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丨《隧道盡頭》:慢性子的懸疑片,線索到底有多複雜
2019年08月15日22:05

原標題:睡不著丨《隧道盡頭》:慢性子的懸疑片,線索到底有多複雜

編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著”,歡迎繼續閱讀。這裏或許有個文藝片,這裏或許有個驚悚片。不知道你會悶到睡著,還是嚇得更睡不著。

今晚是一部慢調子的懸疑片,深夜觀影會不會看著看著打瞌睡呢?注意本文有嚴重劇透。

西語片在懸疑犯罪的類型片里越走越遠,而且自成一派。不論是阿根廷、西班牙,還是哥倫比亞,各自有其出彩的作品。遠一點的有《謎一樣的雙眼》、《時空罪惡》、《黑暗面》,近一些的有《沼澤地》、《看不見的客人》。今夏引進內地院線的《隧道盡頭》,也憑藉著草蛇灰線、細緻的劇情鋪墊,曾在2017年榮登過豆瓣高口碑榜。

《隧道盡頭》和許多主打驚悚犯罪類型的商業片很不一樣,它慢熱得就像文藝片。剛看開頭半小時,節奏拖遝到令人無法想像,這電影竟然和理應緊張、刺激的銀行搶劫有關。在仔細梳理本片的線索碎片時,筆者發現,導演大概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就為了結尾最後20分鍾的反轉做鋪墊。

《隧道盡頭》劇照

為了奠定犯罪驚悚氣氛,影片男主前半段顯得很喪,色彩也是陰暗的底色。一開場是淒風冷雨的夜,屋內是一片狼藉。男主角華金是雙腿癱瘓的中年人,在煙不離手地打電話,對方是一個獸醫,宣告他的狗生病後很難再站起來了。

就在這樣一個雨夜,美麗的女主貝爾塔帶著她6歲的女兒來到了男主家裡,想租下二樓的房子。電影鏡頭在貝爾塔出現後反複掃過她修長的雙腿,幾乎是在以男主視角窺視這兩位不速之客。可以看出,貝爾塔的美貌給男主留下了很不錯的印象。

一直到前半個小時,男女主的互動都是在為人設、動機的合理化做解釋。導演熱衷於和觀眾玩偵探遊戲,交代手法並非直觀的對話,而是需要靠一些細節去推測線索。比如貝爾塔的女兒貝蒂很喜歡藏來藏去讓人找,貝爾塔在尋找女兒的過程中,意外發現院子裡明顯是出車禍報廢的汽車、荒廢的兒童滑梯,以及閣樓里的相片,相片里是華金和妻女的幸福合照,還有他個人運動的照片——由此可以推斷出,華金應該是因為車禍癱瘓,妻女也在車禍中喪生。

《隧道盡頭》劇照

畫面還掃過男主的房子和地下室,觀眾要是沒有偵探的頭腦和警覺,這些細節可能都注意不到:男主角擁有豐富的工程技術經驗,家中陳列著各類相關書籍,以及櫃子上擺放著的獎盃,地下室里也堆滿了各種工具和零件,這些都在說明他是一個工程器械方面的學霸。而且他能用聽診器修理磁盤,說明他聽力優於普通人。

貝爾塔在一個櫃子裡發現了躲起來的貝蒂,並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勺子,道歉說貝蒂躲起來的時候喜歡偷拿一些物件,但她最後都會還回去。這一幕恰恰是在為貝蒂後面偷拿劫匪的手錶做鋪墊。

《隧道盡頭》劇照

即使說了這麼多,還是沒有導演想塞進去的信息滿,比如貝爾塔發現了法院的通知單,要華金支付60萬贖回房子,但華金顯然沒錢,這也是他為什麼發現隔壁劫匪的計劃後,想趁機偷錢的原因;貝爾塔為華金慶祝生日,像是要討好他,又像是真的對他也存有好感。

看到這裏,你都不知道電影到底要說什麼。直到,華金在地下室突然聽到了隔壁鄰居的對話,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隔壁住了一夥劫匪,他們打算挖地道通往銀行地下金庫去偷錢,警方的上層人物跟他們有所勾結,所以報警反而顯得很危險。

於是,華金運用自己工程器械的天賦,安裝了竊聽器和監視器,這本無可厚非。但是他在監聽過程中無意發現,住進他家的貝爾塔原來跟強盜是一夥的,她是強盜頭目的女友。這讓他的處境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

《隧道盡頭》劇照

整個犯罪計劃最奇怪的地方在於,強盜們打算挖地道去搶銀行,挖就挖吧,幹嘛還要埋炸彈?因為炸彈爆破的聲響會驚動眾人,還必須要挑在節日慶典的日子裡,把爆破聲掩蓋掉,弄得盜竊行動也必須選在非常之日,行非常之事。

這條隧道剛好又要經過男主家的地下,於是男主就靠著強盜們計劃中的這個bug,自己挖了個洞,通到強盜的隧道里。他的算盤是,他要在強盜進去偷錢之前,先一步把金庫里的錢取走,然後再把強盜們的炸彈安置在了地下水管上,只要強盜一引爆,就會造成水淹隧道;強盜們會被困在地下金庫里,不按響報警器,就無法獲救。最後就會導致強盜互相指責、黑吃黑。他這個計劃也很沒有前瞻性:畢竟,什麼時候爆破,難道不是強盜說了算?

