信”,並動員同事們“聯署”:“我們給省領導寫效忠信,就是一個戰壕的人,我們就是兄弟”。

  省領導知曉後,被氣得哭笑不得,對其訓誡,並認為這種拉幫結派、行為怪異的人,不宜當人事處長,便將他平調到沒有人事實權的省法製局任副局長。

 王林旅遊照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王林旅遊照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另一次,一個晚上,宋晨光抱著一個新買的禮品(當時流行的不鏽鋼火鍋爐子),躲在領導樓下欲要送禮,結果沒能等來領導,黑暗中卻被領導的鄰居誤以為是小偷蹲守,隨即報警,一時被省府大院傳為笑柄。但這些事,似乎未能阻止他進一步邁向怪異。

  到宜春後,宋晨光變得更加直白,比如他從建設廳帶去的小弟胡琳,任副市長一直分管城建、城管、規劃和國土,“有錢的部門,交給自己兄弟管”,他毫不避諱地告訴同僚。結果,小弟胡琳也因巨額受賄,以及向宋晨光行賄被判刑18年。

  即使沒有王林“控製”,作為市委書記的宋晨光,其怪異之舉,也早在剛到宜春不久就令整個官場印象深刻。

  大師“算出”舉報人

  2005年下半年,即將換屆前,宜春很多人都知道,宋晨光的“衝刺目標”是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為此他四處活動。但無論他去省里,還是在北京,都有人提醒他,針對他的舉報很多。

  舉報常在,但舉報人是誰呢?宋晨光拿著全市縣級以上領導名單反複分析,猜測,還是沒有結果,困擾良久。後經一兄弟提醒後,宋晨光決定求助於王林大師,請大師測算出誰是舉報者。

  “舉報我的人,是不是你?”宋晨光逼問聶小洪,後者震驚過後,反問道:“怎麼會是我呢?!”宋晨光隨即講到,王林大師測算說,舉報的人就是你身邊的人,而且是當過兵的人,有股煞氣。

  按照宋晨光的說法,王林大師測出的這位舉報者,與他的辦公室距離不超過30米,住的地方不超過100米,描述的基本情況和身高、體重——種種條件分析下,有且只有一人,就是聶小洪。但彼時,聶小洪根本沒有舉報他。

  “王林大師怎麼算得這麼精準呢?”宋晨光也有點納悶,但聶小洪很清楚這個答案,由於揭開了蛇與酒的秘密,王林要報復他——以借刀殺人的方式。

  為了顯得神秘,王林故意沒有說出舉報人的名字,卻用多項數據“量身定做”精準指向聶小洪。

  初次否認後不久,在一次赴上高縣迎候省領導考察活動中,宋晨光避開眾人,在上高縣與鄰縣分宜縣交界處的一個加油站廁所門口,堵住聶小洪:“王林大師再次算出是你告我的狀”,還說告狀信寫道“如果宋晨光當了公安廳廳長,就是丁鑫發第二”。(丁鑫發系原江西省公安廳廳長、江西省檢察長,2006年因受賄罪被判刑17年。記者注。)

  宋晨光希望聶小洪承認,並稱,只要聶小洪給上級寫信說這些舉報並不屬實,即算完事。哭笑不得的聶小洪,除了否認,不知再該說些什麼。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圖片來自《王林大師寫真》

  王林對舉報者的測算,是啟動這場“官場魔術”的直接原因。而宋晨光作為執行者,其迷信之外,還有著極為霸權的一面,成為這場魔術的執行力保障。

  如此任性,也印證了《財經》報導《宋晨光官場現形記》中那一句宋晨光的名言:“什麼是市委?我就是市委,市委就是我!”

  “官場魔術”的慣性

  剛開始,也有好心人曾勸宋晨光,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僅聽王林測算,就如此打擊為自己服務的身邊人,是否太過出格?宋稱:“就是教訓教訓他,不會搞大。”並稱王林大師也認為“不要緊”。

  但這場“官場魔術”隨後卻不斷升級,甚至最後脫離了王林的控製力,也反過來吞噬了宋晨光。

  聶小洪被控製後,他的親友心裡清楚聶沒什麼問題,更清楚這是王林大師“借刀殺人”。於是,親友曾多次找宋,最後一次時,親友希望宋下令放人:“你這是非法限製人身自由,明天必須放人,否則,後果自負!”

