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字人民幣呼之慾出,到底會革誰的命?
2019年08月15日14:05

原標題:央行數字人民幣呼之慾出,到底會革誰的命?

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滿足了便攜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現鈔比較好的工具。

文 |王春蕊

2019年無疑是數字貨幣的大年。

6月Facebook宣佈了自己牽頭的Libra計劃——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緊隨其後,美國零售業巨頭沃爾瑪也加入到數字貨幣的浪潮中。

8月,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透露了一則重磅新聞: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研究已經進行了五年,即將推出。

兩大互聯網巨頭高調入場,央行數字貨幣也“呼之慾出”,數字貨幣賽道變得更加激烈,投資熱潮不斷襲來。

近期,比特幣價格一路上漲至11800美元,這是比特幣自7月中旬以來,首次升破11000美元,成交量也明顯上升。比特幣總市值突破2000億美元,市值占全球加密市場總市值67.6%,創2017年5月份牛市以來的新高。以太坊和瑞波幣等數字貨幣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漲。

數據來源:CoinMarketCap

那麼問題來了,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具有哪些突破性意義?

數字貨幣競賽,央行入局

數字貨幣趨勢已經勢不可當,我國作為數字經濟規模已經超過30萬億的大國,尤其在移動支付、電子商務等領域也取得了相當的領先優勢,早已加入到這場全球數字貨幣競賽中。

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表示,從2014年至今,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研究已經進行了五年,目前已經具有一定規模的專利儲備。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正式成立,截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共申請了74項涉及數字貨幣的專利。

央行數字貨幣是“法定幣”,堅持中心化。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並非什麼“穩定幣”,就是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化的人民幣。根據穆副司長的介紹,“現階段央行數字貨幣設計,注重對M0的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這與電子支付有很大的區別。”

現有電子支付工具是基於銀行賬戶緊耦合的模式,公眾對匿名支付的需求又不能完全滿足,所以電子支付工具無法完全替代M0。而央行數字貨幣是“賬戶鬆耦合”,即可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使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保持了現鈔的屬性和主要特徵,也滿足了便攜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現鈔比較好的工具。

此外,央行數字貨幣採用雙層運營體系,堅持中心化管理模式。單層運營體系,是人民銀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而雙層運營體系是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避免指定運營機構貨幣超發。 央行數字貨幣本質區別在哪兒 央行數字貨幣與libra相比,有本質區別。我國央行數字貨幣與Libra在發行主體、目標、以及用戶群體方面都有本質的區別,具體詳情見下表。

央行可更好地管理貨幣的創造和供給,使得貨幣政策傳導機製更加有效,同時,央行數字貨幣既可以像現金一樣易於流通,有利於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也可以實現可控匿名。此外,央行數字貨幣能夠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提供幫助。

Libra在主體信用、組織架構、幣值等方面相對穩定,使用方便快捷,降低跨境支付成本,使更多的群眾獲得共享的金融服務。

Libra與沃爾瑪幣,區別何在?

Libra與沃爾瑪幣都是“穩定幣”,提供創新的普惠金融服務。

它們的本質都是“穩定幣”。根據Libra白皮書,Libra的目標是成為一種穩定的數字加密貨幣,特點是完全由真實資產儲備提供支持,對於每個新創建的Libra 加密貨幣,在 Libra 儲備中都有相對應價值的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以此建立人們對其內在價值的信任,來維持 Libra 加密貨幣的價值穩定,確保其不會隨著時間劇烈波動。

沃爾瑪在提交給美國專利與商標局(PTO)的申請文件中,提出了一種數字加密貨幣概念,稱其“與常規貨幣捆綁在一起”,這裏所說的“常規貨幣”即“穩定幣”。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它們的目的都是提供創新的金融服務方式。沃爾瑪在文件中表明,擬議的數字貨幣項目能夠為無法獲取銀行服務的人提供融資,“在一個機構中,提供一種替代方式去處理財富問題,滿足其日常大部分的財務和產品需求。”沃爾瑪稱銀行的高額費用讓很多低收入家庭無法負擔,而數字貨幣則可以幫助他們扭轉這一困境,這一點也和 Facebook對Libra提出的主張十分相似。