《隧道盡頭》劇照

計劃漏洞百出卻深以為然的男主把女主鎖了起來,從盤問到策反再到懇求,希望女主能站在他這一邊。弔詭的是,這兩個彼時存在好感,此時互不信任的人,漸漸愛上了對方。至少那時那刻,男主確實對貝爾塔產生了強烈的情感依賴。他透露他的計劃給貝爾塔,但這時的貝爾塔完全不相信他。沒關係,電影還安排了貝蒂。

貝蒂的人設起初很神秘,兩年前她開始不再說話,平時喜歡躲貓貓,躲起來的時候會順走一些東西。她雖然不大和人交流,但是她和華金的狗非常要好,特別悉心地照顧狗狗。當華金在餅乾中注入毒藥計劃給狗狗安樂死的時候,在貝蒂的照顧下,狗狗竟然站了起來。她和狗成為了好朋友,經常和狗狗對話,於是華金在狗狗身上也裝了監聽器,想知道貝蒂都和狗狗說什麼。

《隧道盡頭》劇照

他的行為像一個關心女兒的父親。而貝蒂的口中,卻說出了一個很可怕的秘密:原來媽媽的男友經常和她玩成人遊戲——她在兩年前就被性侵。這很可能就是她不再和大人說話的原因。

至此,男女主的關係要開始發生轉折了,原本信任強盜的貝爾塔知道了這件事恨不得要殺人,自然是要和華金站在統一陣線上。而神奇的貝蒂,卻在玩躲貓貓時,又意外溜進了隧道,拿走了左撇子的手錶。看似不經意間,又是在為後續故事強行鋪墊。

《隧道盡頭》劇照

直到犯罪計劃真正實施起來,導演又開了個黑色的玩笑:計劃嘛,終究是人算不如天算。水管被炸開後,隧道被淹沒,有一個強盜就這樣淹死在了地道里,剩下兩個進入地下金庫的強盜卻根本沒有按響警報。他們來不及黑吃黑。強盜頭目發覺事情大有問題,便主動找上了華金。這個時候,他懷疑的對像一個是他女友,另一個就是華金。

前面用到的很多不經意的畫面,直到這時才起了作用,種種巧合奠定了反轉。雖然華金和強盜頭目的計劃都出了紕漏,但是華金的處境更加危險。於是他大大利用起貝蒂拿左撇子手錶的事情,展開了教科書般因地製宜的演技,編造左撇子串通他來破壞搶劫計劃。由於華金連日來都在監聽這群人,他詳實地闡述了整個犯罪行動的細節,唬得強盜們一愣一愣,繃不住就開始互相廝殺。一輪槍聲後,只剩下強盜頭目抱著親信的屍體痛哭。這時女主又衝上來補了他一槍,也正好對應了她之前為了女兒想殺掉他的念頭。

《隧道盡頭》劇照

導演最大的用心,其實是那盒早已擁有鏡頭的安樂死餅乾。那個壞警察也在最後想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拿著槍威脅男主,要華金把從銀行偷出來的東西全交出來。可憐他有低血糖,身邊沒有零食,隨手就拿起了安樂死的餅乾,還拚命吃了很多,最後開著車暈乎乎死在了路邊。瞧,所有電影里出現過的事物都不是廢筆,都在反轉中派上了用場,但卻是以失去了觀賞性作為代價。

在荷李活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一部好的商業片,應該每15分鍾要安排一個小高潮,不然觀眾就會失去耐心。《隧道盡頭》怎麼看都是一部商業片,由於過度重視設計感,反而忽略了其觀賞性。搶銀行之前,電影的基調平緩又任性,密密麻麻都是線,卻不給觀眾時間消化。類型片也不是不可以往精細走,懸疑、驚悚都可以慢調子去烘托、渲染,但是犯罪這麼緊張又爭分奪秒的事情,刻意去打磨反轉,難免會頭重腳輕。最好的例證在於,在阿根廷本土票房不錯的《隧道盡頭》,在美國上映卻只獲得了18萬美元的票房。見慣了荷李活商業套路的觀眾,是受不了這麼慢調子的犯罪故事的。

《隧道盡頭》劇照

再則,導演想去樹立複雜的人設,男女主的相戀卻站不住腳,缺乏時間的厚度,因為大篇幅都用去鋪墊了。別看鋪墊這麼多,精度、密度都很高,許多畫面還得靠推理,太容易引起錙銖必較的誤解。筆者最想不通的不是電影里的每一個細節,而是最開始的設定:強盜頭目把女友送去男主家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為什麼隧道里要埋炸彈?都9012年了,真的有人會在勾結了警方高層的同時,還選擇挖地道去銀行偷錢,銀行還很配合地不裝警報器的嗎?

當然,刨去商業片邏輯的既定套路,承認電影犯罪背後的邏輯,影片確實有它瑕不掩瑜的地方。至少一部黑色電影,能夠從頭到尾都保持黑色作風,細細密密的精心佈局,把觀眾納入一張精心設計的邏輯網中。甚至於在反轉中,去深化、強化“老天自有安排”的黑色幽默;還把陰暗致鬱,拍成了“高位截癱”的勵誌故事——學霸即便雙腿癱瘓,依然吊打一群二百五罪犯。

或者就按照影片人設和慢熱的節奏走吧,當成帶有心理懸疑色彩的溫情文藝片看,犯罪故事都是有驚無險。結尾跟開頭兩相對照,那個躲在地下室里暗無天日的男主角,在隧道的盡頭,迎來了一個新的女兒和妻子。陽光照了進來。雙腿癱瘓不夠完滿,新的愛卻足夠填滿心窩。

應該感謝生命里的每一出黑色鬧劇,即便它一出場帶著悲涼的底色。最後,也果真什麼都是,上天自有安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