  “我不怕你,你們掌握的,不就是掌握了我搞了幾個女人嘛,小小的作風問題能打倒我宋晨光?”當著多個下屬的面,宋晨光竟口不擇言,語出驚人。

  至此,宋晨光、王林針對聶小洪的打擊報復正式升級。

  聶的下屬、時任宜春賓館分管財務的副總經理葉化連在家打開煤氣自殺身亡。事後有官場人士分析認為:如果不是有人自殺,宋春光可能真的“不會搞大”。恰是因為開頭就死了證人,宋晨光只能硬著頭皮搞下去,否則,也無法向死者家屬交代。

  知情人稱,葉在遺書中特別寫道,對不起聶小洪秘書長。

  但彼時,聶的親友一度認為“解鈴還須繫鈴人”,他們前往王林大師在萍鄉的“王府”,質問王林大師憑什麼“亂算”,並希望說服王林大師,幫宋書記“重算”一次,改變測算結果,或者請宋晨光下令叫停。

 王林大師位於萍鄉的“王府”   圖片來自網絡
 王林大師位於萍鄉的“王府” 圖片來自網絡

  但在那座養著高大狼狗,停放多輛豪車,不斷有名人、美女、高官出入的深宅大院里,王林說自己無能為力,他創造的這場魔術,已經不再由他控製。

  病榻上揭示真相的庭長

  這期間,聶的家屬接到宜春中級法院庭長潘冬華電話,要他們前往某某醫院。病榻上,身患重病的潘冬華庭長把一份《審查報告》遞給了聶的戰友,並告訴他們:中院曾另組合議庭,審查聶案,《審查報告》即結論。

  潘冬華稱,在宋晨光的壓力下,“我們沒法,沒法糾錯啊,你們趕快拿著這個《審查報告》到省里、到北京上告、上訴去吧。”

  這份材料,源自省高院指令宜春中院審查。宜春中院立案庭長李某某,冒著被宋晨光打擊報復的危險,對聶案進行了全面審查,審查結果是:“此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程序欠妥,合議庭一致意見:立案再審”。

 12年前,2007年的《審查報告》最後一頁揭示:查明三個方面的程序違法,並建議立案再審。 圖片來自網絡
 12年前,2007年的《審查報告》最後一頁揭示:查明三個方面的程序違法,並建議立案再審。 圖片來自網絡

  但潘冬華庭長告訴聶的戰友,在院里研究時,迫於宋晨光的干擾和阻撓,沒有採納立案庭、合議庭的一致意見,反而決定不予再審糾錯,這個《審查報告》被要求全部收回,並嚴明“紀律”:不許將《審查報告》一個字泄露出去,否則嚴肅處理!

  就在回收《審查報告》時,潘冬華冒險將《審查報告》藏在其他資料之下,有幸留下了一份。直至病重時,才將真相告訴聶的戰友。拿到這份審查報告後,聶的戰友立即將該報告交給最高檢、省檢和全國人大代表,請求核查這個案件。

  在申訴材料中,聶小洪的律師將此案每一筆錯誤的認定,都詳細列出,並用證據等指出其荒誕不經之處。但仍舊壓力重重。

  該案相關人員證實,為了阻止給聶小洪平反,宋晨光以副省級領導身份,親自找到再審法院有關領導干涉辦案,更3次找到直接辦案法官。

  “一個副省級領導,為了阻止法院糾錯,竟然3次去找一個普通法官‘求情’,干擾辦案,這真是全國少有。”知情人稱,宋晨光被查後,曾親口承認安排人員對聶進行誣陷,其實“沒人舉報聶小洪”。

  這些內容,記錄在宋晨光的交代材料中。為此,聶小洪申訴代理律師在2018年提出書面申請報告,請求檢察機關依法調取這些重要證據材料。

  在宜春當地,潘庭長、李庭長和他們的合議庭只是這場“官場魔術”中公開的對抗者,事實上,更多人則用舉報信,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7萬元“賄案”構成

  那麼,聶小洪當鄉鎮長、鄉鎮黨委書記5年,當縣級的市委副秘書長、處長、賓館黨委書記兼總經理10年,這15年間,聶小洪究竟有多大的經濟問題呢?

  《等深線》記者查看江西高院再審判決書發現:其萬言“判決書”總共羅列了聶小洪個人總計7萬多元所謂的“貪汙受賄”問題,其中:3筆所謂“受賄”共1.8萬元,4筆所謂“貪汙”共5.2萬多元。

  “這7筆共計7萬多元所謂的貪汙受賄,純屬子虛烏有、蓄意陷害。”聶小洪的代理律師稱。

  2018年,三位全國人大代表聯名向最高檢、最高法建議對聶小洪申訴案進行複查,再審糾錯。由此,這起由王林大師測算出、宋晨光親自指揮製造的怪案啟動了全面複查程序。

  事實上,更早之前,著名律師錢列陽、湯忠讚即為聶小洪作無罪辯護。並曾當庭指出,一份所謂記載受賄數額的月曆牌,實際系偽造陷害。該偽證被當庭揭穿後,相應指控旋即被拿掉。