Facebook欲把Libra包裝成一個新的金融服務創新,為無法享受傳統金融服務的人提供創新的金融服務。這個概念類似於國內很熱門且帶有公益色彩的普惠金融。

它們都有支付消費功能。沃爾瑪在文件中也表示,其數字貨幣具備類似的功能。沃爾瑪稱:“該數字貨幣可與美元掛鉤,只供選定的零售商或合作夥伴使用。在其他潛在應用案例中,數字貨幣可在任何地方使用。數字貨幣可以提供一個免費或最低費用的地方來存儲財富,然後在零售商那裡消費。如果需要的話,還可以很容易地將其轉換為現金。”

同樣,Facebook Libra預計將建立一套系統,使其社交媒體平台可以使用Libra進行支付,允許廣告商賺取Libra,並通過Libra向Facebook支付廣告費。

那麼,沃爾瑪幣與Facebook的Libra有什麼不同呢?根據沃爾瑪的申請文件,其加密貨幣將會與美元掛鉤,這也就意味著“沃爾瑪幣”的用戶存儲的財富可以輕鬆兌換甚至收取利息。

而對於Libra,其利息將流向Libra的合作夥伴,而這些合作夥伴需要向Facebook繳納1000萬美元的會員費。

此外,據專利申請文件顯示,沃爾瑪數字加密貨幣其他一些新奇的功能還包括,免去消費者對信用卡的需求,以及充當“預先批準的生物識別(如指紋或眼圖模式)信用”。沃爾瑪稱:“一個人就是他們自己的‘信用卡’。”

Facebook和沃爾瑪紛紛進軍加密貨幣,金融變革到來?

Facebook和沃爾瑪都具有巨大用戶支持,Facebook坐擁27億用戶,是當之無愧的擁有最多用戶的科技巨頭,並且,支付巨頭Visa、Master、PayPal和支付場景公司eBay、Uber、Booking等28家公司成為Libra協會的初始會員,預計Libra協會將構建起由100個合作聯盟節點構成的數字經濟體 ,而沃爾瑪在全球範圍內有200多萬名員工,都具有龐大生態的得天獨厚優勢,那麼其推行的加密貨幣,會迎來金融變革嗎?

基於加密貨幣的支付系統,將有可能顛覆傳統的電子商務,成為主流的生態系統支付機製。Facebook推出的Libra,旨在“在比特幣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克服其價格高波動的特性,為日常支付和交易所用。由於加密貨幣具有跨國性特點,方便進行跨境支付,也能降低交易成本,成為跨境彙款的現金手段。並且沃爾瑪發行加密貨幣最重要的原因是可以幫助它降低支付手續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據《美國消費者支付研究》顯示,雜貨店內的交易中23% 都是刷信用卡,因此,沃爾瑪的銷售額里會有一部分錢被Visa和萬事達卡這樣的支付公司瓜分掉,而借助加密貨幣,可以為其節省這些高額手續費。

首先,加密貨幣創新金融服務方式,釋放金融市場需求,讓更多人享有獲得金融服務和廉價資本的權利。Facebook和沃爾瑪推出加密貨幣都是為那些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提供銀行服務,使那些沒有足夠的資金、費用、銀行距離太遠的尾部人群也能享受到便利的金融服務。

其次,加密貨幣改變傳統的信用模式,“消滅”傳統的信用卡。根據沃爾瑪提交的專利申請信息,“WalmartCoin”的其他潛在創新功能中有一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那就是它有可能會消除人們對信用卡的需求,甚至可能讓人們獲得一種基於生物識別(比如指紋或眼圖模式)的信用模式。

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沃爾瑪在其專利中提到,未來人類本身會成為自己的、具有數字價值的“銀行信用卡”。

最後,加密貨幣改變金融基礎設施,衝擊現有的貨幣體系,成為跨入數字經濟的核心武器。Facebook的Libra和沃爾瑪幣或許會成為數字經濟新的金融基礎設施,幣值穩定而且支付和交易既廉價又方便,起到了某種替代貨幣的作用,對於貨幣幣值不穩定的小國貨幣體系來說是不小的衝擊,並且如果被更多人接受和認可,大國的貨幣體系也將受到挑戰。

歸結來說,數字貨幣不僅大幅提升了貨幣層面的運營效率,也是數字金融基礎設施的核心,是打開數字經濟大門的金鑰匙。

不論是Facebook的Libra,還是沃爾瑪幣,我國央行數字貨幣都已經掀起了數字貨幣浪潮,是數字金融史的又一重要變革,它們的被認可,切實落地還面臨著一些挑戰,但“呼之慾出”的央行數字貨幣已然做好了不斷前行的準備。

□王春蕊(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編輯:範娜娜 實習生:龍江蘭 校對: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