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中的“異世界”,讀葛飾北齋、鳥山石燕筆下的靈與怪
2019年08月15日09:02

原標題:浮世繪中的“異世界”,讀葛飾北齋、鳥山石燕筆下的靈與怪

“浮世”有瞬間即逝、世俗、浮華之意,故“浮世繪”多描繪歌舞伎演員、花魁,繁忙的江戶風景等世界上真實存在的事物,但有時也會繪製與現實世界完全不同的“異世界”。8月2日起在日本東京太田紀念美術館展出的“妖怪、靈界、異國”,以三個面向的作品引導大眾進入浮世繪的“異世界”。恰逢“中元節”與日本“盂蘭盆節”,借由這個展覽瞭解日本文化的“異世界”。

月岡芳年 《於吹島之館直之古狸退治圖》

日本是一個多宗教信仰的國家。“妖怪”形象就經常出現在日本的神話傳說中。 “妖怪”反映了日本人自古以來對異世界抱有的恐懼與不安,同時還隱含了日本文化中對“近在身邊之物”的愛惜,如《百鬼夜行繪卷》中描繪的妖怪形象,初看似乎恐怖陰森,其實細節中充滿了可愛感。

伝土佐光信《百鬼夜行圖卷》(部分),室町時代(16世紀),京都真珠庵藏(重要文化財)非本展展品

在日本美術史上,“鬼怪”作為異世界的生物開始出現是在平安時代末期(12世紀)。從這一時期到鐮倉時代,“鬼”的形像在美術作品中大量出現,如描繪神靈驅邪的《闢邪繪》、呈現地獄情景的《六道繪》,是後世“妖怪”形象的源頭。

《闢邪圖-神蟲》(部分),平安-鐮倉時代(12世紀),奈良國立博物館藏,非本展展品

到了中古時代,日本的“妖怪”形象開始變得“可親可近”,如《土蜘蛛草紙繪卷》中的妖怪看起來膽小怯弱,引人同情,而《付喪神繪卷》把人們生活中的舊道具妖怪化,借此譬喻愛惜物品的重要性。室町時代《百鬼夜行繪卷》中形象滑稽的鬼怪在京都街頭昂首闊步,此時,妖怪終於被具象化,遍佈畫卷。妖怪畫卷的代表作陸續登場。

《土蜘蛛草紙圖卷》(部分),南北朝時代(14世紀),東京國立博物館藏(重要文化財)非本展展品

中古時代誕生的妖怪在江戶時期大幅增殖,在江戶街頭昂首闊步。那些妖怪衍生出新的故事並被圖鑒化。在浮世繪中,妖怪有時會驚嚇或攻擊人類,他們的外表是可怕的,但有時卻也幽默的,人類以堅定的態度面對妖怪的存在,他們也成為與人類共處的世界居民。

葛飾北齋,《百物語》,天保(1830~44)初期,非本展展品

江戶時期,妖怪們還被圖鑒化、被賦予名字。尋找妖怪的活動遍及全國,甚至延伸到人體內或地獄的世界。葛飾北齋、歌川國芳等浮世繪的巨匠創作了《百物語》、《相馬古內裡》等涉及妖怪題材的重要作品,影響巨大。

歌川國芳,《相馬舊王城》弘化(1844~46),非本展展品

其中,鳥山石燕因為在安永無年(1776年)完成的《畫圖百鬼夜行》三部曲,成為專門從事妖怪創作的畫家。在這一系列中,鳥山石燕主要描繪了一些超自然的對象,收錄範圍包括了鬼怪、鬼魂、幽靈以及妖怪,其中很多都是鳥山石燕根據日本文學、日本民間傳說以及日本傳統藝術而創作的。

鳥山石燕,《百鬼夜行圖》,安永5年(1776),非本展展品

儘管起初人們對妖怪感到無比恐懼,但到了後來也就逐漸地將它當作可供消遣的話題,《圖畫百鬼夜行》所記載的鬼怪共有130只,不但相貌各異,且能力不同。鳥山石燕所創作的妖怪畫的特點在於,並不是集中地表現恐怖感,而是在畫中描繪出一些能夠使人微笑或是感到奇妙的因素。在這些畫作中,鳥山石燕往往融入了一些隱喻以及暗喻的手法,而讀者也經常可以通過細細品味這些細節來體會到畫家的創作本意。

月岡芳年 《和漢百物語·頓欲婆婆》

鳥山石燕曾在狩野派門人狩野周信的門下學習繪畫,同時師從俳句大師東流斎燕誌學習詩歌。而他的門下還誕生了喜多川歌麿和戀川春町等畫家。他的畫作帶給了後世很大的影響,一些有名的作家如水木茂、京極夏彥等也以他的畫作作為基礎進行過創作。

歌川芳藤 《發切奇談》

在此次日本東京太田紀念美術館的展覽中,一幅歌川國芳的《東海道五十三對》之《舵手桑名屋德藏傳》講述了水手桑名屋德藏遇見“海坊主”,海坊主問他是否害怕自己。但舵手卻說自己更害怕這個世界。在日本的傳說中,海坊主會在暴風雨或是傍晚時出現於海面上,是漁夫們在海上作業時最怕碰到的妖怪。

歌川國芳 《東海道五十三對·舵手桑名屋德藏傳》

與這件作品的表達類似,海坊主的形象為一個體型碩大黑乎乎的光頭和尚,除了一對藍光爍爍的眼睛之外,看不清其面孔細節。他怪異的外觀似乎是一個來自不同世界的居民,只有他的眼睛漂浮在黑暗的陰影中。

歌川芳房《清盛布引瀧遊覽義平靈難波討圖》

展覽“靈界:鬼魂在黃泉之國複活”傳達了佛教輪迴的觀念,佛教的傳入導致地獄的思想廣泛傳播,靈魂、鬼被具象化為地獄的獄卒或一些奇怪的生物。《地獄草紙》《六道繪》等,探索表現妖怪的方式,在浮世繪中死去的人可能會像幽靈或武士一樣重新出現在世界上,死去的人也可能在地獄中變為可以暴力摧毀世界的惡魔。

歌川國芳《阿岩亡魂》

同樣在江戶時代,中國的通俗戲曲小說刊本通過商業渠道迅速東傳,受到上層社會的大力的追捧,這些刊本的插圖版畫深刻影響了市井木刻“浮世草子”,同時也催生了帶有浮世繪插圖的通俗讀本,使故事深入傳播到民間。 研究中國通俗小說在日本的接受,浮世繪是不可忽略的圖像。展覽中豐原國周的《水滸傳地獄巡迴》,水滸文化對日本的影響。

豐原國周 《水滸傳地獄巡迴》

而對於居住在閉關鎖國中的江戶居民而言,未曾目睹的海外異國也相當於“異世界”。浮世繪中描繪的中國、沖繩和歐美,甚至蒸汽船和鐵路等近代文明的產物,亦可以視為“異世界”的風景,其中可見日本人在和不同的文化相遇時既感到恐懼,又充滿期待。

歌川國虎《羅得島湊紅毛船入津之圖》

在日本,崇尚妖怪文化也是民間信仰的一部分,加之浮世繪是以版畫的形式製作出大量的複製品進行商業推廣,使得妖怪畫在普通大眾中流行開來。到了20世紀, 科技迅猛發展,傳播媒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上世紀中後期就開始以電視為主的三維形式表現漫畫以及“妖怪手錶”等遊戲又將傳統的繪畫方式帶入了新的境界。

歌川芳虎 《亞墨利加國》

展覽持續至8月28日,其中8月19、26日休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