  而12年前的2007年2月,四位著名的法律權威專家,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研究中心原主任樊崇義,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原副主任張泗漢,清華大學法學院刑法學教授張旺楷,北京大學法學院刑事訴訟學教授陳瑞華,在北京論證並聯合署名認為:無法認定聶的行為構成“貪汙罪”,也無法認定聶的行為構成“受賄罪”。

  作為退役軍人,聶小洪所在參核部隊的數百名退伍軍人代表,曾聯合署名寫信,舉報宋晨光打擊報復,呼籲有關部門深入調查該案。

  根據最新提交的證據,所謂的受賄1.8萬元,有9份新證據,以視頻、照片、人證等,證明聶小洪沒有受賄時間,不在受賄現場,沒有受賄事實。

  至於所謂“貪汙”5.2萬元,新增的2份由政府機關出具文件及新蒐集的24份案卷證據,證明並不存在所謂“貪汙”的事實。

  記者瞭解到,聶小洪申訴案或迎來轉機。不久前,由有關部門組織十多位全國人大代表、法律專家、著名學者、檢察官、法官,就聶小洪申訴案舉行聽證會,期間更有人大代表、專家委員認為:宋晨光作為市委書記,如此動用公權力栽贓搆陷,“圍剿”每天為其服務的身邊工作人員,令人髮指。

  “蛇與酒”陰影

  2012年4月,宋晨光案在山東泰安市中級法院開庭後,人們才得知,除王林外,北京還有一位薑姓人士,在宋晨光的人生中扮演過大師,這直接牽涉一筆200萬元的賄賂問題。

  薑大師系北京某公司副總經理,據傳能量驚人。宋晨光結識後,即希望由薑大師活動,為其爭取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之職。他要求一位在宜春樟樹市搞房地產開發的老闆,將200萬元的兩張銀行卡送予薑大師,以用於在京城活動所需,並告訴薑大師:“可隨意支配”。薑大師則告訴他,200萬元已經捐給某大領導家族,用於大領導修家譜之用。

  提拔為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省委統戰部部長後,因並非副省長,宋晨光感到不滿,先是打電話要求退錢,後又親自帶領親友前往北京,堵住薑大師討要說法。薑大師則稱,你現在已經是副省級,也算是兌現了承諾,再說舉報你的人那麼多,運作到這樣已經不錯了。宋晨光怒斥薑大師,認為即使沒有任何活動,他也能當到省政協副主席。

  爭吵再三,薑大師將200萬元的銀行卡中賸餘的30多萬元退還給宋晨光。不過,相關部門最終查明,為某大領導“修家譜”之事子虛烏有,已花掉的160多萬元實際被薑大師用於自己裝修房子購買材料等。當然,相比於王林,這位薑大師連魔術都不會變,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這也是宋晨光敢於找他退錢的重要原因。

  宋晨光被查於2010年7月,整整三年後,2013年7月,曾經操控他於掌心的大師王林,才被媒體曝光。王林曾一度在電話中威脅報導他騙人的《新京報》記者,要用氣功隔空戳死記者。又兩年,2015年7月,王林因涉嫌綁架殺人被警方帶走。2017年2月10日,王林因病,經搶救無效死亡。

  王林死前5年,宋晨光領取了死刑判決書。2012年4月27日,山東省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其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宋晨光犯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宜春依舊。閑暇時,人們仍然會談起10多年前那些荒誕事,有人歎息有人憂!或許這個560多萬人口的設區市會大不一樣;也有人點數宋晨光各個情婦的去向;王林那些真真假假的傳說……

  官場的人,則總會提起聶小洪,這位宜春市第一個公開選拔出,並曾連續10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的縣級幹部,是如何捲入這場官場魔術,以及他至今仍在申訴的種種經曆。

  跨過漫長的時間,再回望這一切,荒誕中似乎又有清晰軌跡可循:快速發跡、迅速膨脹、瞬間倒台的宋晨光,曾有著種種怪異之舉,但領導不是心理諮詢師,僅斥責了事,這也讓他在迷信的路上越走越遠,直到遇見另一位官場魔術大師王林,一場前所未有的汙染開始蔓延。

  “揭秘才能反思,汙染就要修復。官場生態,無外乎法紀、人心。貪腐分子主政,勢必有清正者反抗,並因此遭受打擊。所以清除餘毒,不僅僅應該是去除錯誤思想,更應該是扶正、糾正過去遭到打擊、壓製甚至報復的人和人心。”聶小洪的申訴代理人陳律師說。

  申訴10多年後,陳律師認為,“蛇與酒”的魅影,應該會徹底消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